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族之劫 > 第805章 苏宇发怒(求订阅)
    靠人不如靠己,这也是苏宇一直以来的理念。

    和成长环境有关。

    从弱小时期,他就只能依靠自己,依靠那时候的时光册,柳文彦被废,白枫那不靠谱的成天专心研究,一开始实力还行,到了苏宇腾空之后,白枫压根罩不住苏宇。

    实际上,何须腾空,苏宇养性时期,日月来袭,白枫已经没办法照顾到苏宇。

    后来出来的南无疆、云尘几人,实际上,本质上还是要差一筹,缺一些亲近感。

    柳文彦和白枫,是师长,是亲友。

    万天圣和蓝天几人,是道友,是大道之友,亲近是亲近,但是其实和白枫他们这些人还是有些不同的。

    当然,苏宇如今很少去找白枫他们。

    让他们安心做自己的研究好了。

    到了苏宇这层次,白枫天赋显然差一筹,跟不上节奏了,一旦他跟着苏宇瞎搅合,也许明天就得给这位老师收尸了。

    ……

    苏宇没去多想什么。

    此刻的他,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天地,没带太多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苏宇还是带上了肥球、蓝天、通天这三位。

    足够了!

    通天可以随时带人跑路,蓝天可以随时传讯,肥球战力强大。

    三位都是天尊战力,加上苏宇,哪怕武皇解封,忽然要下杀手,纵然不敌,也能一战,很快就会有援军抵达。

    解封武皇!

    苏宇心中念叨着,很快,再次赶赴死灵界域。

    ……

    死灵界域。

    武皇也在等待着,有些煎熬。

    苏宇……会回来吗?

    虽说,哪怕没有苏宇,自己也有希望解封,不过按照现在的局势? 恐怕还需要一两年? 武皇也急,如今? 意识恢复? 一两年,那也是度日如年!

    武皇翘首以盼。

    此刻? 最怕苏宇一去不回,路上忽然觉得解封自己不划算? 选择了不解封? 那武皇就要哭了。

    给了希望,再断绝希望,这种人是最讨嫌的。

    就在武皇等待中,忽然? 身影再次浮现? 通道开启,一瞬间,远方,几道人影飙射而来。

    武皇微微一怔,下一刻惊讶道:“通天这煞笔也晋级了?”

    “……”

    安静!

    武皇爆粗口? 其实不多,此刻? 苏宇都意外这位看到通天,居然直接开骂。

    不? 也许是真实想法。

    他大概烦了通天这家伙,太絮叨。

    而通天侯? 也是面色僵硬了一下? 下一刻? 很快笑道:“武皇,我晋级不应该吗?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武皇没好气道:“你就是成了规则之主,我也拍死你!”

    烦人的家伙!

    他直接打断了通天的话,这家伙废话太多了。

    苏宇也是笑了一声,“都是老邻居了,十多万年了,何必见面就骂,你们感情应该最好才对!”

    武皇暗骂一声,通天也是笑而不语。

    谁跟他关系好?

    这是两人同时的想法。

    虽然当了邻居无数年,可阵营是不一样的。

    而武皇,此刻仔细看去,他认识蓝天,也有些意外,“你也晋级了?”

    蓝天幽幽笑道:“是啊,多谢武皇当初的支持了!”

    武皇哼了一声,支持?

    当初蓝天进入星宇府邸,双方的确产生了一些共鸣,那可不算什么支持。

    这家伙,当日一个日月,居然也到了这个地步,武皇也是意外和震撼。

    通天之前也只是三等二等左右,这么快跨入了天尊层次,蓝天也是。

    还有那条狗!

    武皇朝肥球看去,肥球也好奇地看着武皇,武皇眯了眯眼,肥球也露出一抹疑惑之色,这也许是肥球和武皇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

    之前也隔空看过,可没现在这么近。

    肥球看了一会,疑惑道:“我见过你吗?”

    武皇皱了皱眉:“噬日神犬!见过一次!当年曾交手过,你也曾和文王交过手,好像被他斩断了混沌,这是重修大道了?”

    这下子,苏宇意外了!

    “你……和肥球交手过?”

    苏宇意外无比!

    武皇淡漠道:“怎么了?这家伙,应该就是当年那条噬日神犬!它可能还是最后一条没改道,却依旧强大到极致的存在!”

    “什么意思?”

    苏宇疑惑。

    武皇皱眉:“你不是无所不知吗?地狱之门在上古年间,曾隐约破封过几次!这些强大的存在,包括荒天兽,都是从地狱之门中逃出来的!如今的混沌,是无法让这些家伙存在的,这些逃出来的家伙,有些为了融入万界,选择了融道时光长河……比如荒天兽!有些如噬日神犬,不愿意融道,就选择了在混沌中生存……噬日神犬应该是当初最后一条没改道的存在!”

    苏宇微微晃了晃脑袋,“武皇的意思是,混沌……也有限制?”

    这个他真不知道。

    八翼虎和混沌龙没说,苏宇麾下的混沌道强者,也就茶树,茶树到现在,也才勉强进入二等,距离那个层次还远着呢。

    武皇这一下子算是找到自信了,也有你苏宇不知道的是吧?

    他冷笑道:“那当然!混沌都被封印了,地狱之门后才是真正的混沌时代,既然封印了……那也代表那个时代结束了!不会再诞生至高无上的存在!当年地狱之门破封,大量古兽杀出,想复辟混沌,结果恰好遭遇了人族和万族最强大的时期……结果你也知道,荒天兽这些存在,服从的化为万族,不服从的就被杀了,一部分躲在混沌中的存在,如噬日神犬,最终也被打成了看门狗!”

    肥球疑惑地看着他,苏宇皱眉:“所以,肥球在太古末期,的确是强大的存在?”

    “应该就是它!”

    武皇微微点头,“大道变了,本质上还是一样的,只是……好像重生了!”

    肥球倒是没太在意这个,苏宇却是好奇地看向肥球,上次,混沌龙就说过,噬日神犬强大的事,苏宇其实没太在意。

    今日听武皇的意思,他当年都和肥球交过手,以武皇的性格,太弱了,他都懒得记住,也早就杀了。

    肥球既然没被杀,还引的文王亲自出手,显然不弱。

    后期却是被收服了……好像也没记忆,这算什么?

    苏宇想了想,也没过多去猜测当年发生了什么,只是沉声道:“那你的意思是,混沌古族,在门外,其实是没办法突破的?”

    “差不多吧!”

    武皇见苏宇不知道这事,这时候心情不错:“就是这意思!不过这狗改道了,对它也没影响。”

    苏宇微微点头。

    难怪混沌龙到了这地步,都没成为真正的规则之主,合着,他是无法突破,那他们一直盯着狱青,这代表,他们所谓的混沌意志,其实很重要。

    是破境的关键点!

    苏宇是用不上,可自己这边,倒是有一位能用上,茶树啊!

    茶树,书灵,大木头,肥球,这几位都是文王当年留下的,发现故居的时候,苏宇刚成人主,实力还不算太强,肥球、茶树这几位,在那个时期,都起到了定鼎作用。

    不过,这几位都没选择融道苏宇的天地。

    书灵是文王的书成道,书本成道,还是文王的书,也许不融入更好,茶树不用说,大木头痴痴呆呆的,肥球他们没融,它也没融。

    如今,随着苏宇实力强大,麾下强大起来了。

    这几位当初起到定鼎作用的强者,茶树前两日,才勉勉强强地晋级了二等合道,书灵才是三等合道罢了,大木头也是三等。

    在苏宇这一方中,他们只能算是三线存在。

    天王和天尊都一大把,二等合道众多,三等就不算太值钱了。

    此刻,听到混沌古族其实很难突破,苏宇不由想到了狱青,也想到了婆龙,若是茶树和肥球他们吞了婆龙的本尊,混沌古族强大自己,大多其实都是互相吞噬。

    再吞了狱青手中的混沌意志,那茶树是否也有希望成为规则之主境的强者呢?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有些时候,不是苏宇不回报,而是没办法,实力这东西,有时候真的得看机缘才行。

    现如今,狱王一脉倒是茶树这几位的机缘了。

    苏宇心中默默想着。

    至于混沌龙和八翼虎,这俩之前跑了,那代表双方合作就此结束,既如此,苏宇之前答应的一些条件,自然也就作废了。

    很快,苏宇不再多想,这事放在心上就行,说出来也没太大意义。

    他看向武皇,云淡风轻,淡笑道:“好了,这些无意义的废话就不说了……”

    武皇暗骂!

    你不知道的,就是无意义的,不要脸的家伙。

    不过,这时候的他,倒是对苏宇忽然多了几分信心,他麾下这几位,居然都强大了这么多,这让武皇都有些小小的期待……

    尽管,他未必答应和苏宇合作。

    武皇舔了舔嘴唇,也不管这些了,有些小激动道:“你拿到了议员令吗?”

    “当然!”

    97枚,不是全部的议员令,但是也没差别了,剩下的两枚,苏宇猜测,可能还在巨人族,他也懒得去要了,上次他说4枚,对方很快给了4枚,说明可能不止这个数量。

    都一样!

    97枚,也足够了,毕竟,现在的万界,本就接近规则消散的时候了,不需要全部议员令,也一样可以驱散万界规则之力。

    “那你什么时候驱散规则之力……”

    “驱散?”

    苏宇笑道:“不驱散!”

    武皇脸色一变,你要变卦?

    “吞噬啊!”

    苏宇笑道:“规则之力,那可是好东西,以前我想吞噬,都怕薅羊毛薅多了,导致万界规则消散!现在,既然想主动驱散,当然是把规则之力都给吞了!”

    武皇不在意这个,听到这话,倒是松了口气。

    你爱咋样咋样!

    驱散也好,吞噬也行,解开万界规则限制就行!

    “那你准备一下,我去生灵界域,为你解封!也顺便看看,你的本尊到底在哪。”

    就在苏宇说这话的时候,通天忽然道:“陛下,天渊界域那边,好像来了个家伙找你。”

    “谁?”

    “是镇南侯!”

    镇南?

    苏宇微微一愣,他找我干嘛?

    算了,懒得管他。

    苏宇想了想道:“让他到星辰海深处找我,星宇府邸外就行!”

    苏宇不准备让他进天渊界域,免得麻烦。

    我的人都不见了,镇南若是发现了什么,别跑去找百战打小报告了。

    话说回来,他找我干嘛?

    月罗和月啸,应该到了百战那边了吧?

    难道是为了找我麻烦的?

    那也该百战亲自来才行!

    算了,不管这些。

    苏宇直接道:“我们走窍穴通道进入万界,懒得赶路了!”

    走武皇体内好了!

    而武皇,这一次倒是没意见,越快越好,他的窍穴,都是通道,万界那些通道,都是通过他的窍穴,传送到他体内的。

    很快,苏宇几人,进入武皇体内,片刻后,进入一个个窍穴传送门,从窍穴中传送进入星辰海区域。

    ……

    万界。

    星辰海。

    这一刻,风起云涌,海浪滔天。

    距离星辰海最近的,原本是星宏古城,后来古城消失,九界强者差点哭了,兴奋的哭了,之前造陆几次,都失败了,苏宇不给造!

    如今,苏宇撤离,百战不管,九界强者,再次开始耗费大精力,再造陆地!

    九界入口相距不远,以前这里可是有一座大陆的,都是被苏宇那混蛋给破坏了。

    如今,苏宇人跑了,大陆也该再次造起来了。

    这一刻,九星大陆上,一位位九界强者忙碌着,城池开始建造,一位位强者,心满意足,有人兴奋道:“再有几日,九星大陆即将彻底完工!我们总算再次回到了万界!”

    快了!

    就最近几天的事了,苏宇搬走之后,他们就开始动手了,耗费了两个月,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加班加点,在万界,一群强者的情况下,基建搞了两个月,算是极其庞大的工程了!

    苏宇这家伙,走的好,最好别回来!

    正说着,九界中,一位日月修者看向远处,疑惑道:“潮汐要来了吗?不对吧,上个潮汐没多久啊!”

    潮汐,10年来一次。

    每一次的潮汐,都会让星宇府邸开启,当然,上次没多久,之前一次,也是万界格局大变的那次,彻底让苏宇走上了台前。

    距离现在,也就一年多。

    按理说,下一次潮汐,不会来的这么快的。

    “来了就来了,如今万界多变,谁知道什么情况……不过只是大浪,不会对我们造成太大影响。”

    “那倒也是!”

    “……”

    一群人聊着,不是太担心,潮汐,也只是浪花大一点,也许还有一些好东西会席卷而来,倒是好事,现在万界强者少了许多,安静了许多。

    星宇府邸真的开启,也许没人来了,九界就在附近,也许还能沾点便宜!

    然而,这一次的潮汐,越来越猛烈!

    潮汐,其实是武皇运转功法,之前是自然流转,10年一次,从而席卷元气,导致的星辰海掀起狂涛。

    可现在,武皇主动传送苏宇他们出来,主动运转功法,这浪花,自然也就来的更快。

    ……

    这一刻,苏宇倒是没太在意这些。

    很快,他们一伙人从窍穴传送中走出。

    而此刻,苏宇再次看到了天门。

    武皇的天门!

    这座伫立星辰海无数岁月的天门,代表了星宇府邸,代表了万界最大的宝藏地,今日之后,这座门户,也许就要彻底消失了!

    武皇的声音,带着一些激动,隐约传来:“驱散规则之力吧!”

    他意识已经彻底复苏,现在,还有一些大道压制。

    外加万界规则压制,让他破封,还欠缺一些。

    苏宇闻言,看了看天空,天门开启,隐约间可以看到,诸天战场的确密布了许多规则之力,如同大网,锁住了整个诸天战场。

    “诸天战场……”

    苏宇喃喃一声,是时候了。

    彻底解封上下界,让这一次的潮汐之变,彻底到来吧!

    万年一次的潮汐之变,这一次,只到了6000年,就要彻底开始了,是的,上下界域的联通,往往才代表了一次潮汐之变的开始。

    而结束,一般都是人族之主陨落,诸天战场封闭,那代表潮汐之变结束了!

    “人主陨落,战场封闭!”

    苏宇喃喃一声,今时今日,他好像感悟更多了。

    人主死了,战场才会封闭,这意味着什么?

    这战场是人为设置的,苏宇知道。

    但是,人主死亡,人族气运薄弱之后,就会自动关闭战场,这也是为了保护人族吧?

    人皇他们当年设置诸天战场,倒也颇为用心了!

    这一刻的苏宇,大体上了解了战场如何运转的。

    他深吸一口气,一枚枚令牌呈现在眼前。

    此刻,这些令牌之上,浮现出一道道虚影,有仙,有魔,有神,有龙……

    万族之皇,昔年打造的规则令牌。

    代表了他们的意志!

    风起云涌!

    整个海面上,浪花更大了,苏宇其实隐约感受到了后方有人存在,他懒得去管,我又不认识,好像是九界的人在造陆。

    闲得慌!

    待会,武皇破封,再强的陆地,也得被摧毁。

    而就在此刻,一道人影,迅速朝这边飞来。

    那是镇南侯!

    ……

    这时候的镇南侯,也不由看向天空。

    带着一些凝重!

    苏宇让通天通知自己,来星辰海,来星宇府邸这边找他,他回万界了?

    他回来……难道今日就要回归人境?

    带着一些心思,镇南侯迅速朝远处飞去,眨眼间,穿梭虚空,他已经看到了天门,也看到了天门下的苏宇,更看到了,苏宇面前,那一枚枚令牌!

    议员令!

    “苏人主!”

    镇南侯心中微微一动,行了一礼,苏宇扭头,笑道:“镇南,你来,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镇南侯凝重,什么意思?

    “镇南,真难啊!”

    苏宇笑了一声,“说吧,找我什么事?”

    “人主,我是代百战陛下而来……”

    “百战?”

    苏宇笑呵呵道:“不会是为了月罗他们的事吧?”

    “和他们无关!”

    镇南侯迅速道:“是为了……”

    “等等再说吧,你再说下去,武皇要发飙了!”

    此刻,虚空中,勉强凝聚出了一道人影,正是武皇。

    他看向镇南侯,有些不善。

    滚蛋!

    耽误事!

    没看我们办正事吗?

    镇南侯心中微动:“人主这是……”

    “解封上下界。”

    镇南侯心中一震:“人主要解封上下界,这……”

    “有问题?”

    镇南侯凝重道:“这样的话,上下界域,出入无阻!对人族而言,人境无任何压制力,未必是什么好事,人主还请三思!”

    苏宇笑道:“没事,都一样!顺便让百战亮个相,没必要一天到晚躲着,不是吗?难道躲着,就可以拯救人族了?”

    苏宇摇头:“躲的累不累?万族防着,我也得防着!烦不烦?你跟百战说,我不需要他如何,他帮我先盯死了万族和混沌龙他们,他可以做到的!我都不需要他去打,帮我盯着就行!我带人解决罪族!”

    这也是苏宇的想法。

    我他么不要你去打,你既然躲,那就给你躲,万族若是出手,你帮我堵住就行。

    我带人,杀两位规则之主,希望还是很大的。

    百战也就不愿意合作,否则,苏宇对付罪族,百战对付万族,很快,万界之患平定!

    苏宇将万界一丢,丢给百战,其实也行。

    我带着我的人,去上游参战去!

    至于什么时候打回来,那再说。

    可惜,百战一天到晚藏着掩着,苏宇烦,也不提和他合作的事。

    丢给百战,其实有个好处,百战起码不会在自己走之后,对人族如何。

    这样,其实还是可以放心的。

    苏宇正想着,镇南侯忽然道:“听闻人主,此次在上界大胜?”

    “月罗他们说的?”

    武皇有些烦躁了,“苏宇,你和这小虫子说什么,烦人!”

    镇南侯却是不理他,迅速道:“人主,百战陛下的意思是,让人主……先放放狱王一脉,可以先联手打万族,灭了万族势力,我们再去考虑狱王一脉!”

    苏宇想了想,笑道:“也不是不行,他愿意出力?愿意的话,倒是可以!”

    百战要出力打万族?

    好事啊!

    苏宇笑道:“这样,不需要多,他的人,来拦住五位天尊就行,我就去灭了万族,都不需要百战亲自动手的,我够意思吧?”

    先打万族,那也行啊!

    镇南侯来这,还真是为了合作的?

    苏宇倒是意外,也有些高兴:“百战总算是想通了,万族和罪族,其实都是疥癣之疾,大头还在后面,在万界耽误太多时间不是好事,打下万界,我们去营救人皇他们!”

    苏宇笑道:“别等人皇他们被人打回来了,打回来了,那就代表打输了,我们要参战,就得帮人翻盘,否则,参战起来,快感不够啊!”

    镇南侯失笑,失笑之后,就是失落。

    苏宇……是希望合作的,不介意合作,他愿意出大力,只要百战这边拦下万族,或者出五位天尊,他就出更大的力量,先去打灭万族,再去消灭狱王一脉。

    他甚至做好了准备,万界留给百战,而他带人逆流而上,去救援人皇陛下他们。

    若是百战能答应……在镇南侯看来,这简直就是优厚到无与伦比的条件了。

    苏宇……好像没准备和百战彻底开战。

    “那人主……不夺回人境了吗?”

    苏宇呵呵笑道:“白痴!我要出远门,有人帮我看家,也不错,不是吗?何况,我回来后,人皇也回来了,人境谁当老大,还不一定呢!懒得为人境折腾!现在,我更感兴趣的还是门后的强者们……”

    苏宇笑容灿烂:“不见一下那些传说中的存在,不是白来世间一趟吗?”

    话落,看向镇南:“行了,就这么说好了,你去告诉百战,我没兴趣和他争什么人境之主的位置,当然,他也留不了太久,我很快会把人皇他们带回来……人皇他们接管好了!”

    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苏宇又道:“人皇他们若是干的不好,再推翻人皇好了!”

    苏宇哈哈笑道:“这年头,拳头为王,等我们比人皇强了,他也就是个打工的,不是吗?”

    镇南侯笑了,笑着笑着,沉默了下来:“人主,百战陛下的意思是,可以消灭万族,但是,狱王一脉不能此刻消灭,百战陛下要开地狱之门,接引人祖回归。”

    “嗯?”

    苏宇一愣:“人祖……在地狱之门中?”

    “在。”

    苏宇微微点头:“那也行,这样,我们先把人皇他们带回来,第一时间就去打地狱之门!当然,最好是先消灭万族的规则之主,否则,容易出事!混沌和我们不和,这一点看婆龙兽的意思就知道了!联合人皇他们,先镇压万族,再接引人祖,消灭混沌……可以一点点地打,最后救文王他们,打天门……我觉得天门最危险!”

    这也是苏宇的感觉。

    天门可能比地狱之门还要危险!

    因为天门中,文王这些存在,好像一直在被追杀,在逃命,而地狱之门中,狱王比文王弱,却是混的好像还不错,还能培养自己的党羽。

    所以要打,得先打地狱之门,消灭混沌,再消灭狱王,人祖若是在,那就把人祖接引归来,联合各方,一起去打天门。

    这是苏宇最满意的状态,当然,未必能如意。

    镇南侯见他说的头头是道,显然,苏宇是有打算的,镇南侯沉默一会又道:“百战陛下的意思是,先接引人祖,再去上游救援人皇。”

    苏宇一愣:“他是白痴吗?先接引人祖……第一,人祖在不在不好说。第二,人祖出来了,混沌中的存在不也出来了?第三,人祖厉害吗?第四,接引不来,把狱接引出来了,百战负责去打?第五,人祖属于太古,我们算是传承上古,人祖出来了,他会救人皇他们吗?毕竟文王死不死的,和他无关!第六,人祖好像开了自己的分支巨人族,那他是让巨人族为主,还是人族为主?难道人族还要给巨人族当小弟?”

    苏宇一连串的问题抛出,失笑道;“百战想什么呢!当然是先救人皇!地狱之门,灭了罪族,想办法封锁地狱之门才对!起码要拖到人皇回归……我的想法是,先灭了罪族,然后,百战帮我看守地狱之门,出来一个杀一个……反正不给他们出来……你觉得百战能答应吗?”

    镇南侯默然。

    苏宇笑容渐渐收敛:“什么意思?百战……让你来,难道……是说,让我先开地狱之门?”

    镇南侯眼神复杂:“是!百战陛下的意思就是如此!”

    他沉默一下,忽然又道:“不止如此,百战陛下还说,不要打狱王一脉,狱青身上带着定位之物,便是那混沌意志,杀了狱青,可能会导致定位之物失效,地狱之门无法开启!”

    他迅速道:“所以,狱青不但不能杀,还要一直活着,给予一定压迫就行,让她不断接引人,扩大地狱之门的裂缝!”

    苏宇眼神微变:“扯淡!真扩大了,后面出来几十位规则之主,他百战来打?”

    “百战陛下说……人族来打!”

    苏宇忍不住骂道:“去他玛德!人祖?就算人祖在其中,这么多年了,人祖也没打混沌啊!真打了,还能让狱他们在里面逍遥?还能让混沌古族出门?这不是扯淡吗?”

    镇南侯默然,又道:“百战陛下说,人祖是唯一的希望。”

    “去他玛德!”

    苏宇再骂!

    “百战真这么说的?”

    “是。”

    “也就是说,他的一切希望,在人祖身上?”

    “是!”

    “他……不可能!”

    苏宇怒道:“怎么可能!指望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指望他来拯救苍生?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就算是他先祖,也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了?他知道人祖多强吗?他知道人祖现在什么状态吗?他知道人祖还认不认为,现在的人族,是他的族人吗?我们对人祖一无所知!对人皇,好歹还知道一点,人皇他们堵在上游,和万族征战,这好歹也证明一点,人皇他们是庇护人族的!”

    这很明显啊!

    人皇这群人,是愿意为人族征战的,也是愿意庇护苍生的。

    他们战斗了无数岁月,这一点,就值得信任。

    人祖……谁了解人祖啊?

    苏宇都气笑了:“镇南,你在逗我,是吗?”

    镇南侯低着头:“没有,百战陛下就是这意思,而且,要求人主不要攻打狱王一脉,他会出手,给狱王一脉足够的压力……人主,只需要安心对付万族即可!”

    “你确定?”

    “我确定!”

    镇南侯头颅低下,不看苏宇,“而且,人主执意要打狱王一脉,百战陛下也许会阻拦!”

    苏宇看向他,深沉道:“你不对劲,你是不是叛变了?所以,故意刺激我和百战厮杀?”

    他为何觉得,镇南侯的话,有点故意挑拨的意思。

    真是百战的意思?

    镇南侯低着头:“我从未叛变人族,从未!百战陛下麾下,如今,天尊加上雷暴,有8位!但是其中,血影、红月二位天尊,都心向人族!长青、武极都是唯百战陛下之令是从!长眉此人……一心针对人主,另外,江海、雾山几位,对人主敌意也不轻!”

    苏宇意外地看着他。

    镇南侯低着头颅,不看苏宇,继续道:“我不知道……到底哪种选择更好!但是,人主和人皇是一方,百战陛下和人祖是一方……论对人族的庇护之心……也许……我该有些偏颇……”

    “百战陛下麾下,也有一群人,心向人族,人族是信仰……但是当年,迫于无奈,不得不选择避战,不避战……百战陛下他们避战,其他人都要死!”

    “南溪几位上古侯,其实还是心向人族的,只是……之前觉得百战陛下,能给人族带来更大的希望!”

    镇南侯低着头:“我不曾叛变,但是,我当年选择了追随百战陛下……既如此,我会为陛下而战,若是有朝一日……和人主为敌,人主也不用手下留情!百战陛下,心意已决,不会因为一些变化,就改变自己的计划!”

    “长眉之语,也许只是百战陛下的传声筒!”

    说到这,镇南侯交出一个巨大的圆球,留在原地,一步步后退而去,后退一截,深深躬身,语气复杂:“我不知道哪种结果更好!可人主说的和我所想,是一样的!我不知人祖是谁,我不知人祖多强,可我也知,人皇也好,宇皇也好,还在为人族征战……不曾停歇!”

    “只希望……这人族,能更好!”

    话落,镇南侯迅速遁空离去,背影萧瑟。

    他不知道自己对了还是错了,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背叛了百战,可他知道,他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思,希望人族可以昌盛下去。

    他没背叛过!

    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人族,才是信仰!

    他所说一切,也是百战让他传达得,只是,他更加赤裸裸地说出了百战不可能改变心思的意思,让苏宇早做打算。

    你若是坚持……双方必有一战!

    这一刻,苏宇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无转圜余地!

    否则,镇南侯不会是这态度,不会如此决绝。

    他留下的,是死气。

    显然,镇南侯已经担心,担心百战他们会利用死气,直攻苏宇老巢!

    这一刻,苏宇脸色阴沉无比。

    半晌,低沉道:“蓝天,探查百战一系的态度,是否如镇南侯所言那样!”

    镇南侯一人之言,不能不信,但是不可全信。

    苏宇不是莽夫,若是镇南侯有问题,和百战厮杀,便宜了对手,便宜了敌人。

    可是……若是真的……

    苏宇眼神瞬间杀意沸腾:“若是他真要这么选择,坏了我的计划,那我……不会客气的!”

    肃杀之意沸腾!

    扯什么淡!

    先破地狱之门?

    百战到底怎么想的?

    苏宇脸色铁青,不求你给我帮助,但是不能拖我后腿,否则,管你百战是不是强大无比,我照样宰了你!

    这一刻,身旁的武皇,哪怕急切无比,也没敢吭声。

    苏宇这家伙,发起怒来,说句实话,他都有些心悸。

    之前苏宇心情还不错,一下子晴转多云。

    此刻,武皇急的不行,却也没敢催促,别让苏宇把火气都发泄到了自己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