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族之劫 > 第791章 剥夺王位(求订阅)
    巨竹侯他们回来了。

    扛着一座大山回来的。

    这也是当初从竹山扛走的大山,如今,短短月余,他们再次扛着大山回到了竹山。

    巨竹侯、四月、五月、圆月,这些强者都很兴奋。

    自从苏宇离开上界,损失惨重,食铁一族就很难过了。

    原想着,接下来的大战,食铁一族很可能成为炮灰,没想到,没多久,苏宇就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强势无比,让万族主动释放了食铁一族回归。

    “陛下!”

    隔着老远,巨竹侯就激动不已,再看三月,更是兴奋。

    回来了!

    虽然竹山已不在原地,可竹山还是竹山,三月和苏宇他们都在,这就足够了。

    苏宇也是面带笑容。

    在上界,临走的时候,他见过一面巨竹侯,那一日,巨竹侯说,他们会等待苏宇回归,除非苏宇陨落,否则食铁一族不会另投他主。。

    三月也一直在践行这一点。

    所以,当苏宇回归后,第一时间便想办法将食铁一族的人要了回来,如此一来,也能避免被万族威胁。

    “回来了!”

    苏宇露出笑容,麾下再多一位天王,四月也是二等合道,五月三等巅峰,也算不弱的力量了。

    天王强者,又多了,刚刚通天也晋级天王。

    如此一来,苏宇这边,天尊4位,天王都有3位了。

    才来上界,战力就出现了飙升。

    苏宇都寻思着,能不能强攻狱王一脉了,前提是,万族不存在? 万族存在? 强攻就不是好事。

    “巨竹!”

    三月也是欣喜,看向那山上? 上万食铁族人? 还是很兴奋的。

    食铁族数量不算太多,上万? 这比下界都不少多少了,一旦这上万族人? 包括巨竹他们都没了? 那对食铁族而言,也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此刻,他们回来了!

    这时候,那些食铁兽也很兴奋? 他们刚刚也看到了苏宇他们大发雄威? 也听到了苏宇威慑万族,逼着万族送他们回归。

    此刻,一瞬间,上万食铁巨兽,纷纷暴吼? “拜见陛下!”

    上万食铁兽,有的还啃着竹子? 有的挂在树头,纷纷暴吼? 场面有些滑稽,却也让人振奋。

    苏宇面露笑容? 大笑道:“都免礼!诸位回归? 宇皇府之幸!今日? 无法下界,无法和下界食铁一族团圆,但是,那都是迟早的事!”

    苏宇发表宣言,大声吼道:“在这上界,食铁一族,会见证我们的辉煌!击杀仇敌,为战死的宇皇府精英报仇!”

    “杀我苏宇麾下一人,我当百倍偿之!”

    “诸位,吾等和狱王一脉,死磕到底,不死不休,杀光了他们,我们再下界!”

    “不死不休!”

    吼声震天!

    一群食铁兽,也平白觉得热血兴奋,虽然这一战,他们未必会参战,但是,听起来也爽啊。

    苏宇不是那种光说不做的,人家可是真的来上界报复的。

    这不,今天刚上来,就把狱王一脉两大天尊,打的遍体鳞伤。

    这才是真的狠!

    光嘴上狠没用,关键是下手也狠。

    而这一刻,苏宇目光投向混沌山深处,声震天地:“狱王一脉,背叛人族,勾结混沌,罪无可赦!人皇不惩,九代人主不惩,我惩之!”

    “大逆不道,其罪当诛!吾剥夺狱王之人王名号,狱乃人族叛逆,其罪当诛!剥狱之一脉人族气运,人皇见证,天地见证!”

    “叛逆,当诛之!”

    轰!

    就在这一刻,苏宇言出法随,天地变色。

    遥远的东方,道源之地,人皇大道颤动。

    混沌深处,苏宇的人主印也在颤动。

    以当代人主之名,判狱王有罪,剥其人族气运!

    ……

    狱王一脉,混沌深处。

    忽然,山崩地裂。

    天地变色。

    乌云遮日!

    虚空中,这一刻,忽然呈现出一尊和苏宇类似的巨人,巨人张嘴,一口朝群山中的国度吞下,那狱王一脉的老祖,脸色一变。

    陡然一拳打出!

    轰!

    天地炸开,可是,却是没能打到那虚影。

    这形似苏宇的巨人,出现的突兀,一口吞下,没有伤到任何人,然而这一刻,一些顶级强者,却是有些心悸,忽然,感觉空落落的,少了什么。

    整个狱王一脉,气运陡然下降。

    被供奉在大殿中的狱王雕像,忽然咔嚓一声破碎,跌落神坛!

    不过很快,这雕像迅速聚合,恢复完整。

    再次飞上神坛!

    然而这一刻,却是隐约少了点什么。

    “罪!”

    就在这一刻,虚空中那巨人,口中忽然爆出一声低喝,下一刻,一个巨大的“罪”字,烙印整个狱王国度!

    无数民众,抬头看天,都是心生惶恐。

    忽然,觉得自己有罪!

    ……

    此刻。

    苏宇身上,气运之力爆发,轰隆隆,好像无形中和什么对抗一般,此刻,苏宇面色发白,却是狂笑不止:“狱,你已被我定为人族之叛逆,何必反抗?我乃人主,人族之主!我说你是叛逆,你就是!你再强,昔年也不过四极人王之一,地位不过如此,如何和我争锋?”

    “何况……你能回来吗?”

    “哈哈哈!”

    苏宇猖狂大笑,气运之力不断爆发,镇压天地。

    管不到万族,我还管不到你人族了?

    九代人族,上古气运,其实被苏宇给继承了,包括监天侯被他抓来,百战自己脱离,可以说,整个上古人族气运,都聚于苏宇一身!

    既如此,我不打你,气运上定你为叛逆,那你就是!

    这一刻,在所有人眼中,在万族眼中,弱者其实看不到什么,可强者,明显可以看到,混沌山深处,一股股乌云铺天盖地地朝某一处汇聚!

    气运消散!

    狱王一脉,也不全都是人族气运,苏宇也做不到全部摧毁,可此刻,明显气运消散了。

    ……

    人山之上。

    天命侯迅速开天眼!

    不止他,其他能开天眼的强者,纷纷开启各种道术,朝远处看去,这一看,都是心惊。

    看的清楚的,比如天命侯。

    此刻,他看到了一头金色巨龙在狱王国度上空挣扎,而巨龙身上,骑着一人,正是那苏宇虚影,苏宇一点点抽离其中的一些气运。

    轰隆隆!

    那是无形中传来的轰鸣声!

    那巨人苏宇,手持大印,镇压金色巨龙,眨眼间,抽离其中接近三分之一的气运之力,轰隆一声,这些气运之力消散。

    整个巨龙,瞬间缩小一圈。

    而苏宇那巨人,也瞬间消失,溃散在了原地,金色巨龙,一下子化为白色,金色开始褪去!

    天命侯心惊不已!

    苏宇不是皇!

    狱王的职位,不是苏宇册封的,苏宇只是人主,按理说,和狱王同等。

    人皇不拿下狱王的职位,没人可以拿下,哪怕文王也不行。

    为何会如此?

    为何会这样?

    何止天命侯震撼,这一刻,人山之上,一位位天尊,都是心惊不已,看向远处的苏宇,而远处,苏宇气息动荡,好像也受伤不轻。

    两败俱伤!

    可这时候,苏宇狂笑声再次传来:“我定你们为叛逆,所谓狱王一脉,从此消失,唯有罪族!你族,从此以后,皆为人族之罪孽!罪族,适合你们!”

    这时候,那仙族圣侯都忍不住惊声道:“这……他……他比历代人主都要有人主之气,他位格居然比狱王还要稍高一筹,这是为何?”

    苏宇在上古皇庭中的排序,位格居然比狱王还要稍高一些!

    不可思议!

    这东西,其实说不重要,也不算太重要,要说重要,那也是相当重要的。

    剥离了狱王人王之位,这代表,狱王一脉,不再共享人族气运之力!

    百战自己抽离了自己的人族气运之力,苏宇剥离了狱王一脉,如此一来,如今的人族气运,唯有苏宇和上古人皇那边共享。

    气运剥离,这恐怕还是第一次发生!

    后世人,居然剥离了前人的人王位格,不可思议!

    而远处,天古沉默一会,缓缓道:“也许……因为他身份地位的确很高!他继承了文王传承,得到了明王、战王后裔支持,得到了传火一脉支持,也许还得到了人皇的认可……”

    “人皇和四极人王中文、明……也许还有武王的支持,再加上人族人心向他,食铁各族支持,他的确是历代人主中,气运、天赋都极高的一位,我怀疑,他还抓走了监天侯,气运之力更强三分,监天被抓的话,代表监天气运不如他……”

    此刻,唯有感慨,唯有叹息。

    而有人却是有些疑惑道:“他好像受伤了,如此大张旗鼓地剥夺气运,到底有什么作用?”

    不是人人都了解气运之力的作用的。

    此刻,圣侯轻声道:“作用?作用就是狱王一脉气运下滑,原本大战爆发,他一族强者,一旦败退,本来有希望逃生,有希望重伤脱离,结果就是……会死!”

    “气运不是万能的,只能说,起到一些辅助作用,你实力强大,气运剥离,其实没什么影响!”

    “可一旦,你打了败仗,你会发现,你越来越倒霉!”

    “你疗伤的时候,都有可能自爆……”

    刚说完,轰隆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

    ……

    狱王国度。

    狱王老祖暴怒之下,一拳打向天空,好死不死的,这一拳下去,刚碎了肉身的月昊,忽然一下子被牵扯了进去,噗嗤一声,刚恢复一点点的肉身,瞬间被搅碎。

    意志海急忙逃脱!

    下一刻,他脸色惨白地逃到了一边,看向那老祖,而老祖脸色也变了,咬牙切齿:“不可能!怎么可能!就算真被剥离了,我族实力强大,除了人族气运,我族本身就有强大无比的气运之力!强者都是气运,强者本身就是气运的源泉,为何会如此?”

    倒霉,也不是这么倒霉的!

    狱王一脉本身就具备强大的气运之力。

    强者,其实就是气运的组成部分。

    如今,只是说,人族赋予的气运,消散了一些,不代表狱王一脉本身就没了气运,真没了,那会死人的,走路都能跌死!

    这不可能!

    刚刚他没朝月昊那边攻击,结果月昊居然被卷入了进去。

    此刻,其他几位天尊强者,也是纷纷变色。

    一个个脸色铁青!

    怎[笔趣阁520 www.biquge520.me]么会这样!

    人主居然可以剥离人王气运之力,开什么玩笑,还不是一般的人王,而是四极人王之一。

    嘴上说着,人族不算什么,而今我成圣族。

    可是,狱王地位之高,不单单是因为实力,还有他在上古皇庭的地位,那是四极人王之一,上古地位最高的五人之一!

    今日,在上古消失之后,却是被一个小辈给剥离了!

    狱王……是的,这个四极人王的位置,真的就被苏宇给剥夺了!

    不可思议的结果!

    他不是人皇,哪怕上古,也只有人皇可以剥夺狱王的位置,文王都不行!

    ……

    同一时间。

    时光长河,上游。

    星月到来也没多久,或者说,几乎就是刚刚的事。

    可就在这一刻,时光长河没再颤动,但是,一股冥冥中的意志之力,席卷而来,这一刻,所有人族强者,忽然微微一怔。

    这一刻,好像耳边听到有人在说:“狱王一脉,大逆不道,人皇不惩,九代人主不惩,我惩之!剥狱王王号……”

    声音,在所有人族强者心底升起。

    一群人,脸色变幻。

    有人……要剥夺狱王的王号!

    我的天,谁啊?

    九代人主……显然不是,难道……难道是星月之前说的那第十代人主?

    这么霸道?

    狱王可是上古四王之一!

    而这一刻,人皇虚影,也是微微颤动一下,陡然看向远处,看向下游,许久,喃喃一声:“可!”

    轰!

    一股气运之力,沸腾而起。

    下一刻,人皇附近,浮现出4个巨大的金色光点,36个小一点的金色光点,360道白色光点。

    四极人王,三十六普通人王,360位人侯!

    这就是当年人族的巅峰战力!

    此刻,其中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点,忽然破碎,原本四个光点,化为三个,形成了三角形,围绕着人皇,很快,这些光点消散。

    明王走出,语气复杂:“陛下!”

    人皇叹息一声:“都是随我一起征战诸天的兄弟姐妹,我不想抛弃任何一人……狱王之事,我从未想过,剥离王位之事,更未想过,驱逐人族!哪怕背叛,也是人族!可如今,第十代人主不这么想,而且……气运震荡而来,人心所向,气运如虹……你……让我拒绝吗?”

    他可以拒绝!

    那是他册封的!

    此刻的苏宇,位格还是没他高,只是气运传荡而来,其实人皇不许可,苏宇只能如大臣一般建议,可当人皇许可了,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苏宇代天巡狩,如同手持尚方宝剑,有了人皇之允许,自然可以撤销狱王之爵。

    “苏宇?”

    此刻,明王低声呢喃。

    这一次,他记住了这个名字。

    之前,星月提过,但是大家都没太在意了,一位日月开天者,现在可能废了。

    然而,此刻,这位开天者,第十代人主,居然剥夺了狱王的王位,这一瞬间,大家记住了他。

    狱王,那是大家的战友。

    当然,背叛了的战友。

    可是,毕竟是战友,感情还是很复杂的,平时,无人提及剥夺狱王王位之事,如今却是有人做了。

    这一瞬间,大家都很沉默。

    而星月,四处看了看,状若无意道:“肯定是狱王一脉的人,又做坏事了!这一脉,无恶不作!勾结西天王,几次要杀镇守鸿蒙,击杀三十六位镇守,想带领死灵杀入生灵界域!”

    “在上界,这一脉,勾结百战,暗害传火一脉,兵窟、丹玉这些人全部被杀,岷山这些老将,也陆续战死……”

    “等到苏宇去到上界,上界活着的老将,就有少数几位了,定军、火云、英武,这就是苏宇收拢的全部上古老将了,哦,还有个周天……”

    众人一听,顿时心有戚戚,有些悲伤。

    还没谈到这事呢!

    明王心中微微一震:“就……这几位了?”

    “嗯,剩下的一些,还有,但是都被百战策反了,如今,只有这几位了!”

    一群人,瞬间崩了。

    上古大战爆发,他们起码留下了100多位上古侯,还有大量的封号将军,无号将军,如今……都没了吗?

    悲哀啊!

    此刻,人群中,有人意外:“定军……还活着?”

    一群人看向一位壮年男子,那男子见大家看来,有些尴尬:“我是说……定军……有点弱,其他人都死了?”

    我去!

    定军还活着呢!

    大家都认识这位,平王,肉身成王的存在,定军就是他麾下。

    实力……好吧,在上古侯中,的确弱了一些。

    定军活着……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好说什么!

    人皇虚影刚刚还有些悲伤,此刻都有些想笑:“你麾下侯活着,不是好事吗?”

    “……”

    平王尴尬,是好事,但是……我没料到啊!

    定军还活着呢!

    运气真好啊!

    明王也笑了:“英武还活着也不错,她当年只是封号将军,能活到现在,也算运气极好了!”

    至于火云侯,岳王已经战死,大家倒是没多说什么,火云实力本来也不弱。

    “哎,不说这些了,撤了王位就撤了吧!”

    人皇没再多说。

    星月的一句话,让大家都不是滋味。

    狱王一脉,在当年看来,他们走之前,其实没出现,没什么,哪怕狱王叛变,那也是他们这群老战友之间的事,外人掺和不得。

    可当星月说,这一脉,无恶不作,害死了无数人,灭绝人族,此刻,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星月不动声色,见大家都消停了,也不再说了。

    多简单的事!

    要会用脑子!

    遇事不决,先用脑子,这个脑子……就是指,想想苏宇会怎么说。

    若是苏宇,肯定得造谣。

    幸好,我没苏宇那么无耻,我没造谣,我只是实话实话,一点也没掺假。

    有人叹道:“狱王就算背叛,也是我们之间的事,不会对普通人下手……结果下面的人,全都没了规矩,没了分寸,居然如此恶毒!王位剥离,也是好事!”

    “是啊,对文王不服,也不该牵连下面的人,其他人何辜?”

    “该杀!”

    “……”

    一群人,有些愤怒,有些无奈。

    而此刻,人皇没再说什么。

    只是疑惑,这第十代人主,苏宇,哪来的这么强大的气运?

    古怪!

    不是废了吗?

    他略显狐疑地看了一眼星月,传音道:“这个苏宇,是第十代人主,就是救了你的那人?”

    “嗯。”

    “他很强吗?”

    “不强。”

    “哦!”

    不强!

    那……难道真是人心所向,所以气运沸腾,想到这,他又道:“他爱民如子?”

    星月想了想,是吗?

    没感觉!

    但是……既然哥哥问了,她还是回道:“是吧。”

    “他对人族有责任心吗?”

    “有!”

    星月点头,有的,苏宇对他亲人朋友可好了,对他手下人也挺好的,挺有责任心的!

    “那……他去过天河口吗?”

    “去过吧?”

    星月记得,好像有人提过,大概是去过的。

    “星宇印,你之前给他了?”

    “嗯。”

    “他是人主,有星宇印,对人族也有责任心……”

    这一刻,人皇好像明悟了什么,喃喃道:“这孙子,放弃了我的大道,跑去开自己的小道,他开出的小道,难道还有我的大道强?”

    他带着愤怒!

    看不起谁呢?

    我的大道,强大无比,哪怕开了一小段,也不是你这孙子日月开天可比的!

    可很快,他明悟了,喃喃道:“难道……他放弃,只是为了开生死大道,救你?”

    这一刻,他震撼,看向星月:“妹妹,这苏宇……和你很好吗?”

    星月想了想,大概算吧?

    微微点头,算吧。

    人皇脸色变幻!

    一位绝世天才,人族之主,责任之心重于泰山,结果,居然被死灵状态的妹妹给折服了,居然……为了妹妹,放弃了江山。

    这算什么?

    爱美人不爱江山?

    放弃了自己的大道,人皇是有些无语,想骂人,可是,当苏宇开天,只是为了复活星月,他忽然又有些复杂了,能继承自己的大道,那是天地人杰啊!

    和自己一样优秀!

    不知道该不该说一声可惜了!

    是有些可惜了!

    这样的人杰,居然放弃了继承自己的责任大道,一时间,人皇也是复杂无比。

    再看妹妹……哎!

    也不知该不该说,红颜祸水,这也就是自己妹妹,要不然……真的太可惜了啊!

    “苏宇……第十代人族之主!”

    人皇呢喃一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

    同一时间。

    天门之后。

    再次遁逃的武王和文王,忽然一怔。

    武王惊讶道:“咦,你感受到了吗?”

    废话!

    白衣男子不理他。

    壮汉震撼道:“有人把狱给剥夺王位了,是吧?”

    是的,但是我不想理你。

    “谁干的?好像不是老大,这么猛,为什么啊?”

    还是不想理你!

    “老文,你哑巴了?”

    白衣男子继续遁逃,逃了一阵,这才喘息一声,开口道:“不清楚,不想问,现在猜测没意义!至于是谁……你应该见过。”

    “我见过?”

    武王一怔,下一刻,张大嘴巴:“上次那个?”

    “大概是!”

    “你儿子干的?”

    “你爹做的!”

    白衣男子恼怒,那是你爹,不是我儿子,这家伙,说了好几次了,没完了是吧?

    武王撇嘴,很快,笑道:“算了,不管了……对了,咱们什么时候能把文钰救出来。”

    “不知道!”

    白衣男子说完就沉默了。

    武王见状,只好闭嘴。

    但是很快,又忍不住道:“文钰会不会快死了?”

    “……”

    乌鸦嘴,白衣男子想弄死他!

    “不过我会去救她的!”

    武王严肃,这是兄弟的妹妹!

    他说完,又严肃道;“救出来了,我给你当妹夫吧,虽然文钰有点丑,不符合我的审美!”

    白衣男子瞬间眼神如电!

    武王讪讪:“给自己打个气,不然我都怕我没动力了!”

    “闭嘴!”

    “好,我闭嘴……不过话说回来,真把文钰救回来了,老文,让她多吃一点吧,这瘦的,可怜哦!”

    壮汉叹息,看看,把我家妹子给瘦成什么样了!

    心疼!

    现在又陷入了危机当中,还不知道瘦成什么样了,真可怜,心疼。

    我说当你妹夫,只是安慰你一下,你还当真了?

    我才不会这么做!

    白衣男子懒得理他,继续前行,遁空,传音道:“外面的事,少费心!”

    “我没费心!”

    算了,文王不想说什么,他大概的确没费心,只是感应到了一点,这才说了几句。

    ……

    这一刻,人族强者,多少都感应到了几分。

    而竹山之上。

    苏宇面色发白,气运消耗,却是哈哈大笑。

    狱王?

    不是了!

    以后,就是狱了!

    狱王不管是死了,还是在地狱之门后方,他都没办法,又能如何?

    我以人主的身份,剥夺你王位!

    对狱王也许没什么影响,可对他这一脉,却是有巨大影响的,我让你气运消散,倒霉!

    身旁,巨斧呆滞道:“陛下……你……不会只是喊喊吧?”

    还真能给剥离了?

    苏宇瞥了他一眼,淡笑道:“巨斧侯,要不我对你试试?”

    “……”

    别!

    我可不想!

    这要是真的,那我不是侯位都没了?

    苏宇笑了笑道:“剥夺王位,没那么难!只要人皇没意见,其实就没什么!当然,对狱而言,王位没了,实力不受影响,其实也没什么!可对这些罪人而言,影响还是有的,不算太大,但是……什么侥幸逃脱,死里逃生,那都可能不存在了!”

    苏宇淡笑道:“我要的就是这个,让他们绝了希望!大战一起,要不他们杀光了敌人,要不……没有退路!因为,一旦撤退,可能就是溃败,人心惶惶,死无葬身之地!我是给他们压力,给他们动力,好事,他们得感谢我!”

    三月点头,有些凝重,很快道;“陛下,也受到了影响吧?”

    苏宇点头:“无妨!消耗了一些气运之力罢了,没什么!”

    的确没什么!

    气运这东西,我强,自然会继续增长。

    如今,也是苏宇气运如虹的时候。

    何况,新生的天地中,也在诞生气运之力,苏宇正在积蓄自己的气运之力,气运之道。

    上界第一天,苏宇干了两件大事。

    或者三件!

    击溃了月昊他们,带回了食铁一族,剥夺了狱王王位,如此一来,整个狱王一脉,现在大概恨死了苏宇,恨不得马上杀了他!

    而苏宇,好像还嫌热闹不够大,声音再次震荡天地:“罪族,你们想接引那位规则之主,速度一点,哈哈哈,要不然,我一定会阻拦的!最好焚烧几位天尊接引,速度还能快点,万族愚蠢,总是瞻前顾后,愚蠢到一无所知,想瞒我苏宇,太难了!得罪了我,你们的死期,不会太远!”

    远方,死寂一片!

    ……

    人山之上,一群强者,你看我,我看你,许久,圣侯沉声道:“对方……真要接引那位规则之主出来?”

    若是如此,不要等苏宇来谈合作了!

    那太迟了!

    很快,圣侯沉声道:“我们主动去找苏宇,他麾下通天吞了那门户,也许真知道点什么,若是合作……最好合作!”

    之前还说等苏宇来谈合作,现在算了,主动去找苏宇吧!

    苏宇这疯子,好像没什么合作的意思。

    或者说,主动等他们去谈!

    这家伙,手段真的不弱,一来就想抓住主动权。

    至于之前说,苏宇三天还是五天来谈合作,都成了笑话。

    人家十有八九不会来的!

    此刻,日冕天尊也沉声道:“找苏宇谈谈吧!不能让对方真的把规则之主接引了出来,否则,我们就算可以匹敌,但是要死几位天尊才够?”

    这一次,万族效率倒是很快,很快,各方达成了一致。

    决定主动去找苏宇谈谈!

    苏宇这边,战力不弱,关键在于,苏宇这一方都很疯狂,真要合作起来,那对付狱王一脉,就要简单的多。

    而先皇妃说的拖延战术……瞬间就行不通了!

    必须要尽快攻打狱王一脉!

    先皇妃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却是无奈,她想拖延,但是明显行不通。

    她猜测,这可能也是苏宇的策略之一。

    苏宇这家伙,越看越邪门。

    他好像预判到,大家可能想拖延,结果,他一次大战下去,拖延就行不通了,一下子,大家都得被他牵着鼻子走。

    万族也好,狱王一脉也好,都得做好大战得准备了!

    人群中,天古也是若有所思,许久才道:“和他合作,其实是好事,和他合作,也许可以制造更大的战果,杀更多的强敌,损失更少的人……唯独需要担心的是,不要被他坑了!”

    和苏宇合作,若是同盟,其实还是很爽的!

    这家伙,手段多,情报犀利,好像无所不知,瞬间掌握一些至关重要的情报,这一点,万族都没构建起来。

    有时候,天古都有些无奈。

    万族也打造了不少情报体系,结果情报来的还没苏宇快,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让人无奈的事。

    就说接引规则之主的事,万族一无所知。

    苏宇一上界,他就知道了!

    如此对比之下,只会显得万族强者都很废物。

    天古叹息一声,主动权,再次落入苏宇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