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五招之约
    祖国人憋屈,关俊彦就很爽了。

    虽然挨了一发重拳,断了两条胳膊,吐了几口血,但那可是超越者的拳头。

    这点代价已经很轻了,还比不过罗翠莲的“千锤万打”,那才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不断被打到濒死,又被更纯净的金灵之力灌注治好,再被打到濒死,循环往复,更难熬的是必须保持意识清醒,心不坠,气不断。

    这都熬过来了,区区一记重拳又算得了什么?

    不仅能挨,还能挨得面不改色,毫不露怯。

    直到双脚触底,确定祖国人没有追来,才把血吐出来,忍刀归鞘,让手臂软绵绵地垂下。

    这波装逼,关俊彦给自己81分,剩下的18分以666的形式打给自己,最后那一分怕自己骄傲。

    关俊彦有一种感觉。

    等金身大成,就不会在这样的碰撞中受伤。

    等剑招完善,祖国人受到的损伤会更多,而自己也将成就剑圣之境。

    关俊彦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找到了剑招剑意剑心提升的方向。

    只需要积累到足够的量,就能引发质变。

    “真的要好好感谢姐姐才行。”关俊彦无声感慨。

    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心技体三要素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体魄锤炼。

    问心问道。

    技法倍返——被打的时候是真的难受,事后反思的收获也是真的大。

    以一线天为例。

    你以为一线天就完了?钟卷自斋到此为止,不代表剑道到此为止。

    你的剑可以更加凝练,更加集中,逐渐缩短“线”的长度,最后凝为一点或者几点。

    只破坏需要破坏的位置,其他位置不损分毫,这才算是技至于道。

    关俊彦打出的每一招,都得到类似的回馈,累加起来的提升何等恐怖。

    当然,这也和关俊彦有系统加持,学习能力极强,本身又习惯了挨打换经验,换成其他人,绝对没有这么快的吸收与消化速度。

    正如罗翠莲所说:“那是因为弟弟你足够优秀,我肯教,也要有人学得会。”

    武林盟主的迈着轻盈地脚步穿过海流,不惊波澜,不起涟漪。

    熟悉她的都知道她眼高于顶,目无余子,想要从她口中听到一句不错都不容易,何况是足够优秀这四个字。

    从欧洲回来,进入半隐居的状态后,罗翠莲也陆续收过一些弟子,都是难得一见的天才、神童。

    这些人弟子平时可没少挨打,在师父身边生活,每天至少要失去意识三次——这是全体弟子的共识。

    结果,没有一个让罗翠莲满意。

    如果他们有关俊彦一半的悟性,也就不用被打晕那么多次。

    “请姐姐多多指教。”关俊彦一点都不客气。

    “只要你拿得住。”

    罗翠莲也不需要他客气,我手中有宝山,能拿都少,全凭你的本事,拿得越多越好。

    手掌一翻,飞金剑再出,自动压住关俊彦的后背

    关俊彦双脚下沉,却竭力挺直腰杆,默默运转心法从飞金剑中汲取力量,淬炼体魄,接回断骨。

    将断骨重新固定,关俊彦开口道:“姐姐,海面上——”

    “都结束了。那个改造人不敢离得太远,残留的痕迹也都被我打消,就算对面看穿了误导,不过是一桩无头公案,你无需担心。”

    “无头公案本身就是一种指向。”关俊彦略一犹豫,还是说了出来。

    “无妨,我们被泼的脏水多了,不差这一盆。”

    种花家可不是日本,太平洋那头打个喷嚏都要抖三抖。

    你祖国人敢来种花家找麻烦,就别想再回去。

    这么好的研究素材送上门来,不“学习”一波都对不起种花家的种族天赋。

    可惜对面没这么傻,无头公案大概率是以嘴仗作结,之后想着从其他地方找回场子。

    太平洋两端的两个大国都没少干这种事,熟得很。

    “两朵烟花?”关俊彦又问。

    “都没死。鬼女跑了,炎龙已经处在祖国人的庇护之下。”

    不出意料的结局。

    关俊彦的第二招依旧处于伪装状态,和罗翠莲灵力的磨合也不够充分,秒不掉距离超越者只有一步之遥的强者不奇怪。

    “杀生石碎片。”

    “还在各自的手中,以后你自己去抢。打劫这种事都要姐姐代劳,岂不是很丢人——你可以把他们当成是试炼。”

    “怎么讲?”

    “什么时候能在五招之内拿下其中一个,什么时候出师。”

    “超越者?”

    “不一定,历史上被凡人杀死的超越者不在少数,杀力也不一定和境界划上等号。如果你能在超越者之前是完成这个试炼,姐姐就可以好好期待与你未来的一战,来上一场真正的大道之争。”

    说到最后,罗翠莲的眼中浮现出些许期待,高手寂寞。

    “看来我的道有点不同寻常。”

    “很不寻常,坏人根本的道可不多见。就像是,别人都想着登高,你想着比烂,恨不得把人和你拉到泥坑里一起打滚。”

    “再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击败他们?”关俊彦接话道。

    “对,就是这样。”罗翠莲点头,表情古怪,“你认真的?”

    关俊彦笑而不语。

    “你真以为自己的经验会比其他超越者丰富?”罗翠莲皱眉。哪怕自己真的和关俊彦处于同一水平线,自己对于武技的理解也超出他太多。

    “只是一点想法,还没有付出实践,姐姐以后会知道的。”关俊彦摇头,卖起了关子。

    “我等着。在此之前,给我好好学,好好练。”

    罗翠莲伸手一指,飞金剑稍稍放松的禁制再度收拢,关俊彦背后的压力徒增一倍,好不容易才强撑着站稳。

    “第一阶段训练目标,徒步走回东京——是弟弟你说让我多多指教的,别后悔。”

    关俊彦已经后悔自己嘴欠了,这里可是公海啊,这么负重海底徒步得走到猴年马月去。

    “呃,姐,我剩下的假期不多了,一天两天不在还行,时间多了,我担心料理店那边。”

    “有什么好担心的,命魂和身体留下,其他五魄都可以离开,三块空置的杀生石,月神给的‘幻音宝盒’,再加上这把小刀,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