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玄镜司 > 第四百零三章 幸好他蠢
    “凌先生这话却是说的有些过分,本王承认当初我们做的有些过了,可对于此事本身我们问心无愧!”八王爷面色阴沉回答的大义凛然,被人骂作脑残还是第一次。

    凌笑也是气笑了,饶有兴趣的问道:“哪里问心无愧?既然问心无愧干吗还养了无情那么多年?”

    王爷看了看无情叹气道:“当时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盛鼎天,所以对于当年的事我没什么可说的,只是无论其有多么十恶不赦,孩子总是无辜的。大家当年都杀红了眼,却也是顾不得了。”

    “我爹是大忠臣!他在临死前曾说过问心无愧!”无情直接将长剑架在了王爷的脖颈,只是王爷毫无惧色双目紧盯无情道:“每一个孩子的眼中,父母永远是最高大的。盛鼎天即使罪大恶极也绝不会让妻女知道自己的恶行!从这点上看,他至少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你骗人!”无情手中的长剑轻送,在王爷的脖颈上划出了一道血痕,只是王爷仍然镇定自如毫不动摇。

    “崖余!不要冲动!”诸葛正我忙抓住剑刃,满脸沉痛的劝道。

    无情望向诸葛正我满脸期望的问道:“我爹是大忠臣,这是你告诉我的!对不对?”

    诸葛正我一怔,这个平素闲逸淡然的宗师竟然次眼神闪烁起来,愧疚的表情像是在无情心中又狠狠刺了一刀。

    凌笑眉头微皱几步上前将无情的长剑夺下扔回给冷血,转身又道:“亏你们还好意思说所有证据都指向盛鼎天!那也就是说,没有一个证据能够明确的证明是他出卖了大家,对不对?”

    “这……”八王爷微怔,一时无语。

    凌笑撇了撇嘴道:“敌人能够在一夜之间灭了分处于不同地点的那么多人,想必人手众多组织庞大,这么强大的敌人你只派过来十二元凶竟然还真让你们给灭了满门!你们事后就不想想这合理吗?还是说当年所谓名动天下的八君子只是浪得虚名,实则是战五渣!”

    王爷眉头微皱冷哼道:“别人怎么说我不管,但是你不能这么说!因为……”

    “因为我就是八君子的遗孤是吧!”凌笑直接抢言道,接着看向诸葛正我,“你第一次见我就面色古怪,想必跟我家人应该很熟吧!嗯,让我猜猜,保定和崆峒离当初锦衣卫捡到我的地方太远,大学士和礼部尚书住在京城也不是,干禄王死在路上没地躲没地藏我自然也不可能逃脱追杀,至于铁手他哥,我这么帅肯定跟他没啥关系。那么就只有石家堡喽!”

    诸葛正我看了看凌笑又望了望无情,无奈叹道:“石家堡堡主石满堂,在武林中享誉盛名,有宗师之下第一人的美誉!其家传神功是一门练体功法,你与他长相相仿于是便有所怀疑,后来看见你的武功便更加肯定,只是你如今却要比他强的太多。石满堂生前颇受先帝器重,更钦赐尚方宝剑,他本人更是嫉恶如仇曾扬言要斩尽昏官!”说到这里又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凌笑,接着道:“我在对你的身份产生怀疑之后曾经再次返回石家堡废墟,仔细查验之后在一口枯井之中找到了些许痕迹,说明在事当日有人曾躲在井中逃过了一劫!”

    诸葛正我的话落地,无情的脸上已经一片灰白,就像是八王爷所说,每一个父亲都不会让女儿知道自己是个坏人。如果当初真的是父亲出卖了大家,那毫无疑问自己将是凌笑的仇人之女!这世上唯一一个依靠在这一刻也悄然远去,即使这罪过与她无关但她的未来也注定孤独一生!

    眼中噙着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滑落,手心中却突然有了一丝温暖,呆滞的抬头望去,却见凌笑看着诸葛正我道:“敌人既然能够一个不剩的灭人满门,没道理不对我进行追杀吧?”

    诸葛正我看到两人牵在一起的双手突然老怀大慰,只是听闻凌笑的问话顿了一下最后面对他探寻的眼神无奈道:“人生在世总会做过某些惭愧之事,石满堂是个有原则的人,面对大是大非绝不含糊!但温柔乡是英雄冢,他也有一个红颜知己,而你便是他的私生子。石满堂已经婚娶,且妻子也是大家闺秀,两人当初也算情投意合。为了弥补妻子他一辈子都没有给你母亲名分,只是却将你接回了石家堡。这件事毕竟有碍名誉,所以外人并不知晓。我与石满堂是挚友恰巧知道,而敌人却不得而知!”

    话语落地众人有些尴尬,在这个时代你可以三妻四妾,可以临幸婢女,甚至可以娶青楼的女人,但没有名分的私生子永远都是被鄙视的,因为那意味着男女之间的苟合!是对于礼教的大不敬!

    不过凌笑却是不在意,甚至还颇为得意的打了个响指,“原来咱哥们还是个私生子!这消息够劲爆!”

    凌笑怎能不兴奋,私生子意味着什么?这可是主角光环的必备属性啊!只有成为了私生子才能具备逆袭之时的无上快感,才能在崛起道路上将打脸这一有益身心的活动进行到底。我就说穿越一回怎么可能不是主角!

    凌笑那眉飞色舞的表情让众人一阵大汗,却见其又道:“那么又回到之前的问题,既然我那个,呃,爹!这么生猛却仍然被轻易灭口,说明敌人很强大。”接着指向铁手,“这位大叔十二年来可是都没停止过练武,但连宗师境的边还没摸到呢!至于欧阳大之流更是弱到惨不忍睹,哦,不用怀疑我的话。前不久我刚把十二元凶又杀了一遍!”

    众人一奇却听凌笑接着道:“是谁给你们的勇气,仅仅十二个人就敢来杀盛鼎天满门?就不怕敌人让你们有去无回?那可是一夜之间灭了快两百人的大势力!”

    众人闻言微讶,不由有些奇怪的望向铁手和王爷,这一刹那连铁手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当初为什么就那么确定行动肯定成功呢!甚至连王爷也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凌笑见众人样子不屑的笑道:“更奇葩的是,办完了事后你们纷纷隐姓埋名,而诸葛正我却因为此事声名大噪。那时你们为什么不怕诸葛正我杀你们灭口?现在却一个个瞎嚷嚷!所以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十二元凶知道事实的真相,知道诸葛正我不会找他们灭口。甚至连敌人也不会去找他们报复!”

    “这不对啊,如今十二元凶都被人灭口了!”冷血费解道。

    凌笑翻了个白眼接着道:“灭口?他们具备灭口的价值吗?他们的行动是受先帝指派,即使事又能怎样,皇上不承认谁能拿他们怎么着?唯一因他们而得利的是诸葛正我,可只要他们安心隐藏诸葛正我便一直不会受到影响,至于为无情报仇就更是扯淡!当年都不报,现在报个球啊!”

    “如此说来他们被杀不是因为灭口!”追命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如今全场也只有旁观者的他才具备分析案情的能力了。

    凌笑点头道:“不错,他们死亡的唯一作用便是牵制诸葛正我,当然,后来我知道还有别的阴谋。不过,最初的作用便是如此。而且你们不奇怪吗?”

    “奇怪什么?”

    “十二元凶藏的很奇葩啊,竟然一个个跑去特么经商!卧槽!这种抛头露面的职业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吗?也许你们可以用大隐隐于市来解释,但敌人为什么如此轻易便找到了他们?所以真相只有一个,十二元凶当年受雇于真正的敌人,以这种方式将盛鼎天灭口后根本不怕那从不存在的追杀!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十二年后会再次被敌人利用来对付诸葛正我!”

    凌笑说的斩钉截铁、入情入理,众人闻言纷纷将视线转向铁手,六扇门众人甚至已经将刀剑举了起来。

    铁手一惊刚要分辨又听凌笑道:“其他人可能有问题,但铁手不会,因为他的兄长全家被害,这种仇便注定了不会被收买。只是让他加入却也是最好的障眼法!”说到这里凌笑噗嗤一声笑出来道:“说起来,那些十二元凶也够天真的,干了这么不可告人的事竟然不知道猫起来!要是换了我,肯定悄悄安排假死,双重归隐谁也别想找到我!”

    “那以你之见,到底敌人是谁?”铁手皱眉问道,仔细回想起来当初之所以那么有信心还是因为大家的表现都太过自信了,不知不觉间自己一腔热血就跟着做了那抄家灭族的恶事,以至于后悔终生!

    凌笑翻了个白眼笑道:“这不是明摆着吗!当初八君子之所以被灭口,说是现了蔡相的秘密,朝野传闻是他贪污的证据,但我却觉得这根本就是扯淡。因为蔡相贪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连皇上也容忍了,如果一份所谓的证据就认为能扳倒蔡相,那我真的想说八君子不适合在官场混。所以如果真是蔡相灭的口,那这份证据就绝对不是什么贪污证据,而是更大的秘密!”

    “是什么?”铁手忙问。

    “我怎么知道?”凌笑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不过转眼又道:“当初的黑手是不是蔡相我不知道,但指使十二元凶的人我却是知晓。话说如今东西厂和锦衣卫的大部分力量都去镇压铁血大牢了,王爷跟诸葛正我也不在宫中,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上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