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救死扶伤
    叶春秋当然深信,这个时代一定有更好的止血药或者是刀伤药,不过这里是宁波,虽然不是穷乡僻壤,不过想必那些名贵的药材和神医们也不可能拿出什么秘方来给丘八们看诊,至于这样治疗的药效,几乎可想而知,用是有些用的,不过能不能好,就得看命了。

    尤其是伤口止血之后,虽然包扎起来,在这炎热的天气里也可能感染,叶春秋想了想:“这样治疗,恢复的几率有多少?”

    孙琦对此倒是了若指掌:“这就得看命了,熬得过的,固然十之六七,至于其他的嘛。”

    叶春秋明白了,这和他的认知大致符合,这时代的医疗水平十分低下,倒并非是说中医发展到现在不够顶尖,根本的问题还在于知识的传播普遍偏低,这就导致医生的水平良莠不齐,真正的名医,譬如那些征辟去北京城的御医们,叶春秋绝对相信,小小的刀伤不在话下,因为他们敢于用药,毕竟他们接诊的对象都是达官贵人,而在这宁波,真正的名义谁肯花心思去给丘八们看刀伤,总而言之,自己需要找到一个较为廉价且高效的治疗方法,方能一炮而红。

    “那么,舅父,时间仓促,为了接诊,我们这就配药,我来写药房,你来配药。”

    “啊……”孙琦觉得这个外甥怪怪的,他哪里来的自信,自己才是主治的大夫好不好。

    足足忙活了一夜,叶春秋已经成了熊猫眼,至于孙琦早已是哈欠连连,整个人几乎瘫在椅上不愿起来。

    这就是年轻的优势啊,虽然熬了一夜,可是叶春秋依然龙精虎猛,并没有太多的疲惫,当然,情绪激动也是其中一个因素,走到这一步,显然是有些冒险,所以必须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那海宁卫当然不会是好惹的,即便自己有秀才功名也不成。

    可是吊打赵高才是叶春秋现在想做的事,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做好有备无患。

    整整一夜,都在搜索光脑的资料中度过,比对药方,寻找最廉价且最高效的治疗手段,叶春秋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药堂这儿居然没有洗漱的工具,无论如何,先不管了,开了店铺门,挂上了堂号的号旗,迎着清晨的第一缕晨曦,叶春秋从同济堂中露出了他的身板,个头比年初的时候高了一些,已经初具成年人的雏形,稚气未脱的脸带着几分俊秀,只是他的眼眸,总是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深邃,晨曦落在他的眼中,这个稚气未若的少年郎,更显沉稳。

    “开门大吉!”他轻轻吐出四个字,呼吸着清晨的气息。

    ……………………

    “有人去海宁卫应诊了。”

    “据说是同济堂,那东家我晓得,姓孙,真是疯了。”

    “今儿有许多海宁卫的人就要去药堂里应诊,足足七十多个伤兵呢,重伤的只怕有十几个之多。”

    “那姓孙的疯了吗?”

    “听说和他外甥叶案首有关。”

    “是那个新晋的院试案首叶春秋?”

    宁波城已经轰动了,任何时代都不乏好事者,何况在这生活闲散的正德朝。当然消息是赵高放出去的,赵高听到叶春秋当真去应诊,心里便乐开了花,这个案首确实有些棘手,自己能动用的关系统统动弹不得,现在倒好,他自己要找死。

    既然他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他赵高不仁了,赵高兴奋了足足一宿,放出去这些消息当然是为了让全宁波人看这一对舅甥的好戏,他不但要让孙大夫在宁波无法立足,还要将可恶的同济堂一并搞臭,至于那个叶春秋,呵呵……肯定是向宁海卫夸下了海口,惹恼了宁海卫的丘八,必死无疑。

    总之……今儿有热闹瞧了。

    赵高抵达自己的药堂时,这儿已有不少好事者了,大家聚在外头,低声议论,这事儿新鲜啊,既牵涉到了案首,又和宁海卫有关,足以拿来作为谈资。

    赵高乐了,他眼睛一瞄,同济堂已经开了门,然后他看到叶春秋出来伸伸懒腰,居然好整以暇的开始舒展身体。

    过不多时,人群中传出一声低呼,有人道:“来了,来了……”

    赵高抬眼一看,果然见到海宁卫的人来了,轻伤的还能步行,可是十几个伤重的却是被人抬了来,赵高也是大夫,他只是眯着眼,看着那些重伤之人,心里就大致了然了,这些人已经回了宁波几日,虽然伤口进行了止血和包扎处理,可是这样炎炎的天气,很容易伤口出现溃烂,这时候寻常的药物很难起效,孙大夫的水平他是知道的,回天乏术。

    其中伤的最重的一个,整个人几乎已经彻底昏死过去,包扎的伤口处有血渗出来,血色乌黑,赵高眯着眼细细打量之后,根据他多年的经验,整个伤患几乎已经必死了,或者……活不过半个时辰。

    而且这个几乎奄奄一息的人,似乎来头不小,有几个亲兵保护着他,而且几个士兵将他抬着,一刻都不敢耽误。

    “此人……只怕是个武官,至少是个千户,他死在别的地方倒也罢了,假若死在同济堂……嘿嘿……”赵高又禁不住想要笑。

    海宁卫指挥也来了,他几乎是护着这奄奄一息的人匆匆进了同济堂,而此时,孙琦和叶春秋也已经迎了出来,孙琦眼睛很毒,只一看这病患,便晓得几乎已经没救了,他脸色一沉,真是要完啊。

    而此时,病患的气息已经薄弱,孙琦禁不住对海宁卫指挥钱谦道:“大人,此人已死,无力回天……”

    钱谦脸色拉了下来,指着病患道:“你知道他是谁?他乃是海宁卫中军千户赵熙,他若是他有三长两短,你们提头来见。”

    好事者不敢过分靠近,可是耳朵却尖,一听到这海宁卫的人连死人都往里头送,顿时哗然,都晓得这一次同济堂是真正要完,一个个交头接耳,有人心怀着恻隐之心,不禁暗暗皱眉;也有人幸灾乐祸,巴不得待会儿人一旦断了气,海宁卫开始砸药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