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明知山有虎
    中医的问题确实不小,倒不是说中医的水平差,后世中医和西医之间最大的差距其实不在于治疗的水平,而在于少了一个衡量的标准,西医培养一个大夫,只需要让他按部就班的学习就可以了,化验出来是什么病,该用什么药,都有一个流程,出错的几率小。

    而中医的大夫水平却是参差不齐,遇到了神医,再久治不愈的病,人家一剂药下去却能药到病除,神奇无比。可是遇到了庸医,说弄死你就绝对弄死你,今日给你下了药,就绝对不会让你看到明日的太阳。

    至于这个时代,那就更别提了,所谓的大夫,靠的都是口耳相传。

    叶春秋想了想,凝神开启光脑,大致浏览了一遍,某种程度来说,对于舅父这个半吊子大夫来说,水平大致还停留在唐朝时期的千金要方的水平,至于对药材的理解,肯定是不可能超越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这个时代要获取知识实在太难太难,毕竟只是一个府县的小大夫,能接触到的医书极少,即便是名医,其药理也不会超过本草纲目,治疗的水平大抵也就在《千金要方》上下而已。

    本质上,他们缺的不是经验,而是一套系统的理论,从中医来说,光脑之中比较靠谱的应该是后世关于中医的‘教科书’,这种教科书几乎集成了数千年来所有中医的理论和知识,同时在后世已经经过了较为科学的检验,也就是说,把这一套经过了后世科学检验,同时集合了中医数千年结晶的教科书抄录出来,只要能够掌握,孙琦想不成为名医也难。

    只是要抄录却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而且现在也来不及,叶春秋眯着眼,这显然是以后的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度过眼下的难关。

    药堂的生意,一定要好起来,而且还要大好,得想法子打出知名度。

    叶春秋跑去后头的药房大致记录下同济堂里剩余的药材,心里逐渐有了一些印象。

    一炮而红……如何做到一炮而红呢?

    前来看诊的人只是寥寥几人,毕竟这儿不是什么知名的医馆,生意还算尚可,只是一些小病小痛而已,舅父已经开始坐馆了,接待了几个病人,不过他显得心神不宁。

    外头总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探头探脑,多是隔壁药堂的人,似乎是想要打探什么。

    叶春秋从里屋出来,便厉喝一声:“看什么看?”

    这时候必须有气势。

    那探头探脑的人连忙把头一缩,不见了踪影。

    药堂里没有了病人,叶春秋百无聊赖,便出门去闲逛,坐在这里想对策是不行的,得多走动走动才好。

    他刚刚出了药堂,便见赵高鬼鬼祟祟想往里头张望,一见到他,正待要躲,可是叶春秋已经出来,使他避无可避,于是赵高便冷冷一笑,虽然一副虚张声势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后退一步,显然又怕叶春秋对他动粗,赵高假惺惺的道:“叶案首,你们同济堂的生意还可以,足足一上午,已有三个人看病了。不过……照这么算,这一日下来的诊金,怕也不会超过一两银子,就算你们不吃不喝……”

    他说到这里,嘿嘿一笑,摆明了吃定了叶春秋的样子。

    叶春秋才不会摆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呢,只是抿抿嘴,笑了:“哦,是吗,拭目以待。”

    赵高眼珠子一转,满带嘲讽的道:“过了一个月,欠债还钱,还不上这铺子可就是我的了。我可以看在叶案首的面上,让孙大夫来我的药堂里坐诊,也省的他一家人衣食无着。”

    这种恶意的嘲讽,叶春秋却懒得计较,揍你揍你了,你还凑上来摆出一副欠揍的样子,这种人真贱,他冷哼一声,懒得理会,正待要走。

    赵高却是嘻嘻一笑,眼眸里透着算计的意味:“不过你们也不是没有机会,就譬如,前些日子不是海宁卫出海剿倭贼吗?结果却是铩羽而归,哈哈……伤残者可是不少,足足七八十余人,他们今早退回了府城,现在四处招募大夫诊视伤兵,许下了赏金,叶案首若是有心,不妨去试试看。”

    叶春秋却是愣了一愣,伤兵……还有重赏……咦,似乎还真是一个机会,得去看看去。

    他开口道:“海宁卫是沿海特设的备倭卫?敢问赵兄,卫所驻地在哪里?”

    赵高嘴角的笑意越发甚了,这几年海上不太平,因此朝廷在嘉兴、杭州、绍兴、宁波、台州、温州等沿海六府特设了备倭卫,让他们专事剿灭海贼,海宁卫主要的职责就是防守宁波一线海域,这数年来屡屡剿贼,胜负不定,不过几乎每隔一年半载都会有伤兵进城,若是遇到战败,伤兵就更多了,军中的大夫不够用,水平自然也是有限,便张榜求医。

    虽是如此,愿意去应诊的大夫或者是药堂却是寥寥。究其原因,是因为丘八们太难缠了,这伤兵大多受的是刀伤,谁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治好,几十个伤兵即便治好了一半,其余人一命呜呼,谁晓得丘八们会不会挑事,人家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你不是要吓尿?

    更何况丘八们不讲理啊,一开始说的是赏金若干,等到真正看完了诊,说不准就抵赖了,这兵匪不分家,你敢要丘八的赏金,不怕死么?

    因此但凡是卫中看诊的,无论先前说的多好听,宁波的药堂都是避之不及,唯恐落到自己头上。果真呀,呆秀才病急乱医,让他去找死吧!

    赵高眼里掠过一丝阴狠,肥嘟嘟的脸庞带着笼络的笑:“就在鄞县县衙不远,那儿是海宁卫御所,叶案首快去。”

    哼哼,秀才又如何,案首又怎样,秀才遇上兵,有你好受的,我就等着你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