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卷 第五十三章:祭祀
    老太爷默不作声了,规矩终究是规矩啊,聘为妻、奔为妾,这短短六字,还真如一座大山压在心头,使他不敢逾越半步。他只好讪讪对叶春秋道:“春秋……”

    叶景豁然而起,在其他地方他处处忍让,可是今日却格外的强硬,他冷着脸道:“孩儿不孝,先告辞了。”

    只是抿了抿嘴,没有多说什么,旋身就走。

    在他心里,似乎只有一种固执,绣娘便是自己的正妻,而春秋自然是自己的嫡子,没有商量的余地,也和礼法无关。

    老太爷显出几分尴尬。

    一旁的叶松道:“爹,大兄这……太不晓事了。春秋……去叫你爹回来。”

    叶春秋看到二叔叶松一脸怒不可遏的样子,又看老太爷抿着嘴不肯做声的无奈,还有那邓举人抿嘴微笑,轻松写意的端着茶盏呷了一口。

    叶春秋笑吟吟的道:“二叔,我爹不晓事。”

    听到连叶春秋要代自己的父亲道歉,叶松心里有几分得意,正待要说几句。

    却听叶春秋道:“可是我爹都不晓事,春秋才十二岁呢,就更不晓事了,春秋也告辞,你自个儿玩自己吧。”

    叶春秋没有说什么,抬起脚步,庶子?呵呵……二叔你还真是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啊,衣袂一敛,理都不理这二叔,走了。

    “春秋,你……你回来,呵……了不得了,这样目中无人……果然是……”

    “住口。”老太爷终究还是开了口,正色对叶松道:“休要再闹了,”

    回到了阔别已经的小窝,老爹方才脸上布满寒霜,现在却缓和了许多,无论如何,儿子中了府试案首,这绝对是一件喜事。

    叶春秋本来还担心老爹因为二叔的事心中郁郁,不过他在老太公面前虽然强硬,神色却还算从容,似乎智珠在握的样子,道:“春秋,饿了没有?”

    不等叶春秋摇头,叶景便笑着道:“我去给你做下酒菜,夜里,咱们爷俩吃顿好的。”

    做菜……

    叶春秋愣了一下。

    话说,什么时候,老爹会做菜了?

    原来叶景已在小院的拆房里垒起了个灶台,里头也架着铁锅,更不知从哪里捡了柴来,想必是因为知道叶春秋这一两日会回来,所以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却见叶景这白皙的老书生伸出保养还好的手提起菜刀……呃……叶春秋表情古怪,有点怪怪的,握刀的样子哪里像是个家庭煮夫,分明像是杀猪的。

    好吧,不能太过计较,深吸一口气才好。

    叶春秋不由道:“爹,这些鱼肉哪里买来的?”

    鱼肉在乡下其实算是奢侈品,不过叶家这样的大户不算什么,可既然是开小灶,叶景从何而来?

    叶景已经开始歪歪斜斜地切肉了,一面道:“集里的人总要与人书信往来,我反正也有空闲,也能落几个余钱,当初我们在外头的时候,为父就是靠这个养活你,这叫重操旧业,快,去添柴。”

    叶春秋乐了,忙是上去帮衬,不过他心里不免忐忑,老爹做菜……这是让自己做小白鼠吗?

    “果然还是小白鼠啊……”当叶春秋把一块乌黑的肉塞进自己的嘴里时,突然有一种想撞豆腐的冲动,早知道就许下那药商的亲事算了,也省得遭这样的罪。

    勉强吃过了饭,叶景看叶春秋一脸郁郁的样子,便到一边去,捧起一本书神色从容地看起来。

    叶春秋收拾了碗碟,不由道:“爹,看的什么书?”

    “菜经!”

    “……”居然还懂得充实理论工作,读了书的就是不一样。

    叶春秋见他看得认真,便也不理会了,乖乖地到自己房里跟从前一样,取出笔墨纸砚,练字。

    这几日,乌云滚滚,总仿佛有一场豪雨要来,偏偏总是不见雨点落下,给人平添一丝烦躁。

    叶春秋在家闲住两日,掐指算了算,也该当放榜了,却不知中没中,虽然知道自己的文章属于顶尖,理应不会有什么差池,可是没有一锤定音,总难以胸有成竹。

    叶家则是为了祭祀的事已经忙碌开了。

    不过自从二叔和邓举人的一席话之后,老太公也顾念着他叶家的面子,似乎也没什么举动。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祭祀,就和叶春秋无关了,也罢,他们祭祀他们的,嫡系是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老爹还是要去告祭祖宗的,他毕竟算起来还是长房嫡男,只是准备祭祀的事,叶景却是不肯去帮衬,每日看着叶春秋,似乎也怕叶春秋心里不舒服。

    叶春秋假装自己并不介意这些事,每日依然练字、强身,心里默默念:“爹啊,你儿子两世为人,难道不知我脸皮厚吗?何必这样小心翼翼。”

    这一日清早,便是祭祀的日子,叶春秋刚刚洗漱,叶俊才便匆匆过来,道:“春秋,春秋……”

    他兴冲冲地道:“快去,快去,邓举人请大家去吃茶,大父说了,大伯和春秋一定要去,说是什么好茶……”

    他说得语焉不详,叶春秋好不容易才琢磨过来,多半是那邓举人在耍宝,也就欺负一下叶家这样的乡绅人家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老太公的心思,大抵也就是上次和自己父子闹翻,想要弥补一些,或是想修复一下关系吧。

    只是,今日不是要祭祀吗?

    “不是说要去祭祀,为何还去喝茶?”

    叶俊才挠挠头:“吉时是在正午呢,现在还早,这几日都在忙祭祀的事,如今也算是大功告成,就等吉时了,大父多半是想边吃茶边等着,不急。”

    去还是不去呢?

    叶春秋忙是进去问叶景。

    叶景则是捧着《菜经》看得入神,口里还喃喃念着:“盐三钱,生姜些许,油……”他抬头,一听到那邓举人要请吃茶,脸上不由露出厌恶之色,道:“邓举人?此人不似什么正经人。”他本不想去,可是老太公发了话,神色缓和了一些:“去吧,喝喝茶也好。”

    等父子二人到了正厅,便见叶家的人居然都来了,邓举人的人缘很好,此时听他高谈阔论,许多人都不禁跟着笑起来。

    二叔叶松更是捋须,面带得色,为有这样一个好友而自豪。

    …………………………

    很想两章连发,可是要冲新书榜啊,大家都懂的,老虎写过五本书,咋说呢,四本均定五千以上,高定破万,很不错了吧,可是新书依然混了二十来天,连个首页新书榜都有些勉强,个中原因,就不多说什么了,本质上是老虎自己脑子不清醒,用汪峰的话来说,这人,就神经病。

    其实老虎很期待,大家用每一个点击每一个推荐票带给老虎的成绩,这种实实在在的一种认可,即便只是一个点击,一张推荐票,也足以让老虎在刷新后台的时候感到满足。

    啥也不说了,继续冲榜,在新书榜稳定下来之后,两章会连起来发,不是老虎不体恤读者们追书的痛苦,老虎也是生不如死。

    还有,求大家别发红包求推荐票,因为发了这东西会自动涨收藏,不是老虎清高,只是希望看到有多少真实的读者在看老虎的书,而不需要那些为了几个起点币抢红包的自动收藏,有强迫症,没办法。

    等上架了,老虎万不得已走上那条不归路,老虎自己弄。

    还有要交代一下,更新的话,因为是新书期,每天只能两章,不过上架之后,因为老虎这本书准备充足,所以应该会每天八章以上,你们如果敢订阅,老虎就更新到死,天子老大哥的事迹激励了老虎,老虎年轻,打算拼了。

    忘了说一句,大家昨天儿童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