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本府神童也敢冤枉
    这个案子驿臣岂会不知,同知与知府不和,他更是知之甚详,宁波城里突然传出科举弊案,涉案的人是府试案首叶春秋,虽然案发时间很短,可是已是惊动了宁波所有官面上的人物。

    听到案子还在审,驿臣不敢怠慢,忙是冲进衙里去,等到了堂外,便听到赵同知厉声一句:“本官便是王法。”

    驿臣的额上已是冷汗直流,他犹豫了片刻,眼看着几个如狼似虎的差役已是拿住了叶春秋要动手,他便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大人……这里有叶春秋的书信。”

    一听到书信二字,赵同知已觉得这个驿臣真的疯了。

    自己正在审案,你来添什么乱,莫非是来拆台吗?

    不过这驿臣与自己相熟,赵同知总算还存着几分理智,他不耐烦的道:“书信,什么书信,刘驿臣,这里……”

    本来还想暗示刘驿臣,让他不得喧闹,有什么事,都先审了案子再说,可是这刘驿臣却一点面子都没有留给赵同知,他立即道:“这两封书信,一封乃是南京吏部尚书王华所修,另一封乃是南京都察院浙江道御史黄信所书,两封书信刚刚送到了驿站,下官觉得兹事体大,不敢怠慢,便立即送来……”

    “……”

    霎时之间,一旁的周夫子已是瘫坐在了地上,形同烂泥。

    赵同知脸色一变,瞳孔收缩着,脸色苍白如纸。

    浙江御史道黄信,虽然级别比赵同知低,却是风宪御史,他修书给叶春秋,可见他们之间是有私交的了,今日在这里栽赃叶春秋,那黄信得知此事会肯罢休吗?御史虽然不是赵同知的上官,却是捅娄子专业户,随时可以上书弹劾,上达天听,将这里的事大白于天下。

    假若黄信只是个御史,赵同知上头的人勉强还能应付,能将此事压住。那么南京吏部尚书王华对于赵同知来说,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王华或许因为得罪了刘瑾而遭到了明升暗降,这位当今天子的老师,本来是最有希望进入内阁成为当朝宰辅的人,却很不幸的被黜为南京吏部尚书,此时的王华,政治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也不过是发挥一下余热而已。

    只是这个政治生命已经死亡的王华,只是对于京中那些衮衮诸公们而言,像芝麻绿豆般的赵同知,在南京吏部尚书眼里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说的再难听一些,王华为官数十年,门生故吏遍布朝野,且不说王华出面收拾赵同知,就是随便拉出一个门生故吏出来,也能在转瞬之间将赵同知甚至是赵同知上头的人碾压成粉末,南京吏部天官和你这小小的同知,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南京吏部尚书或许只是闲职,可也只是相对于北京的那些核心人物来说,在江南,王尚书主持江南数省六年一度的京察考功,连北京的吏部都无权干涉,也就是说,赵同知想要升官,或者说为了保住自己现在的乌纱帽,就得去南京吏部活动,别说是接触那位王尚书,就算是南京吏部一个看门的小瘪三,他也得屈膝奴颜的好生伺候,乖乖的赔笑奉承着,至于部堂里的小小一个堂官,你想请他叙叙旧,吃个饭什么的,每日递上自己的名帖上去,人家也不会多看你一眼,你算什么东西,我和你熟吗?

    部堂里头的郎中、主事,你每年得乖乖送去冰敬碳敬之类的贿赂,不过即便你挖空心思送了礼,也不过是那浩瀚礼单中的沧海一粟罢了,你的名字,可能只在人家小舅子的小账本里,不过寥寥一语,然后就没你什么事了。

    而这些人统统都是王华的下官,随时都得看着王华的眼色行事。

    现在……王部堂居然修书给一个小小的府试生员。

    赵同知已经彻底的懵了,这一次是真见鬼了,他原本是想屈打成招,至于后续还有什么麻烦,自己若是压不住,便让南京方面的上头人来压住,可是现在看来,叶春秋上头也他娘的有人啊,而且这个人完全是自己上头人的上头人见了都得乖乖挤出笑容,好生巴结的存在,他有些难以置信,禁不住道:“什么,是王部堂和黄御史的书信,取来,本官看看。”

    赵驿臣犹豫片刻,正待要呈上去。

    叶春秋起初也是懵了,黄御史他是晓得的,算起来自己和他虽然素未谋面,却也算是关系匪浅,修书过来表达一下善意,交个朋友也是理所应当。可是王华是什么鬼,自己和他很熟吗?

    这时候已经没有时间纠结这个问题了,叶春秋咳嗽两声:“大人,书信是学生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

    赵同知显然太有主人翁精神,一直将自己当做这公堂上的老爷存在,王华和黄信修书来,不管是送给谁,自己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拿来看看,可是叶春秋一句提醒,却让他猛地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检查这两封书信的资格,他浑身打了个冷颤,小心翼翼的看叶春秋一眼,忙是朝赵驿臣摆摆手,示意不用送书信来了,这时候……他脑中升起一个念头,这是要完啊,惹知府还好说,惹御史也罢了,自己终究是上头有人,可若是连王部堂都招惹上,那便是连神仙都难救自己了。

    还要屈打成招吗?

    赵同知冷汗淋淋,嘴唇都要被咬破了,半途而废,显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只是,继续坚持下去,他知道自己会死的很惨很惨。

    跟知府斗,或许还只是双方上头人之间的斗法,自己和知府大人不过是各为其主。

    可是假若招惹到了王部堂、王天官、王帝师,这就形同于是单方面的碾压,人家起心动念,大袖一挥,自己和自己背后的人都要被碾的粉碎。

    何况这案子本来就屈打成招!

    稍一犹豫,赵同知眼眸里掠过厉色,惊堂木一拍:“生员周立夫!”

    瘫坐于地的周夫子面如死灰,他期期艾艾的道:“学……学生在。”

    赵同知咬牙切齿,眼睛都已经通红了,他扶案而起,怒道:“府试案首叶春秋,乃是本府神童,学富五车,更难得的是,他小小年纪,竟还温文有礼,本官……本官倒想问问,你何故要诬告于他?你身为本府秀才,诬告他人,该当何罪?”

    这一番话声色俱厉,就仿佛赵同知和周夫子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周夫子吓得瑟瑟发抖,心知大难临头了,忙道:“学……学生……”

    赵同知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宛如国仇家恨当头一般,抄起案牍上的惊堂木便朝着周夫子砸去。

    啪……

    惊堂木直中周夫子的脸上,周夫子惨呼一声,捂着脸蜷成一团,口里大叫:“冤枉……冤枉啊……”

    ……………………

    求点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