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卷 第四十二章:其实我很强
    叶春秋想了想,朝赵同知行礼:“大人,能否让学生询问周先生几句?”

    这个要求……很合理,既然把人抓了来,总要给人开口的机会,虽然赵同知很想搞一言堂,可是毕竟外头有这么多的看客,总要让叶春秋有辩解几句才好。

    “你要问什么?”

    叶春秋笑了笑。

    他的镇定自若,让赵同知和周夫子都不禁有些心虚了,这个家伙难道吓傻了,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这是不知死活,还是……

    便听叶春秋对周夫子道:“周先生既然是言之凿凿,说学生舞弊,那么敢问,学生如何舞弊?”

    周夫子想不到叶春秋问这样的问题,他冷冷道:“当然……当然……”

    叶春秋却是不给他机会,打断他的话:“若是夹带了文章进去,可是学生根本不知道考题,又如何夹带呢?”

    周夫子冷哼一声:“这个……”

    不等周夫子说完,叶春秋便道:“那么……学生舞弊,唯一的可能就是买通了考官是吗?周夫子,学生中了县试,而事先知道考题的,只有王县令一人,如此看来,王县令必定是学生的同伙,是也不是?此后学生又中了府试,这题是知府大人放的,学生事先知道考题,因而高中,那么知府大人也是学生的同伙?周先生果然很有勇气,既然要揭发弊案,那么为何只独独状告学生一人,此案关系重大,首先要告的,乃是本府知府,其次,便是奉化知县,最后才是学生。”

    既然你们要闹,那就把事情闹大吧,叶春秋当然知道,同知这是想借着自己,背后给知府一刀子,可是这并不代表赵同知有把知府抓来这里审问的勇气。而对于周夫子,周夫子可以说是投赵同知所好,可是这基础却是建立在自己整死了叶春秋,同时知府大人也垮台的基础上,现在知府还没完呢,他有这个勇气吗?

    于是周夫子脸色僵住,老脸抽了抽,想说什么,却不知从哪里下口?

    叶春秋声音洪亮了一些:“舞弊这样大的案子,居然只审学生一个小小的府试童生,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这同知厅出门左转就是知府衙门,虽说知府大人病了,可是只需命人将他抬来,一审便知,赵同知清正廉明,有古大臣刚正不阿之风,做这样的事,想必也不难吧,至于周夫子,不畏强暴,仗义执言,学生很佩服。”

    这……

    其实这个漏洞,许多人心里都跟明镜似得。

    之所以大家不提,最重要的是心照不宣,这叫以小搏大,先从叶春秋这小处着手,把叶春秋的舞弊办成了铁案,接下来再酝酿一二,知府就遭殃了。

    一开始,赵同知道和周夫子都认为叶春秋只是个半大的孩子,所以虽然知道这一次状告可能漏洞百出,不过不要紧,惊堂木之下,这小子就已经吓尿了。

    赵同知恼羞成怒,他眼眸掠过一丝冷然:“大胆,本官判案,难道还需你这待罪之人言传身教吗?”

    这尼玛……

    叶春秋的嘚瑟到此为止。

    因为很多时候,你面对官老爷,其实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他说你大胆你就是大胆,说你胡说八道就是胡说八道。

    叶春秋虽然无语,却没有因此气馁,叶案首为战斗而生啊,其实一开始他心里挺担心的,可是渐渐地掌握了节奏,也就不再担心害怕了,叶春秋笑吟吟道:“学生不敢,大人秉公而断,学生岂敢干涉。”

    赵同知冷漠道:“既如此,你可知罪吗?”

    叶春秋道:“不知,学生没有舞弊,如何知罪?”

    “大胆!”赵同知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

    叶春秋却道:“大人无非是说,学生从前不学无术,所以这一次过关斩将,连考两场,俱都成为榜首,所以有舞弊的嫌疑,既如此,那么学生为了清者自清,就只好献丑了。”

    献丑……

    赵同知和周夫子有些无奈的发现,原本审问一个小小的府试童生,手到擒来,谁知审了这么久,居然被这个少年开始带起了节奏。

    这个少年…很不简单。

    只是这个时候,警惕也已经迟了,赵同知虽然明知好像被人牵住了鼻子,只是现在众目睽睽,似乎也不好蛮不讲理。

    他不待开口,叶春秋道:“学生记得,府试的题目是《道不远人》,大人认为学生作弊,学生就索性再作文一篇,请大人品鉴。”

    当场做文章……

    所有人傻眼了。

    要知道一场考试,往往需要几天时间,也就是说,你想要做出一篇好文章,不花费几天时间是不可能的,毕竟你需要酝酿,需要打腹稿,需要仔细的推敲,所以从一开始,赵同知就没有想过当场来测试叶春秋的学问。

    而叶春秋现在提出来,有点惊世骇俗,莫非他要即兴作文章不成?

    赵同知看他颇有底气,便冷笑:“难道你还要让本官在此枯坐,看你搜肠刮肚不成。”

    叶春秋摇头:“自然不敢耽误大人的时间,咦……真是说来就来,学生有了。”

    有了……

    堂中顿时安静下来,有了什么……大家宁愿相信叶春秋有喜,也不相信此时叶春秋突然文曲星附体,文思如尿崩能,文章哪有这样好作的。

    却听叶春秋摇头晃脑道:“道在人中,而远人为道者,误矣……”

    嗡嗡……破题一出,周夫子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眩晕。

    这篇破题,他是闻所未闻,显然不是叶春秋府试的那一篇,而且单看破题,十分精彩,可谓文思巧妙到了极点,这样的文章,若是早有人作过,只怕早已登载了出来,许多人传抄了,可是闻所未闻,就意味着这是叶春秋即兴而作。

    这家伙……难道是妖孽吗?

    叶春秋的声音再堂中回荡:“盖道即人而具者也,远人为道,即非道矣。求道者,其知之否耶?”

    嗡嗡嗡……

    堂外已经开始议论开了,承题已出,依然精彩,甚至可以说,完全是八股典范的标准,教科书式的文章,无论是破题、承题,完全有大宗师的风范。

    聚众的考生很多,既然是考生,当然都是识货的,叶春秋寥寥几句破题和承题,就已经语惊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