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府里有人
    叶春秋随着叶景回到了叶家,刚刚进门,门子便道:“太老爷听说今日春秋少爷回来,说让春秋少爷去太老爷那儿用饭。”

    叶春秋知道老太公也很看重自己在这次府试中的表现,便和叶景分道扬镳,去寻老爷子。

    叶老太公的病好了,显然精神矍铄,尤其是大房孙子去了河东读书,二房的大孙子也很争气,每日都在府中刻苦读书,有闲就来这里陪伴自己,本来老太公是不想见叶春秋的,祖孙二人毕竟还有隔阂,可是想到王县令上次说的一些话,让他陡然对叶春秋抱有很大的期望,还是见一见的好。

    叶辰良也早就来了,叶辰良比半月之前要沉稳了许多,脸上的青肿也消了,在老太公面前更加乖巧。

    叶春秋进来,给老太公行了礼,又对叶辰良作揖:“大兄好。”

    老太公乐了:“瘦了……在河东那儿读书想必很辛苦,不过河东那儿曾是黄御史少年时读书的地方,去去也好,沾沾他的文气。”

    对黄家叶老太公不再愤愤不平了,两家似乎有修好的意思,前几日,黄家还送了一些礼来,让叶老太公心里好受了许多。

    叶辰良对叶春秋只剩下了满腔的妒意,叶春秋竟然能去河东读书,这个大脚妇人生出的儿子,真是糟践了那一处幽静的地方。

    叶辰良几乎可以料定,叶春秋依然还是那个渣渣,可是他为何会中案首,为何会有那么多优异的表现呢?

    不及多想,叶辰良顺着老太爷的话道:“大父,春秋越来越懂事了,我听说,他在河东很用功,这一次府试是必中的,说不准,又能中一个案首呢。”

    叶春秋心里笑了,这个大兄是在挤兑自己呢,即便是中了一个县试的案首,可是奉化县毕竟不是文风鼎盛的地方,至少近几十年,还没有一个奉化的县案首成为府试第一,叶辰良故意这样说,分明就是捧杀啊。

    老太公听了却是很高兴,不断的捋须,笑着说:“若是如此,那就真正光耀门楣了,辰良也要好好努力。”

    用饭的时候,叶辰良不断道:“大父,我要多多向春秋学习,春秋悬梁刺股,读书很用功。”

    叶春秋笑嘻嘻地道:“大兄用功比我多,我哪里比得上。”

    哼哼,捧杀吧,捧杀吧,随你怎样捧杀,反正不掉我一块肉。

    用罢了饭,又是喝茶,老太公勉励了一番,才让二人回去,于是叶春秋和叶辰良告辞出去。

    出了老太公的院落,叶辰良叫住叶春秋,道:“春秋,春秋,你是明日成行吗?我舅舅明日派车马来送我们去宁波府,啊呀……不知道有没有位置,我得去帮你问问,最好你随我一道去,沿途也有照应。”

    叶辰良的娘舅在宁波府里公干,虽然只是个不值一提的书吏,不过据说混得还算不错,听说自己的外甥要进行府试,便叫了人来接。

    “哦。”叶春秋也不知道自己父亲会有什么安排,叶辰良虽然假惺惺的,却也没有必要戳穿他**裸的炫耀之情:“大兄若是有位置,同去也好。”

    叶辰良眉飞色舞,道:“同去就好极了,我正有许多的学问要请教你,你和我是兄弟,你现在是县案首,我也与有荣焉,前几****修书给了几个外县的朋友,一直都在称赞你的学问,等到了宁波府,为兄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认识。”

    叶辰良一下子改变了态度,叶春秋假若当真只有十一二岁,怕是早就被他蒙了,偏偏叶春秋两世为人,你这种小伎俩,还敢班门弄斧,扑街去吧。

    反正他说什么,自己就应什么,叶春秋痛快地答应下来:“好极了。”

    见叶春秋告辞去远,叶辰良看着这个个子只有自己肩膀高的小堂弟,眼眸里掠过一丝冷色。

    哼……看你的运气能到什么时候!

    次日清早,叶景便来叫唤:“春秋,春秋,快起来,要去府城了,二房那儿叫你速去呢。”

    叶春秋迷迷糊糊地起来,听到二房那边叫自己动身,想不到叶辰良果然是‘言而有信’,当真叫上自己同去。

    不过,这位总想给自己挖坑的堂兄又在玩什么花样?

    也罢,先起了再说。

    叶春秋洗漱、穿衣,叶景一直在外头等,早给他准备好了行囊,叶三也及时到了,既是去府试,路途可比去县里远得多,叶三正好可以沿途照料。

    临行时,叶景不断嘱咐,道:“荷包里有些散碎的钱,你平时花销用的,在你的包袱里则有三两银子,可用来应急,叶三那儿也藏了一些钱,他照料你起居不妨事。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遇到了什么难事,跟你堂兄打个招呼,他们总能想办法妥善处置,人在外头,却不可滋事,莫要与人发生口角,那儿不是奉化,许多事,家里也是鞭长莫及。晓得了吗?时候不早了,本来为父想托叶虎赶车送送你,不过既然辰良那儿约你同去,你和良辰相伴也好,快去吧。”

    叶春秋带着叶三匆匆到了中门,外头果然已经有了两辆大车,前头的车装饰得倒还尚可,后头那辆就惨不忍睹了,连个车棚都没有,上头还堆砌着一袋袋的粮食,麻布上硕大的宁波通判厅的字样。

    还是官车……

    叶春秋哭笑不得,听到动静,前头的车已是掀开了帘子,露出了叶辰良人畜无害的脸,他惊喜道:“春秋,等你很久了,你瞧,我阿舅的车昨夜才到,正好宁波府要来这儿收些粮,娘舅便托人调了两辆官车来,只是可惜得很……”他一脸遗憾的样子:“只有两辆车,这辆车我要堆放书籍和行李,还要在车里看看书,只怕容不下你,你坐后头那辆车吧。”

    叶春秋顿时恼火。

    后头这辆车能坐人吗?你宁愿放行李也不肯让我坐,若是去县里倒也罢了,可是现在去的是宁波,要赶几天的路,一路日晒雨淋,连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难道让我蜷在毡布里?

    叶辰良看叶春秋的脸拉下来,心里却是绷住笑。

    他满是为叶春秋遗憾的口吻:“春秋,你先委屈委屈,半途若是下了雨,我让你在我的车里躲躲雨,你看,这可是官车,是宁波通判厅的车马,寻常人哪里坐得到,县老爷的轿子也没这样舒服呢,快走吧,再不走,天夜之前就赶不到奉化县安顿一晚了。”

    叶春秋才不信半途上若是真的下了雨,叶辰良会让他进自己的车里躲雨,这个大兄的小鸡肚肠,他早就见识得多了,叶春秋撇撇嘴道:“算了,大兄先去,我随后让叶虎送一送。”

    叶辰良笑了:“啊……春秋不与我同去啊,不过可惜叶虎清早便出了门,我娘让他赶车去临县采买东西了,明日晚上才回来,那个时候,就算春秋要出发,怕也来不及。春秋啊,我们是去宁波府试,又不是去享清福,只是让你将就几日而已,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现苦其心志……”

    原来他早就谋划好了,先是说让自己同去,然后再借机把赶车的叶虎差遣开,叶春秋心里恼火,却是不露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