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极品飞仙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子母灵纹术
    求收藏!求推荐票!

    琴双开口吐声,然后又微微皱起了眉头在那里思索,跪在地上的卫天华心中就是一喜,同时心脏也跳得厉害。??

    “七公主给我面子了!我只是才出声,七公主就饶了我爹,如此说来七公主也是喜欢我的。只是因为父亲提亲的方式不对,羞辱了七公主。”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反倒有些埋怨卫震岳,但是此时琴双却没有精力搭理他,她正在思索着如何掌控卫震岳。她想到了灵纹项圈,但是那灵纹项圈有着一个明显的缺点,那就是戴上灵纹项圈的人不能够动用体内的灵力,一旦动用就会被炸死。不能够动用灵力的城主要他干什么?

    那样的城主早晚会被人现,再说戴着一个灵纹项圈多明显啊!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到,那还如何秘密地控制卫震岳?

    卫震岳一旦被人现他戴着灵纹项圈,不能够使用灵力,不说他很可能会被仇家杀死,绝对不可能再也他担任城主,如此自己岂不是白费功夫?

    “灵纹……灵纹……”

    琴双的心中突然一动,意识立刻进入到识海,便看到了那个功德碑依旧隐藏在重重灵纹之中。?外面的数层灵纹她都能够碰触,只有里面靠近中心的层层灵纹会把她的意识反弹回来。上次她吸收了一个最小的灵纹,便得到了灵纹学徒期的灵纹传承,这次她便开始从最小的灵纹开始吸收,一个个灵纹消失,化作一道道讯息进入到她的意识之中,化为了她的本能,仿佛她原本就掌握着这些灵纹术一般。

    时间在飞快地流逝,她已经又吸收了三个灵纹,此时她的意识因为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如此多的讯息,已经开始隐隐胀痛。而且她此时对于灵纹术的掌握已经达到了灵纹师的境界。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达到,实际上还需要练习,就像她当初制作聚元阵的时候,理论上已经掌握了聚元阵的奥妙,但是实际动起手来,也失败了多次。

    只是到了这个境地,她依旧没有找到她想要的灵纹,望着第四个灵纹,琴双一咬牙强忍着意识中的胀痛开始吸收第四个灵纹。

    “嗡……”

    意识中传来了一阵眩晕,一股股讯息涌入了琴双的意识之中,琴双脸色苍白,强忍着眩晕的感觉,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只要这个灵纹中还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把卫震岳杀了。

    心中突然一喜,她接受到了一股讯息,那是一个子母爆灵术的灵纹,这种灵纹一分为二,一种是子灵纹,刻画在想要控制的人身上,而母灵纹则是刻制在一块玉牌之上,在子母两个灵纹上都有一个灵纹中枢,灵纹师分出一丝灵魂之力分别注入子母灵纹中枢之内,这母灵纹便会控制子灵纹,只要掌握母灵纹的人在玉牌上注入一丝灵力,触动灵纹中枢,子灵纹中枢便会感应到,随即生爆炸。?壹?看??书c?

    这个子母灵纹术的优点就是被控制的人可以像平常一样去运行灵力,只要他不去破坏那个子灵纹就不会生任何事情,不会影响他丝毫修炼和作战。但是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母灵纹想要控制子灵纹产生爆炸,只有在十米的范围内才有效。也就是说子母灵纹的感应是有着距离约束,出了这个距离,便失去了效用。

    琴双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知道这个缺点,但是卫震岳不知道啊!睁开了眼睛,正看到琴英关切地望着她,知道自己脸色的苍白吓到了琴英。那琴英见到琴双睁开了眼睛,便急忙道:

    “公主,您不要气坏了身子。”

    “我没事!”琴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从椅子上站起,向着大门外的卫震岳走去。那边的卫天华却突然望着琴双道:

    “七公主,多谢您饶了天华的父亲,这件事情是天华和家父做的不对。都是天华爱慕公主,心急难耐,忘记了规矩。天华向公主请罪,待天华回去之后,立刻请人前往王都向女王提亲。”

    琴双便皱起了眉头望向了卫天华,却见到卫天华满眼都是爱慕,脸上满是红晕。

    “公主,只要您肯下嫁天华,天华一定用生命维护您的幸福,我会给您我有用的一切,就是我没有的,我也会为公主去争取……”

    琴双心中不禁一阵无语,但是看着卫天华那一脸真诚,一脸爱慕,却又知道卫天华此时的心理没有一丝虚假,心中叹息了一声,别说她没有接纳卫天华的可能,就是原本心有所动,此时也不可能接受。因为他口中所说的因为爱慕心急而忘记规矩都是表象,在他的潜意识中一定是主动忽略了这些,因为他在潜意识瞧不起琴双,他爱慕的只是琴双的外貌,而不是她这个人。

    转过头向着大门外走去,来到了卫震岳的身边蹲下,将手指搭在他的腕脉上,前世作为一个女武神,自然很快就分辨出卫震岳的伤势,琴双便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伤势如果没有上品神药救治,恐怕再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会死亡,而且此时卫天华已经晕了过去。

    琴双对袁飞道:“把卫天华抓起来,关到房间内。”

    “是,公主!”

    袁飞当即大步向着卫天华走去,卫天华神色巨变,一边后退一边喊道:

    “公主,公主殿下……”

    袁飞伸出手指在卫天华的身上点了几点,那卫天华便昏迷了过去,袁飞一把将其抓了起来,大步离去。

    “绣娘,你去园子门口守着,任何人不允许进入。”

    “是,公主!”绣娘也快步离去。

    这个时候只剩下了大堂内的奶娘,琴双这才把还没有给袁飞的那瓶玉液从怀中取了出来,望着昏迷在地上的卫震岳道:

    “便宜你了!”

    撬开卫震岳的嘴,将半瓶玉液倒入他的口中,然后将玉瓶收起,开始为卫震岳接骨,琴英这个时候已经知道琴双要做什么,便飞快地离去,不一会儿便取回来木板和绳子,琴双将卫震岳的双臂固定,琴英在一旁看着,几次想要张口问那玉瓶内放的是什么,怎么会如此清香,但是最终还是闭口不言。

    求收藏!求推荐票!

    *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