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九章 萍末 (六)
    第九章 萍末 (六)

    副将刘兆安刚刚不小心被宁彦章偷袭得手,麾下弓箭兵损失殆尽。此刻心中极为忐忑,唯恐被三角眼和李洪濡两个秋后算账。猛然间听闻来自主帅身边的号角声和刀盾撞击声,不敢再留任何余力,仰起头发出一声狼嚎,亲自扑到最前方,誓要将“二皇子”斩于刀下!

    宁彦章见此人穿着一身牛皮铠甲,关键部位还镶嵌着明晃晃的铁板,立刻知道必然是个当官的。当即摆动漆枪,应面直刺。“当啷!”精钢打造枪锋与横刀在半空中相撞,火星四溅,纷落如雨。

    “来得好!”刘兆安大叫,右手奋力用横刀将枪锋推开,欺身抢进。另一只手中的盾牌权当钉拍使,直奔宁彦章前胸。

    宁彦章不过是刚刚学了几天本事的雏儿,先前仗着自己力大臂长,敌军又猝不及防,才痛快地占了几个大便宜。如今碰到了刘兆安这种沙场上打过多年滚的老将,立刻原形毕露。手忙脚乱地竖起枪杆来格挡,同时两条腿努力站稳。紧跟着,耳畔就听见“咚”的一声巨响,枪杆被盾牌顶得向内凹进了半尺,无法继续移动分毫。对手的横刀,却又如闪电般朝着他的耳畔下方劈了过来。

    “叮!”关键时刻,常宁从他身旁跳起,用枪锋勉强挡住了刀刃。而刘兆安的身体却又猛地一个盘旋,盾牌推着宁彦章枪杆为轴,刀锋回撤,下切,从锁骨上方直奔小腹。

    这一下若是切中,宁彦章肯定要被开膛破肚。电光石火间,他眼前忽然闪过一道乌光。却是常有才见他遇险,侧身横枪替他接了一招。

    “当啷!”刀锋与涂过多遍生漆的枪杆相撞,依旧深入半寸才勉强停下。刘兆安不肯以一敌三,立刻放弃卡在枪杆中的横刀,撤盾后退。他身边的两名都头一左一右扑上前,趁着宁彦章等人的队形已经被扯出空档的机会,发起了另外一波猛烈的攻击。

    “当,当,当当,当当!”火星四下飞溅,常有才、常宁和宁彦章三个被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好不容易将两名都头联袂发起的这一轮攻击熬过去了,那副将刘兆安却已经从亲卫手中枪了另外一把横刀,举着大盾再度扑到了近前。其身后,还有十几名铁杆亲信,每一个都是久经沙场,看惯了敌我双方的生死。

    “别硬顶,且战且退,只要退到大门附近,就可以让弓箭手招呼他们!”常婉莹见势不妙,在宁彦章身后大声提醒。同时竖起宝剑,用侧面用力敲打周围的道士和乡民,“快点,大伙都快一点。快点退回大门里头去,然后咱们重新封死大门。”

    不用她催促,队伍中的道士和乡民们,也知道早一步返回道观,就会多一分活命之机。然而在众人的左右两侧,此刻也有大批的贼兵涌来,横刀和长矛乱舞。大伙不得不拿出八分精神来应对,剩余的两分力气,才能用在匆忙后撤的两条大腿上。

    转眼间,整个队伍就岌岌可危。不断有人惨叫着倒下,不断有人从队伍的中央位置被暴露到最边缘,用生涩且僵硬的动作,去抵抗贼军娴熟的攻击。

    万一队伍被冲散,所有人就要陷入各自为战状态。而以敌我双方此刻的数量和战斗力对比,肯定无一人能平安生还。

    “长生门下众修士,跟我去救八师弟和小师妹!”大师兄真无子刚刚在门口喘匀了气,看到宁彦章和常婉莹两个遇险,立刻又挥舞着宝剑带头冲上。

    “老八,小师妹,咱们来救你了!”真寂子、真智子和真净子等刚刚退回观内的道士,也怒吼着跟在了真无子身后。

    他们人数不多,却胜在武艺精熟。猛然间冲到队伍侧翼,立刻如切瓜砍菜般,于试图围拢的群贼当中,砍出了一条血淋淋的大口子。

    正在后撤队伍,速度立刻提高了一倍。所有道士和乡民们都咬紧牙关,从真无子带人杀出来的血口子处且战且走。如此一来,负责断后的宁彦章等人,肩头的压力顿时大轻。齐齐发出一声断喝,三杆漆枪如乌龙般,左右翻滚,将刘兆安和他的亲兵再度逼退数尺,鲜血洒得满地都是。

    “退,大伙一起退!同生共死!”宁彦章大声叫嚷着,双臂发力,将漆枪抖出暗黑色的一团。中心处,锐利枪锋宛若墨汁凝结成冰。凡是被“黑冰”碰到者,轻则血肉横飞,重则当场毙命。

    常有才与常宁挥动漆枪左右横扫,将攻击范围扩大到一个扇面。不肯再给敌军欺进攻击的机会。两名伙长打扮的匪徒连续冲了两次都被漆枪逼退,气得两眼发红。互相打了个手势,跳开数步,再度从左右两侧同时发起了进攻。常有才猛地一拧身,漆枪当作大棍扫了过去,将一名伙长扫得筋断骨折。常宁压腕抖出一团枪花,晃偏对方的刀锋。随即一记挺刺,将另外一名伙长刺了个透心凉。

    “嗖嗖嗖——”迎面忽然飞来一排羽箭,数量不多,却来得极为突然。宁彦章按照陈抟传授的办法,拼命舞动漆枪,用枪杆和枪缨带起的“气场”,卷飞了其中大部分。但有两支角度刁钻的漏网之鱼,却突破了他的阻拦,狠狠地刺进了收势不及的常宁胸口,捡起两团耀眼的红。

    “啊——!”常宁疼得凄声惨嚎,踉跄着冲向对面的敌人。才跑出了三五步,他全身的力气便已经用尽。将枪杆戳在地上,双手握紧,身体绕着不停地旋转,旋转,旋转。艳红色血浆顺着两支羽箭的箭杆,喷泉般射向半空。直到他彻底死去,彻底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小宁子,小宁子!”常婉莹哭喊着从宁彦章背后跳出来,试图施以援手。她的腰杆却被另外一名年老的家将抱住,无法继续向前分毫。

    “退,快退!”那名老家将不管常婉莹如何踢打,都绝不松手。两条长腿迈开,奋力冲向道观大门。

    “退!一起退!”宁彦章咬着牙,大声咆哮。红色的血迹,顺着嘴角淋漓而下。常宁的年龄和他差不多,也是常府家将当中,唯一一个对他不算太排斥的人。甚至在闲暇时,还曾经小心翼翼地提醒他。光凭着熟人喂招,肯定学不好武艺。真正的感悟,通常都在生死之间。而未经过沙场历练的人,判断力和反应速度,都会差上许多。包括他自己,也是因为作战经验少,所以本领在家将中只能排在末流。

    宁彦章很感谢他的提醒,也从心里打算交他这样一个朋友。然而,在他被羽箭射中之后,宁彦章却发现自己无法给予其任何帮助。不能救援,不能止血疗伤,甚至连跟上去帮他提早一步结束痛苦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气绝,倒地,然后被蜂拥而上的匪徒们踩在脚下。

    “冲,冲上去,杀光他们!杀光他们,给死去的弟兄报仇!”副将刘兆安带领两名都头,二十几个亲信,还有近百名杂兵,快速从常宁的尸体上跑过。两只眼睛通红,浑身上下也被血浆染得通红。

    他们就像一群饿疯了的野狗,急需从猎物身上扯下几片血肉来填饱自家肚肠。然而,正在加速后撤的“猎物”,却不是一群毫无反抗之力的绵羊。见到“野狗们”越追越近,宁彦章咬着牙停住脚步。抡起长矛,奋力横扫!

    “当!当!当!当!”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至少有三把横刀被他扫飞上半空,还有两把从中折为了两段。趁着匪徒们失去了兵器一愣神的瞬间,常有才抖动漆枪,左右分刺。“噗!噗!”两下,将两名距离他最近的匪徒送上了西天。

    “杀了他,杀了他!”有名都头带队扑上,横刀凌空泼出一团白雪。常有才拨打,劈刺,横扫,斜挑。转眼间又杀掉了两名匪徒,抬腿将第三名踢得鲜血顺着嘴巴狂喷。第四,第五,第六名匪徒前仆后继,他招架不及,身边终于出现了一个破绽。带队的都头见有机可乘,一个翻滚向前,刀锋从下向上猛撩!

    “咔!”千钧一发之际,却是宁彦章放弃与副将刘兆安捉对厮杀。将漆枪横了过来,替常有才挡住了致命一击。而他自己,全身上下却是空门大漏,被四五双眼睛同时盯紧,四五把横刀交错劈落。

    “咔!咔!咔……”刀锋砍入枪杆声音不绝于耳,常有才不肯让宁彦章为救援自己而死。斜跨步挡在他身前,用枪杆挡住了大部分攻击。

    但是,依旧有两把横刀,绕过了枪杆,刺进了他的小腹。常有才吐出一口鲜血,双臂奋力,推着五六名敌军踉跄后退。“走,快走啊!”他回头看了目瞪口呆的宁彦章一眼,大声咆哮。双腿接着用力,整个人扑进了敌军当中,化作一团耀眼的血光。

    “有才叔!”宁彦章嘴里发出凄厉的哀鸣,像受了伤的野兽般,从地上捞起一把横刀,四下乱剁。他不想退,他要留下给常有才报仇,给常宁报仇,给所有因他而死的人报仇。他要杀了眼前那名匪徒头目,杀光眼前这群匪徒,杀光这世上所有良心狗肺之徒。

    “找死!”刘兆安冷笑着退开数步,丢下盾牌,举刀前冲。养尊处优的石家二皇子疯了,在关键时刻被血光刺激得发了疯。这是老天爷送上门来的功劳,他若不将功劳抓住,日后必遭天谴。

    “呼!”平地上忽然起了一阵狂风,有道黑影由天而降。剑光闪动,将刘兆安砍向宁彦章的横刀挑开。随即身子一拧,抓起少年人,如飞而去。

    “神仙!是老,老神仙!”刘兆安被吓了一大跳,愣愣的停住双脚,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上前追杀。对方来得突然,走得也急,就像传说中的剑仙临世般飘然来去。而得罪了剑仙的人,通常都不得好死。哪怕是已经做到了节度使,睡梦中也免不了稀里糊涂被砍掉脑袋。

    “嗖嗖嗖,嗖嗖嗖!”又是一排羽箭,迎面射来,彻底解决了他的困惑。

    留守在道观内的几名常府家将,再度爬上了院墙。挽起角弓,将过于靠近道观大门的追兵,一个接一个当场射杀。

    距离道观大门三十步范围之内,立刻出现了一片巨大的空档。真无子、真智子等道士,带着还能走得动路的同伴,踉跄着冲进了观门。一座巨大的老君相,被迅速推进门洞。“轰”地一下,将进入道观的唯一通路,再度堵了个严丝合缝!

    酒徒注:本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