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九章 萍末 (三)
    第九章 萍末 (三)

    “先斩后奏?”没想到刘知远的反应会如此强烈,杨邠捧着天子剑,微微发愣。转瞬,他就明白了对方到底在焦虑什么,三步两步冲到一匹空着鞍子的战马旁,飞身跳上,用剑鞘朝马屁股上狠狠抽了数下,夺路狂奔。

    “孽障!”因为站起的动作太猛,刘知远眼前一阵阵发黑。

    带兵去逼迫扶摇子交出救命丹方不是大问题。那老道虽然人望很高,手里却没有一兵一卒,即便过后恼羞成怒,也奈何不了大汉江山分毫;将那个弄不清身份真假的二皇子给宰了,闯下的祸也不算大。反正自己最初就准备弄个假的来糊弄,顶多再找另外一个跟二皇子长得差不多养起来,只要不让他见人,轻易也就不会穿帮。而自家二儿子年纪还小,做这些事情,也是想向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尽孝,同时证明他自己价值。于情于理,都有可以原谅之处。

    可是假如这个孽障顺手把常思家的二姑娘给祸害了,事情可就彻底无法挽回了。且不说自己将再也无法面对曾经同生共死多年的老兄弟,以常克功的本事和人脉,真的因为女儿被辱而起兵反叛,自己麾下的这些领兵大将,哪个有脸前去征讨?即便自己御驾亲征,勉强把他给镇压了,从郭威、史弘肇到寻常小卒,哪个不会兔死狐悲?

    想到这儿,刘知远的心脏又是一阵毫无规律的狂跳,刚刚缓和一些的脸色,也又变成了青黑一片。好在装着救命丹药的葫芦,此刻就握在他自己手里。及时又给他自己吞了一颗,才避免了又去鬼门关前打个来回。然而,将病情再度缓解之后,他却忽然觉得眼前正在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当了皇帝又如何,以自己眼下的身体状况,即便当了皇帝,又能称孤道寡几天?而万一自己的皇位继承人中,将来再出现一个刘承佑这种不分轻重的混蛋,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大汉,结局比石敬瑭的大晋又能好到哪去?!

    正恹恹地伤春悲秋着,他的小舅子,新任六军都虞侯李业却又探头探脑地凑上前,低声劝解道:“陛下,其实没啥大不了的。承佑喜欢常家的小女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假使真的生米做成了熟饭,您就下旨就让他娶了此女,然后再立为王妃便是。如此,您也刚好跟常克功亲上加亲!”

    “滚!”刘知远闻听,火气腾空而起。抬起脚,先将李业给踹了个跟头。然后又走上前,一边朝着对方屁股和大腿上肉多的地方猛踢,一边低声骂道:“亲上加亲,亲上加亲,你堂堂一个六军都虞侯,一天到晚,心里还会想个啥?!你以为承佑他喜欢常家二女儿,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知道么?可从小到大,你见他喜欢什么东西有始有终过?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他始乱终弃也就算了。我这个做父亲的顶多是赔一笔钱财给人家,别人还能说我大度仁厚。可那是常思,常思行么?没有他,我早就死在战场上了!哪有资格活到今天?!”

    “啊,啊,皇上,皇上息怒。您,您打我几下不要紧,千万,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啊,哎呀!皇上息怒,皇上息怒!”李业双手抱头,戏台上的小丑一般翻滚求饶。却不敢躲得太远,唯恐对方打自己不到,盛怒之下,心中再涌起什么其他念头。

    “滚,滚一边去,老子今天不想再看到你!”见他说得如此恭顺可怜,刘知远打得也没意思了。又狠狠补了及脚,大声吩咐。

    “哎,哎,谢皇上,谢皇上不杀之恩!”李业顺势又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带着一身血渍和泥巴,踉跄着退远。

    谁料刘知远却忽然又皱了下眉头,大步流星从后边追了上来,“站住,你莫走!朕来问你,左卫大将军只是个空头衔,他麾下哪里来的私兵?你这个当舅舅的,是不是又在助纣为虐?”

    “啊?没,真的没有。皇上,末将冤枉!”真是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正在仓惶躲避的李业吓得一哆嗦,转过身,跪地磕头。“末将这些日子一直跟在您身边,家里,家里的事情根本没留神过。即便有,也是底下人被承佑逼着出的兵,与末将,与末将无关,真的与末将无关啊!”

    从刚才杨邠一开口,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要坏。刘承佑刚刚受封为左卫大将军,手里头当然不会有私兵。可他,还有皇后这一系的其余几个李姓将军,却每个人手里都握着数千人马。

    “嗯?你这话当真?”刘知远对他的话将信将疑,皱着眉头逼问。

    “当真,十足十的真!”李业用膝盖向前蹭了两步,举起手发誓,“不信,不信陛下尽可以派人去查。如果末将与此事有半点儿关联,您就,你就将末将削职为民,发配千里。末将,末将绝不敢再喊半声冤枉!”

    “那朕就派人去查!就不信无法查个水落石出!”刘知远咬了咬牙,低声发狠。自家二儿子的确行事荒唐,可若是没人给他提供兵马,他又怎么可能荒唐得起来。如今之际,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将那个给承佑提供兵马的家伙揪出来,砍下他的脑袋去安抚常思。然后,是封常家二姑娘为承佑的正妃也好,是给常思更多的兵马和权力也罢,君臣之间,终究还是有个互相妥协的余地!

    “查就查,你小舅子既然知道你要查了,难道还不会杀人灭口么?”六军都虞侯李业俯身于地,态度恭敬异常。肚子里,却不停地悄悄嘀咕。“此处距离石州,快马也得跑上几天几夜。承佑他又不是傻子,把女人弄上了手,还不赶紧想办法找他亲娘去善后?!一旦他娘出了面,我看你到底敢去收拾谁!”

    正嘀咕着,却又听见刘知远低声吩咐,“这事儿先别声张,咱们先做一些准备。等到了洛阳城之后,你别跟着大军继续前行了。先留下来,帮我置办一份足够丰厚的聘礼。万一,万一那孽障……,唉,也只能这么办了。那孽障,老夫是几世失了德,才养出如此一个坑人的货来!”

    说着话,他头再度抬起,目光遥遥地望向西北。望向根本不可能看得见的离石。

    一道黄河滚滚从天而来,如凌空砍落的利刃般,将山川大地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