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八章 乌鹊 (四)
    第八章 乌鹊 (四)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将杀出拼命和坚守待援两种选择的利害,剖析了个清清楚楚。

    真无子等一众道士平素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修行上,对于俗务原本就不是很精通。听小师弟和小师妹两个说得干脆利落,条理清楚。立刻就都犹豫了起来,纷纷侧转头,等候扶摇子一言而决。

    在两个徒弟先后开口的刹那,扶摇子陈抟的头脑早已恢复了冷静。先前之所以一言不发,仅仅是为了验证心中某些猜测而已。此刻见大伙将目光都转向了自己,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坦然承认:“他们两个说得对,为师先前方寸乱了。如今仔细想来,坚守到天黑,应该是最佳选择!”

    “师尊,就请您调兵遣将,咱们狠狠给外头那群恶人一个惊喜!” 唯恐其他同门再说出什么拼死为二师兄报仇的话来,常婉莹立刻大声敲砖钉脚。

    “你这女娃娃,真可惜了不是男儿身!”扶摇子轻轻瞟了他一眼,继续叹息着摇头。自己门下最沉稳机敏的真虚子不幸丧命,其他几个弟子当中,大师兄真无飘逸出尘,个人成就将来不可限量,却非合适的领军之选。三徒弟贾德升脾气焦躁,行事冲动,将来无论当道士还是当掌门,都属于赶鸭子上架。剩下的另外六个,要么过于木讷,要么过于洒脱,更无一个适合在自己死后站出来支撑门楣。唯独年龄最小的徒弟,资质、悟性都是一等一,更难得的是有决断力。可偏偏又是个女娃娃,并且情劫难了,命中注定要在红尘中沉沦此生……

    “女娃娃怎么了?女娃娃也可以挂印统兵!师尊您放心,这座道观有四面墙,徒弟我肯定能独当一面!”正感慨间,耳畔却传来了常婉莹的愤怒的抗议声。很显然,这位要强的女徒弟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在说自己难当大任。

    “那师尊就把左面那堵墙交给你!”两军对垒的关键时刻,扶摇子当然没功夫跟常婉莹去解释刚才自己心中的遗憾。立刻顺水推舟,给女徒弟和她手中的一众常府家将布置下了任务。

    随即,他将目光迅速转向了自家其余几个徒弟,“真无,你带领真定、真玄,去从陷在道观里头的百姓当中征募壮士,坚守正门。真寂,你带着真智和真净,也去征募一批壮士,防守北墙。记得跟大伙说清楚,外边的强盗准备杀人灭口,如果守不到天黑的话,所有被困在道观里头的人,谁也难逃生天!”

    “是,师尊!”大师兄真无和三师兄真寂两个,齐声答应。随即带起分配给自己的师兄弟,跑去人群中征募勇士。

    “呼——!”扶摇子轻轻吐了口气,稳定心神,准备亲自去后院招募帮手。若是江湖比武,逞勇斗狠,他虽然年纪已经大了,却也有足够的把握技压群雄。但指挥一支兵马防御大营,排兵布阵,却远非他所擅长。所以将令虽然及时传了下去,能不能挡得住对手全力一击,他心中却是半分把握都没有。

    双脚才刚刚迈出两三步,被当作添头的宁彦章却从背后追了上来,拦在他面前,直言相谏,“师尊,弟子以为,还是让小师妹带人守前门的好。她手下的家将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兵,不怕见血,彼此之间配合起来也更娴熟。而真无师兄虽然身手过人,麾下却缺乏训练有素的帮手。恐怕很难应付太猛烈的攻击!”

    “嗯?”扶摇子的眉头微微一跳,脸色瞬间千变万化。

    再不懂军务,他也知道正门才是整个防御战的关键所在。但偌大的长生门,灾祸临头时却没有任何男弟子可用,竟叫一个年龄最小的女娃娃去挡在正前方。事后即便大伙成功躲过了此劫,传扬出去,整个宗门名声也被彻底毁干净了,从此在外人面前连头都无法往起抬,更不可能静下心来追求什么长生大道!

    “大师兄武艺高强,可以作为主将,带领其他两位师兄守正门。小师妹则作为副将,在旁边辅佐于他!”宁彦章的反应也算机敏,立刻从自家师父的表情中,察觉出了自己的建议有多令人尴尬,赶紧出言补救。“而空下来的南墙,就交给弟子我。您老放心,弟子虽然不才,好歹也在瓦岗寨干过几个月的绿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嗯?”扶摇子的眉头又跳了几下,旋即脸上绽起了欣慰的笑容,“也好,就按照你说的做。咱们师徒,今日各尽所能。”

    “新”收入门墙的九徒弟,居然在关键时刻比他这个当师父的还冷静,这是今天他所遇到的第一件惊喜。而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看出他在防御布置上的缺陷,并给出一个恰当建议,则是接踵而来的第二件。很显然,这个被自己赐名为真悟的小家伙,在军略方面极具慧根,只是先前谁也留意而已。

    想到这位徒弟的父亲石重贵和祖父石敬瑭,也都堪称马上皇帝,扶摇子立刻就明白慧根因何而来了。与自己的另一位女弟子常婉莹一样,这完全是家传,与师门所授无关。即便不专门用心思去学,两个小家伙幼年时经常听到的,也都是如何领军厮杀,攻城略地。日子久了,多少也会掌握一些军师方面的常识。而自己和其他一众徒弟们,过得却是与世无争的日子,连跟人动手的机会都很少,更何况领军厮杀?

    念及此节,老道士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为师原来还有些担心,自己去了后院,万一前院遇到麻烦,相救不及。既然你和真慧都能主动请缨独挡一面,为师也就从容多了!”

    “师尊您是主帅,应当坐镇中军才对!”话音刚落,宁彦章却又给了他今天第三个惊喜。“我二叔,就是瓦岗寨的宁二当家,此刻正在后院。他在山寨里干的就是军师的活,你随便派几个道士去协助他就可,有他在,后门和后院应该万无一失!”

    “瓦岗寨的宁二当家,他怎么会在这里?”扶摇子微微一愣,本能地追问。

    “弟子也不清楚。弟子还没来得及问。但弟子可以保证,二叔不是奸诈阴险之辈,更不会对弟子痛下杀手!”宁彦章先是摇摇头,然后非常坚定地回应。

    “唔!趁着敌方还未发起强攻,你且带为师跟他见上一面!”扶摇子略作迟疑,快速做出了决定,“真慧,你刚才也听见了。正门交给你和你大师兄两个。其他都依照真悟的安排。等其他几个师兄弟过来时,你负责跟他们交代清楚!”

    后面几句话,是特意交代给常婉莹的。少女闻听,当即躬身接令,然后小跑着去通知其他同门。

    扶摇子则带了宁彦章,快步走向后院。一路上,看到的情景触目惊心。虽然真无等道士早就把外边的恶贼会杀了所有人灭口的消息传了下去,可前来求仙和求医百姓们,肯相信这个说法的人却连三成都不到。其余一大半儿,则认定了自己只要老老实实交出随身财物,就能换取平安。无论道士和道童们如何动员,都不肯从地上捡起兵器来跟土匪拼命。

    待到了后院菜园,眼前却又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番景象。就在少年人往返之间这一刻钟左右功夫,先前躲进菜园子里头的绝大部分青壮,居然已经被宁采臣给组织了起来。分伙结队,长兵器冲着墙头,短兵器冲着门口,弓箭则全被其主人带上房顶。只要外面那伙来历不明的土匪敢发起进攻,等待着他们的肯定就是迎头痛击。

    扶摇子见此,先前心中还对宁采臣仅有了几分怀疑,迅速烟消云散。不待宁彦章给二人引荐,就主动上前寒暄道:“无量度厄天尊,贫道扶摇子,久闻瓦岗宁当家大名。今日一见,果不虚传!”

    “我父子给前辈招来无妄之灾,死罪,死罪!”宁采臣在赶来云风观的途中,已经将扶摇子与小肥之间的过往,探听得一清二楚。见对方一片仙风道骨,也躬下身子,大声致歉。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他既然是我长生门弟子,就断然没有任人宰割的道理!”扶摇子性子非常练达,轻轻一摆手中宝剑,笑着岔开话题。“事情紧急,贫道也不跟宁当家客气。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居然能这么快,就能让大伙同仇敌忾?”

    “说来惭愧,非宁某本事大,而是外边的那群恶棍硬生生把大伙给逼到了这个份上!”宁采臣闻听,摇摇头,苦笑着转过身体,“孟齐、萧让,你们拉开后门,给仙长看看外边来的是一群什么样的妖魔!”

    “是!”两名临时被宁采臣委任了头目职位的富家子弟,答应着去执行命令。

    随着吱吱咯咯一声响,窄窄的道观后门被缓缓向内拉开。有股浓烈的血腥气,立刻随着山风弛卷而入。扶摇子放眼望去,只见距离后门五百余步的山坡上,与躺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有老人,有妇孺,更多的是手脚健全的青壮。无论他们先前是跪还是逃,统统被人从后面砍翻在了血泊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