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七章 鹿鸣 (七)
    第七章 鹿鸣 (七)

    自打被瓦岗众从死人堆里头扒出来那天起,宁彦章总计接触过的女子全都加起来也凑不够一个巴掌,并且要么对他冷眼相待,要么将他呼来斥去,哪曾经得到过半分温柔?猛然间,看到常婉莹笑靥如花,不由得心中怦怦乱跳。赶紧将目光避到一边,低声说道:“多谢师妹!其实你先前逼着我吃药,我也没怨过你。虽然,虽然你用得药太霸道了些,但,但我也希望早点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谁。如果,如果夺舍之事的确有之,我,我其实.....”

    越说,他觉得心脏跳得越厉害,一张白净的面孔也被羞得如同煮熟了的螃蟹般。到最后,声音几乎已经弱不可闻。

    常婉莹听了,心中也是一暖,本能地就顺口问道:“如果我把石延宝的魂魄找回来,你就只能做鬼了,你也,你也愿意?”

    一句话问完,忽然又觉得这句话里边好像存在很大的问题。好像自己在逼着对方替自己去死一般。顿时,被羞得将头转向了一边,面色娇艳欲滴。

    “你先前不答应替我在寺庙里塑像了么?如果夺舍之事成立的话,魂魄当然也能像传说保存在塑像里边!”宁彦章的眼睛此刻正冲着墙壁,当然看不见少女的神色变化。只当对方还在怀疑自己的诚心,想了想,继续补充,“况且真的做鬼也不见得有多可怕,我是说假如鬼神之说非属虚妄的话,我真的宁愿把这具躯壳还给石延宝。你想想,我如果是石延宝,接下来要么被刘知远之流抓回去做傀儡使唤,一辈子战战兢兢,最后恐怕依旧逃不了稀里糊涂死于非命。要么然被他们直接一刀杀了,永绝后患!反正,反正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正如他自己的口头禅所云,他只是脑袋受过伤,却不是真的愚笨。连日来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又被郭允明这种阴狠之人言传身教,心中早就明白了二皇子这个身份,只会给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招来灾祸,却带不来半分好处。因此一番话绝对发自肺腑,不带半分虚假。况且他内心深处,亦觉得自己欠了少女一份救命之恩,因此拿命来还,也是理所应当。

    而这番话落入常婉莹耳朵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效果。先前还羞不自胜的少女,猛然从暧昧的气氛中清醒。先皱了几下眉头,然后又展颜而笑:“的确,你还是别做二皇子的好。不过,光我一个人相信你不是二皇子没什么用,你还得让更多的人相信才行!”

    无论眼前人是真的失去了记忆,还是故意在跟自己装疯卖傻,至少有一点,他自己说得没错,做二皇子绝对落不到什么好下场,还不如不做。既然如此,常婉莹干脆放弃了继续刨根究底,开始设身处地的给对方出起了主意。

    “我没办法让别人相信啊!我跟所有人都解释了无数遍了,明明那么多疑点,他们却全都视而不见。”宁彦章不知道少女在短短时间内,一颗七窍玲珑心已经转了这么多弯子。听对方说得恳切,忍不住将手一摊,满脸无奈地抱怨。

    “那就继续把疑点增大,让别人看到你,就立刻意识到根本不可能跟二皇子是同一个人!”常婉莹毕竟是将门虎女,一旦做出了决定,就干脆利落地去执行,“把二皇子先前最不喜欢和最不擅长的事情,你都努力做到最好。二皇子原本喜欢和擅长的事情,你全都装,全都弃了别学。然后再把脸晒得黑一些,身子骨炼的结实一些。到时候别人一看到你,就知道是个努力上进的乡下小子,自然就跟二皇子联系不到一处!”

    后半部分,宁彦章觉得没有任何难度。自打离开瓦岗寨之后,他的肤色已经比原来“黑”了许多,再多在太阳底下晒晒,自然能变得更黑。至于打熬身子骨,对他来说更求之不得。这些日子几乎天天走在生与死的边缘,让他迫切地感觉到自己的身手不足以自保。如果能多学些本事,至少今后逃命时也能更轻松些,而不是总等着别人来救。

    但是,取二皇子石延宝长处与短处反其道行之,却有些复杂了。记忆里,所有涉及到二皇子的部分,全是道听途说。哪部分属于以讹传讹,哪部分属于事实,他都分不清楚,怎么可能弃其长而补其短?

    正犹豫间,少女已经明白了他的为难所在。一把拉住他的手,非常自信的说道:“你不用为难,我来帮你制定一个方略。你只管照着做就行了。你,二皇子原本最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相信这世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感受到对方掌心处传来的关切与温柔,宁彦章的心神又是一荡。赶紧将手抽出来抱在胸前道谢,心中却暗自骂道:“宁小肥,你真是猪油吃多蒙了心!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顾得上想这些?况且人家是好心救你,你又怎么能再拖累人家。你这些日子,拖累的人还不够多么?”

    感觉到眼前人挣脱自己时的果决,少女的心口儿又微微发疼。将手背到身后握成拳头,然后强笑着补充:“二皇子自幼跟我一起拜在了扶摇子道长门下,于歧黄之术颇有心得。所以这一点,你千万不要再学他。第二,他不肯下功夫吃苦,所以武艺很是稀松,真的打起来,身手估计也和你不相上下。你别误会,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你,你.....”

    “我的确没好好练过武,也没得到过名师指点。师妹,你没必要不好意思说。”宁彦章被说得好生窘迫,红着脸拱手。

    “你可以跟师父学,他对付呼延琮的样子你也看到过,空手对白刃,一样胜得轻轻松松!”常婉莹点点头,然后给出最佳解决方案。

    “如果他已经看出我不是石延宝,还肯教我么?”宁彦章非常没信心,迟疑着询问。

    常婉莹微笑着抿嘴,低声解释,“师父他老人家一向豁达。否则,他早把你赶出道观了,怎么可能容你赖到现在?”

    “这……”宁彦章想了想,果然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乎,便又讪讪地说道:“那我明天一早,就爬起来跟师兄们一道练武好了。这几天我一直想学,但是想想自己根本就是个赝品,所以就没勇气偷师!”

    “你去吧,说不定师父见到你忽然振作了起来,会非常高兴呢!”常婉莹笑着点头,言语中充满了鼓励意味。

    宁彦章闻听,士气大振。“那以后,我不再展露我的医道水准就是!可.....”

    话说了一半儿,他忽然觉得自己好生奇怪。光闻到汤药气味儿,就能大致辨别出里边的的药材成分,这本事恐怕已经不能仅仅算是颇有心得了。可自己的心得究竟是从何而来?莫非夺舍之事真的并非无稽么?

    “你还要尽量读些书,练练字!”常婉莹可没功夫再继续跟他纠缠夺舍之说无稽不无稽之,笑了笑,继续谋划:“二皇子虽然懒惰了些,却有过目不忘之才,所以书读得非常好,一笔字也写得颜筋柳骨。这点上你跟他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差距若是太远了,反而给人感觉是故意装出来的。凡事得讲究个度,不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我真的不是装出来的。我这辈子读书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天!”宁彦章惭愧得满脸通红,举起手掌大声解释。“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

    “好好的,你发什么誓啊,还嫌老天爷不够忙么?”常婉莹迅速伸出手掌,轻轻按住了他的右手,“我都说过相信你了!只是在教你怎么做,才能将自己更利索地摘出来而已!”

    宁彦章的手臂明显一哆嗦,像真的被闪电给劈了般,半边身子都变得僵硬无比。“多,多谢师妹。还,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你,你不妨一并说出来。我听你的便是!”

    “当然得听我的!”常婉莹冲他轻轻翻了个白眼儿,笑着回应,“无论是对二皇子,还是对那些人,我都比你了解得更清楚。除了多少读些书,努力练武,以及不要再轻易展示你的医道造诣之外,还有待人接物时的神态动作。在我跟师父之前,你就保持现在这样子就行。但在外人面前,你得多少谦卑一些。我知道你是瓦岗寨二当家的义子,所以也算个江湖人物,不拘泥于虚礼。可你毕竟还是个草民,见了杨重贵、郭允明这些人,不能表现得太淡然,更不能仿佛对方地位远不如你一般,居高临下地跟人家的说话。”

    “这个,我有么?”宁彦章愣了愣,多少感觉有些冤枉。他瞧不起郭允明,是因为对方心理和行事都过于阴暗,却不是因为对方官职太低。至于杨重贵,在他眼里一直是银甲银枪的大英雄形象,崇拜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把自己摆得高高在上?

    “我说有就有,别顶嘴!”常婉莹轻轻拍了一下桌案,板着脸呵斥。

    宁彦章被吓了一哆嗦,赶紧闭上了嘴巴,做受教孺子状。见他居然被自己给收拾成了这般模样,常婉莹忍不住又是抿嘴而笑。摇摇头,低声道:“时间不多了,所以你别跟我争论。我也没法跟你一样样解释。你只管先按我说得做,自然就会有收获。我说的居高临下,不光是说你在表面上。而是你在骨子里,根本就没真正高看过谁。仿佛所有人都可以平辈论交一般。如果你想把自己当皇子,这种姿态算是平易近人。如果你想做个普通人,这种姿态,就与你的身份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