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七章 鹿鸣 (四)
    第七章 鹿鸣 (四)

    王孙公子看破红尘遁入空门,美貌少女难舍情缘生死相随。

    也不怪门外的人想得多,并且个个恨不得自己能跟小胖子易位相替。男女之间的风月戏,自古以来就是老百姓最为喜闻乐见。从《任氏传》、《柳毅传》到《莺莺传奇》,哪一个不是刚刚付梓便令洛阳纸贵?倒是那些只有须眉大汉的故事,哪怕写得再慷慨义烈,也卖不出几本儿,很快雕版就只能劈了做干柴!(注1)

    只可惜,此刻小胖子宁彦章本人的感觉,却远不如门外的人想象得那般香艳幸福。相反,对于这份从天而降的少女,他心里还有许多抗拒,乃至恐慌。只是一时间无处可逃,所以只能逆来顺受而已。

    而“逆来顺受”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平素跟着道长们出去施药,或者在老道士扶摇子的指导下读书识字时还好,有个其他人在身边陪着,少女都表现得如同一个大家闺秀。让人很难把她跟其姐姐常婉淑联系在一起。可在周围没有第三双眼睛时,姐妹两个的性格中的相似之处,便立刻暴露无遗。

    少女的名字叫做常婉莹,据当初她姐姐常婉淑在马车中的说法,二皇子石延宝小时候经常掀她的裙子,所以彼此之间结仇颇深。如果宁彦章能确定自己的是石延宝的话,他肯定愿意跪在佛前剁下自己当初那只罪恶之手,以示忏悔。好好的二皇子,想要女人跟自家长辈说一声就是,满汴梁的官宦之女估计都能随便挑,干什么非下作到学那世间的登徒子去招惹常家这个煞星?这下好了,小时候欠下的债,长大了来还,并且还是驴打滚儿的利息。当初顶多是打肿了干坏事那只手,如今,一不留神,却要赔上身家性命。

    “宁师兄,宁师兄,你在哪?”正所谓,人越怕什么,越会遇到什么。宁彦章越不想个跟常婉莹独处,对方越是如跗骨之蛆。每次都能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找到他,并且每次都能令他无路可逃。

    无路可逃也得逃。生死关头,宁小肥宁彦章激发出全身的潜力。紧闭嘴巴,屏住呼吸,猫腰,低头,双脚移动如飞。只可惜,他的身手太差了些,目标也实在他大。刚奔出二十余步,耳畔忽然有微风拂过,紧跟着,一堵会移动的青灰色“城墙”,就当在了必经之路上。

    “别躲了,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城墙头,露出常婉莹那姣好的瓜子脸。手中药汁一滴未洒,双目之内全是万年寒冰。

    “这,这又是什么药?味道真大,姑娘,你不会弄错了方子吧?”小肥打打不过,跑也跑不过,只好停住脚步,装傻充愣拖延时间。

    “少啰嗦,喝下它,你自然就会知道是什么药!”怎奈常婉莹根本不上当,将药碗单手朝他面前一递,空出来的右手直接摸向了腰间佩剑。

    “不是啰嗦,真的不是啰嗦!不就是一碗药么,话说,师妹你煎药的手法,可真是越来越老到了。看看这汤色,闻闻这味道....”宁彦章硬着头皮接过药碗,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四下寻找逃命的可能。

    汤药熬得很稠,一看就知道在控制火候方面,下了很大心思。而药汁的味道也调理得非常恰当,君臣互佐,奇正相济。“彼岸花、九死离魂草、黄芪,当归尾,赤芍,地龙.....,师妹,你这剂药用得有些狠了。我要是一口全喝下去,肯定得当场吐血而死!”

    “呛啷!”回答他的是一记宝剑出鞘声,还有少女眼里深深的绝望。

    宁彦章如同被剑锋刺中了胸口般,顿时疼得满脸煞白。咬了咬牙,低声道:“行,行,别动手,更别哭。我喝,我喝还不成么?”

    他不忍拒绝对方,更不敢看见对方眼睛里的泪水。欠债的人虽然可能不是他,然而他却不知道为何,一看到对方的眼泪,心里就有股子刀扎般的痛。那种痛来得突然,去得却缠绵,每每令他几乎无法呼吸。

    所以,他宁愿再赔着对方赌一次,哪怕赌上的是自己的性命。不再说话,不再挣扎,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少年人将碗里的汤药如烈酒般一饮而尽。

    有股无名之火立刻在丹田处烧了起来,紧跟着,又是透骨的深寒。少年人的脸色,瞬间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仿佛盛夏与严冬反复交战。最终,还是无法将牙关继续咬紧,**着蹲了下去,额头上大汗淋漓。

    “还想不起来么?还想不起来么?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为什么光凭着味道,就能辨认出汤药的取材?!”常婉莹眼睛中的寒冰,却瞬间崩溃成水。身体颤抖,双手戳着宝剑才能勉强站稳。

    “我,我早说过,我不是石延宝,真的不是!师妹,你认错人了!”双手捂住肚子,小肥脸上努力挤出一抹艰难的笑容。

    他想安慰对方,虽然这他的责任。谁料,换回得却是一阵绝望的哀求,“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抢了他的身体?你把他的魂魄弄哪去了?你赶紧走,赶紧走,赶紧把他换回来,把他换回来!我求求你,我给你修一座庙,给你用纯金塑身!一年四季,香火不断.....”

    “我答应,成交,咱们成交!”强忍着肚子里的刀搅斧劈,宁彦章结结巴巴地回应。如果夺舍这件事真的成立的话,他的确宁愿还了石延宝的身体,哪怕自己为此魂飞魄散。因为他早已看出来,少女的眼睛里的恨,全是对他这个孤魂野鬼的,而不是针对那个曾经掀过她裙子的石延宝。对于后者,只有无尽的关爱与痴缠。

    但这次和先前那几次一样,他的承诺注定无法兑现。石延宝的灵魂没有被唤醒,他的灵魂却要继续承受寒冰与烈火的双重煎熬。

    “这方子是活,活血通络的,哪怕你用了九死还魂草和彼岸花,效果也,也是一样。或者你,你将彼岸花的份量再加大些。另外,红参份量酌情删减,那东西适用于久病老人,不适于年青力壮......”眼前有无数金星乱冒,他的话却越来越温柔。仿佛被下了毒的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

    “当啷!”少女手中的宝剑在地上折成了两段,跌倒在地,掩面嚎啕。“呜呜,呜呜呜......”

    宁彦章虽然被她折磨得痛不欲生,却不知道为何,心里竟然依旧没有丝毫的恨意。相反,两行眼泪也不受控制里流成了河。哆嗦着伸出一只手,试图将拍打一下对方的后背以示安慰。谁料,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腹内袭来,眼前一黑,他直接昏了过去。

    “你,呜呜……”骨子里的善良,最终还是驱使着少女本能地伸开双臂,将他的脑袋抱在了怀里。“你不要死!我不是想毒死你。我带了紫藕根,你的魂魄可以先藏在里边。我找人给你塑金身,立刻就去。呜呜,呜呜......”

    “冤孽!”关键人物,总是在关键事情已经过去之后,才会讪讪来迟。身为观主的扶摇子,也不能免俗。忽然从角门处飘然而至,先摇着头低低的骂了一句,然后单手从少女臂弯抢过早已昏迷不醒的宁彦章,用鹤爪一般的右手翻了翻眼皮,大声骂道:“看什么热闹,都给老夫滚出来?老夫教你们医术,就是叫你们害人用的么?还不赶紧抬着他去解毒,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夫将你们全都逐出师们!”

    “我,我们也是才来!”几个青衣道士一改在人前高深莫测模样,连滚带爬地冲上前,抬了宁彦章就往后院跑。

    “德升,德勤,你们两个回来!”老道把手往下一拍,地上的青砖四分五裂。“去山里打一头狗熊,要公的不要母的。打回来炖了前腿给他调养身体!有你们这样当师兄的么?看着师弟被师妹下毒,还袖手旁观?”

    “哎,哎!”两个年龄最大的道士不敢分辨,大声答应着,越墙而去。

    此刻气温刚刚回暖,刚刚醒来的狗熊一个个饿得两眼发绿,见到老虎都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两口。特别是成年公熊,你不主动招惹它,它还准备拿你当滋补大餐。这回主动送上门去,恐怕不被它连皮带骨吞进肚子,至少也会被拍个鼻青脸肿。

    老道士扶摇子却不肯再顾两个年长徒弟的死活,回过头,如同民间爱护自家孙女的寻常老汉一样,轻轻在常婉莹后背上拍了几下,低声安慰道:“行了,不要哭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夺舍之事,原属荒诞不经。你就是把他用药汁泡上三天三夜,他还是现在的石延宝,根本不可能变回从前!”

    “他不是,肯定不是!”常婉莹忽然高高地跳起,声音尖利得如同受了伤的孤鸿,“他不是石延宝。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一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他甚至连,连小时候答应过人家什么都没记住,他,他......”

    说着话,身体又是一阵阵发软。她缓缓蹲了下去,双手抱住自己膝盖,泣不成声。

    那跳脱眼神,那飞扬的面孔,还有那些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关切与温柔,在刚才那个胖子身上半分都找不见!然而,耳根后的黑痣,手掌的纹路,还有小腿上的轻微疤痕,却与石延宝别无二致。

    他不是石延宝,绝对不是,石延宝从小跟自己玩到大,怎么可能才分别一年多,就能把自己和两个人之间的一切,全都从心里抹得干干净净。

    他就是石延宝,被孤魂野鬼夺了舍,无法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否则,为什么每次自己哭泣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却写满了同样的哀伤。为什么明知道可能被自己毒死,他居然也要硬着头皮喝掉那晚药汁?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他,他居然会答应交还身体,去做一个土偶木梗.....

    “冤孽!”扶摇子又长长地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抚摸少女的如瀑黑发,“他记得为师当年传授的所有药材,一味都没有落下。他记得至少上千张方子,还有药材的配比增减。为师当年要不是觉得他在这方面天分过人.....”

    “呜呜呜......”一句话没等说完,少女的已经再也无法忍住悲声。是啊,他记得那些药材,那些药方,甚至连熬药时的控火手法也记得毫厘不差。他唯独不记得他自己是谁,不记得两个人之间的所有事情。

    “为师在古书中,读过一种病症,叫做失魂症!”扶摇子也被哭得心里发涩,又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后背,用极低的声音安抚,“说人如果突遭大难,会本能地忘掉一些事情,本能地把自己当成另外一个人,以图能活得轻松一些。他从谁也不敢碰一手指头的凤子龙孙,忽然变成了一名引颈就戮的死囚,还眼睁睁地看着亲生父母无力相救,眼睁睁地看着亲生哥哥在铁锏下**迸裂.....唉!所谓大难,还有比这儿更凄惨的么?”

    “啊——?”少女的哭声嘎然而止,瞪着哭红了的泪眼,满脸震惊,“那,那他还可能治好吗?师父,师父,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救他的办法?师父......”

    声音很快就小了下去,到最后,几不可闻。因为她在对自己有求必应的师父脸上,明显地看到了难以掩饰的悲怆。

    “如果有的话,老夫怎么会等到现在?”大半生已经看尽了人间悲欢离合的扶摇子,叹息着摇头,“老夫查过,他脑袋上的伤,早就好利索了。那段记忆,也许正像书上说的一样,是他自己主动封闭掉的。除非他自己以后想要记起自己是谁,否则,药石之力对他将无任何效果。”

    “那,那....”少女呆呆地望着自家师父,千言万语,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如果石延宝真的不是被夺舍,而是主动选择了遗忘。那么,当他再度想起二人之间曾经的海誓山盟,就意味着同时想起那段无比黑暗的人间惨祸。而忘掉那些惨祸,则意味着自己跟他,就永远成了现在这般模样。既算不得两情相悦,也无法成为路人。

    “他手中无兵,无将,无钱,无粮!”扶摇子缓缓站起身,背对着自家女徒弟,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萧索,“你又何必逼着他想起自己是谁来呢?忘就忘了吧,他现在这样子,对你,对他,对所有人,都好!”

    注1:任氏传,柳毅传、莺莺传,都是唐传奇里脍炙人口的名篇。第一个写的是狐仙少女与人类的爱情。第二个现在叫做柳毅传书,是京戏里的名剧。莺莺传奇则是西厢记的最原始版本,作者为元稹。

    酒徒注:不太会写感情戏,勉强为之。大伙姑且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