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四章 扑朔 (九)
    第四章 扑朔 (九)

    “韩重赟!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常婉淑惊得花容失色,一翻身从战马上跳了下来,直接跃入了车厢。

    其他围在高车附近的将士,也都亡魂大冒。纷纷挤上前,查探韩重赟的伤情。先前大伙都忙着替杨重贵呐喊助威,根本没留意到韩重赟受了伤。而此刻把注意力集中过来,才发现车厢的地板已经被血浆润湿了一大片。

    “完了!”郭允明眼前一黑,心中涌起阵阵悲凉。那么长的一道伤口,鲜血很难止住。而万一韩重赟因为伤重而死,他郭某人即便弄出个真皇子出来,恐怕这辈子仕途也彻底到了头。

    “你不要死,不要死!我以后不欺负你了,不欺负你了还不行么?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在家里就在家里,让我绣花就绣花。我阿爷都说了,等忙过了这阵子,就带着我去汴梁.....!呜呜,呜呜——”常婉淑的哭声透过人群传来,如刀子般割得人心里难受。

    “婉淑----”黑衣女将眼圈一红,手捂住嘴巴,将头远远地扭了开去。

    身为武将之妻,她何尝不是日日为自家郎君的安危担忧?而今天,她却眼睁睁地看着好姐妹未等出嫁已先丧夫,那种撕心裂肺的伤痛,简直感同身受。

    “都别慌,也别乱。让我先看看,让我先看看有没有办法给他止血!”杨重贵的动作,总是比语言快上半拍。话刚出口,人已经跳下了坐骑。分开了乱哄哄的将士,硬生生挤向了车厢门,“我这里有上好的金创药,如果能止住血,他未必.......,殿下,殿下你在做什么?”

    后半句话,他几乎是本能地吼出。立刻让周围的人齐齐一愣,注意力瞬间就集中在了始终被大伙当作第一保护对象的“二皇子”身上。却惊诧地发现,这位体态略显臃肿的二皇子,此刻竟然以很少人比得上的灵活,用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折断的横刀,割断了韩重赟大腿根处的绊甲丝绦。

    紧跟着,只见他左手轻轻一扯,便除掉了韩重赟衬在护腿甲阻挡流矢的绸布短裈,将半截毛茸茸的大腿和婴儿嘴巴一样伤口,同时给露了出来!(注1)

    伤口附近的遮蔽物一去,血顿时流得更快,滴滴答答,转眼间就在地板上汇聚成了一条小溪。这一下,把常婉淑顿时给惊得连哭都不敢哭了,右手一扣一拉,就将腰间的护身短刀扯出了半截,“住手,你干什么?他刚才可是为了救你才受的伤!”

    “蹲下,抱住他的头!低一些,如果你不想他现在就把血淌尽了!”先前被她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的“二皇子石延宝”,此刻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单手托住韩重赟的腰,快速移向常婉淑的怀抱,“再低些,坐下,你坐在地板上,把他的头抱在怀里,对,就这样!刀子给我,早点儿拿个短家伙来,我也不用现去折断了横刀凑合!”

    说着话,劈手夺过了短刀。在刚刚从韩重赟腿部剥离的短裈上干脆利落地一割,“嗤啦”一声,将短裈下半截割成了一根细长的布条儿。随即,又用布条沿着韩重赟的大腿根处绕了两圈,双手用力一勒一绕,三下五除二,就将布条打两端系在一起打成了活结。

    说来也怪,韩重赟腿上那条伤口看着虽然长,出血的速度,却立刻慢了下来。令所有人觉得头上的阳光一亮,吐气声顿时此起彼伏。

    军中有不少人都携带着金创药,临近稍大一些的城池里头,也肯定能找到郎中。只要韩重赟腿上的伤口能止住血,把命捡回来的机会就能成倍地增加。即便最后不幸变成了瘸子,也照样能坐在马车上排兵布阵,更不会影响他与常婉淑两个将来给老韩家散叶开枝。

    “谁带了酒,越浓的越好!”抬起胖胖的手背在他自己额头上抹了一把,“二皇子石重贵”沉声问道,声音镇定得就像见惯了生死的沙场老兵。

    “我有!”“我有!”“我这就去取!”高车周围,人们纷纷答应着,从腰间或者马鞍下取出一个个装酒的皮囊。

    “二皇子石延宝”非常挑剔地,将递过来的皮囊挨个打开尝了一口。然后,选了口感最冲的一囊酒水,缓缓倒在了韩重赟的伤口上。伤口处的血痂和血浆,迅速被冲开,露出里边深红色的瘦肉和白白的几片筋膜。

    就在大伙惊诧的目光下,“石延宝”用酒水把常婉淑的短刀也清洗干净,然后单手擎着刀柄,用刀尖在伤口处缓缓翻动,来回两次,直到看得大伙的心脏又揪了起来,才将短刀放下,对着常婉淑微微一笑,“还好,没伤到大血管,也没伤到筋。只要能扛过今晚和明天,他就死不了!”

    “啊——嗯!”常婉淑失魂落魄地看了看“二皇子石延宝”,又看了看怀中昏迷不醒的韩重赟,噙着泪回应。

    “谁去生个火,把这柄刀子给烧红了,顺便再去折一根干净的树枝来!”少年人在变声期特有的公鸭嗓子再度响起,听大大伙儿耳朵里头,却如闻天籁。

    无论他们是不是韩朴的部属,先前韩重赟舍身救友的壮举,都被大伙看在了眼睛里头。而当兵的心中,最佩服的就是这种为了袍泽可以不顾自家性命的人。只有这种人,大伙在战场上才敢真正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他。而一支队伍里这种义薄云天的好汉子越多,整支队伍在战场上存活下来的几率也会越大,甚至可以打出百战百胜的威名。

    当即,有人快速策马跑到附近收集干柴,就在高车旁边架起了火堆。有人小心翼翼地用干净布子裹着短刀的木柄,去用内层火焰灼烧。还有人,则拿出自己用来在关键时刻保命的人参、鹿茸等物,满怀期待地送到车厢里,希望此物能被“二皇子”选上,为少将军韩重赟增加几分活下来的可能。

    大伙眼睛里的“二皇子石延宝”,则将众人刚刚砍回来的一根嫩树枝,用半截横刀削成了圆棍,轻轻塞进了韩重赟的嘴里。然后,冲着满脸不解的常婉淑交代,“一会儿,你仔细看着他,让这根棍子一定卡在他的上下牙之间,免得他自己咬断了舌头!”

    说罢,又将头迅速看向了火堆。“烧红了没有?烧红了就赶紧拿过来!”

    “来了,来了,来了!”郭允明亲自上前,抢过短刀,用布抱着已经冒了烟的木柄递入了高车。“二皇子石延宝”也不跟他客气,先取了短刀在手,然后大声命令,“帮忙,按住他的这条大腿。无论如何不准松开!”

    “是!”郭允明完全忘记了抗拒,像以前给别人当书童时一样,大声答应。随即,两只手按住韩重赟大腿,咬着牙汇报,“按,按好了!你尽管放手施为!”

    “嗤——!”他的话音未落,“二皇子石延宝”手中的短刀,已经贴在了韩重赟的伤口上。顿时间,青烟四冒,焦臭扑鼻。

    “啊——!”昏迷不醒的韩重赟嘴里发出一声惨叫,腰杆本能地上挺,大腿小腿一起往回收。郭允明胳膊一软,就要被对方硬生生地拖进高车。说时迟,那时快,杨重贵侧肩顶住郭允明,双手同时下按,“忍住,就这一下,马上便好!”

    “啊———啊——!”韩重赟挣扎不得,嘴里继续发出凄厉的惨呼。两眼一翻,再度疼得昏迷不醒。

    “二皇子石延宝”手中的短刀,恰恰在这个时候,从他腿上伤口处抬起。刀身两侧,余烟袅袅。

    再看原本血淋淋的伤口,竟被烧红的刀子,给硬生生地焗在了一起。再也没有半滴红色的血液往外流。

    “金创药!谁的最好,赶紧自己说!”石延宝头也不抬,丢下短刀,一边用胖胖的手指翻看韩重赟的眼皮,一边沉声询问。

    “我的最好,我的是鹿鸣轩老字号!”

    “我的,我的花了四吊钱,才能买回来一小包!!”

    “我的是五台山铁和尚....”

    “我的.....”

    众人如梦初醒,争先恐后地上前献药。

    “还是用我的吧!”杨重贵缓缓松开按在韩重赟大腿上的双手,大声说道,“我的,是“白云先生”亲手所制。他最近一段时间刚好在汉王那里做客,家父求了他好几次,才求到了一小盒。”

    白云先生陈抟的大名,整个华夏北方,几乎无人不晓。此人中过科举,炼过仙丹,还精通一身好武艺。但此刻最出名的,却是他的一手好医术。简直可以用“生死人肉白骨”六个字来形容。据说只要阎王爷没派鬼差来勾魂,多重的病,多厉害的伤,他都能妙手回春。

    有这位老道士赐下的金创药在,别人家的,就都可以收起来的。“二皇子石延宝”虽然没听说过白云先生的名号,却也从大伙随后的表情上推断出了一二。于是乎,便从善如流,接过来杨重贵递上前的木盒,用洗干净的刀尖挑出一些灰白色油膏,缓缓地涂在了韩重赟刚刚被强行烫合的伤口处。

    油膏被体温花开,焦黑的烫痕,看起来立刻不像先前一样丑陋。“二皇子石延宝”满意地点点头,随手从取过一根萝卜粗细的老参,用刀子细细地削下数片,塞进韩重赟嘴里,然后用酒水一点点喂了下去。

    韩重赟的脸色虽然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但随着药力和酒力的散开,呼吸明显变得有力起来。脖颈下的两根大血管儿,也又开始轻轻地跳动。

    众人见此,顿时又齐齐松了一口气。赶紧七手八脚地帮忙收拾车厢,铺开行礼,将韩重赟小心翼翼地抬上去,塞了枕头躺稳,然后迅速赶起马车,奔向距离此地最近的城池。

    当车厢门重新关好之后,郭允明一直悬在嗓子眼儿处的心脏,方才缓缓落回肚子。看了一眼累得满头大汗的小肥,带着几分庆幸说道:“今天多亏了殿下你!亏得你居然精通岐黄之术。否则,韩大少爷可真要遇上大麻烦了!”

    “是啊,殿下什么时候学的岐黄之术,手段好生老到?”主动留下了陪同好姐妹的黑衣女将也转过头,带着几分好奇询问。

    “坏了!”郭允明心脏一抽,后悔得恨不得来回给他自己两个大嘴巴。让你欠,让你欠,好不容易躲过了一劫,自己心中偷偷乐会儿便是,怎么一得意起来,就忘乎所以?!

    正急得喷烟冒火间,却看到常婉淑快速将目光从韩重赟脸上移开,看着大伙,低声说道:“他小时候就喜欢这个,估计是无师自通。我记得当年上林苑中,被他活活折腾死的鹿儿几乎每个月都有好几头。当时我还为此揍过他,没想到今天反倒多亏了他当时的折腾!”

    “也不是完全如此!”小肥皱着眉头想了片刻,指指自己的脑袋,低声补充,“我好像跟人学过这些,刚才突然间就想起来了。但是除了二当家宁采臣之外,却又想不起来谁曾教过我!唉,无论如何,韩大哥没事儿就好!”

    “是啊,是啊!”郭允明如蒙大赦,在旁边连连点头。“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你今天救了他的命,大伙都亲眼看到了!”

    “那倒是,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黑衣女将想了想,笑着点头。

    “那你还记得不记得我妹妹,就是小时候老被你欺负哭的那个?”常婉淑抬手在自己眼角处擦了几下,笑着提起了另外一件远比“二皇子”精通医术更重要的事情,“她可是一提起你就恨得牙根儿都痒痒。等将来见了她,你可别指望她会像我这样好说话!”

    “嗯,我知道。我让她骂几句出气便是。小时候的事情,我真的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小肥讪讪地赔了个笑脸,如同真的犯下过石延宝当年的那些“罪行”一样,低声表示歉意。

    “你知道就好!”常婉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将头转向昏迷中的韩重赟,不再哆嗦。

    黑衣女将除了她之外,跟马车中其余任何人都不熟悉。也把面孔转向了病榻,低下头,闭目假寐。

    只有郭允明,一会儿偷偷看看疲惫不堪的小肥,一会儿又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几下忽然变温柔了的常婉淑和闭目养神的黑衣女将,心中波涛翻滚,“莫非他真的就是二皇子本人?否则,常大小姐怎么跟他如此亲近?居然连半丝破绽都没有看出来?并且还主动替他澄清疑点?”

    上午的阳光透过官道两侧的树林,落在少年人的脸上。把少年人的面孔照得忽亮忽暗,神秘莫名。

    注1:短裈,就是后世的短裤雏形。从胯部到膝盖,然后膝盖上在加两条护胫,就构成了完整的裤子。中国古代短裤分为绔和裈,区别是绔为开档,裈为合裆。唐朝后期及之后,基本已经全是裈,绔已经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