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四章 扑朔 (八)
    第四章 扑朔 (八)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高车周围,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狂笑,将士们一个个前仰后合,无法自已。

    太有趣了,太邪性了。如果常婉淑不亲口说出来,谁能想到被大伙保护了一路的神秘皇子,居然还有偷偷掀女孩裙子的劣迹?更不可能想到的是,原来凤子龙孙小时候也有被人按在地上将屁股打八瓣的时候。并且看样子打人者还活得挺滋润,至今还没有受到任何追究。

    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他们迫切地需要发泄心中的紧张与丧失袍泽的伤痛。而常婉淑没头没脑的问话,恰恰成了点燃了这个发泄口的契机。因此,上到统兵的将领,下到普通小卒,一个笑得直揉肚子,短时间内根本停不下来。

    只有两个人没有发笑,其中一个当然就是被逼着冒充二皇子石延宝的小肥。他哪里想得到,居然在刘知远的地盘上,自己还能遇到被冒充者小时候的“冤家”?顿时紧张得满脸是汗,头皮发麻,紧握着拳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另外笑不出来的就是武英军长史郭允明。作为整个计划的主谋与直接执行人,他千算万算,唯独没算到,马上就到太原了,居然还能遇到二皇子小时候的同伴!而他偏偏无法像先前一样,直接杀人灭口。甚至连威胁对方的能力都没有。因为眼前这个被浑身上下火炭般散发着热力的红衣女子,正是六军都虞候常思的掌上明珠!

    而那常思,非但是追随了汉王刘知远近二十年的铁杆心腹,还是马步军都指挥使郭威的救命恩人,侍卫亲军史弘肇的儿女亲家;其本人手握重兵,跟刘知远麾下两大肱骨文臣杨颁和王章也走动甚密。

    像郭允明这种级别的杂军长史如果招惹了他,此人只需要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将郭大长史像碾只蚂蚁一样活活碾死!

    所以此时此刻,郭允明唯一能做的,就是像抽了羊羔疯一般,拼命地向韩重赟眨巴眼睛。期待后者能在关键时候头脑清醒,千万别把小肥的真实身份给当众揭开。否则,掌书记苏逢吉为了替汉王遮丑,少不得要借几只人头来用。他郭允明和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毫无疑问就是两大热门人选!

    好在韩重赟虽然讲义气,却还没到了为朋友而抛弃亲人的地步。发觉身边的情况不太对劲儿,赶紧主动站出来替小肥遮掩:“他,他脑袋被铁锏砸漏过。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你不要逼他。越逼,他可能越无法恢复!”

    “他被人打成傻子啦!”常婉淑闻听,一双凤目圆睁,两片略显单薄的嘴唇瞬间张成了半圆形。

    说着话,将战马向前催动数步,她快速冲到车厢门口,伸手就去掀小肥的头发。“我来看看,到底伤在什么地方?你别怕,我阿爷最近认识一个姓陈的老道,据说医术很是了得!”

    “不妨事了,早已经不妨事了!”小肥被这红衣女子风风火火的举动又给吓了一跳,出于本能就将身体朝车厢里头缩。

    头上的伤疤是真的,失忆的病症也是真的。但是,他却不敢跟这个女子接触太多。谁知道对方手里还握着那个二皇子石延宝什么把柄?一旦又把账算到他头上,他拿什么去回应人家?

    “婉妹,你干什么呢?”韩重赟跟小肥心有灵犀,如同贴身侍卫般,晃动身体挡住了常婉莹的手臂,然后皱着眉头嗔怪,“别胡闹!这可不是你们俩小的时候了!好歹他也是个皇子,你给他留点儿颜面!”

    “嗯?”常婉淑先是对着韩重赟轻轻皱眉,随即,又吐了下舌头,笑着摇头,“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他是要做皇帝的人了,不能再任由我去摸他的脑袋。不过.....”

    将目光越过韩重赟的肩膀,她笑着向小肥追问,“死胖子,你将来当了皇帝,不会报复我吧?咱们可预先说清楚了,当年挨打的事情,十次里头有九次都是你自找的。你可不能老想着翻旧帐!”

    “哈哈哈哈哈哈哈......!”四下里,看热闹的将士们又笑做了一团。揉着肚皮,对二皇子的回应翘首以盼。

    “不追究,不追究!我保证不翻旧账!你放心好了!君,无戏言!”小肥躲在韩重赟身后,用力摆手。对方跟石延宝如此相熟,他将来躲都躲不及,怎么可能再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况且即便自己是真的二皇子,看在好兄弟韩重赟多次舍命相护的份上,也不能跟未过门的嫂子就计较。毕竟那些都是幼年时的事情,无论谁欺负了谁都不能算是出于恶意。

    他答应得实在太快,说话的语气也实在古怪,听在常婉淑耳朵里,反而像是敷衍。顿时,后者就将眼睛又竖了起来,盯着乌黑的眼眶说道:“我可不是向你求饶。其实你想追究,我也不怕。你阿爷,先帝在位时,都觉得你是活该,没有因为揍你而责罚我。你要是敢翻旧账,就是不孝!”

    “不翻,真的不翻。我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真的!”小肥巴不得这个女子赶紧从自己面前消失,举起手来赌咒发誓。

    “先帝要是敢为了小孩打架的事情,去跟汉王翻脸,才怪?”武英军长史郭允明在旁边虽然插不上话,却也忍不住偷偷撇嘴。

    常婉淑的父亲常思当年官职虽然不高,却是刘知远留在汴梁的“大管家”。平素在汴梁城内跟谁接触应酬,到哪一座府邸拜访探视,都代表着刘知远本人。而大晋开国皇帝石敬瑭在位的最后两年中,就已经对刘知远忌惮万分。他的继承人石重贵除非脑袋也被铁锏砸过,才会因为自家小儿子在舅舅家被常思的女儿痛揍的事情,去小题大做。

    站在郭允明角度的推测,石重贵说不定还巴不得自家小儿子被常思的女儿多欺负几次,然后他再通过这种始终一笑了之的态度,向刘知远传递敬重安抚之意。毕竟小女孩下手打人,再狠也有个限度。而万一刘知远造了反,却足以掀掉他石家的半壁江山。

    正腹诽间,却又听见常婉淑大声问道:“还有你,韩重赟,你先前怎么被人逼得那么狼狈?要不是杨大哥跟嫂子两个赶来的及时,你今天估计连小命儿都得交代了!我阿爷当年教你的那些本事呢?难道你都当饭吃了不成?”

    “他,他居然还是常思的弟子?!”郭允明的身体,立刻又打了个哆嗦,无数只狍子从心脏上飞奔而过。(注1)

    他先前答应小肥不把韩重赟的事情捅到汉王刘知远面前,可没答应不以此事作为把柄要挟自己的搭档韩朴。甚至一路上已经想到了无数办法,可以让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从此之后对他言听计从。

    而现在,郭允明却开始才庆幸自己没有功夫去将心中的那些阴险谋划付诸实施。狗日的匹夫韩朴平素不显山不漏水,儿子却早已拜入了常思门下。而从韩重赟与常婉淑两个说话时的语气和眼神上来看,常韩两家将来少不得就是铁杆姻亲。那常思即便再看韩朴本人不顺眼,也不会由着自己的亲家公被一个无名小卒拿捏。

    “我,我没忘。只是,只是师父他老人家教得那些东西太,太过高深,我,我一时半会儿还掌握不全!而那,那呼延琮的本事,跟,跟杨大哥都不相上下。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他.....”韩重赟弱弱的回应从车厢门口传来,让郭允明愈发心里抓狂,脸色也变得青灰交替,宛若一口气喘不匀,就会当场死掉一般。

    六军都虞侯常思的弟子加未来的女婿,小王八蛋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出来,疯子才会当着你的面,谋划如何弄出个假皇子来向汉王邀功!

    然而转念一想,既然韩朴这个常思的亲家公,知道弄假成真的计划出自苏逢吉之手后,都肯积极主动配合。这岂不说明,常思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去拆苏逢吉的台?

    换句话说,只要郭某人继续去鱼目混珠,别让人抓住明显破绽。常思等人应该就会乐见其成!而不是会主动跳出来拆穿此事,让汉王刘知远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高大形象,瞬间掉在泥坑里摔个粉碎!

    迅速理清了与事情相关的各种利害,郭允明的脸色,终于又恢复了几分人样。竖起耳朵,振作精神,以防常婉淑再忽然使出什么“杀招”。

    令他庆幸的是,世间总是一物降一物。风风火火的常婉淑,与柔中带刚的韩重赟,竟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很快,就被后者温吞吞的话语声给磨得锐气尽。一双明亮的凤目中,也慢慢写满了柔情。

    “那你,那你刚才没受伤吧!周围全是山贼,而你身边又带着这个又蠢又笨的死胖子!”少女天,六月的脸,发威时电闪雷鸣,温柔起来也有如和风拂面。

    韩重赟对此,反到变得略微有些不适应。愣了愣,才红着脸摇头:“没有,我好这呢!这身上的血都是别人的。不信,你看,我这样轻轻一抹就全擦掉了! 啊呀——,我的腿——!”

    “噗通!”一翻眼皮,他倒栽于小肥怀中。双目紧闭,断裂的大腿护甲处,有一行鲜血正淅淅沥沥而下。

    注1:狍子,一种类似鹿,但比鹿小的野生动物。繁殖力颇强,早年在山西内蒙等地都很常见。因为其智商很差,所以被称为傻狍子。

    注2:本书会有很多帅哥美女,忽然有个设想,是不是找人设计一些图像出来以给大伙添些读书的乐趣?嗯,我去找人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