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四章 扑朔 (五)
    第四章 扑朔 (五)

    那男子银甲素袍,胯下骑着一匹黄骠马。

    两个女子当中与男子并辔疾驰者,则是一袭玄色盔甲,背后披着件暗黄色的披风。另外一个位置稍稍落后半丈的,却是通体大红,包括胯下的桃花骢,也是如此。整个人宛若一团正在燃烧着火碳般,从里到外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三个人,三匹马,三张弓。

    男的玉树临风,女子英姿飒爽。纵使此刻战场上漫天烟尘,也无法遮掩住其夺目颜色。

    一瞬间,居然有很多人目光被他们三个吸引了过去,手中兵器的挥舞节奏,都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卑鄙无耻,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有个煞风景的声音忽然从战马肚子下响起,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迅速拉回。黑脸山大王呼延琮单手拎着钢鞭,再度翻上坐骑,指着银甲将军大声咆哮。

    银甲将军杨重贵被他骂得微微一皱眉,正准备出言回应。他旁边的玄甲女子却抬起骑弓,又是刷刷两箭,“啰嗦!官兵讨贼,天经地义!哪里有那么多讲究?”

    箭到,她的话也到,把个黑脸呼延琮逼得再度藏身于马腹之下,哇哇乱叫。

    “救大当家!”“救大当家!”附近毕竟还是山贼草寇人数多,看到呼延琮遇险,纷纷呼啸着冲上前,团团将其连人带马围拢在圈子内。

    那杨重贵也没心思在山贼们身上做任何耽搁,缰绳轻轻一提,胯下黄骠马立刻贴着高车的边缘切了进去,紧跟着又是一拨一拉,整个人已经堵在了车厢门口。手里骑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一把素缨朴头枪。(注1)

    那玄甲女将速度也不慢,仿佛是杨重贵的影子一般,紧随其后。待胯下乌骓马与黄骠马再度并辔,手中骑弓早已稳稳平端,三支闪着寒光的破甲锥,则齐齐地搭在了弓臂上。

    到了此刻,呼延琮才重新回到了马背。再想扑上前将小肥一钢鞭打死,却是必须先问一问杨重贵和他身边的那名玄甲女将答不答应了。

    而那杨重贵和玄甲女将虽然骁勇善战,毕竟所部骑兵还没有冲到近前。暂时在人数上处于绝对下风。所以用身体和战马将车厢门堵住之后,也不主动向敌军发起攻击。只是摆出了一幅居高临下的姿态,对着马车周围的山贼草寇们虎视眈眈。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那名火焰般的红衣女子,忽然尖声叫道:“韩重赟,是你么?你怎么会在这儿?你可越来越出息了,居然连把破横刀都握不稳!”

    “她又是谁?奶奶的,这小娘皮长得可真水灵!”众山贼草寇们闻声扭头,这才注意到红衣女子并未如同玄甲女子那样,紧随着杨重贵去封堵车门。而是始终徘徊在五丈之外,手中骑弓随时可以瞄准大伙的后心!

    “我,我,我,我跟,跟跟,跟我阿爷......”仿佛还嫌众人的惊诧程度不够,紧跟着,车厢口儿就响起了韩重赟的声音,结结巴巴,语不成句。

    “我跟我,跟跟跟我阿爷,主,主,主动请缨!”先前对着呼延琮的铁鞭,都未曾表现出丝毫畏惧的韩重赟,此刻却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落了,吞吞吐吐半晌,才喘息着补充,“跟我阿爷主动请缨。护,护,护送二皇子去,去去去,去太原!”

    “哈哈哈哈.......”周围的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哄笑声。笑过之后,双方之间的杀意,却无形中就被冲淡了数分。

    那红衣女子却仿佛对周围的钢刀长矛视而不见,蹙了蹙又长又细的柳叶眉,继续大声说道,“二皇子?就你身边这个鼻青脸肿的死胖子?怎么和小时候一点儿都不像?你们俩不要怕,有杨大哥和折姐姐在,他们一时半会儿伤不到你们。我这就回去领人马过来,如果谁敢碰你俩半根寒毛,我常婉淑必将他碎尸万段!”

    说罢,迅速一拨坐骑,竟然沿着来时的路,翻身冲向了正在快速靠近的那支骑兵。从头到尾,没有丝毫地犹豫。

    “这是谁家的女儿?还婉淑呢,果然是却什么叫什么!将来姓韩的小子恐怕有的是时间头疼了!”众山贼草寇虽然个个满脸横肉,却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之辈。见红衣女子行事鲁莽中透着干脆,忍不住皆轻轻摇头。

    然而对方的话,同时也给他们提了醒。那支骑兵距离越来越近,如果他们还想着把二皇子石延宝杀死后再离开的话,恐怕最好的结果,便是玉石俱焚了!

    “杨将军,我等虽然身居太行,平素却与你河东井水不犯河水!”呼延琮既然能坐上北太行二十七寨的总瓢把子的位置,心思自然不会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粗疏。迅速判断了一下“汉军”骑兵与高车的距离,又快速计算了一下自己周围能用得上的人马数量,将左手搭在右手背上,气喘吁吁地向杨重贵行礼。

    “杨某也是奉命而来,不是刻意针对尔等!”自家人马未抵达之前,杨重贵顾忌着身后的“二皇子”,也不愿轻易就跟对方拼命。笑了笑,以平辈之礼相还。“但职责所在,还请呼延大王能高抬贵手,放我家二皇子一条生路!”

    “某乃受人之托,先前又折损了许多弟兄,恐怕需要杨将军给个交代!”呼延琮笑了笑,将钢鞭缓缓举到双眉之间,向对方致以武林之礼。

    “大哥,不可!”没等杨重贵回应,他身边的玄甲女子再度抢先一步,低声阻止。“一日为贼,百世为盗。他哪里值得你如此相待?况且两军交战,比拼的是为将者的谋略,士卒的训练有素,几曾比拼的是匹夫之勇?”

    她天资聪颖,文武双全。所以自打呼延琮忽然人模狗样地向杨重贵施礼的一刹那,就猜到对方没安什么好心。

    接下来发生的事实也果不其然,这黑碳头一般的山大王,看到两军继续厮杀下去没便宜可占。居然想按江湖规矩,跟杨重贵单挑!这真是荒唐透顶!双方一个出身将门,一个累世为盗,身份地位简直是天上地下。更何况单挑这种不智的举动,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成了绝响。秦汉之后,谁见过哪个武将是靠单挑建立的赫赫威名?

    一番劝阻的话,说得有理有据,掷地有声。然而,杨重贵却在心里别有一番考虑,笑了笑,轻轻摇头,“呼延大王不是普通的绿林好汉,而是威名赫赫,能在乱世中保护一方百姓安宁的英雄豪杰。我对他仰慕已久。既然今日难得遇上,不妨就切磋几招,彼此结个善缘!”

    说罢,将目光转向呼延琮,笑着提议:“不如你我就定个赌约,如果杨某侥幸赢得一招半式,你就带着麾下豪杰自行离去。不要再打二皇子的主意,杨某这厢,也保证顿兵原地不做追杀便是!”

    “多谢杨将军成全!”黑脸山大王呼延琮再度拱手,拨转战马,缓缓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某这厢也保证,如果侥幸能在杨将军身上赢上一招半式,就只带二皇子一个人走。过后,杨将军自管整顿好了兵马再来追赶,在你追上来之前,某不会让任何人动二皇子一根寒毛!”

    “不可!”话音刚落,先前那个军师打扮的书生,已经带着一群大嗓门护卫赶至。举起钢刀,大声喝令,“来人,听我的号令......”

    “住手!”呼延琮双眉倒竖,断喝声宛若凌空打了一记霹雷,“侯祖德,某才是绿林大当家,没你说话的份!”

    “你......”书生侯祖德的话被他半路打断,直气得火冒三丈。扭过头,就准备寻找几个依仗跟呼延琮分庭抗礼,却无奈地发现,非但各家山大王都纷纷将目光侧开到了一边,连平素对他恭敬有加的一众传令壮汉,也在悄悄地挪动身体,主动跟他拉开了距离。

    绿林道上,想活得时间长。眼界和智力排在第一和第二,武力只能屈居第三。每一天都要面对明枪暗箭,能活够五年以上还没死掉的,保证头脑都会太差。而眼下郭允明所部的骑兵,已经陆陆续续跨过了木桥;杨重贵所部骑兵,又建制完整地赶到了战场。大伙想全身而退都非常不易,凭什么还要拼上一死,替无关的人去火中取粟?!

    的确,某人曾经封官许愿,并且洒下了大把金钱。但官得活人才能去做,钱也得活人才能去花。而死人,转眼便会成为乌鸦和豺狼的血食,用不了三个月,就没人会在记得他们。更没人顾得上去照顾他们留在世间的孤儿寡母!

    “你们......”侯祖德被众人的势利表现,气得脸色黑青。哆嗦着手臂四下指指点点。依旧没人理睬他,大伙目光纷纷投向高车,投向高车附近正缓缓相对着拉开距离呼延琮和杨重贵。

    “杨将军,某家是客,先动手了!”眼看着彼此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到了八十步远,呼延琮大喝一声,双脚狠踩马镫。胯下乌龙驹“唏嘘嘘”发出一声长嘶,四蹄张开,径直朝杨重贵冲了过去。掌中钢鞭,也早就换成了一杆黑色的马槊,霜锋处,乌光缭绕。

    注1:朴头枪,唐朝中晚期出现的一种兵器。属于槊的变种之一,与漆枪、木枪、白杆枪俱为制式兵器。按照后人的解释,漆枪短,骑兵用之;木枪长,步兵用之;白干枪,羽林所执;朴头枪,金吾所执也。其中朴头枪造价最高,模样也最华贵,属于皇家仪仗。后世以讹传讹,渐渐称为虎头枪。评书中杨延昭、高宠等人,用的皆为虎头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