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三章 众生 (七)
    第三章 众生 (七)

    话音落下,书房内立刻一片沉寂。

    符彦卿的身体仰靠在胡式椅子背儿上,闭着眼睛,面色潮红,胸口不停地上下起伏。

    符昭序则将嘴巴张得老大,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家妹妹,仿佛面前这个女子是他此生初见一般。

    他没想到,自家父亲看似听天由命的行为背后,还隐藏着这么深奥很辣的后手。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根本看不清楚的东西,在妹妹符赢眼里,却是毫末必现。

    崇文斋只卖了一件王右军的赝品,便落了个全部财产被抄没充公的下场,整个汴梁没有任何人觉得他冤枉。

    如果刘知远拥立上位的二皇子被证明是个假货呢?

    契丹人怎么会那样笨,居然不懂得斩草除根的道理,硬是让两个皇子在押解途中悄然走失?

    瓦岗寨的强盗怎么运气如此之好,随便从死人堆里翻出个被砸破脑袋的小胖子,就恰恰翻出的是失踪多时的二皇子石延宝?

    韩朴和郭允明南下的时机怎么如此之巧,居然刚刚率部偷偷渡过了黄河,就恰恰从瓦岗贼手中认出了已经失去记忆的二皇子?

    二皇子的记忆力怎么如此古怪,早不恢复,晚不恢复,刚刚脱离瓦岗群贼之手,就立刻想起了他自己是谁?

    .......

    有一件巧合是运气,有两件巧合是上天眷顾,可若是如此多的巧合都发生在一起,都与同一个人息息相关。那个落入刘知远手中的二皇子,怎么可能是真的?

    退一万步讲,即便所有巧合都是命中注定,老天爷就是看着玩鹞子的刘知远顺眼,那个胖胖的傻子就是二皇子本人!手握重兵的各方诸侯又不是傻子,凭什么有如此多的疑点不抓住大做文章?

    随便抓住一个疑点都能掀起遮天巨浪,他们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地承认二皇子的身份为真?!怎么可能任由刘知远爬到所有人头上,挟天子以令诸侯?

    如果那样的话,就根本不会有着数十年兵戈!

    自打朱温篡唐之后,中原这地方,规则便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哪怕二皇子身份没有任何疑点,诸侯们都不会让刘知远遂了心愿。更何况所有漏洞都端端正正地摆在了明面儿上!

    只要抓住一件以赝品充当真货的行为,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抄没了百年老店崇文斋。

    同理,只要抓到二皇子身上的一个疑点,同样也可以认定此人乃刘知远故意找人冒名顶替!

    到那时,只要顺势一推,刘知远就立刻名誉扫地。他带头驱逐契丹人所获得的道义优势,也必将在瞬间荡然无存!

    他的声望与帐下兵马的士气,就会被再度拉到与其他诸侯相同的高度。想要做这片江山的主人,就必须凭着武力跟诸侯们一家家去死磕,再也不可能妄想着白捡便宜!

    这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在想清楚了以上问题的一刹那,符昭序对自家父亲,崇拜得几乎无以复加。

    然而,就在下一个刹那,他就立刻开始庆幸,好在自家妹妹是个女儿身!

    如果符赢也是个男子汉,以她的智慧、心机及在这个家中的受宠程度,继承权还有别人什么事儿?

    恐怕自己虽然身为长子,却也只有对她俯首帖耳的份,根本没有资格与之相争!

    “赢儿,你在李家一直过得还好吧!有什么事情,没必要憋在心里!入帮不方便跟为父说,就跟你娘私下里念叨念叨。咱们符家的女儿,可不是专门生下来给人家欺负的!”正当符昭序惶恐莫名的时候,耳畔,却又传来自家老父的声音,隐隐带着一缕发自内心的无奈。

    “怎么可能不好?您多虑了,真的!我可是您的女儿!”妹妹的回答音也随即传来,听上去轻松而又愉悦。

    符昭序悄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强笑着抬起头观望,恰恰看见符赢那花一样绚丽的笑容。

    而老父的面孔上,却明显带着几分愧疚。摇摇满头华发,低声说道:“当初我心中方寸大乱,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考虑周全。现在回想起来,其中最不该的,恐怕就是仓促把你给嫁了出去!嗨!真是造化弄人!”

    “阿爷,您说这些做什么?难道我还能真的一辈子守在您身边,做一个老姑婆不成?!”符赢笑了笑,脸上一瞬间又露出了几分出嫁前的娇憨,“夫家对我很好,公公和婆婆也都同情答理。不会故意刁难人。况且哥哥刚才不是也说过了么,崇训他,崇训他待我一向敬爱有加!”

    “他居然也长着眼睛?”符彦卿将身体直起来,用眼皮夹了一下长子,不屑地摇头。

    “我.......”无缘无故又挨了迎头一闷棍,符昭序冤枉得几乎当场吐血。“我的确看到妹夫对妹妹不错了!不光是我,咱们家很多人都看到了。那李崇训甭看长得人高马大,却是难得的温和性子。从来都是不笑不说话,无论见到谁都主动抢先打招呼。每次提起妹妹来,他,他连眼神都会变得特别温柔......”

    “行了!”符彦卿满脸疲惫地挥手,“你也甭替他说好话了。他的那些伎俩,都是你阿爷我当年玩剩下的!”

    说罢,又快速将目光转回符赢,“回去后让崇训告诉你公公,他的信,我仔细看过了。一切都没问题,就依照他信上说的办。咱们符家的商队,过几天就会启程。无论是皮革、铁器还是战马,都会加大对他那边的供给。至于价格,他也可以让双方的掌柜们再度面对面商量!”

    “谢谢父亲大人!”符赢知道老父是在变着法子补偿自己,笑了笑,蹲身行礼。

    “自家人,不必客气!”符彦卿抬了下手,笑着吩咐。在缓缓放下的小臂瞬间,他竟然感觉有上万斤重。

    秦王符存审的孙女,祁国公符彦卿的女儿,嫁入刚刚崛起的李家,原本就是下嫁。更何况,赢儿是个名副其实的将门虎女。夫妻双方的家世和本领,相差都如此悬殊,这样的婚姻,怎么有可能幸福?

    而当初自己之所以答应了李守贞的求亲,却只是仓促之间,想多结一个外援罢了。而现在看起来,这个外援非但不可能给符家予任何实际上的支持,并且很有可能,将来会成为符家一个摆脱不了的负累!

    这些东西,符彦卿自己只要静下心来,稍稍看得仔细些,便清清楚楚。才智不亚于他自己的符赢,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但是,此番偕丈夫归宁,她却依旧满脸幸福的做初嫁少妇状。依旧变着法子弥合父亲和哥哥之间的矛盾,依旧想方设法讨老父和娘亲的开心。她自己在夜深人静是流下的眼泪,又将要用多大的斗来称量?

    想到这儿,饶是符彦卿的心肠早已被峥嵘岁月磨得麻木不堪,却也禁不住涌起了几分酸涩。笑了笑,起身走到墙边的书柜前,用力拍了几下机关,从一排自动挪开的典籍后,默默掏出了一块表面錾着苍狼图案的铁牌。然后,又默默将典籍恢复如初,转过身,走到女儿面前,将铁牌轻轻地放在她的手里。

    “这是你祖父当年所佩之物,乃你曾养祖父的晋王殿下亲手所制。当初他膝下十三太保,每人都有一面。你拿着,贴身收好。将来如果遇到什么揭不开的大麻烦,无论什么情况,都可以将它举起来。届时说不定有人会认得,能侥幸保护你一时平安!”(注1)

    “这,这太贵重了。女儿,女儿不敢收!”符赢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将铁牌往父亲手里推。

    符彦卿却张开大手,当着长子符昭序的面儿,将铁牌再度郑重按进女儿的掌心,然后用力将对方的手指一一合拢,“叫你拿着就拿着,如果符家的儿子也需要此物来保命,那符家存在不存在,早就没了意义!记住,贴身收好,可以传给儿子,却不可以传给夫婿。”

    “谢谢阿爷!”符赢的眼睛中,缓缓闪起几点泪光。将握着铁牌的手抽回,然后缓缓下拜。

    “行了,你们两个下去吧!我今天累了,且去睡个回笼觉。就不跟你们俩个一道用饭了!”符彦卿又挥了挥手,倒退着坐回椅子,脸上的神情,竟然如同刚刚打了一场战役般疲惫,“让你哥送你出去,顺便也代表咱们符家再去见你夫婿一面。毕竟他是咱们符家的女婿,难得回来一次,咱们符家不能过于慢待了!”

    “是!阿爷您休息,我跟哥哥改天再来看您!”符赢低低的答应了一声,给犹在发愣的符昭序使了个眼色,带着他缓缓退出了书房。

    刚以一开自家老父的视线范围,符昭序立刻就恢复了活力。也不顾还有丫鬟就跟在两人身后,低下头,涎着脸道:“你今天可是赚大了。九太保的苍狼铁牌呢!算上今天,我才只看过三次。一次是小时候,一次是在阿爷的寿宴上。”

    “我只是暂且替阿爷收藏一下,等下次再归宁时,自然会想让娘亲转交给他老人家!然后,他们自然还会再传给你!”符赢抬头看了看哥哥的脸色,淡然回应。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有点羡慕你而已。”符昭序脸色一红,赶紧用力摆手,“当年的十三太保,是何等威风凛凛!眼下咱们中原各镇节度使,几乎没有一家跟他们几个不存在莫大渊源。阿爷把他给了你,你若再是个男儿身。啧啧,持此牌在手,谁敢不让你三分。今后天底下无论发生什么......!”

    “哥哥错了!”话音未落,符赢已经收住了脚步,正色打断,“今后别人让不让我三分,不在这面铁牌,也不在已故多年的晋王。而是在你,在符家!哥哥,不是做妹妹的说你。你如果能帮阿爷把这个家撑起来,无论我嫁给谁,都可以直着腰说话。若是阿爷百年之后,你却还是今天这幅德行。有没有这块铁牌,恐怕妹妹我最后的结果都是一般模样!”

    说罢,也不给自家哥哥思考和反驳的时间。带着自己的贴身婢女,快步离去!只留下祁国公府衙内军指挥使符昭序,呆呆地站在原地,半晌发不出任何声音!

    注1:晋王李克用共有十三个儿子,除了李存勖之外,其他十二位都是养子。这十三个儿子个个骁勇善战,替他打下了大片疆土。其中符彦卿的父亲李存审排第九。其死后多年,才在符彦卿的二哥符彦饶力主下,全族恢复了原本的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