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二章 霜刃 (八)
    第二章 霜刃 (八)

    “至少还有宁采臣,我就不信,你连他的死活都不顾!”郭允明疯狗入穷巷,终于露出了满嘴的獠牙,“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怕出身辱没了你,他早就做了你的义父!你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

    “如果我答应了你们去冒充石延宝,他就能活吗?你们还不是一样要杀了他灭口?”宁彦章此刻,却显露出了与年龄和阅历都完全不符的冷静,笑了笑,沉声反问。

    答案是否定的,瓦岗寨中,所有曾经跟小肥接触过,并且知道他不是石延宝的人,都必须灭口。甚至还包括早已投靠了汉王的大当家吴若甫。在郭允明眼里,这些人都是隐藏的风险,消灭得越早,就越能避免大祸的发生。

    已经被戳穿了一次,他知道自己很难再用假话取信于对方,所以干脆光棍地承认,“你听从我的安排,我负责让宁采臣下半辈子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活得舒舒服服。如果做不到,至少,我还能让他死个痛快!”

    “姓郭的,如果你敢动他一根寒毛,我发誓,会拿你的全家殉葬。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你自己等着瞧!”会用亲人要挟对手的,不止是郭允明一个。少年小肥现学现卖,奋起反击。

    “你敢——!”郭允明再度长身而起,手掌紧紧握住了刀柄。作为一个折磨过无数犯人,又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江湖,这一刻,他居然发现自己有些心虚。咬牙切齿半晌,才恶狠狠地丢下了一句,“你先想想自己怎么活下去,再操别人的心吧!宁采臣的生死,由不得我,更轮不到你来管!从这里到太原,最多还有二十天。二十天之内,如果你还想不明白,就彻底不用想了。实话对你说,天底下长得像郑王的,不止是你一个!”

    说罢,也不管小肥如何反应。推开车门,一纵而出。

    “呯!”厚重的木头车门从外边被拴紧,少年小肥被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了铁栏杆后。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个不停。

    不是怕,而是愤怒。他愤怒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恶毒的人,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什么石延宝,还要逼着自己冒充,还要牵连那么多的无辜。

    三当家、四当家和五当家都已经被他们害死了,六、七两位当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二当家则深陷于虎狼之伍,每一刻都有被灭口的风险。这几位,都是小肥在醒来之后,第一眼见到,也是对他最好的人。然而,他们却受了他的拖累,一个接一个死于非命!究其原因,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太白净,太像那个被掠走的窝囊皇帝!

    短短两三天时间内,吴若甫、韩朴、郭允明这些人,一遍遍刷新着他对人性之恶的认识。让他觉得眼前世界简直如墨一般黑暗。

    在这墨一般的长夜里,二当家宁采臣的音容笑貌,几乎成了小肥眼睛能看见的唯一光亮。而现在,连这一丝萤火虫般的微光,居然也有人试图扑灭!

    “不行,绝不不行。光生气没有用!我必须想办法逃出去,然后找到宁叔,跟他一起,能逃多远逃多远!”磨难是人生当中最好的催熟剂!当出离愤怒之后,少年人的头脑反而快速恢复冷静,快速开始运转。

    栏杆是铁制的,但是车厢却是木头打造。此刻他手里除了画轴之外,还有一面青铜做的镜子。如果想办法一分为二,就可以当作刀具来将某一根栅栏的底部挖松。然后趁着没人注意,脱困而出。再想办法制住郭允明,逼他交出两匹战马,振翅高飞...

    少年人做事,向来是说干就干。迅速将巴掌大的青铜镜子从地板上捡起,宁彦章将其背部中央位置其贴在铁栏杆上,然后双手用力将镜子两侧向后猛扳。以照清楚人影为目标而打造的青铜镜子,哪里受得了如此折腾?很快,就向后弯折成了蝴蝶翅膀型。

    宁彦章见状,心中大喜。立刻又用手抓紧镜子的边缘,朝着相反方向掰直。如是反复折腾了十次,终于,耳畔传来了“喀嚓”一声轻响。铜镜子从中央裂成了两片。

    “成了!”少年人迅速朝车门口看了看,警觉地将其中半片镜子收起。然后蹲身下去,拿着另外半片朝着靠近车厢边缘处一根铁栏杆面对自己的位置,缓慢却非常用力地下挖。硬木打造的地板,与粗糙的镜子碎裂边缘接触,发出缓慢的摩擦声,“嗤——”“嗤——”

    不是很高,却紧张得少年人头皮发乍。有一簇木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掉了下来,被粗重的呼吸一吹,转眼不知去向。

    “嗤——”“嗤——”强行压抑住尖叫的冲动,少年人继续用破镜子在同一根铁栏杆下方内侧位置挖掘。就像一只潜行于地底的蚯蚓,缓慢,却专一。

    更多的碎木屑被挖了下来,像雨后蚂蚁洞口的泥土般,缓缓堆成了一小堆。半块铜镜子也越来越热,慢慢开始变得烫手。他轻轻吹了口气,将木屑吹到了床榻底下某个未知角落。然后将发烫的镜子藏起,换成另外一半,继续悄悄地努力,“嗤——”“嗤——”“嗤——”“嗤——”

    刚刚挖了三两下,车厢门处忽然传来了把手拉动声。宁彦章被吓了一哆嗦,立刻将铜镜子藏入衣袖,侧转身,双手抱膝,做呆呆发愣状。

    门,被人从外边拉开,马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郭允明拎着一袋子干粮,一袋子清水,非常开心地跳了进来。先将干粮和清水朝着少年人晃了晃,然后阴恻恻地说道:“开饭时间到了,二皇子殿下,微臣伺候您用膳!”

    “我跟你说过了,我不是二皇子!”宁彦章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冷笑着回应。

    “这事儿,可由不得你!”郭允明皮笑肉不笑,将干粮和清水摆在矮几上,大声强调,“微臣听人说,不喝水,最多可以活五天。不吃饭,最多可以活十天。但是一直没机会验证。从这里到太原,差不多得大半个月功夫。殿下如果也感兴趣的话,不妨跟微臣一起试试!”

    “卑鄙!”宁彦章将头侧向床榻,低声斥骂。然而,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声,却出卖了他,令他的面孔变得又湿又红。

    正是长身体的年纪,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水米未沾牙,他怎么可能不觉得饥饿难奈。可是,再难奈,他也得忍下去,绝不能向对方低头。否则,只要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直到万劫不复。

    “你说你,何苦呢?”见到少年人倔强的模样,郭允明不怒反笑。“当皇上有什么不好?许多人做梦都想当,还没这个机缘呢!你想想,有大堆的美女陪着你,成堆的绫罗绸缎让你穿,还有山珍海味,每天换着花样给你往嘴边上.....”

    “够了!”听见山珍海味四个字,宁彦章就觉得肚皮贴上了脊梁骨。气得用力踹了一脚铁栏杆,大声驳斥,“还不是被你们当傀儡?等用完了,再一刀杀掉。然后来一个暴毙身亡?自唐高祖以来,哪次朝廷更迭不是这么干?!你当我从没听人说起过么?”

    “啊呀,你倒真不是个傻子?!”仿佛发现了一大堆无价之宝般,郭允明夸张地晃动胳膊,手舞足蹈。“可至少,你不用现在就死。还可以如同皇帝般享受好些年。如果能讨得汉王欢心,甚至还可以当个山阳公!”

    见小肥眼里明显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他脸上的表情愈发得意,“就是汉献帝,禅位给曹氏之后,被封山阳公。他可没有被杀,荣华富贵享受到老。汉王他老人家性子宽厚,你好好干,说不定也会给你同样的好处!”

    “我呸!”再度被人拿没有学问这条弱项来欺负,宁彦章怒不可遏。用力朝着对方吐了一口吐沫,转过头,一言不发。

    郭允明却不想轻易放过他,继续循循善诱,“我说,都已经到这地步了,你除了认命之外,还能怎么样?还指望着逃出汉王的手掌心么?天下这么大,哪里有你的容身之地?”

    “哼!”宁彦章悄悄皱了下眉头,牙关紧咬。

    郭允明毫不气馁,笑了笑,大声补充,“实话告诉你吧,你现在应了那句话,奇货可居,落到谁手里都一样!连符彦卿那头老狼都知道你是二皇子了,全天下的英雄豪杰,还有谁会以为你是假的?他们之所以没派兵过来抢你,不过是因为距离远,一时半会儿手还伸不了这么长而已!”

    “哼!”回答他的,还是一声冷哼。少年人打定了主意,就是不接他的茬儿。

    “刚才死在你眼前的哪个,叫做冯莫。是符老狼手下的细作头目,还做过皇后亲生父亲的家将。”唯恐小肥心存侥幸,郭允明索性以实例为证,“连他都把你当成了二皇子,可见你与二皇子长得多像!”

    说到这儿,他猛然皱了下眉头,快速自言自语,“对啊!他手下人招供,正因为他从小抱过二皇子,所以符彦卿那头老狼才会派他出来打探消息!他,他怎么可能认错了人?”

    紧跟着,抬起眼,他直勾勾地盯着小肥,如获至宝,“你口口声声说我逼着你冒名顶替,那冯莫先前的表现,你又怎么说?!”

    少年小肥被问得身体连连向后挪动,再一次心神恍惚。然而这一次,他却以比先前快十倍的速度恢复了理智,大声说道:“车厢头太暗,他没看清楚而已!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承认我是二皇子,你,你就别枉费心机了!”

    “那你就试试,看你能饿几天!”被他的冥顽不灵惹得再度心头火起,郭允明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转身下车。在关门前的一瞬间,又探进来半个脑袋,快速补充,“别指望还有人前来救你。我能来,是因为汉王早有光复山河之心。你不过是捎带着捡的添头而已。而其他人,即便都像符彦卿那老狼般闻到了味儿,也来不及派兵。光是临时招揽些三山五岳的蟊贼,又怎么可能是汉军精锐的对手?!”

    “那你们为何还要拉拢蟊贼去跟赵延寿拼命?!”听他把绿林豪杰们的战斗力说得如此不堪,小肥本能地跳起来反驳。

    “废物利用而已。省得汉王进了汴梁之后,还要花费力气剿灭他们!”郭允明撇了撇嘴,“咣当”一声,用力将车门关紧,将少年人再度隔离在寂静的牢笼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