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二章 霜刃 (一)
    第二章 霜刃 (一)

    “逃?为什么要逃?咱们往哪逃?”突然间转折太大,宁彦章根本无法做出正常反应。只是顺着李铁拐的手臂方向踉跄了几步,然后就回过头来,满脸茫然地追问。

    “韩朴想把咱们全杀光!”李铁拐用拐杖拍飞一名冲过了的黑衣甲士,气急败坏地补充,“他要借刀杀人!你快点,逃,能逃多远就逃......”

    他的后半句话,被血水卡在了喉咙处。一排乌黑的羽箭凌空而至,将他直接射成了刺猬。

    “五叔!”宁彦章身上也挨了几箭,但是箭簇全都被明光铠挡住,没有一支深入要害。哀嚎着向前冲了数步,他将李铁拐抱在了怀里,大声哭喊,“五叔,我带着你一起逃,一起逃!要死,咱们爷俩死在一起!”

    “傻小子....”李铁拐艰难的笑了笑,头一歪,气绝身亡。

    有股剧烈的痛楚刺入宁彦章的心脏,令他浑身颤抖,脚步踉跄。李铁拐死了!平素从没给过他好脸色,并且屡屡想赶他下山的李铁拐死了!当初想赶他下山是怕受了他的拖累,现在却死在他的怀里,只为了给他寻找一个逃命的机会!

    “跪下投降,饶你不死!”一名身穿黑衣的骑兵策马冲了过来,刀尖遥遥地指向少年人的头顶。

    能中了三箭却继续哭天跄地的,身上肯定穿着一件上好的铠甲。而这年头能穿得起好甲且白白净净的半大小子,家境肯定不会太差。俘虏了他索赎,远比直接把他杀掉合算。

    “跪你姥姥!”宁彦章瞬间充满了红色,丢下李铁拐的尸体,他直接从身后抽出一把手斧。

    “找死!”黑衣骑兵勃然大怒,立刻放弃了抓俘虏索要赎金的念头,双腿用力磕打马镫,手中横刀像鞭子一样抡到了身侧

    只要向前冲出四五步,他就能用横刀将少年人的脖子抹成两段。这辈子他已经不知道用此招杀掉了多少负隅顽抗者,不在乎多上一个。

    “呼——!”一道寒光,彻底打碎了他的如意算盘。少年人居然跳了起来,凌空将手里的斧头掷向了他的面门。

    战马已经开始加速,黑衣骑兵来不及改变方向。只能凭着娴熟的战斗技巧,仰头向后,用脊背贴近马屁股。

    雪亮的斧头,贴着他的盔缨急掠而过,吓得他冷汗直冒。用力收腹挺身,他准备再看对手一眼,然后迅速结束战斗。谁料就在腰杆刚刚挺起来的那一瞬间,第二把雪亮的斧头又至,“喀嚓”一声,将他胸口砸蹋了半边!

    “啊——!”黑衣骑兵惨叫着坠马。宁彦章快步冲上去,用第三柄斧子,劈开此人的脑袋。

    没等少年人将尸体胸口处的斧子收起,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惊呼。“杨都头死了!”

    “那个毛孩子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给杨都头报仇!”

    ......

    紧跟着,一小队黑衣步卒,快步赶至。手里的长矛短刀,没头没脑地朝少年人身上招呼。

    “报仇?对了,报仇!老子要报仇!”宁彦章拎着斧子跳开数步,然后如梦初醒。五叔死了,被黑衣人这方用冷箭射死。他得给五叔报仇,否则怎么对得起五叔这段时间的照顾之恩?!

    单手持着一把短斧,他瞪圆了血红色的眼睛冲向了正在朝自己靠近的这伙黑衣人。根本不管对方手里的兵器会不会伤到自己。

    这个等同于找死的动作,令稳操胜券的黑衣步卒们手忙脚乱。长兵器根本来不及调整方向,短兵器恰好又够不到出手位置。而少年小肥,却凭着一股子初生牛犊的血勇,直接冲入了他们中间。手起斧落,将正对着自己的那名黑衣人砍了个**迸裂。

    一把横刀贴着他的脊梁骨抹过,将李铁拐特地给他披上的破旗子抹断,在铁甲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一杆长矛狠狠砸在他的左肩膀,将精钢护肩砸得“叮当”作响。还有一把横刀直接捅到了他的小腹处,被护心镜挡住,推得他脚步踉跄,身体歪歪斜斜。

    下一个瞬间,宁彦章猛地一低头,用铁盔砸上斜对面持刀者的鼻梁骨。将此人砸得满脸是血,惨叫着仓惶后退。随即,他咆哮着转身,用斧刃砍掉了持枪者的一条胳膊。侧后方的横刀再度砍来,直奔他毫无保护的脖颈。宁彦章大叫着向斜前方跳出一步,然后猛地一拧腰杆,将斧子掷在了对方的面门上。

    “啊——!”持横刀的黑衣步卒惨叫着倒地,不知死活。

    另外两名黑衣步卒被吓了一大跳,愣愣地不知道该继续围杀他,还是转身逃命。宁彦章则弯腰从地上抄起一杆长矛,朝着对方劈头盖脸地乱砸。

    这是最愚蠢的做法,非但不能杀死对方,反而暴露了他乃第一次上战场的事实。两名黑衣士卒立刻心神大定。先向后退开了半丈远,然后将肩膀贴上肩膀。准备采用双人合击的战术,彻底解决眼前这个身穿铁甲的小胖子。

    “呯!”一匹雪白的战马从侧面呼啸而至,将这两名黑衣人同时撞飞了出去,不知生死。马背上,韩重赟猛地拉紧缰绳,侧下身,右手遥遥地递向宁彦章,“上马,别乱跑!援兵到了!”

    “的的,的的,的的的的”十数匹战马从远处冲过来,将二人团团护住。是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的亲卫,个个骑术精良,武艺高超。只要他们不死光,任何人都甭想再碰到两个少年一根汗毛。

    “的的,的的,的的的的!”更多,更多的战马,数以百计,列队冲入战场。将猝不及防的黑衣将士,像洪水中的庄稼般,一层层冲翻在地,踩得筋断骨折。

    每一匹战马上,都有一名威风凛凛的骑兵。每一名骑兵的盔缨,都是鲜红色,像地面上的血浆一样红。

    都指挥使韩朴隐藏的后招提前使出来了。

    他在奉命南下收拢绿林豪杰之前,是近卫亲军中的骑将,最擅长指挥的,就是骑兵。为了今天的胜利,他把麾下的弟兄全都调了过来,并且偷偷地藏在了山梁的另外一侧。

    他不惜以所有新收编的绿林豪杰为诱饵,就是为了给对手致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