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正文 第一章 磨剑 (七)
    第一章 磨剑 (七)

    “遵命!”韩重赟兴高采烈答应一声,纵马靠近宁彦章,脸上带着少年人特有的热忱。

    他最近一段时间终日陪着自家父亲东奔西跑,很难得才遇到一个同龄的玩伴儿。因此发现小胖子武艺不甚精熟,反应也颇为迟钝之后,便偷偷地向自家父亲求情,希望后者在打仗的时候能给予宁彦章特殊照顾。但是韩朴听了,却把他给狠狠教训了一顿,根本不肯做丝毫通融。

    本来他已经绝望,准备自己偷偷想办法在力所能及范围内,给小胖子一些保护。却万万没料到,自家父亲终究还是心软,居然在最后关头又改弦易张。

    “奶奶的,黄鼠狼窝里养了只兔子出来,我韩某人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望着自家儿子那欢天喜地的模样,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忍不住轻轻皱眉。

    他当然不会因为两个少年之间刚刚萌发的友谊,就对宁彦章特别照顾。事实上,此时此刻在他眼里,麾下这六千余绿林好汉全都加起来,也没少年小肥一个人重要。而哪怕眼前这一仗他不幸战败,哪怕他把所有兵马丢光,只要能带着小肥返回太原,他也肯定是有功无过。

    但是两军阵前,肯定不是教导自家儿子的好场所。很快,韩朴的注意力,就被对面那支远道而来的队伍给吸引了过去。

    只见对面那支兵马将士皆穿黑衣,在低沉的彤云下,如同一群争食腐肉的乌鸦般,铺天盖地而来。队伍中,厢、军、指挥、都、伙,各级认旗一面压着一面,层层叠叠叠,等级分明。(注1)

    “来者不是个善茬子!”瓦岗营指挥使吴若甫回过头,带着几分忐忑提醒。他是个老行伍了,某支军队的斤两多少,几乎一眼就能看得清楚。

    “是韩友定,咱们的老相识了。十年前在洛阳城下,咱们就跟他交过手!”韩朴撇了撇嘴,笑着透漏。“斥候早就告诉我是他,老子在佛前烧了多少香,才终于盼到跟他再度交手这一天!”

    十年前,他与吴若甫两人俱是后唐末帝李从珂帐下的禁卫军“十将”,而韩友定,则是反贼赵延寿麾下的“都头”,双方曾经在洛阳城外恶战数日,战袍都被敌人和自家袍泽的血染成了赤红。如今“故人”再度相遇,韩友定已经是统领一厢兵马的总管,而他和吴若甫,却一个依旧徘徊于骑将的位置,另外一个则干脆成了占山为王的强盗头。(注1)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为眼红。当年若不是赵延寿给契丹人带路,联合石敬瑭毁灭了后唐,吴若甫也不至于放着前程远大的禁卫军的军官不当,去做什么瓦岗寨主。而韩朴本人,如果当初不是曾经于“唐军”中效过力,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投降了刘知远,也不至于这么多年来始终得不到重用,好不容易捞了个都指挥使的差事,所带的还是一群临时聚拢起来的山贼草寇!

    新仇旧恨涌上双眼,吴若甫将战马缰绳一抖,就准备主动请缨去策马冲阵。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却抢先一步打手势制止了他,再度低声说道:“不急,好钢得用在刃上。骑兵都不要动,先让陈州营的弓弩手去试试对方斤两!”

    说罢,从亲兵怀里抓起一支棕黄色的营旗和一支画着弓箭的三角旗,高高地举过了头顶,左右挥舞。

    “韩将军有令!陈州营遣全体弓弩都出战!”

    “韩将军有令!陈州营遣全体弓弩都出战!”

    ......

    二十几名韩朴从太原带来的亲信,扯开嗓子,将主帅的将令一遍遍重复。与此同时,传令兵策动坐骑,沿着专门留出来的通道,将令箭送往军阵左翼的陈州营。鼓号手则举起画角,挥动鼓槌,将激越的催战声传遍全军。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号角声宛若北风在怒吼,战鼓声宛若雷鸣。在风吼和雷鸣声里,大约六个都的弓弩手,手忙脚乱地从左翼移动到了自家军阵正前方。瞄准越走越近的敌人,奋力射出羽箭和硬弩。

    “嗖嗖嗖嗖嗖嗖.....”

    “呼呼呼呼呼呼......”

    山脚下的天空顿时就是一暗。正在迅速靠近的敌军队伍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举起无数面蒙着牛皮的盾牌。最前方的盾牌表面,转眼间就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矢,如同盛夏时刚刚割过的麦田。紧跟着,有哀嚎声在盾牌两侧响起,血光飞溅,十几条生命坠落于尘埃。

    射击的效果一般,但黑鸦军的攻击节奏,明显受到了干扰。很快,便有低沉的牛角号声,从盾牌后响起。随即,整个军阵迅速变宽,变薄。更多的盾牌被举过了头顶,在最前方迅速组成了一堵黑色的盾墙。盾墙后,上千张角弓迅速拉圆。

    “嗖嗖嗖嗖嗖嗖.....”

    “呼呼呼呼呼呼......”

    又是一波弓箭和飞弩,从山坡飞向山脚。将漆黑色的盾墙,砸得摇摇晃晃。“轰!”“轰!”“轰!”摆在半山腰的几具床子弩,也开始发挥余威,将两丈余长,碗口粗细的巨矢,射向敌军。

    大部分巨矢都偏离了正确方向,徒劳地在敌军头顶掠过,带起一阵阵惊呼。只有两、三枚,正好砸中了盾墙,将青黑色盾牌和盾牌后面的兵卒,串在一起,继续向后飞驰。一个,两个,三个,直到积蓄的力道全部被**抵消,才轰然落地,于沿途所经之地,留下一道血淋淋的豁口。

    更多的羽箭顺着豁口飞入,射倒更多的兵卒。但是,只花了两三个呼吸,身穿黑色铠甲的兵卒就重新聚拢起来,封堵住了自家队伍中的破绽。没等半山腰的床子弩再度上弦,负责阵前指挥的步将果断下达反击命令,“正前方八十步,预备——射!”

    “呼——!”仿佛魔鬼吐气,一阵剧烈的风声,扫过整个山岗。黑色的羽箭瓢泼般,从山脚泼上山梁,将正准备发起第三轮射击的陈州营射得四分五裂。

    “啊——!”数以十计的弓弩手,倒在血泊当中,翻滚哀嚎。猩红色的血浆透过单薄的皮甲,泉水般四下喷溅。

    周围的袍泽们被骤然而来的打击,吓得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是该先救援自家伙伴,还是继续向敌军射击。而那些满怀着建功立业之心的大小头目们,则脸色惨白,两眼发直,双腿像抽了筋般不停地颤抖.....

    “呼——!”又是一声魔鬼的吐气,从山脚处响起。更多的黑色羽箭飞上了半空,然后迅速扑落。将近三分之一的陈州营将士,栽倒于血泊当中。剩下的根本不用任何人提醒,惨叫一声,撒腿就往回逃!

    “督战队,清理正面,严肃军纪!”韩朴的脸上,丝毫不见半点沮丧。抬眼向队伍正前方看了看,大声喝令。

    两百名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刀盾兵,迅速列队向前,遇到慌不择路的溃卒,兜头便是一刀。

    “啊——!”“呀——!”“饶命——!”惨叫声不绝于耳。数十名侥幸没死在敌军羽箭下的溃卒,转眼就变成了督战队的刀下之鬼。

    到了此时,强调军纪的喊声,才于督战队身后响起。又冷又硬,不带丝毫人类情感,“让开正面,撤回本营。敢乱喊乱撞者,杀无赦!”

    “弟兄们,这边来,这边来!不要,不要杀了,不要杀了!求求你们,不要,不要杀了,不要冲击本阵!”陈州营主将何三畏,骑马冲到督战队侧面,哭泣着喊叫。

    他不敢抱怨韩朴心黑,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即便是山寨,临阵脱逃者也不会落到好下场。但这一波里,死的都是他辛苦多年才拉起来的弟兄,其中还有两名寨主是他的八拜之交。哥几个本以为可以一道谋取富贵,谁料转眼间就阴阳两隔。

    “韦城营,白鹿营、灵丘营,全体前压,用弓箭射住阵脚!延津营,汲州营,举盾上前护住本阵!”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对哭喊声充耳不闻,娴熟地举起一面面崭新的令旗。

    被点到名字的营头迅速上前,或举起半人多高的木制举盾,遮挡从山下飞来的黑色羽箭。或者拉开角弓、竹弓,以及各色单人弩,向敌军射出复仇之箭。

    “嗖嗖嗖嗖嗖嗖.....”

    “呼——!”

    “嗖嗖嗖嗖嗖嗖.....”

    “呼——!”

    双方你来我往,各不相让。头顶的天空也变得忽明忽暗。

    斑驳的光影里,一排接一排的喽啰兵,像暴雨中的麦秸般倒了下去,血水迅速汇聚成小溪,顺着山坡向下流淌。

    斑驳的光影里,一簇又一簇黑衣士卒,如被狂风扫过的芦苇般,纷纷低伏。猩红色的雾气缭绕而上,被山间的水汽带着,染红了清晨的天空。

    谁也来不及细数,这一刻双方有多少人战死?谁也无法预测,这种面对面的射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山上山下的弓箭手们都咬紧了牙关,不停地将羽箭送入半空。不停地杀死对方,或者被对方杀死!

    他们的手臂都已经开始颤抖,他们的眼睛都变得又涩又疼,但是,他们却谁不愿意放弃。他们都在赌,咬牙赌,赌对方会比自己更早一步崩溃,比自己更早一步抱头鼠窜。

    也许只是短短半刻钟。

    对敌我双方来说,却如同万年时光般漫长。

    终于,天空中的乌云,再也受不了地面上扶摇而起的血腥味道。猛然间,“呼啦啦”一下四散而去。万道霞光忽然就从头顶射了下来,灼伤了在场每个人的眼睛。

    黑色的箭雨忽然停滞,低沉的号角声再度响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黑色的队伍缓缓向后退却,留下数百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正对面,也有呜咽的画角声相和。韦城营,白鹿营、灵丘营、延津营、汲州营,刚刚从绿林好汉变成汉军的豪杰们,也缓缓退后,留下一片耀眼的红。

    第一轮试探结束了。

    今天的杀戮,不过刚刚开始。

    注1:五代时,因为朝代更替过快,汉胡混杂。所以军制也异常混乱。大抵上,节度使之下设马军或者步军,马军和步军之下又设左右各厢。厢之下,再设“第*军”,或者“**军”。军之下,则设指挥;指挥下,设“都”,“都”下则为“伙”,或者“什”。但每个朝代,每一位节度使下,并不统一,变化剧烈。

    注2:骑将,骑兵“指挥”的主将,通常每个骑将掌控四百骑兵。每个步将,掌控五百步卒。十将,则十人长,最低级军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