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第0073章 案情逆转
    火井县衙的堂审,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本应针对方家的县令崔寅,却处处针对原告刘二虎,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而本应冲在前头的赵家,也是此案的始作俑者,却躲在了背后。

    不过这并不代表赵家就不关心堂审的过程和结果,大堂上的变化,不断地传回到赵家的商铺里。

    听说李侠子迅速撤回反诉后,赵上益由衷地赞许道:“这李瞎子倒是机灵,没有着李昂的道。”

    赵上臣迟钝一点,忍不住问道:“大哥,你怎么知道这是李昂设下的陷阱?”

    “直觉,这一点连某也能想到,李昂不可能预先没有准备。眼下方家所产的盐吃死人,这最多是过失至人死亡,就算罪名成立,最多也不过是流刑。若方家反诉刘二虎下毒杀父,一旦罪名成立,刘二虎难逃死罪。反之,若所告不实,诬告之人便要反坐其罪,那也是死罪。”

    “大哥,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看着李昂那厮就这么吞并方家的盐井吧?这本来是咱们在做局,倒让李昂这狗贼把好处捞去了,那怎么行?”

    赵上臣屡次在李昂手下吃亏,可谓是恨不得剥其皮,吃其肉。要他选择的话,他宁愿暂时放过方家,也要把李昂干掉。

    “二弟千万不能冲动,要知道这个局是咱们布下的,一旦局破了,咱们也脱不了干系。”

    赵上益也不愿意为李昂做嫁衣裳,可又不免投鼠忌器,这个局本来就是他设下的,和崔寅也有过黑幕交易,刘贵之死一但被戳穿,李昂和崔寅获罪,那么他赵家也肯定跑不了。

    甚至李昂可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旦这个局被戳破,就把赵家拱出来项罪。

    “小翠!”

    “小郎君有何吩咐。”门外一个小丫头听到呼喊,连忙进来施礼。

    “你去看看小娘子练功完没有,若是练完,就请小娘子过来一趟,某有事请教。”

    “是,小郎君。”

    过了一盏茶功夫,已经被李昂骗离火井县的杨男,赫然出现在了赵家的花厅里,赵家兄弟俩一见她出来,连忙起身,毕恭毕敬地施了一礼。

    杨男今天不打算出门,上身穿交领罗衫,下穿百花烟水裙,静静婷婷,淡雅清丽,如九天仙女下凡,只是赵家兄弟俩不敢多看,都低着头施礼。

    “可是为方家的案子找我呀?”杨男在小几上跪坐下来,一边接过小翠递上来的香茗,一边随口问道。

    “回小娘子,正是。”

    “李昂破了李瞎子的舆论攻势了吧,赵瞎子也没有反诉刘二虎吧?”

    “小娘子怎么知道………嘶,瞧某笨的,该打!”赵上臣还真打了自己一巴掌,“小娘子是仙子下凡,什么事能瞒得过您呢,某该打,该打!”

    赵上益也不禁暗暗配服,杨男今天一直在后院练功,却对衙门里的案情进展清清楚楚,有如亲眼目睹一般,这种心智,诸葛亮也不过如此啊。

    他再次恭敬地拜道:“咱们下一步怎么办?还望小娘子指点一二。”

    “是啊!是啊!接下来就全靠小娘子了,让那李昂输得光屁股,老子要他……..”

    “自己掌嘴!”杨男打断他道。

    赵上臣二话不说,立即啪啪地扇自己巴掌,听话得不行。

    杨男吃了口茶,然后用手帕擦了擦嘴,说道:“要想方家败诉,咱们只要看着就行,但要想让李昂和方家两败俱伤,却是不易,特别是李昂此人,一旦让他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他必定会立即抽身,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小娘子,李昂他撇得清吗?”

    “他可曾送崔寅一文钱?没有吧?相反他还打过崔寅,算是有仇。他指使崔寅的手法,恐怕只是给崔寅画个大饼而已,就算崔寅去职落罪,把事情说出来,也查无实据,李昂但可否认,干他何事?”

    “嘶…….这厮确实是狡猾,太狡猾了,小娘子,这可怎么办?怎么才能把李昂这厮拿住呢?”

    “很简单,不能让方家输得太快。再狡猾的人,被迫急了,也会做出蠢事来。说好听点,这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赵上臣很有做捧哏的潜质,立即问道:“那要是说得不好听点呢?”

    “狗急跳墙。”

    “小娘子,那怎么才能逼得他狗急跳墙呢?”赵上臣把狗字咬得特别重,这样能给他带来一丝胜利的喜悦。

    “釜底抽薪。”

    听了这四个字,沉默着的赵上益心里便有了底,李昂想要赢得这场官司,光靠刘二虎家的盐罐里的盐有毒是不够的,这样一个孤证,不足以确定盐中有毒是方家的责任。

    ***

    火井县大堂上,随着那只用来验毒的小狗口吐白沫而死,围观的民众一片哗然,这件事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安危,谁知道自家的盐会不会也有毒呢?

    刘二虎家的盐罐里的盐有毒,这有两几种可能。

    一,刘二虎自己投毒。

    二,他人暗中投毒。

    三,方家的盐本身有毒。

    如果是前二者,那便是谋杀案,虽然性质恶劣,但终归是个案。如果是后者,也就是方家的盐本身有毒,那问题就严重了,可能还会有第二例、第三例,甚至无数人中毒死亡。

    要证明是不是方家的盐有毒,最好莫过于去方家的商铺批量查验。鉴于事情的严重性,县令崔寅不敢怠慢,立即带着一班衙役赶往方家位于城中的商铺。

    围观的百也纷纷跟在后面,数以千计,谁都想知道结果,因为这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安危。

    方同兴还是老神在在,坚信自家的盐无毒,李侠子却慌了,他凑到方同兴耳边小声地说道:“方郎君,事情不妙。”

    “李先生,李先生不是早想到崔寅会去盐铺查验了吗?”

    “方郎君,此一时,彼一时也。此事有高人在背后指点,在公堂之上崔寅不仅处处占尽了先机,而且显得道貌岸然,和刘二虎完全撇清了关系。咱们之前的的舆论也被瓦解了,眼下崔寅带着衙役到方家盐辅里去查验,一旦从中验出毒性来,民众便不会再怀疑是崔县令从中做手脚,事情可难以转寰了。”

    方同兴这下才急了,连声问道:“李先生,那接下来怎么办才好?”

    “崔寅处处抢占先机,如今便是想来个釜底抽薪也来不及了,唯今之计,最好是选让吕正来顶罪,只要能让吕正一个人先把罪名扛下来,事情就还有转寰的余地。”

    李侠子脑子急转着,这次他来得匆忙,各种准备颇有不足,加上没料到此事背后有高人指点,崔寅在堂上审案,一开始就俨然是“方家的代表”,不断地责难刘二虎,通过这种方式,不但撇清了自己与刘二虎的关系,而且把他这个方家辩护人也给“代表”了。整个堂审过程,根本没他什么事,李侠子便是有千言万语,也没机会盘问刘二虎。

    方家的盐铺已经被查封多日,方家人无法进入,崔寅要在里面“查”出毒盐来,那可是太简单了。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李侠子才建议先把吕正推出来顶罪,以退为进,如果真盐铺里真查出毒盐,就说是吕正这个掌柜工作疏忽导致的,先把方家撇清,这样才有翻案的机会。

    不管李侠子有什么打算,崔寅已经带着一班衙役,直奔方家的盐铺,铺子门窗上都打着封条,崔寅命人当众折下封条,进入店铺,然后直奔后面的仓库。

    为了安抚民心,崔寅还让八个德高望重的百姓一同时去,观看整个查验的过程。李昂作为火井县的名人,也在八个人的行列之中。

    然而当衙役拆下盐库的封条,打开库门时,大家却都傻眼了。

    *******************

    ps:记得一个朋友看了第一章,对我说“我叫赵日天”这句话是第一章最大的亮点。

    说实话,心里很感慨,在叶良辰、赵日天现象可以迅速窜红网络,倍受人追捧的今天,狂躁和冲动俨然成了潮流,心里不禁惴惴,这历史文还有几个人看呢………

    感慨归感慨,字还是要码……..并继续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