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第0072章 李侠子忙撤诉
    自从那天李昂请崔寅吃酒,并给他描绘一了幅美好的蓝图之后,李昂已俨然成了崔县令的军师。不光是今后的施政纲领,包括这次堂审的步骤和方法,都是李昂精心为崔寅策划好的。如果审判进行还不顺利,李昂甚至不惜亲自上堂为李二虎辩护。

    目前看来,还不需要他上堂。这出其不意的一开局,显然打得被告有点懵,方家现在是被告,倒有点像原告。他们精心准备的辩词都没有机会用上,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无处着力。

    而原告刘二虎反而有点像被告,从一上堂,崔寅就不断地针对他,又是打板子,又是责难,让刘二虎看上去苦不堪言,就连堂外的百姓,对他都抱以了同情。

    李铁嘴忍不住凑到李昂身边,轻声赞道:“老板就是老板,这以退为进,可谓神来之笔啊,高明,真高明”

    李昂突然明白,为什么周星驰总是找吴孟达罗家英等人做配角了。

    双目鼓出如鼠,左嘴角一颗大痣长着两根黑毛,模样干瘦猥琐还缺根门牙的李铁嘴一站到李昂身边,立即让他变帅了好几倍。

    真个是有对比,才有惊人的视觉效果啊。

    “铁嘴啊,大意不得,大意不得呐敌人是非常狡猾嘀堂审没出结果之前,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须知敌人亡我之心不死啊”

    “老板放心,属下明白,明白。”

    公堂之上,捕快将刘二虎家的邻居刘大成带上堂来,崔寅照例询问了一下证人的姓名年龄籍贯,然后凛然喝道:“刘大成,刘二虎的父亲刘贵中毒身亡当日,你是不是最先赶到现场的人之一?”

    刘大成诚惶诚恐地答道:“回明府,是……是的。小人家和刘二虎家只隔一道墙,听到刘二虎哭喊,小人就赶了过来,进门就看到刘二虎跪在地上抱着他父亲刘贵,刘贵脸色发青,已经没气了,嘴边还有呕吐的白沫……”

    刘大成把当时的情况叙述了一遍,和刘二虎说的基本一致。

    “刘成,发现刘贵是中毒身亡后,你们是不是试过刘贵做菜所用之盐?你可要老实回答,若有半句假话,则按诬告同罪,明白吗?”

    “明白,明白,小的不敢欺骗明府,当时村里很多人都赶了过来,大伙一边救人,一边查找中毒原因,确实曾试过方家的盐,当时是小人从盐罐里取出盐来,拌了些粥喂刘贵家的狗,狗吃完粥后,刚开始没事,可过了不到一柱香时间,就口吐白沫,倒地而亡,明府啊,小人说的句句属实,当时村里的刘业刘三通等十多人都在场看着,明府可招他们上堂询问。”

    崔寅没有为难刘大成,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一招刘家村其他村民来问就知,这个做不了假。他想了想对成管吩咐道:“成捕头,你找条狗来,再加些盐拌粥喂狗试试。”

    “喏”

    堂审至此,暂告一段落,崔县令和堂外的百姓,都在等着试验的结果。成管让人很快抱来一条小狗,然后用刘二虎家的盐拌粥喂狗,那条小狗吃了之后,好好的,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大家只得耐心地等着,可一柱香过去了,那条小狗还是没有中毒的迹象。

    这下不禁有人猜测道:“该不会是有人把刘家盐罐里的盐换了吧?”

    “也有可能是这刘大成也收了别人的好处,跟着做假证。”

    “这事情真是看不懂了”

    堂上的崔寅一拍惊堂木,沉喝道:“大胆刘二虎刘大成,竟敢戏弄本官,来啊,各打十大板”

    “明府,冤枉啊”

    “冤枉啊”

    不管刘大成和刘二虎怎么喊,堂上的衙役已经把他们按倒,再次打起了板子,啪啪的板子声和两人的惨叫声听得人心惊肉跳。

    十大板快要打完时,拴在堂下的小狗突然汪汪地叫了几声,然后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堂外观审的百姓不禁一片哗然,有人竟忍不住大声叫道:“明府明府狗中毒了,刘二虎和刘大成是冤枉的。”

    “是啊快别打了,他们是冤枉的啊”

    “这是什么毒啊?银针都验不出来”

    “………”

    “停”崔寅赶紧大喊一声,让衙役停下板子,然后亲自下堂去查验那只小狗,随后又传来杵作查验,确认那只小狗确实是中毒而亡。

    这下子百姓可炸窝了,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大伙都吃了方家的盐,这下子颇有些人人自危,议论之声大起。

    随后,崔寅再次升堂,把方家火井商铺的掌柜和伙计一并传上堂来询问。

    那叫吕正的掌柜和几个伙房承认事发前一天下午,刘二虎曾到他们家的店里买过盐,但同时吕正拿出账册辩称:“禀明府,当天来小铺里买盐的共有一百七十八人,共计售出食盐五百六十斤。到今日为止,除了刘贵中毒之外,尚未有第二人因吃我方家盐中毒。再者,这十几年来,火井的乡亲吃的也都是我方家铺子里的盐,从未有一人中毒过,何以单单刘贵吃了中毒呢?明府,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崔寅也是一脸奇怪,对吕正颔了颔首:“你说有很有道理,这也正是本官怀疑刘二虎诬告的原因。”

    吕正一整神色,拿出一张状张大声说道:“明府,某要反告刘二虎,在自家盐中投毒,毒死其父,嫁祸于我方家盐铺,想从中谋取高额赔偿。”

    “嗯”崔寅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吕正,本官接受你的反诉,不过本官有义务提醒你,你反诉刘二虎投毒杀父,若与事实不符,也是要反坐其罪的,明白吗?”

    “且慢”李侠子突然意识到事情严重,不顾规矩大声喝止起来。

    只是成管已经出手,一把扯过吕正手上的状纸,递到了崔寅案头。

    “放肆”崔寅对李侠子怒喝一声,“李侠子,你身为讼师,难道不知道堂审的规矩吗?现在并非原告被告双方控辩的时候,没有本官的的允许,岂容你如此咆哮公堂?来人李侠子知法犯法,藐视公堂,笞……”

    “明府”李侠子急声说道,“某并非随意咆哮公堂,只是想撤回诉状。普天下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百姓本是一家,朝廷并不提倡诉讼,某要撤回诉状,合情合理,何罪之有?”

    朝廷确实不提倡诉讼,李侠子的话挑不出错处来,崔寅也不好再强行罚他。而且人家硬要撤诉,他作为县令,实在没有理由不准撤。

    只是方同兴这下就奇怪了,反诉刘二虎,这本是刘侠子的主意,怎么突然阻止呢,他悄悄拉住李侠子,小声问道:“李先生,为何撤回诉状,这是何道理?”

    “方郎君,反诉不得,这是别人挖好的一个坑,正等着咱们往里跳,这背后有高人设局……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且容后再说,眼下紧要的是先把诉状撤下来。”

    堂外的李昂,看到李侠子急急忙忙把反诉刘二虎的状子撤下来,不禁暗叫可惜,他对身边的李铁嘴说道:“看到了吧,敌人狡猾无比啊。”

    “老板,狐狸虽然狡猾,又怎么比得上老板英明呢?不管他撤不撤诉,不都在老板的预料之中吗?老板真英明,太英明了”

    旁边的伍轩差点被李铁嘴的马屁薰倒,忍不住插了一句:“老板再英明,也没你的马屁厉害。”

    李铁嘴也不生气,而且还把伍轩拉到一边苦口婆心地说道:“小伍啊,知道为什么某刚来,薪水就从一文飙升到了四文,而你先来,薪水却不见涨吗?”

    伍轩不屑地反问道:“每天四文和六文有差别吗?”

    “四文和六文差别虽然不大,关键是这上升的速度,明白吗?”

    “吵什么吵?关键时刻掉链子,明天开始,各扣两文薪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