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第0070章 为敌为友任选
    李昂绞尽脑汁,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把杨男支走,有这个鬼丫头在火井搅局,李昂心里就难以踏实。

    杨男还没搞定,方济也跑到火井来了,他臂上还缠着白绫,神情有些憔悴,脸有瘀肿,不过从他的眼神中,李昂能感觉到,他比以前更坚强了。

    “看上去你心态调整得还不错。”李昂搁下笔,向领方济进来的门房老张挥了挥手。

    “你想干什么?”方济进门时,就把这座大院打量了一遍,前院整整有十二个大库房,就螳螂坳那些盐井的产量,一个库房就绰绰有余了。

    “我要拿下火井所有的盐井。”李昂毫不掩饰地说道,“而且,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

    “也包括我方家的?”方济打断他道。

    “方家?你二叔、三叔是不是你的杀父仇人,现在还不知道,但至少可以确定,你的母亲是被他们害死的。如果你认为自己代表的是方家,那么花家坳那些盐井已经不是方家的了。”李昂见他眼神突然变得凌厉,不由得哂笑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某不管你的鸿鹄之志,方家的盐井,你,不能动!”

    在一旁侍墨的黄四娘,见两人要闹僵,当即媚态撩人地说道:“方郎君刚到火井,一路风尘,不如先行休息一下吧,奴家这就让人去给方郎君收拾房间。”

    李昂竖起二指,对黄四娘摇了摇,说道:“花家坳的盐井,我,要定了。不过,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真正想要的是整个邛州,乃至整个剑南道的盐业。你若是愿意继续合作,将来方家的产业,我会还给你。但现在,不行。我需要它来奠定我的第一步计划。你自己看着办吧,为敌,为友,任选。”

    方济还没有说话,黄四娘却先被震傻了。整个剑南道的盐业,他说要整个剑南道的盐业生意?

    “李郎,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你怎么从来没跟奴家说过,这……..”

    “我以前说,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疯子?”

    “会!奴………现在还觉得是。”黄四娘诚实而已勇敢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李昂不再理会她,静静地等着方济选择。

    为敌,方济心知自己现在不够格。

    为友,李昂真的可以成为朋友吗?

    想起那夜在自己母亲的坟前,夜寒霜重,李昂坐在墓碑旁陪了他一整整一夜。第二天他让自己选择,是用手杀人,还是用脑杀人。

    自己选择了用手,他说过用手不会帮自己的,但最后,他还是毅然冲了进来,和自己站在了一起……..

    ***

    一个县令,身兼教化、税赋、治安、刑狱、催征、处理文件等大小事务,还要迎来送往,要做到天天上堂问案是不可能的。因此,各州县官员都会定下放告日,平时官员是不升堂问案的。

    离方家盐吃死人开审的日子还有三天,各方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一件案子,通常要经过起诉、受理、传讯、勘验、侦查、审讯、判决、执行这些阶段,方家盐吃死人案,现在正处于紧张的勘验、侦查阶段。

    侦查自然是由成管这些捕快来进行,成管有意投奔李昂,换而言之,怎么侦查实际上就基本是李昂说了算。

    在李昂的授意下,成管等人控制住了死者家属,连赵家人也不再让接触,以免赵上益家使坏。

    李昂则亲自到隔壁邀杨男出城踏青,他只是怀着试试看的心理,没想到杨男很爽快地答应了。

    这回就两个人,各骑一匹马。

    杨男还做男装打扮,身着团花圆领紫袍,头戴展脚幞头,腰系玉带,脚踏鹿皮靴子,真真一个翩翩佳公子。

    芳草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李昂和杨男骑马徐行于郊野,后面跟着小叮当。

    这一次,杨男基本没说话,只是平静地游目欣赏郊野的景色,春水齐岸平,堤边烟柳蒙蒙,隔江草色漫碧空,鹧鸪声声,粉蝶飞舞。

    以往见惯了杨男古灵精怪的样子,她突然这么安静,反而让李昂有些不适应。

    “你师傅的东西,我真没有动。”李昂再次强调。

    “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你毕竟救过我一次,我不想咱们之间的关系闹得太僵。”

    “我和你有关系吗?”

    李昂讪然道:“总归是朋友吧,至少我没把你当敌人过。对了,你不是在找你师傅吗?”

    杨男那明亮的眼神,仿佛一眼便看穿了李昂那点小心思,轻瞥他一眼说道:“我现在不找我师傅了。”

    李昂很淡定,折下一枝柳条,伸入领口挠背,柳条太软,使不上劲,他急了,歪过身子去叫道:“娘子,好痒,快帮我挠挠。”

    杨男心很好,立即伸过手来。李昂敏锐地察觉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一个严重的错误,连忙坐直身体,“呵呵,我开玩笑的,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我自己来吧。”他可不想背上爬只蝎子,钻条毒蛇什么的。

    李昂小心地提防着她,继续用柳枝自己解决,挠着,挠着,他突然道:“对了,你师傅说他本来和李白约好秋后同游江南的,这事你知道吗?”

    杨男不答,不过注意力被李昂的话吸引了过来。

    “但你师傅说,他临时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办,怕是今秋难以赴李学士之约了,我约他明春再和李学士一起来游浣花溪,他说若是能安然回转,来年定然赴我浣花溪之约……..”

    “若能安然回来?这是我师傅说的?”杨男那双好看的秀眉微微蹙了起来。

    李昂这番话大部分是真的,这种真中含假,假中有真的话,最是难以辨别。她对自己师傅的为人十分清楚,她师傅一向极重信诺,若非身不由已,绝不会随便爽约。

    “我师父还说过什么?”

    “那倒没有了,当日我与你师傅在船头,也只是对饮了几杯,前后不到一柱香时间,托我转交东西时,连交给谁都没说,我还在纳闷呢,他为何就那么相信我呢?现在想来,我分明是被耍了,他就是个大骗子,随便给本书我让我转交,弄得我做好人反被你冤枉,哼!”

    李昂愤愤不平的样子,杨男没心思去理会,李昂交给她的那本书,其实不是假的,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看一遍便能记住,是以敢当场把书撕了,想以此为由收拾他。

    李昂没有调包她的东西,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他这个人还是有点可信度的,这让她更加担心起自己的师傅来。

    李昂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偷乐起来,小样,再聪明,也有吃某家洗脚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