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第0066章 无法拒绝的诱惑
    李昂与崔寅提到案子,表面上,是火井县刘家村一位村民吃了方家所产的食盐中毒身亡,死者家属抬着尸体到方家位于火井的商铺前索赔,并将方家告上了县衙。⊙

    但实际上,李昂和崔寅都十分清楚,这是赵家与方家在斗法,而崔寅也想趁这个机会从中捞取好处。

    崔寅不傻,李昂正在大举进军盐业,他突然问起此案,其中的意图崔寅还猜不到的话,那他也不用在官场上混了。

    “四娘,别愣着,快给崔明府斟酒。”

    黄四娘媚然一笑,香风乍动,玉手轻转,美酒入杯,“崔明府,请满饮此杯。”

    崔寅看了黄四娘一眼,然后对李昂道:“李先生若是拿到了方家的盐井经营权,准备怎么做?”

    李昂一派月霁风清地说道:“在下只是一介布衣,能做什么呢?我什么也不会啊!不过,我倒是很期待崔明府为了百姓的安危,大力整顿火井县的食盐产业,同时研究出把粗盐提炼成精盐的方法,让各地数不尽的粗盐大量流向火井,然后被加工成精盐;

    再采取代理授权制,迅速控制各地的精盐营销渠道,以及对本县些效益低,产能低下的盐井进行整合,提高产能,以此带动整个火井县的餐饮、客栈、青楼、以及其他服务业迅速繁荣起来,让税收成倍地增加;

    有了钱,我还希望崔明府能大兴官学、庙学,邀请名士执教,扩大生员数量,使火井的学风大盛,名动剑南。另外,白术水年年雨季泛滥成灾,火井大量农田被淹没,我也希望崔明府手上有钱之后,可以兴修一下堤防,以造福火井百姓。这些事,只要崔明府愿意做,我敢肯定,崔明府一定做得到。”

    “把精盐提炼成精盐?”崔寅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李昂描绘的美好蓝图,关键就在于能不能把粗盐迅速提炼成精盐这一点上。“李先生这不是在拿本官来消遣吧?”

    全天下那么多盐场,所产的盐是好是坏,全看自然形成。自开天辟地以来,谁听过有人能把粗盐提炼成精盐的?若是真有办法,别人不早提炼去了吗,还会等到现在?

    李昂微笑着对红杏说道:“杏儿,今天的菜有点淡,取些盐来给我们蘸蘸。”

    “是,郎君。”

    红杏很快取来一碗盐,放到崔寅的小几上。崔寅一看,但见碗里的盐比雪还白,比沙还细。他活了四十岁,这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细最白的盐。

    别说是剑南道的盐,就是进贡给皇家的盐,恐怕也没这么细白,这让他不禁怀疑,这是盐吗?

    崔寅慢慢伸出手,抓起一把盐,然后轻轻松开手指,那细白如雪的盐就如纷纷从他的手指间滑落,粒粒细小如沙,没有一粒粗大的,也没有一粒盐粘在手上。他再用拇指和食指拈住了些盐往嘴里送,舌头上立即感受到一股纯正的咸味以及若有似无的几乎无法察觉的淡淡甜味………

    “呵呵,我相信只要崔明府想,肯定能找到提炼出这种精盐的方法。”

    比皇家贡品还好的精盐啊!崔寅尝过之后,望向李昂的目光顿时变得炽热起来。毫无疑问,李昂并不光是只会夸夸其谈,如果真能按他描绘的那个蓝图那样,自己的政绩要在大唐一鸣惊人又有何难呢。

    崔寅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的车马,拉着粗盐滚滚向火井汇聚而来,然后化成一袋袋精盐,分销出去,整个火井迅速成为了剑南道盐业的集散地;

    无数的商人络绎于途,客栈客满,酒楼座无虚席,在大量人流的带动下,火井县百业兴旺,繁华富足……..

    “有了骄人的政绩,再由公孙侍郎或李相国提拔,崔明府连越数级,直入长安朝堂又有何难?将来便是出将入相,也是可以期待的呀。”

    你要名,我要利,各取所需,相辅相成。

    对此,崔寅实在无法拒绝。

    ***

    啪!

    刘秉盛一巴掌扇在方济脸上,然后指着他大声斥责道:“某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替你爹娘报仇,你这不孝的东西,还敢与某顶嘴!”

    方济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咬着牙说道:“仇,某会报,但方家的产业,是某父亲辛辛苦苦经营一辈子,才攒下来的,某绝不能……”

    “不能什么?你能什么?”刘秉盛厉声打断他道,“还方家的产业呢,现在是他方同兴的产业!你明不明白?”

    “某不明白!某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赵家狼狈为奸!”

    啪!

    刘秉盛又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方济脸上,盛怒之下,他须发俱张:“孽畜!老夫所作所为,还轮不到你来指三道四,滚!你给某滚!以后你是死是活,都别来找某,老夫没你这样的外甥!滚!”

    “阿耶,您请息怒,表哥他只是一时糊涂,你别往心里去,到底是一家人……..表哥,你别走…….”

    刘莲劝这个劝那个,然她父亲耿介,偏执,还特爱面子;而表哥方济虽然平时不吭声不吭气,也是个不轻易低头的人,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一个也劝不住。

    “莲儿!让他走!你要是再劝,老夫连你也一起赶出去!”

    “阿耶!”

    呯!刘秉盛一掌击在八仙桌上,把桌上的杯杯碗碗震得乱跳,刘莲不敢再出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方济走出刘家大门。

    ***

    因为刘家拿不出直接的证据,证明方刘氏上吊是方同光所逼,谣言这东西,要找到源头也不太可能。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新都县令判了方同光胜诉。

    方同光正为此高兴,结果杨钊找上他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通拳脚,把高高瘦瘦的方同光揍得变成了个胖子,肿的。

    方同光大声**着:“杨少府,你……….你………”

    “你个屁!”杨钊怒不可遏,又往方同光身上狠踢了两脚,“你他娘的当某是傻子吗?大老远把某请去,某要见你嫂子一面你先是推三阻四,最后出来陪某饮了一杯酒,那是在你家里呢,外人怎么就四处传扬说某与你嫂子恋奸情热的?方同光你这个狗贼,害死了你嫂子不说,还拿某当猴耍,看某今天不撕了你!”

    在公堂上,一切需要讲证据,在这私宅里,杨钊可没那么多顾忌,揪着方同光又是几个耳光,打得方同光嘴角都渗出了鲜血。

    杨钊对方刘氏垂涎已久,还没弄上手呢,就被方同光逼死了,而且还是利用他逼死方刘氏的,这口恶气,杨钊如何能咽得下?

    “杨少府,某……某真的没有……..”

    呯!呯!又是接连两脚踢在方同光的腹部,把他踢得跟煮熟的虾子似的。“有没有?!”

    “没………没有………啊!!”

    方同光知道不能承认,打死也不能承认,否则就真的完了。

    最后杨钊揍得累了,可方同光就是不承认,他也不能真把人打死了,最后逼得方同光拿出了一百贯钱,杨钊才暂时放过他。

    杨钊生性好赌,偏偏赌运不佳,如今欠了一屁股赌债,新都县尉的任期也快到了,未来在哪里,他心里连个底都没有,这天下的县尉,恐怕没有一个混得比他惨的。

    怀里揣着一百贯的兑票走在新都县的街头,杨钊的心踏实了不少,至少暂时不怕债主缠上来了,一百贯虽然不够把欠下的赌债还完,但总可以搪塞一阵,实在不行,再去向方同光讨要吧,反正他没打算轻易放过方同光。

    “嚯!杨少府,神气着呢。”

    身后突然转来的声音让杨钊神色顿变,他连忙转过身来,只见一个肥头大脑的锦袍青年,带着七八个随从,正一脸阴笑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