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第0063章 找水平
    李昂自幼与狼群一起成长,常年以生肉及各种珍奇野果为食,造就了他独特的体魄,六识灵敏,臂力过人,可搏猛虎,双脚的弹跳力更是有如猿人一般,一纵近丈。≤

    此刻的他已经完全变身扁担侠,一根扁担被他舞得虎虎生风,虽然没什么巧妙的招式,然大开大阖,自有横扫千军之势。

    方舒和方庭带着六七个随从,被他一根扁担杀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

    就连武艺高强的伍轩看了,也不禁暗暗惊叹,以李昂的体魄,若是再习得一些武艺,结合一些搏击技巧,将来就是拿个武状元恐怕也不是难事。

    方舒胖乎乎的,行动迟缓,被李昂扫翻在地。李昂一脚踏在他胸口上,狂啸一声:“谁?还有谁!!”

    方庭的武功不错,见兄长被李昂踏在脚下,眼珠急转,对左右的护卫大喊道:“快,快救我我大哥!”

    方家的护卫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冲上来,李昂用扁担头在方舒咽喉处一顿,吓得他尖叫不断,肉嘟嘟的脸上全是汗水,连小便也**了。

    方家的护卫也惊得纷纷停下,方庭大为着急,厉声大吼道:“上啊!快上去救我大哥!”他吼完,自己先提刀冲上去,一副奋不顾身的样子。

    “住手!”

    方同兴带着人,从对街的小院赶出来。听到他的大喝,方庭才停下来。

    “父亲,大哥他………..”

    “你且退下。”

    方庭只得一脸无奈地退下去。

    方同兴双眼冒火,满脸横肉蹭蹭直跳,一步步向李昂逼过来:“放开他!”

    李昂今天不想用脑,方同兴你不是横吗,老子就比你更横,他用扁担拍打着方舒那肉嘟嘟的脸颊,把方舒打得杀猪似地惨叫着。

    “什么东西!敢欺上门来,伍轩,给我打!”

    伍轩二话说没,立即冲向方同兴,让李昂意外的是,方同兴的身手竟是不弱,虽然很快被伍轩抢占了上风,但方同兴也绝非不堪一击。

    但见他暴吼如雷,拼命地抵挡着伍轩那疾风骤雨般的猛攻,二者拳影交错,如虎豹相搏。方家的护卫见主人吃亏,也纷纷杀上来,围攻伍轩。

    李昂一脚将胖乎乎的方舒踢飞,挥舞着扁担随后杀进去,劈开两名方家护卫之后,扁担头从伍轩腰侧狠狠顶过去,撞在方同兴的肚子上,方同兴怒嚎一声,捂着肚子疾退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郎君!”

    “父亲!”

    方家的护卫和方庭惊叫着,抄起方同兴的手臂逃入他们的小院,余下的方家护卫大溃,被李昂和伍轩撵着打,一个个狼奔豕突,有的被敲翻在地,痛苦地嚎叫着。

    李昂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拄着扁担站在方家小院的门前大吼道:“方同兴,**的再敢来惹老子,老子下次捅你个屁股开花!”说着他又用扁担在倒地的方舒那肉肉的屁股上抽了几下。

    方舒哀嚎着叫道:“饶命啊!饶命啊!不关某的事,是某二弟让某去踹你家大门的,饶命……….嗷!!”

    “呸!”

    李昂一脚从他身上踏过,回家!

    这次火井的捕快很专业,等双方打完了才出现。成管带着七八个人,拿着水火棍又对倒在地上的方家护卫胖揍了一顿,“让你们强闯民宅!打!”

    早干嘛去了?李昂听到院外的叫骂声,从大门内探出头来对成管叫道:“成兄!”

    “李郎君有何吩咐?”

    成管进来,李昂笑着说道:“成兄做捕头,虽然威风,但终究是贱籍,不如我跟崔县令说说,让你转为良籍,跟着我做食盐生意吧,照样能让你吃香喝辣的。子孙后代也总能有个好出身。怎么样,成兄考虑考虑。”

    李昂现在正需要人手,成管这样的人,对各种官场规则、三流九教蛇门鼠道都十分清楚,而且经过这些天接触,他观察到成管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

    成管听了,也很心动。连公孙靖宇都唯李昂马首是瞻,跟着李昂这样的人,眼下就比做个捕头威风,将来也有盼头,入了良籍,子孙后代也有入仕为官的资格。

    “这样吧,成兄回去和家里商议商议再做决定也行。眼下我有一件事想托成兄帮忙。”

    成管抱拳道:“李郎君有什么吩咐?”

    “我想请成兄找人帮我盯着赵家的行动,特别是那个杨男。”

    “李郎君放心,我回头就派人盯死他们,只要人还在火井,他们的一举一动就休想瞒过我们。”

    “在此我提醒成兄一句,那姓杨的小娘子表面天真,实则是个狡猾如狐,加上武艺高强,要盯着她可不容易。”

    “多谢李郎君提醒,某会小心的。”

    “嗯,那就麻烦成兄了。”

    “李郎君说哪里的话,您瞧得上某,那是某的荣幸。”

    “哈哈哈,好,方才我说的事,你回去好好考虑吧,说真的,我现在正缺成兄这样的人手。”

    ***

    有钱腰板硬,没钱狗也欺。

    说到底,做什么要有钱才行啊。李昂抛下火井县的枝枝节节,带着黄四娘和雇来的上百青壮来到螳螂坳,准备大干一场。

    一间间茅草房搭起来,一部部提卤的滑轮架子架上,一口口的大锅摆开。除此之外,李昂还要开盐池,先是在井边开一个长宽各五十米,深约两尺的池子,然后用石灰加黄土铺平夯实,上百壮汉为了一日两餐和三个铜钱,干得热火朝天,号子声此起彼伏。

    李昂和黄四娘站在第一个开挖出来的池子边,温和的春风吹佛着黄四娘鲜艳夺目的衣裙,那美好的身材,迷人的风韵,让那些壮汉时常忍不住偷瞄一眼,干起活来那就更卖力了。

    黄四娘望着宽大的盐池,欣然地说道:“李郎,奴家怎么觉得咱们挖的不是盐池,而是聚宝盆呢。“

    李昂的目光落在她魔鬼般的身材上,嘿嘿笑道:“四娘,你才是我的聚宝盆呢。你瞧,四娘你走到哪里,他们就干得特别卖力。唉,之前忘了这一茬,每天给他们三文钱亏大了,现在看来,每天给他们一文钱,他们也一样的卖力。”

    黄四娘啐了他一口,美靥如花,玉白桃红。

    李昂那周扒皮一样锐利的目光,一下子锁定一个看得发愣的壮汉,“你!你叫什么?愣着干嘛,中午还想吃饭吗!”

    那壮汉一下子变成了红脸关公,低下头拼命轮着石夯。其他的壮汉一个个忍着笑,怕李昂抓住,也越发地卖力干活了。

    黄四娘又好笑,又好气,悄悄伸手扭了李昂一下,可心中又抑制不住泛起一种难言的喜悦。

    “李郎,那边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不挖里面。”

    那边的工人,挖盐池只挖外头的方框,形成了一个“口”形的窄沟,类似于城池的护城河。

    “四娘,这是为了取水平,这么大的池子,要是不取好水平面,卤水一倒下去,就会向水平低的一边流,这不利于充分利用池子的面积达到最快蒸发卤水的目的。”

    “要水平?”这些黄四娘不懂,满眼是好奇怪。

    “是的,四娘你看着吧。”

    50米长宽的大池子,怎么要水平呢?如果是在后世,有红外线水平仪,最次的也有塑料软管,找跟50米长的透明塑料软管注上水,在一边池子上刻上一个记号,抬高或放低另一头塑料管,使这边的水平线刚好停在刻好的记号线上,另一边再根据此时的水平线,在池子上做记号,这样两边水平就找准了。

    问题来了,唐代没有塑料管,哪里去找50米长的东西来代替塑料管呢?而且还是透明的才行,那这50米*50米的池子,怎么取水平呢?

    活人不会被尿憋死的,李昂取水平的办法很简单。

    在池子开挖前,他让工人沿着池四周边线先挖了一条窄沟,池子中间,再开个“十”字形沟,然后在沟里注上水,等水面平静下来,打下木桩以水平面做好记号,这样整个池子四周的水平就取好,可以按这些水平线,开挖里面的池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