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第0057章 秃鸡方
    崔寅突然冷冷一笑,说道:“成管,好一张巧嘴,本官差点就相信你了。说你收了李昂多少好处,如此替他鼓吹。”

    事到如今,成管也豁出去了,不再像以前在崔寅面前那般诚惶诚恐。“崔明府既然不信某的话,不防自己带人去抓李昂。某可以告诉崔明府,李昂如今正在城南的桃花坳赏桃花呢。”

    “哼成管,你的捕头一职被免去了。”崔寅对成管不屑一顾,转头向其他捕快说道,“现在,谁愿来接替这捕头一职啊,本县每月给他加十文的薪俸。”

    没人吭声,来衙门之前,大家伙一起立过誓,谁要是背叛大家,便是大家的公敌。众目睽睽之下,谁也不敢去接捕头一职。

    古往今来,吏役多数是当地人,而且往往是子承父业,世代为吏。他们熟悉当地情况,对各种门门道道更是门儿清。而官员,则多数是他处调来的,人生地不熟,特别是一个刚步入官场的新丁,到任之后,被当地的小吏玩弄于股掌之间已是习以为常的事。

    崔寅虽然不是官场新丁,然而见所有捕快都同进共退,也不得不暂时做出退让。他缓和了一下神色说道:“王瑞的伤,本官会请郎中妥善医治,至于赵上臣,若查实为有意伤害,本官也定然严惩不怠。现在,崔捕头你带上大伙随本官出城,先把李昂拘拿归案。”

    这回成管倒没有再推托,暗暗一笑,引着崔寅直奔城南的桃花坳而去。

    眼下正值二月底三月初,桃花坳一带上百亩桃花迎风开放,满山烂漫,倒映在清澈的南溪里,引得城中男女老少纷至沓来。

    李昂请来城中几个青楼姑娘,正在南溪边,繁花下,盛情款待一位油头粉面的少年,几位姑娘奏起箫竹,且舞且歌。

    那油头粉面的少年,姓公孙名靖宇,他的父亲乃是当朝吏部侍郎。别看侍郎只是正四品上的官,但因掌着人事大权,相当于掌管着地方官员的生死簿。

    因此公孙靖宇平时在成都横行霸道,只要不太出格,地方官员多是睁只眼闭只眼。这也使得这厮更加肆无忌惮。

    自他“出道”这几年来,只有上次在那乞丐面前丢尽了脸面。昨天他接到消息,打伤他七八个随从的乞丐又在火井出现了,公孙小郎君立马带着三四十号人马,急奔火井而来。

    这乞丐没找着,到是“巧遇”了李昂这个恩人。

    “想当初,某威风之时,三朋四友,今天来拜,明天来谢。某身陷危境之时,满城人皆喊打某,杀某,唯有李兄挺身而出,这份情谊某喝”

    “喝”

    李昂差点没呛死,这份情谊某喝老子当日冒着生命危险挺身而出,你就这样报答我

    “公孙贤弟放心喝吧,我已派人全力搜查那乞丐的消息,只要他没有离开火井,用不了多久,必定能把他挖出来,让公孙贤弟一雪前耻。伍轩,斟酒”

    伍轩换了一身干净的行头,梳起了髻,就站在李昂身边,公孙靖宇却丝毫不觉。

    “人生得意须尽欢,相逢意气为君饮,公孙贤弟,喝”

    “咦,李兄还会吟诗”

    在大唐,诗就像一种神秘的因子深藏在每一个人的血脉里,即便是田间的农夫,也会因为诗而欣然,哪怕听不懂诗句所表达的内容,但只要你会做诗,都能得到由衷的尊敬。

    公孙靖宇这样的的官宦子弟,更不待言。不管他们平时怎么横行霸道,但终究脱不开这个时代的特性,对诗非常敏感。

    李昂嘿嘿笑道:“这诗就和女人一样,作为男人,岂能不会吟,嘿嘿”

    “嗯”公孙靖宇很快反应过来,顿时如遇知音,“嘿嘿李大哥说得太妙了,哈哈哈”

    “公孙贤弟,来,为了一首好湿,喝”

    “喝李大哥,你何时回成都,一定记得来找某,咱们一起去吟诗,嘿嘿”

    “那是当然,难得与公孙贤弟一见投缘,今日咱们不醉不归,喝”

    “对了,李大哥,方才你说你逛青楼不花钱,楼里的姑娘反而倒贴你钱,这事有趣,李大哥快给某说说。”

    李昂哈哈一笑道:“只要公孙贤弟能做到金枪不倒,一样能让青楼里的姑娘倒贴钱。”

    “啊”

    “我与公孙贤弟一见如故,没有二话可说,要是贤弟需要,为兄这有一剂良方,保准让贤弟用了之后,龙精虎壮,威风凛凛。”

    公孙靖宇顿时激动得两眼放光,一把握住李昂的手道:“李大哥,快把此方给某,你要多少尽管说。”

    “哎哎,贤弟这就见外了不是。这样的一纸良方,如果不是与贤弟投缘,你出再多的钱,我也不会说。既然你我兄弟一见如故,我的,就是你的,还谈什么钱岂不见外”

    “李大哥说的是,某错了,您打某,您打某”

    “得,你我兄弟本是一体,打你不就是打我吗贤弟莫急,且听为兄把话说完。为兄这方子叫秃鸡散,这名字虽然不好听,却大有来头。以前蜀郡太守吕敬大,年七十太守吕敬大,纳一美艳小妾,但因其年近七旬,力不能举,望着美艳的小妾,却只能终日愁眉不展”

    “啊大哥快说,后果怎地”

    “一日,吕敬大外出游玩,见一小庙,遂进。一老僧见其满脸愁容,问之。太守相告,老僧取一药方送之。太守服食后,居然接连生三个儿子。欣喜之际,却发现妻子的下身长出疹子,疼痛难当,不能坐卧。其妻认为是此药所害,遂将药弃之于庭院中;不料被公鸡啄食后,雄心大发。满院子追撵母鸡交尾。如此连续几天都不停息,最后竟将母鸡头上的毛给啄光了。人们惊讶其药力之强,遂名之为秃鸡散。”

    “世间竟有如此妙方,太好了,大哥快把方子给某,快给某”

    “秃鸡方为肉苁蓉3分,五味子3分,菟丝子3分,远志3分,蛇床子4分。每服方寸匕,空腹酒下,每日2次。或以白蜜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5丸,日2次,六十日可御四十妇。服用此方有一大禁忌。”

    “哦,有何禁忌”公孙靖宇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紧张啊。

    “无室勿服”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个坏人,笑得那叫一个邪乎,就像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铁得不能再铁了。

    伍轩斟好酒,走到李昂身边耳语道:“老板,崔寅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崔寅带着十来个捕快而来。对崔寅那身绿色的官袍,公孙靖宇只是横眼一瞥,就懒得再多看一眼。

    崔寅看了眼前的排场,眉头暗暗皱了起来,他负手于后,徐徐说道:“谁是李昂”

    “在下就是李昂,不想竟是崔明府大驾光临,失敬,失敬。今日风和日丽,花开遍野,崔明府难得出来,何不坐来下一起喝几杯。”李昂站起来,笑吟吟地伸手作请。

    李昂倒是很有礼貌,可公孙小郎君一看崔寅摆着官威,顿时就不爽了,他把酒杯往地上一砸,冷笑道:“芝麻绿豆大的官儿,摆甚臭架子,想喝酒,没门李大哥,别理他,让他滚没得扰了咱们兄弟的兴致。”

    崔寅好歹是县令,在火井县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在他面前这么嚣张过,公孙靖宇的话一落,他顿时冷哼道:“哪来的无知小儿,竟敢如此蔑视朝廷命官,眼里还有王法吗”

    公孙靖宇横行成都府,飞扬跋扈惯了,崔寅称他为无知小儿,他不炸毛才怪。只见他把酒杯一砸,跳起来嚣张地嚷道:“你阿耶某就蔑视你了,怎的有本事你抓某呀益州刺史在某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你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你算哪根葱呀别给脸不李脸,识相的赶紧滚”

    ps:本章所提到的秃鸡方,出自洞玄子一书,至于是否真有效果,作者本人不得而知,各位亲也请勿乱用。

    最后还是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