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0050章 花厅门事件
    新沐浴过的黄四娘,肌肤白里透红,仿佛能掐出水来。挽坠马髻,身着对襟春衫,内穿湖蓝色中衣,着实撩人无比。

    花厅里的摆设也颇为雅致,铜兽薰香炉里香烟淡淡飘出,李昂往轩窗下的榻榻米一坐,神态自若尤如男主人,色眯眯的目光在黄四娘身上流连着。

    “四娘,你让红杏去找我所谓何事?可是卫忠贤回来找过你了?”

    黄四娘摇摇头,在他对面坐下来,“奴家一直想不明白,你刚来上溪村不久,怎么知道卫忠贤来奴家这的。”

    “得,别把自己的智商装得这么低,我还指望着四娘你给我些惊喜呢。”

    “惊喜?李郎想要什么惊喜?”

    黄四娘说着稍向前,左手肘撑在小几上,用手掌支着下巴,那如花美靥离李昂不到一尺远,上身前倾的角度,让她胸口的大片雪腻露在李昂的目光下。说话的语气更是充满了撩人的意味。

    “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四娘你能帮我找到卫忠贤。”

    “李郎恐怕要失望了,卫忠贤自那夜消失后,就一直没有来过。听说方家的人一直在找他,都没找到。奴家成天锁在这院子里,能帮上李郎什么呢?”

    李昂伸出一根食指,沿着她的手臂慢慢向上滑动,最后在她脸颊上滑过,笑吟吟地说道:“四娘不愿意成天锁在这深院里,那就随我走出去好了。我呢,刚买下了十二个盐井,四娘可有兴趣入股?”

    “盐井?”黄四娘媚态一收,正色地说道,“李郎,这盐井虽然有厚利可图,但正因为如此,可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你就是产出盐来了,也未必能销得出去。”

    “哦,四娘知道些什么,不妨给我详细说说。”李昂也不知不觉收起了那色眯眯的表情,身子往后,很是放松地靠在榻边。

    “奴听说各个盐商,都有自己的销售范围,相互之间不得越界售盐,这是行业内约定俗成的规矩,谁要是破了规矩,其他人便会群起而攻之。轻者让你血本无归,重者可至官司缠身,甚至家破人亡呢。李郎要买盐井,怎么没先打听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哈哈,四娘啊,你还真给我不小的惊喜呢,没想到你平日大门不出,竟然知道这些内幕。还有什么,一起都跟我说说。”

    “奴也是回娘家的时候,偶然听家兄说起的。”

    “你哥哥对这些很熟悉吗?他是做什么的?”李昂来兴趣了,他现在正感势单力薄,有心物色些可用之人。

    “奴奴的兄长叫黄宜,是野戎城守军的一名队副…….”

    “是他!”

    “李郎认得我兄长?”这下轮到黄四娘诧异了。

    李昂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嘿嘿笑道:“何止认识,说来你兄弟还救过我一回呢。四娘,我无以为报,要不我就以身相许,当然,是许给你。”

    “真有这事?”黄四娘一把拍开他的坏手,脸上却又开始流露出撩人的娇媚之态来,“李郎,你给奴奴说说,我兄弟是怎么救的你。”

    “你坐我怀里来,我就跟你说。”李昂把脸凑近黄四娘,两张脸几乎贴在一起,气息相闻。

    黄四娘有些气苦,这个小贼言行不一,总是在挑逗人,惹得人心痒痒的,可偏偏任君采撷的花儿他偏不摘。她一下子坐直身体,哼道:“爱说不说。”

    “嘿嘿,好了,四娘,先说正事。要经营盐井,我们需要分析和梳理一下我们面对的外部环境。当其冲就是官方的因素,这包括明面上的,还包括台面下的。这方面,黄宜既然是你哥哥,正好,让他帮咱们找找门路。

    另一方面,方济有一些他父亲留下的人脉,重新经营起那些人脉不难,但那还不够,我的目标是结识上剑南节度使这一层。你兄长那边,能不能拉上这层关系?

    四娘,我这有办法,把粗盐变成精盐,细白如雪,价钱是一般粗盐的三倍,一斗卖三十文不成问题。对于这种技术,我会采取措施尽可能保密更久的时间。

    先,对于掌握关键技术的人员,我们要在人品道德方面入手。这找人的重任,我们分头行事,所以你也要从各种渠道加以留意;其次,就相关的关键技术和配方,分别由不同的人掌控。最后,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会与这些人签订最好有权威认可的保密协议。

    同时,对他们还需要限制他们在离开我们公司的三年或几年内,不得在同行就职,更不能泄露配方内容,否则他们需要承担高额赔偿。

    当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我也不是不拔毛的铁公鸡,可以许以优厚的报酬和福利来抓住人心。

    但是从最坏方面着手,我准备趁别人没有获得这种技术之前,来一个大手笔,先把钱赚足,同时抢占市场份额,今后就算技术泄露出去,咱们也可以用雄厚的底子,打价格战,把别人挤垮。”

    黄四娘听了他的话,盯着他看了须臾,才笑道:“你就这么相信奴家?”

    “我不会随便相信人,找你入股,你是要投入真金白银的。”

    “你就不用说句好听的吗?”黄四娘一脸幽怨。

    “四娘,如果你纯粹是想找个好归宿,我肯定不适合你,如果你想找个合作伙伴,好朋友…..咳咳,什么都能一起做的好朋友,这个嘛,我李昂绝对是你最佳的选择,嘿嘿…..”

    黄四娘倒也不生气,只是啐了他一口,这个小贼连洗澡都偷看过了,还有什么是他不敢说的。不过话说回来,和这个小贼在一起,心里特别轻松,似乎无所顾忌的。或许是压抑的生活过得太久了吧,她特别留恋这种轻松的感觉。

    “你说吧,咱们具体怎么做。”

    “做什么?四娘是问床上怎么做…………啊!”

    没想到黄四娘的手这么快,李昂捂着被扭得痛痛痛的手臂,嘿嘿笑道:“你出五千贯,占四成股份。我呢,以十二口盐井加上技术,占六成股份,同时出任无双盐业公司总裁,嗯嗯,公关部经营的职位就由四娘你来出任吧。”

    “什么公司?什么总裁经理……..”

    “这些你别管,我这是为了迷惑对手,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你的,明白?”

    “不明白,你说,你哪来的盐井?”

    “我在火井县螳螂坳正儿八经花钱买下的。”

    “花了多少钱?”

    “这个是公司最高机密,只有总裁才能资格知道。”

    “那奴家要做总裁,你来做什么攻关部经理。”

    “嘶…….四娘啊,你要在上面啊?行!那咱们就来个观音坐莲,只是你这体力行吗?本郎君可是长待机、金属外壳、双卡双待………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

    “哼!你这小贼就知道花花口,奴家可没那么多钱,最多能拿出一千贯。”

    “一千贯?开玩笑吧?走了!”

    “你………你等等,两千贯。”

    “行,两千贯占两成股。”

    “四成。”

    “你知道四成股份将来值多少钱吗?够你买下半个成都养一万个男宠的了,鸡婆!”

    “你这小贼,怎么说话呢你?”

    “你知道吗?别说我还有盐井,我什么也不干,光是出售我的精盐技术,赚个万八千贯都不成问题!你信不信?我找你合作,是当你是朋友,知道吗?”

    见李昂真的要拍屁股走人,黄四娘上去拉住他,气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样斤斤计较!”

    “亲兄弟明算账,咱们这是合伙办公司,不是讲人情。不这样,公司是办不下去的。”

    “行了,行了,三千就三千。奴家可是把棺材本都拿出来了,要是亏了……..”

    “要是亏了,这辈子我养你行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真到那时你可不许耍赖……不行,你得给我立个字据。”

    李昂这下乐了。

    “你笑什么?你去问问,凭你几句话,哪个女人就愿意把全部身家押你身上。”

    呃,确实也是,一个婆娘,能这样把棺材本拿出来,着实不容易。李昂为了安她的心,还真正正经经地给她立了个字据。

    握着李昂写下的字条,这下黄四娘终于放心了。

    李昂嘿嘿笑道:“四娘,你想过没有,真要亏了,我自己都没饭吃哩!”

    “不怕,奴家跟你讨饭去。”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