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0049章 食盐中毒?
    刘秉盛一纸诉状,将方同兴、方同光兄弟俩告到了新都县衙门。状告其二人为谋夺家产,逼死长嫂方刘氏;同时状告方同兴逞凶打人,至长子刘悉左脚残疾。

    刘秉盛是新都县人,家里世代经营蜀锦生意,到刘秉盛这一代,因为所生产的新蜀锦十分精美,被列入皇家贡品。

    听到了这个消息,赵上益立即亲自找上了刘家,准备与刘秉盛合作。犀浦与新都两县交界,刘家所在的刘家村离上溪村也就十五里,要合作很方便。

    犀浦县这边,或许是因为金桂儿的枕边风起效了,或许是别的原因,马清泉以证据不足为由,把赵家的家主赵仁贵给放了。

    刚从赵家搜到的血衣,因不能确定是谁的,也没作为证据,权当没生过这回事。

    听到这些消息,方同兴顿时炸毛了,在家中大雷霆,满厅的家具象秋风扫落叶一扫,倒了一地。

    偏偏这个时候,他新提拔的管官方喜急匆匆地跑进来禀报:“郎君,大事不好,火井花家坳的盐井出事了,有人吃了咱们花家坳的盐,先是脸色青,接着口吐白沫,死啦!井上的方括报来,说死者家属把尸体抬到了火井县的铺子前,要咱们方家偿命…….”

    方同兴本就是满腔怒火,听到这,更是怒火冲冠,厉声喝道:“他娘的!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讹到我方同兴头上来了!传某的话,给某打!打到他见了方家的店就绕着走为止!”

    “郎君,死者家属一纸诉状告到县衙去了………”

    “怕他何来?告就告,我花家坳的盐井经过了十多年,所产之盐遍销剑南各县,何曾吃死过人?这分明是故意要讹诈我方家,方喜,你立即赶往火井,反告他阴谋讹诈之罪,快去!”

    方同光连忙说道:“方喜,你等等。二哥,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花家坳的火井,无需柴火,引气即可煮盐,一向就招人觊觎,这次讹上咱们方家,恐怕是有备而来啊。”

    在各地所产的盐中,有些盐因含有有毒物质,吃了确实有可能使人中毒,但花家坳的那些盐井,方家已经经营十几年,是方家产量最大的盐井,每年产盐数以万担计,畅销各地,可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现在突然吃死人,这讹诈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如果是普通老百姓来讹诈,那没什么大不了的,怕就怕是有心人在后面人指使啊!

    “赵上益,这一定是赵上益干的!”方同兴怒吼着,一脸横肉青筋毕露,差点忍不住冲到赵家去杀人。不过这回他好歹冷静了下来,对方同光说道,“三弟,你立即入城,去找上官荣,请他帮忙。多带些钱去,这次一定要把赵家连根拔起!”

    “好,某这就进城。”

    ***

    这次回犀浦,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方济被他舅舅强行拉回刘家去了。以方济此时的状态,也不太适合做事,没有方济的资金支持,螳螂坳的井盐要大规模扩建眼看也就要搁浅了。

    至于方、刘、赵三家的破事,李昂暂时不想掺和。他深知自己的力量现在太小了,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当初若是有个帮手,何止于连个卫忠贤都抓不着。

    卫忠贤的失踪,其实一直像根刺卡在李昂的喉咙似的,弄不清楚卫忠贤的背后到底是谁,就无法找到当初是谁想劫杀自己,还会不会有第二次。

    现在李昂也算是有事业的人了,私盐贩子是很有前途的职业,他可不想就此放弃而逃往他乡。

    再说了,答应过方同良帮他报仇,这一点李昂可没有忘。活人可以骗,死人还是不要骗为好。

    目前看来,方同兴仍是最可疑的人,但李昂却隐隐觉得,在没有找到新的线索之前,李昂所做的一切,将会直接针对方同兴。

    方家的产业很单一,就是盐盐盐。和方济合作,打垮方同兴,取而代之,这对李昂来说,是一举两得的事。

    当然,如果劫杀方同良的另有其人,李昂相信他也迟早会对方家的产业下手,这应该才是他杀方同良,使方赵两家矛盾激化的目的所在。

    华家上下皆安好,李昂回到华家吃完午饭,华小妹就吱吱唔地告诉他:“李大哥,那个……黄四娘她…..她让自己的丫环红杏来找过你好几回。红杏躲躲闪闪的,都是趁我早上出去洗衣服,四下没人的时候来问我。我问她什么事,她又不说。李大哥,你……你不会是……招惹了那个黄四娘吧,她可是……是…..”

    李昂听了呵呵笑道:“是个克夫命对吧?这我知道,崔判官说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她克不到我。”

    “李大哥你胡说什么,这个黄四娘的名声………唉,反正李大哥还是不要去沾惹她为好。”

    “好,我记下了,多谢小妹提醒。等你嫁人的时候呀,大哥送你一千贯作嫁妆,让你做咱们上溪村最风光的新娘子。”

    “呀,不跟你说了…….”

    华小妹被他三言两语逗得跑进屋去了。

    酒足饭饱的李昂,带着小叮当出门溜哒,一不小心就溜到了黄四娘家后门。

    黄四娘家的后门门前一排垂柳,如烟轻拂,深深的院落寂寂无声。

    “小叮当,你在此放哨,我进去瞧瞧。”李昂也不敲门,直接翻墙进了后院。

    宁静的后花园新花自开无人赏,暖暖春阳在园中洒落,时光静好。

    翻墙进来的李昂,就像在逛自家的后花园,丝毫没有做贼心虚的表现,而且心中微微有些期待,那位风韵撩人的黄四娘在干什么呢?

    李昂转过回廊,就听到兰房那边传来微微的水响,房中有水响,这一下子就让他想起了西门庆偷窥藩金莲洗澡时的画面…..

    他顺着水声走过去,就听到兰房里传来黄四娘慵懒的声音:“红杏,用力点……”

    靠!李昂脑海中瞬间又浮现出那晚在后窗看到的画面。

    李昂走到兰房前,从门缝里往里看,只见兰房里放着一只宽大的木桶,桶内热气氤氲,黄四娘背着门口趴在木桶上,只穿着一件小肚兜的红杏站在桶边帮黄四娘搓背。

    黄四娘背上的肌肤细腻如玉,润滑如脂。红杏就用一双娇嫩的小手,在她背上轻轻搓动着,“嘶……没想到红杏这丫头的身材竟然也这么好,那袅袅的小腰,形成了十分标准的s型曲线。让人惊叹不已……..

    这时黄四娘又说话了:“红杏,你怎么回事,再用力一点呀。”

    红杏边搓边答道:“娘子,已经很用力了,搓得婢子手都软了。”

    “唉,我这两天身上不得劲儿,辛苦你了。”

    “娘子别这么说,婢子应该的,只是…….娘子这怕是心病吧。照我说,李郎君说得也对,娘子这么好的人,就这么死守着这栋死气沉沉的院子一辈子,着实不值。当初娘子就不应该犹豫李郎君这人看上去色眯眯的,可他那天竟然没有……..这样的男人可不多见呢,如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再来。”

    “别说了,你再是累了,就歇一下吧。”

    “咳咳……..”李昂在门外轻咳两声,隔门嘿嘿笑道,“红杏,你要是累了,就让我来吧,我手上有劲,有使不完的劲,嘿嘿……”

    “啊!”

    “啊!”

    不出意外,门内立即传出两声惊呼,李昂接着说道:“嘿嘿,别怕,是本郎君我回来了,要搓背的请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