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0048章 一触即发
    方济的母亲被葬在了路边,方济披上了麻,戴上了孝,跪在坟前久久地不言不语,如石化了般,浑身弥漫着的悲恸,让他周围的空气也快凝结。路上不时有人经过,一个个窃窃私语,眼神闪烁。

    李昂这次一改吊儿郎当的作风,自己掏了钱,让方老根去买来纸钱,祭品,方济跪在坟前,他就坐在旁边烧纸钱。

    太阳渐渐西斜,暮色四合,火光映着方济的脸,斑驳如鬼。

    燃烧的纸钱被夜风卷起,坟顶那白色的招魂幡被风吹动,纷纷扬扬。

    李昂坐在墓碑边,拿起酒壶给坟前的三个祭杯里添了些酒,再仰起头自饮了一大口,然后把酒壶递到方济面前。

    方济眼珠都没动一下,定定地跪着。李昂又将壶嘴往他嘴边凑了凑,“来几口,心里或许会好受些。”

    方济还是一动不动,火光摇曳下的他,就像坟前的一尊石像。

    李昂无奈地收回酒壶,直接靠在墓碑上,自己又猛喝了几口酒。望着苍茫的夜色中那纷纷扬扬的招魂幡,如醉酒般轻哼着。

    “我与时光一起流浪,穿过千年的岁月,来到这如梦的盛唐…..”

    “流星从来不诉说他的孤单,石楠花也总是默默地开放…..”

    “我要告诉你呵,千万不要回头望,人生就是一道光,不往前,就消亡......”

    李昂的醉语轻哼,就像是夜色中的挽歌,听了反而让人更加心酸,那个叫春喜的丫环和方老根都忍不住抽泣出来。

    二更时分,华老头和小秋来了一趟,本是想叫李昂回家。来要坟前,看到这番景象,华老头什么也没说,带着小秋到坟前上了一柱香,深深叹了一口气,回去了。

    李昂不时喝口酒,坐在坟前陪了方济一整夜。

    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李昂才重新开口道:“方济,杀人可用手,也可以用脑,怎么选择,决定着你能走多远,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方济的眼皮动了一下,睫毛上的一滴露水滴到了衣襟上,他的手慢慢伸出,摸向了腰间横刀的刀柄。

    李昂抬起头来,望着漫天的朝霞,淡淡地说道:“用刀杀人,我帮不了你。但我答应你会跟去,替你收尸。”

    “谢……谢。”

    方济太久没有开口,声线象是被堵住了,他向自己母亲的坟茔重重地磕了三下,站起身来,连马也不骑,披着麻,戴着孝,就那样一步一步地向方家走去,背影是那样义无反顾的悲怆。

    方老根和春喜要上去阻拦,被他那幽冷的眼神一扫,竟吓得后退不迭。

    李昂骑着马,慢慢跟在方济后面,这次,李昂没有阻拦他。从昨天开棺,再到看着他母亲下葬,他一滴泪也没有流,甚至没再说一句话,若不让他泄一下,他很可能会疯掉。

    李昂随着方济进了方家大门,大门口的家丁不敢阻拦,一个个神色不安地退开一旁,李昂也不下马,就骑着马进了大门。

    方家大堂前,一脸横肉的方同兴当门而立,旁边是高高瘦瘦,眼神闪烁的方同光,及高老头等六七个里正和耆老。

    另外还有方同兴的正妻柳氏,小妾韩氏。三个儿子,胖乎乎的长子方舒,高大的方庭,瘦小的方源。还有方同光的妻子张氏,和女儿方菲。

    另有方家的护院、家丁等六七十人,黑压压地站在厅堂前。大家一言不地看着方济走近。

    双方光是人数对比,就相差悬殊,李昂他们这边,后面就跟着方老根和春喜。人啊,多是势利的,之前方同良当家时,人人巴结着方济这位小郎君。

    现在眼看方同兴、方同光控制了方家的产业,多数都站到那边去了。

    “方同光,你,滚,出,来!”方济停在厅堂前,切齿地一字一顿,手握着刀柄,慢慢往外抽着刀。

    “放肆!”方同兴霍然拍案而起,指着方济对高老头等人说道,“高里正,你们都看到了吧,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其母不守妇道,坏我方家名声,伤风败俗。此子目无尊长,大逆不道!非某胡说吧,乃父刚刚过世,他不在家守孝,跑到外头胡作非为,如今一回来,便对尊长拔刀相向,真是岂有此理!”

    方济根本不管他说什么,拔出刀后,一步步向厅前的台阶逼去,那双握刀的手,青筋凸起,那冷漠的眼神,让台阶上的家丁步步退却着。

    方同光坐在厅里不吭声,他女儿方菲则流着泪喊道:“大哥,我阿耶只是请你阿娘出来会客,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阿娘的事,不知是谁在编排是非,才害得你阿娘…….大哥,你听我说,你先把刀放下好吗…..”

    “住口!”方同光凛然大喝,对厅外的护院斥道,“还不给某把这大逆不道的东西拿下!”

    那些护院只得硬着头皮拦上来。

    李昂骑在马上,突然扬声说道:“高里正,您老在就好了,这事您老得管管呀,不然真出了人命,您老也不好交待不是。”

    李昂刚说完,方济就出刀了,刀势有去无回地向一名护院劈出。当!那护院挥刀一挡,一时火星飞溅,厅内之人皆惊。

    护卫人数众多,刀枪无眼,眼瞅着方济要吃大亏,李昂终于还是不忍心,从墙边抄过一根臂儿粗、长约丈余的木棍,纵马冲过去。

    怒马啸啸,棒头一顶,顿时将一个围攻方济的护院顶翻出去。

    被逼得加入战团的李昂,一边用大棒劈扫,一边对方济怒吼道:“你爹死了,你娘死了,你也想死掉吗,**的死了老子可不会替你一家三口报仇………”

    李昂嘴里大骂,手上不停,大棒轮得呼呼直响。那些围攻方济的护院战斗意志本就不强,被逼得纷纷惊退。

    “住手!”

    李昂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喊,他百忙中回头望去,就见几个壮汉飞奔进来,直扑方济而去,方济不管是谁,挥刀一通乱砍,幸好那几人身手不错,将方济逼住了。

    大门外,方济的舅舅刘秉盛带着人拥进来,“济儿,住手!还不住手!”

    上次来吊唁,李昂见过一次刘秉盛。那次他是被方同兴打出方家的,两家本就势如水火,如今刘秉盛的妹妹,也就是方济的母亲又出事,两家说不定又要有一场械斗。

    李昂打马退到了一边,有刘秉盛在,他不想再掺和。

    刘秉盛这次是有备而来,带来了近百人,黑压压的站满了方家门外,与方家人紧张地对峙,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

    方济双拳难敌四手,被刘秉盛的手下擒住了,押到了刘秉盛身边。

    堂内的方同兴倒提着一把横刀,大步走出正厅,怒声狂呼道:“刘秉盛,你还有脸踏进我方家的门,怎么着?欺我方家无人吗?”

    刘秉盛先是扇了方济一个巴掌,然后指着方同兴道:“姓方的!你方家今日若不给某一个交待,某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今日也跟你没完!”

    “交待?笑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方家的事,用得着给你一个外人交待?有本事你就动手啊!你敢欺上门来,某就敢杀人!”

    刘秉盛气得脸色紫青,指着方同兴的手不停地颤抖着。

    这时高老头等人见事情一触及,一齐出来劝架道:“大家不要激动,有话好说。谁要是敢动手伤人,难道就不怕我大唐的王法吗?”

    就在此时,门外一阵骚动,只见犀浦县尉白英南亲自带着一群捕快冲进来,大喝着挡在两家人中间。

    这倒让李昂惊奇了。一般古惑仔打架,皇家警察不是都是等打完了才出现的吗?大唐的捕快竟然打破这个铁律,真是…….太不专业了。

    “尔等意欲何为?眼里都没有王法了吗?啊?”白英南指着双方的人马,拿出官威大吼着。

    方同兴绷着一脸横肉,刺耳地桀桀笑道:“白少府来得正好,有凶徒擅闯我方家,意欲行凶杀人!白少府,这回你可不能徇私哦。”

    白英南与赵家走得近,方同兴对他没有一丝客气。白英南冷哼一声:“方同兴,本官办案,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

    “怎么着?白少府准备偏帮擅闯民宅的凶徒不成?”

    白英南扫了他一眼,转头对刘秉盛说道:“刘秉盛,赶紧带着你的家人离开,否则别怪本官把你们押回衙门问罪了。”

    刘秉盛梗着脖子说道:“不用你押,某这就往县衙去,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