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0027章 庭审(二)
    同在堂上的方同兴,也立即反驳道:“明公,卫忠贤不去野戎城求助,是明公一向是秉公断案,清名远扬,某等小民但凡有事,先便想到找明公申诉;其次是因胞兄等人已经全部遇难,求救已无用。再者,卫忠贤担心赵家另有埋伏,是以不敢前往野戎城,而抄小路奔回犀浦。”

    马清泉听了方同兴的话,心里受用之极,神色大霁,对方同兴颔了颔。才突然沉下脸,对赵上益斥道:“赵上益,你还有何话可说?”

    赵上益暗皱眉头,以他对方同兴的了解,此人生性狂妄粗暴,不大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番话肯定是得了高人指点,一记马屁拍得马清泉飘飘然了。

    赵上益不禁悄悄回头,看了看堂外的杨男,然后向马清泉再拜道:“明公,但凡作案,皆有动机。先从作案动机上说,我赵家虽然与方家确有仇怨,但这仇怨乃因开元十二年方同兴打死我二叔赵仁而起,我赵家一向遵纪守法,虽然欲替我二叔申冤,但这么多年一直是以诉讼鸣冤,从未私下里向方家寻仇过。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退一万步而言,就算我方家要报仇,也是冲着凶手方同兴去,不会放过凶手而去谋害方同良。

    再者,因我赵家与方家有宿怨,方同良之死,对我赵家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我赵家陷入困境,目前情况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另外,那就是看谁从中受益最大,谁受益最大,那么他的嫌疑自然也就最大。方同良被害,对我赵家没有任何好处,反过来,倒是方同兴倒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先,他因此获得了方家的家主之位,掌握了方家庞大的产业。同时还可以嫁祸于我赵家,此乃一石二鸟….…”

    “你放屁!”方同良大怒,指着赵上益对马清泉说道,“明公,此人阴狠狡辩,自家勾结了吐蕃人谋财害命,还敢到这公堂之上血口喷人,简直是罪大恶极…….”

    马清泉一拍惊堂木,阻止了方同兴飙,冷冷地问赵上益道:“赵上益,你之所言,都只是你个人的猜测。本官审案,一向讲究真凭实据。方同兴状告你赵家,人证物证俱在,岂容你抵赖?”

    “明公,方家所谓的人证物证,并不足以定我赵家之罪。”

    马清泉冷哼一声,对堂下的衙役喝道:“来人,给赵仁贵上夹棍!”

    赵上益一下子冲过去,护着自己的父亲,对马清泉说道:“明公,请允许某代家父受刑。”

    赵仁贵一把推开儿子,大吼道:“老大,你给某滚开,某一人做事一个担,有某在,还轮不到你来顶罪……”

    “父亲!你不要乱说话。”赵上益大急,他父亲这话说得简直是……愚蠢。

    “岂有此理,在这公堂之上,岂容尔等胡搅蛮缠,来啊,两个一起用刑。看他们招是不招!”

    衙役们拿来夹棍,一拥而上,将赵仁贵和赵上臣摁倒在地,十指套到夹棍内,左右各站一人,用力拉,极度的疼痛让赵仁贵血落如珠,不断地闷哼着,但他就是忍着不大声惨叫。赵上益更是紧咬着牙,连哼都没哼一下。

    倒是堂外的赵上臣,不断喊着“父亲!”,若不是被家中下人拉着,他早已冲上堂去了。杨男悄悄对他说了几句什么,赵上益才重新安定下来。

    夹棍用过,赵家父子俩不但没有招,连哼也没多哼几下,马清泉看了再次大喝道:“果然是刁民!来啊!再打二十大板,看他招是不招。”

    堂外的赵上臣再次要冲进去,结果被杨男当众扇了一个巴掌,把赵上臣给打蔫了。

    在这公堂之上,知县就是最高权威,对小民用刑,那是律法允许的,并不违规,如果这一关都挺不过,那你只能自认倒霉。

    堂上的赵仁贵和赵上益被扒了裤子,各被两个衙役举着大棒,轮流地猛打。两杖下去,赵仁贵和赵上益父子俩那屁股顿时血肉模糊,啪啪的声音听得堂外的百姓两股打颤。

    李昂看了也不禁暗舒一口气,好汉不吃眼前亏,袁缜是不是真的能吓住他另说,但这个时候和袁缜对着干,恐怕自己的屁股也难免会落个血肉模糊的下场。

    何况呢,李昂在堂上也算是实话实说,并没有凭空捏造证据陷害赵家,也算对得起赵上益的十两黄金了。

    二十大板打完,马清泉再次问道:“赵仁贵,你招是不招?”

    “明公…….某冤枉啊……”

    马清泉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对赵仁贵说道:“本官判案,一向公正廉明,讲究证据,从不屈打成招。你嫌疑最大,但抵死不招,本官就暂且把你押回大牢,待寻到更加有力的证据,再升堂问案。退堂!”

    马清泉说退堂便退堂,他最后这番话听在百姓耳里,大家又不禁纷纷夸马清泉是好官,不像有些官员,一味地施以大刑,打得生不如死,只能违心认罪。像马清泉这样讲求证据的好官还真不多见呢。

    只有赵上益清楚,自己父亲不认罪,正是马清泉想要的。接下来,恐怕就要搜查赵家,寻找证据了吧,如此这般,赵家迟早要被折腾死………..

    犀浦衙门外,看热闹的百姓渐渐散去。

    作为重要证人的李昂,临走前被马清泉勒令在案子了结前不得离开上溪村,要随传随到,并让华老头负责监管他,如果李昂私自离开上溪村,就拿华老头问罪。

    这一点让李昂大为不爽,一开始他被因为受黑衣蒙面人追杀,心生不愤,巧遇赵上益后有心让他给自己派几个保镖,顺便想从中捞点精神损失费。

    现在好处是捞到了一些,更重要的是把户籍的问题解决了,本以为可以天高任鸟飞了,没想到马清泉来这一手。

    李昂两人出了衙门,华老头大松一口气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咱们回去吧。”

    望着眼前这个虽然唠叨,但心地真好的老头,李昂不禁暗暗苦笑,不得不承认,被马清泉拿住命门了。

    “华老,我只是人证,能有什么事,您这是瞎操心。”李昂一身轻松,不过对华老头自内心的关怀,他还是挺感动的。

    不过感动是一回事,李昂绝对不会一时感动就和他一起去捡香皂,当然,这年头也没香皂。

    华老头倚老卖老,数落着他:“你呀,太年轻,哪里知道这衙门里的水有多深,总之啊,咱们这斗升小民,还是少沾这衙门为好。”

    “嗯,照华老这么说,我还真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呢。不行,既然没事了,今晚家里一定得加菜,以示庆贺才行。”

    “你!你这个败家子哟,成天就知道吃喝。”华老头顿时就跳脚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他训道,“照你这样,顿顿想吃好的,就算是家财万贯,也要被你吃空。更何况你也不想想,你连永业田都没有,也没个正经营生,这岁数也到成家的年龄了,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成天就知道大吃大喝!你那些钱呀,老夫给你收着,回头托隔壁的三姑给你去说说,邻村的吴旺财家的闺女聪明能干,是个会过日子的……..”

    听到这,李昂顿时两眼放光,一把拉住华老头问道:“华老,这吴旺财家的闺女多大?长得怎么样?三围多少?”

    “嗯?什么三围?”

    “呃……这个嘛,三围就是…….就是…..唉,就是胖不胖?”

    “这个你放心吧,老夫的眼光还会错不成?”

    “那是,那是,华老您看,吴家的闺女有前面这个肥吗?”李昂指着街上走过来的一个胖乎乎的女人,估计足有一百四十斤,无比期待地问华老头。

    华老头看了看对面走来的女人,很认真地说道:“比这个还肥一点吧。”

    “太好了,以后有席梦丝睡了,哈哈哈………”李昂大乐,拉着华老头就奔坊市而去,“今双喜临门,一定要好好庆贺一番,多买点好吃的。”

    “你…….你这个败家仔哟!怎么绕来绕去又是吃,吃吃吃,吃死你,老夫不管了。”

    “嘿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