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0025章 这里的黎明很热闹
    萧六和华老头出了跨院,剩下方济就这么在窗棂边的地上坐了下来。一腿伸直,一腿曲起,一手搭在曲起的腿上,一手就这么撑在地上,并不看李昂,而是目光放空地看着夜空。他是个十八岁的少年,身材中等,从他的眼神中,感觉此人腹有沟壑却很是寡言的人,以现在的话,是内秀内向?

    蹲坐在李昂身边许久,连李昂都快忍不住了,他竟然还是连个屁都没放,当然,要是他真放屁,那味儿顺着窗棂往里一吹,屋内的小魔女不出来把他拆了才怪。

    李昂捂了捂被褥,不管了,你都不急,我更不急,先把自己捂得舒服点再说。这初春的夜晚,还是很冷的,虽然李昂的体质不怕冷,但捂着被褥,再想像一下是搂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也舒坦不是。

    “快滚蛋!本姑娘要睡觉了!”里面的杨男突然嚷了一声。虽是气话,但她声音清脆甜美,听着就是悦耳。

    好吧,李昂也不得不佩服眼前这厮了,这是有事问俺吗?这分明是来这和我比耐性啊。

    “你要是没话说,就走吧,别在这妨碍我们聊天打屁。”

    啪!的一声,一条鞭子从屋里抽到窗棂上。李昂早有准备,缩在墙边动也不动,倒是方济终于开口了:“李兄,我想知道先父遇害的细节。”

    “我还以为你是怕我**寂寞,跑来陪我呢。”李昂捂着被子懒洋洋地说道。

    “李兄……”

    “就你这半天放不出个屁的性格,告诉你也没用,走吧。”

    方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沉默,足足十分钟之后,李昂终于忍不住嘿嘿地笑道:“沉默若能杀人,你的杀父仇人肯定全死了。”

    “我不会杀人,只会让人自杀。”

    “咦!有点意思。”李昂坐直身体,多看了方济两眼,“看在华老的面子上,我只说一句,劫杀令先尊的人,当时完全有能力把逃回的那个护卫也杀了。”

    在灯笼的映照下,方济的脸色很红,他抬眼看了看李昂,然后缓缓屈膝跪下拜了一拜,便一声不响地起身走出跨院。

    这个方济有点意思,接下来就看他手段如何了。李昂捂着被褥靠在墙上,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中的新月,嘴里哼哼道:“他们说人生一场梦,何必太计较,青春正年少,我应该大声笑,岁月如飞刀,它刀刀催人老……”

    哗拉!

    窗内突然泼出一壶水,半边脸被泼湿的李昂打了个激灵,失声叫道:“姑奶奶,你尿尿换个地方行不行!这当窗迎风撒尿是你们女人该干的事吗?”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是人嘴,你吐根象牙出来试试。”上身冷嗖嗖的李昂,难免有些窝火。

    “这半夜三更的,谁让你鬼叫来着,算了,反正被你吵醒了,你给我说说事情的经过吧。”

    “你家很有钱吧?”

    “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想听故事,十贯。”

    “无耻之徒,除了敲诈勒索,你还会什么?”

    “还会作诗,你听,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嘿嘿……”

    房内没声,静默了好一会儿。

    李昂已经躲到墙边,这小魔女可不好忽悠,妨着点总是没错。结果让他意外的是,噗的一声,窗里竟扔出一个小锦囊,李昂小心翼翼地望着小锦囊,“里面不会是毒蝎或毒蛇吧?”

    “嘻……你爱要不要,反正我付钱了,赶紧给我说说事情的经过,不许漏过一个细节。”

    李昂找了根树枝,小心地打开锦囊,光月下顿时露出金灿灿的光芒,“嘶!还真是有钱人啊,看在这金子的份上,就给你说说。”

    “少啰嗦,快说。”

    “话说我穿着凉快的草裙,带着小叮当离开了四姑娘山的狼群,在山林间走着…….别打岔,就要到正题了,对于我来说,前面这段很重要,这能证明我是无辜的知道吗?”

    “好好好,你接着说。”

    “我与小叮当走啊……走啊,突然,就听到树林外传来一串叮叮的响声………”

    等李昂把白鸡岭看到的一幕说完,房内又静默了。过了许久,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出现在窗前,淡淡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有一种清澈的美在她脸上流动着。月光如水,原来是这么理解的,李昂暗暗感叹。

    “那天追杀你的那些黑衣蒙面人,你查到来路了吗,他们可曾再度出现过?”

    李昂在讲述的过程根本没提到这件事,但杨男的思维却没有被他的讲述局限,一开口就问到了关键点上。

    “常言说得好,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为了保住小命,我只好请赵家的人来做保镖,在上溪村这两天,那些黑衣蒙面人至少出现过一次,可惜被赵家的人惊走了,他们有没有什么收获我就不知道了。”

    “没有。”

    “你怎么这么肯定?”

    “推断。”

    “得,姑奶奶你这么聪明,能不能推断一下明天我会不会被打屁股。”

    “那是你罪有应得。”

    李昂见她目光中突然又充满了鄙夷,不禁叫屈道:“实话跟你说,我打小被狼群养大,真不知道大唐不能吃鲤鱼,真不是故意讹店家。”

    “嘁!”

    “不信算了,我说了这么多,你也该说说自己的事了吧,你是京城人?一个人跑来这边干什么?”

    “我是来青城山找我师傅的。”

    “对了,那天追你的是什么人,看你吓得脸都绿了,那些人不会是准备抢去回去做压寨夫人吧?”

    “少胡扯,我问你,你有没有去找过那个卫忠贤。”

    “这又没我什么事,我去找他干嘛?”

    “以你卑鄙的德性,竟然不去敲诈他一笔钱?”月光斜照下的杨男,纯净的美态中带着狡黠的笑意。

    李昂猛拍一下额头,满脸后悔莫及地说道:“我忘了这一茬,那卫忠贤……..嘶,这名字真坑爹。这要真是一场阴谋,敲诈卫忠贤一定能狠狠地捞一笔。小姑奶奶,要不咱们做个搭档吧,咱们强强联合,今后定能敲遍天下无敌手。”

    杨男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消失在了房里的阴影里,正当李昂以为她回床上睡觉了时,突然“嘭!”的一声,房门整个飞到院子中间。

    “这,这叫暴力拆迁!谴责!我强力谴责!哎!哎!说你呢,你就这么走了,明天人家还不得说是我干的,我可不帮你背这黑锅,哎!姑奶奶,如此星辰如此夜,咱们孤男寡女,正好聊聊人生,谈变理想,你怎么就走了呢……..”

    眼看佳人一纵身,竟然轻盈地掠上院墙,随即消失在墙头,李昂傻眼了?传说中的轻功?这是八步赶蝉,还是云梯纵呢?

    跨院的大门开了,萧六和马三提着灯笼匆匆奔进来,看着落在院子中间的房门,有些呆。

    李昂嘿嘿笑道:“萧大哥,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费尽心思,终于把那娘们说走了,几位大哥现在可以安心了。”

    萧六神情复杂,一边帮他开锁一边说道:“李老弟好好睡一觉吧,明日一早,马县令还要传你上堂。”

    “多谢萧捕头提点。”李昂回到房内,往床上一躺,“萧捕头,如果有人要杀我这个证人,今晚是他们最后的机会,所以,萧捕头如果不想马知县怪罪下来,今晚恐怕得辛苦了。”

    “放心吧,这里是县衙。”萧六说完,带着马三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轰动整个犀浦县百姓的方家商队被杀案开审了。

    如果方家商队是被吐蕃人劫杀,那只能自认倒霉。但现在,下溪村赵家却涉及里通外国,勾结吐蕃人劫杀方家商队,一下子把犀浦县两大家族给牵连了进来。

    自从赵家家主赵仁贵被收押,此事就成了整个犀浦县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各种猜测层出不穷,今天终于要真相大白了,好事者无不纷纷涌向县衙……

    ************************

    ps:几年熬下来,明显感觉精力大不如前,在电脑前坐久一点,就腰酸背痛的,写书就像过独木桥,几年下来,现自己除了码字,什么行档也不会做了,所以,只能坚持下去,期待大家的支持,让我身上少一些泥水,拜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