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0017章 嚣张走一回
    ps:今天跑到章节前面来求一下点击、推荐、收藏,新书榜以这三样来计值,昊子急需支持,求各位书友给俺一下吧!

    ***************************************************

    李昂上门打了赵家的家丁也就罢了,还给赵老二也狠狠地来了一巴掌,把他打得半边脸迅肿了起来。

    赵老二厉声大叫要剁了李昂,然而没有赵上益话,所有的护院都不敢乱动。

    “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赵上益的话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李昂冷笑道:“你何不自己问问这二货,有什么冲着我来,或许我还能忍一下,但他竟敢做出坏人名节的事,今日你赵家若不能给我个说法,要么,你别让我出这个门,要么......”

    “你还能怎么着?还能怎么着?给我打!狠狠地打.....”

    “住口!”

    “大哥!”

    “胡二,你随某来。”

    赵上益冷喝一声,那早上跟随赵上臣出门的护卫只得乖乖跟着他走到一边。赵上益低声询问了那胡二一番,很快回头对李昂说道:“李兄,今日之事,某会给你一个交待,里面请!”

    李昂跟着他来到赵家的前厅,赵上益二话不说,突然抄起一个花瓶狠狠地砸在自己的头上,啪的一声,花瓶尽碎,赵上益的头也流下血来。

    “某二弟所犯的过错,某会一力承担,李兄若是不满意,尽管再来几个。”鲜血不断从赵上益头上流下来,脸上全是血。就连李昂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大哥!大哥!”赵上臣顾不得捂自己的脸了,冲上去用双手捂着赵上益头上的伤口,“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快拿药来给大哥包扎,快啊!”

    赵家的下人顿时乱成一团。

    李昂看着赵上益,暗叹这厮不但有担当,而且够狠。

    “不要急着包扎,李兄满意了吗?”

    李昂摇头说道:“女儿家的名节,比命还重要,这一点赵兄不会不知道吧?”

    赵上益突然又转身,抄起另一只花瓶又往自己头上砸,赵上臣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激动地大喊道:“大哥,事情是某做的,要砸就砸某吧,砸某!”

    “某是你大哥,父亲不在,长兄为父,不管什么事,自然是由某来担着。”赵上益说得斩钉截铁,一把推开赵上臣,微扬起下巴,紧抿着嘴,冷凝的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李昂,啪的一声,花瓶又砸碎在脑袋上。

    “大哥!大哥啊.......”赵上臣再次哭喊着冲上去捂住他的脑袋,“快啊,你们快拿药来包扎,快啊!”

    “这次就算了,我希望不会有下次,否则我与你们赵家之间便是不死不休。”

    “你别放狠话,有种你冲着某来!某一定剁了你!剁了你这个狗娘养的!你算什么东西,你算什么东西.....”

    “二弟,你先退下。”

    “大哥!”

    “某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某.......是,大哥。”

    等赵上臣万般不甘地退下,李昂再警告道:“你最好管住这个二货,别再让他惹是生非。”

    “赵家的事,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你要是不满意,尽管再来几下。”

    “免!不过,华家被打烂的东西,还有精神损失费.......”李昂用力挥挥手,也略抬下巴直视着赵上益,丝毫没被赵上益浑身散出的戾气吓住。

    “赵用,取十两金子来!”赵上益仍然不眨眼地直盯着李昂的双眼,任由头上的血流过而不去擦拭。

    待赵用取来金子,赵上益顺而递给李昂后,再逼进一步用力抱拳,冷酷的目光如同实质射向李昂,“李兄,某的母亲死得早,兄弟几个由家父一个人拉扯大。李兄有什么事不满,尽管冲着某来,不要冲着家父去,这,是某的底线。”

    李昂淡淡地扫了赵上益一眼,略作停顿,转身,走人。

    李昂离开之后,赵上臣立即出来,一边看着下人帮赵上益包扎,一边埋怨说道:“大哥,某只是.......”

    啪的一声,赵上益狠狠给他另一边脸也来了一个耳光,冷喝道:“平时父亲是怎么教导咱们的?现在父亲还关在大狱里,你竟然还有心思去惹事生非!让你暂时不要去惹这姓李的,你没听到吗?”

    “大哥,某错了,某知道了错了,您别气坏身体,有气就打某吧,可是那姓李的也太嚣张了,竟然欺上门来,咱们赵家的脸就这么让他打了吗?”

    “先救出父亲再说!方家和马清泉现在正恨不得把咱们赵家连根拔起,父亲落在他们手里,若是姓李的再有什么不利于我赵家的证言,父亲恐怕就出不来了你知不知道?”

    “大哥,某错了!某错了!”

    “救出父亲之前,别去惹姓李的,听到没有!”

    “是,大哥。”

    李昂毫无伤地走出赵家大门,下溪村的村民见了再次议论纷纷。

    这是哪路神仙啊!

    上赵家打了人,竟然还能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这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的。

    李昂背着十两金子,还有一大块羊肉,回到上溪村华老头家时,华老头正急得在院子里团团乱转,一见李昂,立即迎上来埋怨道:“你这小子,上哪儿去了你?你没事吧?”

    李昂笑了笑答道:“让华老您操心了,我没事。”

    “你该不会是真到下溪村赵家去了吧?”

    “我去了。”

    “你呀你,还是太年轻啊,做事就是冲动,来来来,我看看,你没事?真没事?”

    “呵呵,华老,我真没事。那,这是赵家赔打烂药罐的钱,还有就是给小妹压压惊,华老放心,赵家的人不敢再上门来闹事了。”

    李昂说着把十两黄金交给华老头,华老头打开一看,顿时呆住了。

    “你.......你一个人去赵家,他们不但没伤着你,还赔你金子?这.......这怎么可能?”华老头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望着手上的金子愣愣的。十两黄金,这可不是个小数目,相当于一百多贯钱呢。

    晚上,华老头亲自动手,做了个黄耆羊肉,这算是道药膳,就是黄芪和羊肉煮汤。

    在这个时代,普通百姓家里的正餐,肉食以羊肉为主,牛用于耕作,朝廷制定有律法,哪怕是你自家的牛,若私自宰杀也是犯法的。

    吃猪肉也有,但很少。个中原因嘛,一来大概是古人是根据周礼不同阶级吃不同的肉,猪肉被排在最下等甚至比狗肉还低等,上等人家不屑于吃猪肉。二来没有经过阉割的猪的肉有一股不好的怪味,很难吃的,直到宋朝人们才现了阉割小猪可以改善猪肉味道。

    而羊肉有个问题就是膻味大,有钱人家用胡椒去膻味,只是胡椒主要是靠西域“进口”,价格非常昂贵,普通人家是吃不起胡椒的。

    华老头是大夫,没有胡椒他便加了一些中药,做出来的羊肉带着淡淡的草药香,膻味没那么重,而且还特滋补。

    华家也没再把李昂当外人,晚饭时都一起上桌,华小妹眼睛还有些红肿,李昂先给二老各挟了块肉,然后给小姑娘也挟了一块。

    “小妹,都是我不好,这次连累你了,你放心,以后赵家的人不敢再来闹事了。”

    “李大哥,我没事。”小姑娘低着头,嚅嚅地应了一句。

    华大娘多少有点势利吧,女儿没有真被糟蹋,一下子又得了这么多钱,她不但没再赶李昂走,还笑着说道:“李小哥啊,今天是老婆子不好,以后啊,你就安心在这家里住下吧。”

    “老婆子,你少说两句。”华老头转头对李昂说道,“这些钱财既然是你得回来的,那就是你的,今晚呢,你随我去找里正说说,让他帮着打点一下,尽快把你的户籍落实下来再说,不然这村上人多口杂,一但传出去,恐怕又是一场麻烦。”

    “嗯,那就全凭华老作主了,您说的什么永业田,不要也罢,要靠这个维生,我一准得饿死。”

    “也罢,不要这永业田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以后啊,你就跟着老夫学点医术吧,本着一颗仁心治病救人,想大富大贵没有,但总能保你有口饭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