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步步惊唐 > 0008章 便宜娇妻
    “慢着!”见唐六郎恼羞成怒拔出横刀,少女高呼一声,指着大胡子说道:“你们敢动我试试,除非你们不要他的命了。”

    唐六郎下意识地回头望向自己的队正,只见他捂着肚子,上身微微躬着,屁股后面不时传来长响,有的响声被拉长得像唱歌一样,比少女刚才唱的梨园曲还婉转。

    “去报.......校尉....”大胡子说完,脸红脖子粗地捂着肚子向营中的茅厕飞奔而去,度之快,如奔雷滚滚。

    “好臭!太臭了!”少女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往军营里走,士兵们拿枪拦住,她笑嘻嘻地说道,“你们一群大男人,还怕我一个人不成?你们不让我进去,怎么给你们队正医治呢?快叫去你们校尉来见我。”

    外头的百姓看着少女一个人,就这么闯入军营之中,不禁啧啧称奇,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啊!

    在野戎城这样的边城中,军大政小,可以说俞校尉就是野戎城的土皇帝,这里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这么多年,除了刚才那个吴队正,谁敢向着军营放个屁?

    可人家这外来的小姑娘,硬是闯进去了,这还真是瘸子放屁——邪门了!

    更邪门的是,过了半柱香时间,小姑娘硬闯军营,不但安然无恙,还带了一个瘸子出来。不得了,不得了,这下真是邪门了,邪门了.......

    军营外围了上百个人,一片哗然。唐六郎不敢再对少女凶,自家校尉都对少女陪着笑脸,还说把人放了就放了,他个大头兵,再对少女凶那不是寿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嘛。

    唐六郎一肚子不爽,只能冲着外头的平头老百姓去,带着一伙士兵提着刀出来,大喝着:“看什么看?!赶紧散了,军营重地,岂是你们围观的地方,若是贻误了军情,通通是死罪!”

    俞守忠站在军营内,目送着李昂两人出营,然后对身那一名叫赵二的新兵小声地吩咐道:“你带个人暗中监视着那个李昂。”

    “喏!”

    “小心点,别让那小娘子察觉。”

    “校尉放心,某晓得了。”

    军营外,少女自得地看着拄着拐杖的李昂道:“咋样?现在相信本姑娘能替你脱罪了吧?哼!”

    李昂左脚的伤已经消肿,不过他还是拄着根拐杖装弱势群体。

    在阴暗的石屋内呆久了,刚放出来的他,眼睛有些不适应外面的强光,眯着双眼,还用右手在额前搭了个凉棚。

    说实话,他确实有些好奇,这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让俞守忠这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放了他,而且还把金刀和玉扳指还了回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李昂.....”李昂懒洋洋地答着,昂字的尾音被拖得长长的,“你叫,叫什么?”

    “少套近乎!赶紧把你的小狗给我,咱们就算两清了。”

    “不问就不问,我饿了,走,我请你搓一顿,算是对你的答谢。”

    “搓?”小姑娘忽扇着一对大眼睛,满脸的疑惑。

    “呃……就是吃一顿,你的,明白?”

    “哦~就你?”

    “我怎么了?请恩人搓一顿错了吗?”

    少女懒得答他,到路边把自己的马牵了过来,然后从马鞍旁边的搭袋里拿出一根绳子,过来就要把李昂的双手绑住。

    “姑奶奶,你有病啊!干嘛呢你?”李昂一把挣开。

    少女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说道:“为了防止你逃跑,这是必须的。在找到小狗之前,你就是我的奴仆。”她说着又要来绑李昂。

    李昂这下气乐了,把拐杖一推,摆了个金鸡独立的造型说道:“你至于嘛,我这重度伤残人士,就算想逃也能逃得掉才行啊?”

    “少装蒜!把你的双手伸出来。”

    “干嘛,还要绑啊?你有没有人性啊你,这样虐待一个重度伤残人士。”

    “看!手上的老茧比脚上的还厚。”

    “这能说明什么呢?”

    “说明你用手比用脚还多!更何况,你左脚只是受点伤,又不是真瘸,真要跑起来,只怕比狗还快。”

    少女不由分说,绳子往他手上一套,灵巧地打了个死结,然后把拐杖拾回来往他手上一塞,自个儿轻松地翻身上马,打马便走。

    李昂万万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来真的。他被拉着向前,不得不跟着走,她虽然没有快马加鞭,但度也不慢,李昂拄着拐杖,被拉得东歪西倒的。

    野戎城临街虽然没有商铺,但还是有不少行人。大家看着李昂被少女这样绑着拉在马后,都为之侧目。李昂头不梳髻,只在脑后绑了个马尾巴,很符合人们心中逃奴的形象。

    李昂心中不爽,张口就叫道:“老婆!老婆!你瞧大家都要看着呢?你这样拉我回去,成何体统?老婆!老婆!就算回去,你也不能这样啊,我腿受伤了,你让我拄着拐杖跟着,这天下有你这样蛮横的老婆吗........”

    李昂一口个“老婆”的叫着,他这是后世的习惯称呼,就是吃了这么个亏,占点便宜回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不过这称呼,若是换的别的朝代,可能这样叫是无效的,但在这唐朝,还就让他歪打正着了。

    “老公”、“老婆”这夫妻间的称呼,还就源于唐代,唐代有一位名叫麦爱新的读书人,他考中功名后,觉得自己的妻子年老色衰,便产生了嫌弃老妻,再纳新欢的想法。于是,写了一副上联放在案头:“荷败莲残,落叶归根成老藕。”

    对联被他的妻子看到后,从联意中觉察到丈夫有了弃老纳新的念头,便提笔续写了下联:“禾黄稻熟,吹糠见米现新粮。”

    麦爱新读了妻子的下联,很是惭愧,便放弃了弃旧纳新的念头。妻子见丈夫回心转意,不忘旧情,乃挥笔写道:“老公十分公道。”

    麦爱新也挥笔续写了下联:“老婆一片婆心。”

    这个带有教育意义的故事很快流传开来,世代传为佳话,从此,民间也有了夫妻间互称“老公”和“老婆”的习俗。

    如果李昂这个时候大喊“娘子”,反而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因为在唐代,仆人叫自家主母和小姐,也称“娘子。”

    李昂这一通大叫,让街上许多人“恍然大悟”,立即就有好心的大妈上来拦住少女的马头劝道:“这位小娘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瞧你也是大户人家出身的,总该读过文德顺圣皇后的《女则》吧?”

    “这样对待自己的夫君可不对。他就算有错,你也该给他留着几分脸面才是。”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立即就和别的大妈附和道:“对啊!对啊!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何至于此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拉着个逃奴呢。”

    事情来得突然,少女骑在马上,脸刹时间红得像块布,她刚要分辩,李昂又立即大声说道:“各位乡亲,我们这桩婚姻是打小订下的,去年才刚刚完婚.........”

    “你胡说什么?”少女气得脸色红了又青,跳下马来就要拿马鞭去抽李昂。

    大唐的民风就是淳朴啊,唐朝的大妈比北京朝阳区的群众还热心啊!

    大妈们纷纷拉住少女,你拉手臂,我抢马鞭,合力平息着这场“家庭纠纷”。其中一个胖大妈手脚那叫一个麻利,五秒钟不到,少女打的死结愣是让她解开了。

    李昂感动啊,拉着胖大妈的袖子热泪盈眶地说道:“多谢大娘!多谢大娘!”

    “小事一桩,别谢了,还是赶紧去哄哄你家那口子吧。这年轻夫妻啊,吵架是常有的事,我和我那口子,还是吵着吵着这么多年就过来了,男人要有胸襟,让着她一点就没事了。”

    “大娘啊!你们是不知道啊!说出来都是泪啊!我跟她是指腹为婚,可后来我家家道中落,我那老丈人倒是个守信的,去年还是按让她和我完了婚。可她呢,嫌我家贫,对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啊!从来就不肯承认我是他的丈夫,你们刚才也瞧见了,但凡有点良心的人,会在大街上这么对自己的老公吗?”

    “唉,真是的!既然指腹为婚,怎能反悔呢?”

    “是啊!是啊!常言说得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嫌贫爱富悔婚,这就是不对!”

    “大娘,各位大娘,真是通情达理,麻烦你们帮我好好劝劝她吧。”

    “成!都包在大娘身上了。”

    “对了,大娘,她几天没给东西我吃了,饿呀!大娘先借我几个钱,我去买几个包子吃行吗?”

    “拿去!”

    不愧是大唐盛世的大妈,豪气啊!

    李昂接着几个热呼呼的铜板,回头看看被大妈们围在中间的小娘们,暗暗一笑,撑着拐杖迅逃离..........

    **************************

    ps:每章都在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或许已经烦了,但俺还是得把头再往下磕,拜求支持,因为新书的能走多远,全靠大家的支持啊。

    同时感谢大冠兽、叼着苹果等人的打赏,弱弱问各位亲一句,还有咩?狼行千里吃肉,赏俺几个包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