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未知分类 > 步步惊唐 > 0001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川西,位于大唐与吐蕃边境的四姑娘山。

    山下茂密的松林中,一只小松鼠趁着初春中午这晌暖和时光,在林里快乐的觅食。

    突然一只小狼从树丛中冲出来,小松鼠飞也似的窜到松树上,振得枝上的雪绒花簌簌直落。

    李昂抬手拍落脖子上的雪绒花,指着前头淘气的小狼喊道,“小家伙,别闹了!”

    李昂头上乱蓬松,上身**着,古铜色的皮肤油光亮,只在腰下围条茅草裙,左脚上敷着草药,拄着拐杖;像个非洲部落酋长。

    这高寒的山区,天气还非常冷,要是平常人,穿着羽绒服还嫌冷,李昂全身上下只有腰间围着条草裙,却没有一点瑟缩的感觉。

    小狼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小跑回到他身边,鼻翼耸动着,不知道的一定以为它是条宠物狗。

    李昂拍了拍小狼的头说道:“以后你就叫小叮当吧!”

    嗥!嗥!

    “我?问我?我叫李日天!”

    李昂这完全是在泄心中的不满,黑白无常和崔判官这三个该死的家伙,拿了他无数的钱财,说好送他到盛唐来做锦衣玉食的王爷的。

    当时他还问崔判官:“能不能抢到杨玉环?”

    崔判官抱着他的钱,一个劲地打保票:“能,一定能!你有本事抢大唐的江山都没问题,而且还保你长命百岁,我们拿了你的钱,岂能不办事。”

    “你们千万别坑我,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勇救落水儿童,被你们错勾了魂,错都在你们,不行,你们还是送我回去吧,我不去什么唐朝了。”

    “哎呀!我的小祖宗,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的肉身已经烂了,回不去了!赶紧吧,做你的王爷去,到了唐朝啊,你不但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娇妻美妾成群,而且从此你的命由你不由天了。”

    “我命由我不由天?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有人替你去投胎了,而唐朝这位王爷的名字也已经勾过了,以后生死薄上再没你这号人,我们也管不着你了,你爱怎嘀就怎嘀!”

    “那我要是活腻了怎么办?”

    “活腻了你就找观音姐姐聊聊人生去….哎呀!别胡扯了,再不上路就来不及了。”

    李昂怀着新生的憧憬,把阳间满城市民烧给他这个救人英雄的钱无数钱财,包括n部雪佛莱跑车、n部iphone6手机(就是没充电器)全留给了三个猥琐的家伙,然后由黑白无常匆匆带出地府,借尸还魂来到了唐朝。

    但醒来的李昂,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广夏华堂,更没有娇妻美妾环绕,而是落到了一个狼窝里。

    那是真真实实的狼窝,当夜的情景李昂还记忆犹新。他悠悠醒来那一刻,山洞外的斜坡上,月光凄冷,无数幽幽的绿光在闪动,如同一个个幽灵,让人毛骨悚然。

    他吓得嗷嗷叫,结果却现随着他的大叫,山坡上的狼群全部匍匐在地,一双双绿幽幽的目光静静地望着他,就象是千军万马在等待自己的统帅号施令……..

    李昂甩甩头,仿佛要摆脱那诡异的一幕,拄着拐杖继续往前走,老子是狼王,老子要抢杨玉环.....

    他带着小狼在山间艰难地跋涉了四五天,一个人也没遇着,饥一顿饱一顿,心里把崔判官和黑白无常骂了无数遍。

    这天中午,他正在山林间的小溪边喝水,突然听到树林那边传来一阵清脆的叮当声:

    叮叮!

    叮叮!

    李昂的耳朵瞬间就竖了起来,没错,是铃铛声。

    “呼!”的一下,李昂翘着一条受伤的左腿,拼命地往树林爬去,虽然这样让他草裙下没有底裤的春光显露无遗,那也顾不得了。

    树林外的山道上,来了了一个马队,有四十多人,头上梳着髻,都作古装打扮,他们的马上驮满了东西,中间还有两辆马车,李昂心中大喜,日你个仙人板板的,好歹让老子找到人了。

    李昂的第一念头是喊救命,装可怜,但这个念头瞬间就被他掐灭了,我干嘛要喊救命呀我?

    上辈子做好事没好报,这辈子咱可是王爷,得做点坏事,得让人伺候着。

    等那马车来到,李昂突然从树林里窜出。

    “哎哟!”一声惊呼,惊动了整个马队,被马车“撞”得倒翻出去的李昂,躺在地上痛苦地**着:“嗷…..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

    李昂悠悠“醒“来时,已经舒服地躺在一架马车上,身边还有个漂亮的小萝莉侍候着。

    一看到这么漂亮的小萝莉,李昂立即又闭起眼睛装晕,一边轻微**,一边伸出手去摸索,“这…..这是哪儿呀?我……我死了吗?”咦,这是什么呢?软软的,温比玉,腻比膏…..

    小萝莉惊呼一声,拍开李昂的乱摸的手。

    “秋月,怎么了?”

    “郎君…..没,没什么。”

    “他是不是要醒了?”

    “是的,郎君。”

    李昂把眼皮张开一条缝,看到一个四十多岁,国字脸,大刀眉,下巴有长着短须的人,正在观察他。

    “小后生醒了,你没事了吧?”大刀眉的笑容里充满了玩味的味道。

    李昂悠悠醒来,开始**起来,“哎哟…..哎哟……我的骨头都断了,你是说有事没事……..哎哟…..你们赔我医药费……”

    “呵呵,某行商多年,遇到此类事情不少,细算下来,小后生你是戏演得最差的一个,哈哈哈…….”

    “你说我演技差?你……哎哟!我要告你们!疼死我了…….”

    “得了,你演技太臭,就省省吧,某这一趟吐蕃跑下来,赚的远远抵不上你这扳指和宝刀珍贵,该某讹你才对。”

    李昂的脸一下子都绿了,他第一次玩碰瓷,忘了自己身上还有一把金刀的一个玉扳指,这是他在山洞中现的,刀身近一尺长,刀柄与刀鞘都是用黄金打造,镶着红蓝宝石,华美绝伦,刀锋出鞘后精光流动,寒气森森。刀身有几个蚯蚓似的文字,李昂看不出这是哪国的文字。

    除了这金刀,他当时洞中还现了一个腐烂襁褓,和一个扳指,扳指为上等白玉制成,通体湿润透沏,上面还刻着两行字:展翅雲霄,水遠天長。落款是一个“鴻”字。

    经大刀眉提起,李昂才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有这两样宝物。

    敢情咱是亿万富翁去碰瓷乞丐呢,这事整的!

    他两眼一翻,差点又晕过去。

    “呵呵,某家方同良,犀浦县人,小兄弟尊姓大名,何方人氏?何以独自到这边境上来?”

    大刀眉也不管李昂晕没晕,继续笑呵呵地说着。一个只条穿茅草裙,毫不畏冷,形同野人的人,身上却有价值连城的金刀和玉扳指,偏偏还来碰瓷,身边跟着头狼比狗还听话……总之,李昂身上有太多让人好奇的地方了。

    “在下李昂,成都人,至于怎么来到这四姑娘山,说来话长啊!对了,有多余的衣服吗?我这般样半裸着,你瞧着过瘾吗!”

    方同良看了看他身上的茅草裙,哈哈一笑。随即不但给李昂拿了一套衣服,还拿了些药来给他擦小腿上红肿的伤处。

    这古代的衣服…….咋穿啊?

    “喂,小妹妹,我脚疼,你来帮我穿。”

    小萝莉脸还红着呢,啐了他一口道:“穿衣又不用脚,你爱穿不穿。”

    “真的?那我还真不爱穿,我把草裙也脱了!”

    “啊!”

    小萝莉尖叫着跑开了,李昂自己摆弄了半天,还悄悄伸头出去参考了一下大刀眉的着装,总算穿上去了。

    其实李昂有很多话想和叫萝莉聊的,且不说谈谈理想,聊聊人生什么,好歹要弄清这是不是唐朝,哪个皇帝在位啊。

    方同良对他也充满了好奇,他这人还不错,也不提李昂碰瓷的事,拿来一些煎饼和一壶酒,俩人在车上边吃边套对方的话。

    结果才聊上几句,前方不远处的树林中突然传出一声刺耳的啸声。

    紧接着六七十名穿着怪异的人骑着马,挥舞着刀弓冲出。

    突如其来的马蹄声震耳欲聋,六七十骑如离弦之箭,席卷而来,李昂能感觉到地面在微微颤动,不禁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好,快御敌!”方同良大叫着,纵身跃上车边的骏马。

    前方的人马来得太突然太快,大家不免手忙脚乱。

    “小叮当,快走!”李昂见形势不对,正要跑,就听到一阵嘣嘣的弓弦声传来,靠!但见满天的飞蝗呼啸而来,嗖嗖地射落。

    那些刚刚抽出刀来的伙计,被一支支利镞射中,纷纷惨叫倒地。

    噗!噗!噗!连续数箭射在车上,入木三分,惊得李昂呼的一下又滚回车内。“日你个仙人板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赶车的马夫被射死了,马匹受了惊狂奔起来,车子激烈的颠簸着,车里的李昂和小萝莉就像刚下锅里的虾子,蹦来跳去,东歪西倒,根本稳不住身体。

    “小妹妹,抱着我,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哎呀,你压着我了,你快起来,你混蛋!”

    “小妹妹,我不是故意的,这根本停不下啊!”

    “你…….”

    车外蹄声如雨,杀声如雷,那些奇装怪服的偷袭者骑射功夫十分了得,一箭一个,根本不用近身搏杀,就让商队的伙计死伤累累。

    方同良看着一个个伙计惨叫着倒下,目眦欲裂,他在马上一边挥刀挡箭,一边大吼:“尔等何人?若是为货物而来,拿去就是,何必赶尽杀绝......”

    “方同良!我们今天是特意来要你命的!”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额角有道刀疤的大汉桀桀地大笑着。

    “这位当家的认识某?咱们无怨无仇,你们.........”

    那位刀疤大汉不耐烦地打断方同良道:“方同良,你们方家挡了谁的财路,自己心里有数,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哈哈哈!”

    “赵仁贵!是赵仁贵?”

    “受死吧!”那刀疤大汉急吼一声,马刀狂斩而去。

    方同良挥刀急挡,同时对身边的手下大叫道:“卫忠贤,不要管某,快回去报信!”

    “东家!你走,某来挡住他们!”那名叫卫忠贤的手下很勇猛,挥刀冲杀于前。

    “快走!”方同良深知对方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疾声大呼,且战且退。

    “东家!东家!”卫忠贤急呼两声,便向东突围。

    方同良打马急奔向右边的树林,那刀疤大汉狂笑着,带人随后追杀不休。

    “蓬!“前面的狂奔的马车一只车轮撞在大石上,车子整个裂断开,李昂和小萝莉被抛出车外,如同滚地葫芦。

    与此同时,方同良的战马也被射中,悲鸣着撞倒在地,方同良在地上一滚又弹起来。

    李昂刚稳住身形,就见一箭直奔自己胸口而来,“小心!”方同良及时踢出一脚,把李昂踢倒,那支利箭“嗖!”的一声,险之又险的从他身边擦过。

    “快走!带着秋月快逃!”方同兴厉叫着,眼看数骑狂冲而至,他不逃反冲上去,大刀向敌人的马头疾劈而去。

    李昂抄起一块车板,一边挡箭一边向晕迷在地的小萝莉冲过去,快冲到之时,几箭嗖嗖而来,一箭射中小萝莉的胸口,“小妹妹……狗养养的,我日你娘的!”

    方同良的大刀蓬的一下,劈中了敌人的马头,而马上的大汉也同时挥出一刀,噗的一声,将方同良的脑袋砍飞上半空,无头的尸体瞬间鲜血暴喷如泉。

    李昂见此,转身向右边的树林狂奔而去,他全力奔逃起来,快若奔马,嗖嗖的箭矢射来,或是射偏或是被车板挡住,“嗷!”一声怒啸,李昂飞射入林,快若猿猴般窜到树上。

    身后的追兵被茂密的荆丛所挡,没法冲入林中,纷纷急勒战马,李昂一边在树上飞纵,一边回头向林外张望。

    整个商队的人几乎已经被杀绝,只有那个叫卫忠贤的护卫伏在马背上向东狂奔,那些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人追出半里,便放弃了追赶,让他逃了。

    李昂觉得有些不对,但来不及多想,林外的敌人已经下马,追入林来。他只得继续逃……

    树林外,几十名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人,纵马来回奔驰着,不时伏下身,给那些受伤倒地未死的人补上一刀,显然是不准备留一个活口。

    追入树林的人,找不着李昂的踪迹,一会儿便放弃了。

    李昂躲在茂密的枝叶间,看着这些人退出林去,不禁长长地松了一口,回想刚才的惨景,李昂心有余悸,几十个活生生的人啊,就这么被屠杀了,一个也……不对,那个卫忠贤…..

    李昂心中突然萌生一种诡异感觉,这些人心狠手辣,明明可以放箭射杀卫忠贤的,难道忘了放箭?这怎么可能?

    **********************

    ps:亲们,新书上传,急需各位的支持,昊远在此拜求点击、收藏、推荐。再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