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七十二章 不承认
    确定了是这个人作祟,古风没在客气,终于展现了他护法强硬的一面。

    这次的事不仅仅是王阳个人的私事,还关系着青乌门的脸面问题,放在古代,有人敢这样在他们的地盘害人,那是要任他们处置的,比现在的惩罚严厉的多。

    “正中,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旁边的老何愣愣的问了句,他和孙正中认识足足有三十年,上小学的时候就认识,同校不同届,是真正的老关系。

    “老何,你老实告诉我,你是因为听说我的事帮我介绍的他,还是他先找到你,让你来牵线?”

    孙正中看着自己这个老朋友,神情有些复杂,他现在已经明白,这是个套,针对他的套,如果真是这样,那等于这个老朋友也在局里。

    听孙正中这么一问,老何神情稍稍有些尴尬,没有说话。

    只看他表情孙正中就能明白,这次的事老何也参与到了里面,认识三十年了,他很清楚老何的为人性格,老何是在一家不怎么好的企业单位上班,就是一个普通的员工,没什么权利,家里还有三个孩子,生活过的并不好。

    ¢♀

    平时老何就很抠门,每次在一起都是孙正中买单,老何有时候去孙正中的饭店请客,要么是免单,要么就是给的优惠很大,几乎只留成本价。

    平时他占些小便宜也就算了,看是老关系,孙正中一直都没有在意过,可这次不同,这次是想让他倾家荡产,是要挖了他的根啊。

    假如没有王阳,女儿又这个样子,他去北京真治不好,或者像之前邓大师所讲那样,手术后还会复,为了女儿的幸福,他可能真的会放弃一切,筹够这笔钱给邓大师。

    真这样,老何等于害了他们一家。

    “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和我联系了!”

    孙正中脸上带着痛苦,又带着失望,还有着愤怒,慢慢的说着,老何看着他很是犹豫,最后摇摇头自己走了。

    老朋友和其他人勾结在一起欺骗自己,算计自己,这是背叛,而且是不可原谅的背叛,换成任何人都接受不了,孙正中能将他放走,已让王阳很是意外。

    “小姨夫,就这么算了吗?”

    王阳小声问了句,如果孙正中不愿意这么放过他,王阳有办法帮着孙正中惩治他一番。

    这次的事是他们先联合在一起,算计自己这边,王阳报复是反击,只要不是过分,不让其致残伤命,谁也说不得什么,平时有普通人得罪相师,得到相师的报复也是正常。

    玄门有令,是不得无故针对普通人,没说人家惹了自己,还要笑脸相迎,以德报怨不是相师们的行事准则,其实相师们都很护短,要是真招惹了他们,下场可能会很凄惨。

    “算了,我了解他,他最多贪点财,别人许他一些承诺他就做了,要说害小惠的事他有参与我事不相信的,况且,小时候他没少帮过我,算了,算了吧!”

    孙正中眼圈红,他的确了解这个老朋友,说的也不差,这次是有人出十万块钱请他帮忙,他一个月工资就两三千,十万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这十万块钱,就让他愿意出卖朋友,愿意去帮着别人一起算计孙正中。

    王阳没在说话,这是孙正中的事,孙正中既然愿意放过他,王阳不会在追究,两人有什么样的关系王阳也不在去问,他关注的重点还是那个邓兴,以及他背后的冯四海。

    “砰!”

    门突然被撞开了,冯四海带着两个人站在门外,怒气冲冲的看着里面。

    王阳和孙正中马上回头,第一反应都是看床上的孙惠,这会孙惠正熟睡中,这么大的动静也没醒来。

    “王阳,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扣住我的徒弟?”

    冯四海自己走进病房,大声的质问,其实邓兴不是一个人来的,冯四海的小徒弟在附近跟着,看到邓兴被人堵进病房就感觉到了不对,立刻联系了自己的师傅。

    “来的正好,你不来我还要去找你呢,为什么扣住他,难道你不明白?”

    王阳没想冯四海会自己跑来,还带着两个人,不过即使他带十个人王阳也不怕,古风一个人就能将他们全解决,只是担心影响到病床上的孙惠。

    冯四海笑了声,马上说道:“笑话,我怎么会明白,我只知道你扣了我的人,怎么,上次抢我生意不说,这次还直接欺负到我头上了,别以为你年轻有成绩就能胡作非为,你师傅没教过你,对前辈要尊敬?”

    “他师傅有没有教过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师傅肯定没有教过你怎么做事!”

    冯四海身后传来道很不高兴的声音,吴凤雅,赖老和一个年约六十的男子一起走了进来,两人的身后还跟着几个穿警服的人,那些人没走进来。

    “赖老,黄会长,你们,你们怎么会来这?”

    冯四海转过身刚想骂,猛的一愣,后面进来的这三个人,有两个他都认识,一个是青乌门的赖老,一个则是他们sq易经协会的黄会长。

    冯四海不认识古风,古风是护法,很少出门,可赖老他认识,毕竟他也算是玄门中的老人了,sq易经协会成立的时候,还特意去拜访过赖老。

    吴凤雅进来就直奔病床,查看自己女儿的情况。

    “有人下头尾钉毒害我师弟表妹,又有人说我那过世的父亲不懂的教徒弟,你说我怎么会在这里?”

    对冯四海赖老没一点的好脸色,虽然王阳并不真是他父亲的隔代传承,只是他捏造出的一个理由,但话他已经说出去,也对别人承认过,至少明面上王阳就是父亲的徒弟,自己的师弟。

    现在王阳被人指着鼻子说没教养,就等于骂他父亲,他哪里还会忍着,没上去扇他两巴掌都已经很是克制了。

    “师弟表妹?”

    冯四海微微一愣,脸色随即变了变,他查过孙正中的底子,查过王阳,还让人接触孙正中,打听王阳的底细。

    根据他打听的结果,王阳是个大学生,平时并不在家,不是在家里学到的这一身本领,冯四海又特意打听了一下那些名门名派有没有新出现的优秀弟子,打探的结果是没有。

    有了这些结果,他才敢针对孙正中下手,王阳是年轻,厉害,但他没有什么背景,想必是在外面跟着什么散修学成,一般的散修他还真不怕,毕竟他背后有易经协会这座大山。

    况且那头尾钉,非一般的人能够算出来,他的目的是求财,而不是真的要害人。

    他只是想把孙正中上次赚的钱全拿回来,那笔钱直到现在他都认为应该属于自己。

    可他没有想到,王阳竟然是青乌门的人,还是赖老的师弟,这等于他这次直接和青乌门对上了,招惹了这样的名门大派,即使他背后有易经协会压力也很大。

    这还不止,连头尾钉都被对方所得知,这次自己真的是栽了。

    “赖老,我不知道他和您的关系,刚才是我口误,赖老您别在意,既然都是自己人,您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眼珠子一转,冯四海立刻谄笑着说了句,他这变脸的本事也是一绝,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误会,这个也是误会吗?”

    赖老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直接将袋子扔在了地下,他身边的黄会长顺势将病房门关了,外面已经有不少人围观。

    袋子只是个普通的塑料袋,关键是里面的东西,袋子扔在地上,露出里面的黄符纸,还有纸里包裹着的黑色铁钉,看到那两个铁钉,冯四海的神色再次变了变。

    普通人看不出这铁钉有什么,可他们相师都能看出来,这两根铁钉身上蕴含着很浓的怨念和煞气,就如同一层黑烟包裹着一般。

    “这么浓的煞气,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头尾钉,果真和传闻的一样歹毒,赖老,这是怎么回事?”

    冯四海走上前,仔细看了眼,又站起来大声的问了句,他的样子就好像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两样东西。

    “怎么回事,马上你就会知道!”王阳走了过来,深深的看了冯四海一眼,古风这会没在压着那个邓兴,他快走出了病房,跑了出去。

    “四海,赖老说有人在我们这行歹势,而且真的找到了这头尾钉,这件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你老实告诉我!”

    一旁的黄会长则轻声问了句,他眉头还紧紧的皱着,冯四海的表情太像真的了,让他也有了怀疑。

    “没有,绝对没有,赖老您不会以为这头尾钉是我的吧,黄会长,我加入咱协会这么多年了,您什么时候见我做过坏事,这样的罪责我可承担不起啊!”

    冯四海又一副委屈的样子,在那大声的叫着,赖老压根没理他,黄会长则看向赖老。

    “我师弟有办法追踪到是谁使用了这恶毒的头尾钉,等看到结果,便知道和他有没有关系了!”

    赖老语气依然很冰冷,王阳的确有办法追踪,刚才古风出去就是买一些道具,赖老已经回来,还有那位跟在身边的黄会长,就算没有古风看着邓兴,他也逃不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