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六十八章 表妹出事
    王阳说完,几个人都看向了张之过,只要张之过点头答应,日子便是定下来了。n∈

    “那就拜托先生了!”

    能早日下葬,对张之过来说更好不过,他这次回来时间已有不短,集团那边压着很多的公务,有些是他这个董事长必须回去处理。

    口头协议已经达成,杀师地也变为了真龙之穴,天色开始慢慢亮,众人一起下山,和昨日相比,今天所有的人精神都很好,情绪很高。

    通书不能乱写,更不是只写个时辰便可以了事,正规相师的通书写的很复杂,而且很全面。

    《皇极经世》中没有对通书的介绍,王阳知道通书的存在还是在芒砀山,看到赖老写过的一篇通书后才知道。

    对通书王阳不了解,但赖老懂得,有赖老在这,一篇漂亮的通书很快写完,大气磅礴。

    正常来说,大门大户的下葬规矩很多,要准备的东西更多,墓地要修建的非常豪华,好在这些张之过早已准备过,确定日子之后墓地马上开建,在他大撒钱的情况下,很快便建造好,不耽误后天的下葬。

    作为风水相师,王阳要主持下葬,但并不是所有的事都要管,他要管的都事主要的大事,其他琐事有管事之人负责。

    这次下葬的管事之人便是宏叔,宏叔在张之过身边是一身多职。

    主持下葬,对王阳来说也是头一次,真正的流程其实他并不明白,《皇极经世》包罗万象,但没那么多的俗事,琐事,更不用说着下葬一个地方一个规矩,很多地方各不相同。

    王阳不懂的地方,有人明白,有三位大师在,根本不可能让他出错。

    很快到了第三天,豪华葬礼一大早便开始,因为这是迁坟,请的人并不多,即使如此,加拿大那边还是来了不少人,张之过的儿子也回来了两个,回到国内当了处长的三儿子,以及刚刚毕业的小儿子。

    一天的时间总算忙完,忙过这一天也让王阳明白,这大户人家的下葬规矩就是多。

    王阳小时候不是没参加过葬礼,都是家里的土葬,总共就那些流程,哪像张之过这边,什么都有,什么都要,连和尚都请来了。

    “能有先生相助,是我等的福气,这是先生您应得的酬劳!”

    到了晚上,还穿着孝服的张之过就把单独请过去,和上次一样,直接拿出了一张支票。

    “一千万!”

    支票和上次一模一样,但数字不同,这次居然是上次的两倍,支票上的零又多出了一个,整整一千万,怪不得相师都喜欢认识富豪,和富豪们打交道,在富豪身上点一次穴,比普通人身上一百次收获都多。

    “张先生,上次你已经给过我了,这次就不用了吧!”

    沉默了会,王阳并没有拿桌子上的支票,正常来说,帮忙找先人尸骨的相师,都会帮忙安葬,这是连带,算是一件事,王阳上次已经拿过酬劳,这次没想还有。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这次您不仅帮忙点穴,还改了龙穴,这是应该的!”

    张之过把支票又向前推了推,接着说道:“这件事我已经和赖老打过招呼,您就放心吧,这没有不符规矩!”

    张之过确实和赖老提过,之前他请王阳来,也说过另有酬谢的话,只是最初点计划,穴之后的酬谢并非现在的一千万,开始计划只是一百万。

    一百万,其实就是请王阳来跑一趟,之前邵老爷子虽然没有点穴,但已经找到了穴心,王阳来到直接点下便可,还等于送给王阳一次机缘,提升他的名气。

    这种情况下,酬劳一百万已是不少。

    可后来事情有了转变,前面找的龙穴并非真龙,差点还害了自己以及王阳,然后王阳又改了整个龙穴,让其变为真龙之穴,这就变为了大功劳,等于一切都是王阳带来,这酬劳也就跟着改了,直接加了十倍,变为一千万。

    一千万点次穴,从国内的行情来说,已是顶尖巅峰相师的酬劳了,就是七层相师亲自出马,点次穴能得一千万的也极少,就是赖老也从没有过。

    如果再加上前面五百万,王阳这次点穴可以排进相师前十之列了。

    相师在一个富豪身上,赚五千万的都有,但那是很多事情结合在一起,比如家居风水,公司风水,家人命相,寻龙点穴等等,王阳只一次点穴便赚了这么多,传出去又会引来很多人羡慕。

    “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张先生慷慨!”

    既然赖老都知道,那王阳没必要在推辞,收起支票,王阳没像上次得到五百万那样激动,或许对他来说五百万和一千万都是一个数字,之前从没有接触过的数字。

    多了一倍,也感受不到之前的那种震撼了。

    简单交谈了会,王阳便告辞离开,摸着口袋里的支票,王阳则暗自感叹,前几天成为了百万富翁在那沾沾自喜,这倒好,现在直接成为了千万富翁,或许他将是同学之中,靠自己成为千万富翁的第一人。

    葬礼结束,王阳这次福建之行等于圆满,张之过还有别的事要处理,但他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赖老这次来纯粹事因为他,就算是杀师地,一个和他没有关系的相师他绝对不会亲自过去,最多劝说一句。

    王阳离开,赖老也就没继续留在这里。

    让王阳没想到的是,赖老那边张之过同样给了一份酬劳,不止赖老,邵老爷子,法衍都有,只是他们的酬劳和王阳相比少了很多,每人只有三十万。

    三十万,名曰顾问费,答谢他们辛苦跑这一趟。

    这让王阳暗暗摇头,相师赚钱确实容易很多,只是跑一趟就有三十万,他若没有这一身本事,只靠毕业工作不知道多久才能攒够这三十万,不过他却忽略了一点,想成为赚钱的相师,先要有真本事,真能力,赖老他们都是成名已久的大师,有这样的收获属于正常。

    换成其他品级比较低,或者能力低的相师,就算跑十趟,也得不到这么多的辛苦费。

    “爸,妈,我回来了!”

    转飞机,转汽车,王阳和古风到傍晚总算赶到了家,没耽误晚饭。

    “你昨天不还说忙着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吴凤琴第一个走出来,惊讶的看着儿子,王阳今天回来没有提前打电话通知,就是想给爸妈一个惊喜。

    “忙完了,不就回来了!”

    王阳快步走进家中,将手中的袋子放下,从里面拿出一堆的纪念品,这都是回来的路上顺便买的,这些东西价值不高,但都是本地没有的小玩意。

    每次出门,王阳都有往家里带东西的习惯。

    “回来就好,你明天没事去趟市里,看看小惠,她住院了!”

    “小惠住院了?”

    王阳刚拿起一个苹果,还没咬下,猛然停在了那里,小惠名叫孙惠,小姨的女儿,王阳的表妹,今年十五岁,读高一,正处于叛逆期,之前没少让小姨夫和小姨操心。

    “是啊,不知道怎么脖子上长了个肉包,还挺大,可能要做手术!”

    吴凤琴正在做饭,边炒菜边说着,没注意到王阳的眉头已经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

    王阳之前帮小姨夫改了风水,顺便帮他们全家算过一次卦,王阳的卦术不说多么的高深,可比一般的相师强很多,他传承的可是《皇极经世》中的卦术,懂的很多卜卦之法。

    按照之前王阳所算,小姨夫一家都是平平安安,没什么大事,孙慧虽然叛逆,有个小病小灾,磕磕碰碰属于正常,可要说有重大疾病,还要做手术这样的病,那就不正常了。

    人的命运并非一成不变,在有外力的作用,是可以被更改,当初孙老板就被王阳所救,命相便被更改了,孙惠本该健康的身体,突然出现了意外,只能说明她的命运遭遇了外力而被改变。

    这外力有很多种,比如和同样命运被改变的人有所交集,也会被影响,又比如自己作死,好好的玩什么跳楼之类的刺激运动,也会被改变。

    但孙惠是犯了病,是要手术,和这些明显无关,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就少很多,最大的一种可能,便是有小人暗害,这种小人还不是一般的小人,是有这能改变别人命运的小人。

    想到这里,王阳马上想起了一个人,冯四海。

    他之前就现这个人心眼很小,有过提防,这次出去还在家里做了布置,预防万一,另外王阳经常会计算父母的命格,若有改变提前应对,一直以来都很正常,加上龙穴的事在忙,让王阳都忽略了这一点,差点忘记了这个人。

    现在母亲说起表妹,王阳马上又想起了这个人,他又一种预感,这件事和冯四海可能会有关系。

    “妈,我不在家吃饭了,我现在就去市里看看!”

    丢下苹果,拉上古风,王阳边叫边往外跑,惹的吴凤琴从厨房追了出来,还不断的喊叫着。

    见王**本没听已经跑远,她才无奈返回,边摇头边说道:“想去看不用着急,明天再去也不晚,干嘛天快黑了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