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六十章 起坟
    张家老宅门外,这会聚集了不少人,小松一家都来了,小松父亲是答应了张之过,但他并不放心,一定要跟过去看看。

    除了小松家人,还有村子里其他不少人。

    张之过一家自古至今都是村里的名人,上午的事可不止小松一个人知道,当时跟着好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这些人回去都添油加醋的给家人说了,人传人,之后几乎半个村子的人都跑了过来,足足两百多人。

    这么多人全都挤在张家老宅门口等着,出来的时候古风仔细看了眼周围,离王阳更近了。

    之前王阳没什么仇人,但现在多了一个不算有仇,但是有怨的冯四海,该小心的时候就要小心,这次出来之前赖老可是很严厉的对他说过,一定要保护好师叔的安全,否则不认他这个徒弟。

    古风从小就跟着赖老长大,如同父子,要是师傅不认他,那可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他对王阳的事比对自己的事还要上心。

    对门口那么多人张之过也有些意外,等了解情况后已经晚了,都是乡亲,听说有高人后都想来看看,况且他们都知道,张之过一家找了他爷爷尸骨很多年,现在终于找到,也想亲眼看到结果。

    “先生,很不好意思,要不我找人先把他们请回家?”

    张之过为此特意到王阳那道歉,他可是清楚,很多风水相师并不喜欢热闹,相反,他们喜欢的是安静。

    “这倒不用,跟着可以,但不要靠近!”

    对此王阳并没有在意,都是同村的乡亲,这会赶走人容易得罪人,只要他们不靠近就不会有影响,对王阳来说无所谓。

    一行两百多人,浩浩荡荡向村口地里面走去,又引来一些看热闹的人,等到了地头人数都快突破三百,邻村都有人来了。

    得知是张家先祖的尸骨终于被找到,这些人的兴趣更浓。

    张之过和他父亲回来过好多次,每次都会请人帮忙来找,还多次打听过,这件事在张官庄附近早就耳熟能详,现在知道终于有了结果,都带着浓浓的兴趣跟来。

    张之过找了同村十几个有威望的人,让他们拦住大家,不让人靠近,自己则跟着王阳一起走进了地里。

    这块地属于小松家,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分下来,之前则都属于集体土地,而且是老佃户那个组负责的区域,谁也没想那胆小的老佃户竟然将张家先祖埋在集体土地中,都想不到,自然也就找不到。

    但不得不说,这样的保护确实很好,连张家后人想尽办法,最终才王阳帮忙才找出来。

    坟前已经摆好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有三牲,白酒等祭品,动土之前要先告祭先祖,不仅要对张之过爷爷说,还要对小松爷爷说。

    两家人都走上前,将原因一起讲出来,王阳则主持香案。

    等两家人说完原因,王阳站在坟前,向东南方走了七步,之后向正南又走了三步,转身向西走四步,最后停在了坟南大约五米处。

    王阳手中还拿着一把糯米,直接将糯米往地上一撒。

    “轰!”

    地面突然冒出一阵白烟,远处看着的人顿时骚动了起来,若不是提前安排好有人拦着他们,都有人要冲过来了,远处的人不知道王阳手里拿的什么,只看他这么一丢就起了一大块白色浓烟。

    “就是这里了,从这里开挖!”

    王阳指着浓烟之地说道,没一会这些浓烟便散尽,张之过先走了过来。

    这里不是张之过爷爷的坟头所在,但因为是迁坟,王阳已经将这里定位中心,可以从这里向里面去挖,这里就等于是坟头。

    为先人起坟,无论是挖还是埋,前三掀土必须是至亲之人才行,张之过的父亲不在,只能由他来做,听到王阳的话他立刻拿了个铁锨,用力挖了三掀,然后才招了招手,很快过来六个壮小伙,拿着工具开始往地下挖去。

    这一片的玉米已经清理过,全都清除了。

    玉米没有成熟就除掉,属于浪费,但这也没有办法,张之过给小松家赔了不少钱,足够这片地所有的收入,不过清除的只是一小部分,这也是他的要求,能不浪费就不浪费。

    地里面不同于村庄内,地里无人,而且很多人家老人去世后直接葬到地里面,所以北方耕地中常见各种各样的坟包,这也是普通老百姓家中的祖坟。

    长年累月下来,地里面其实阴气很重,现在要起坟挖开,要先除掉这些阴气,才能让人去挖,不然容易阴气侵入,对身体不好。

    这些人挖的很快,他们足足挖了三米深,要不是时间来不及,张之过都想调机器来,那样挖的会更快。

    十几个人轮流不停,一个多小时便挖出一个地道,很快到了小松爷爷的坟包下面,小松一家人也都紧张的看着。

    “挖到了,挖到了!”

    里面突然有人叫出声,他还带出一片腐朽的泥土,泥土为深褐色,农村一般有经验的老人都知道,埋过人有棺材的地方,土就是这种颜色。

    有人说着是死人的血浸泡所致,也有人说着是尸肉所化,但这些都不真实,王阳明白,这其实是一些随葬物腐烂造成,特别是木制品,很容易腐朽,古代技术有限,想让木棺存放几百上千年很难。

    之前倒是有新闻说,有北宋楠木馆出土,能保存千年之上的木棺,要么是在密封非常的墓穴之内,要么就是有其他特殊的保存方法,在古代也是达官贵人才能做到。

    普通的老百姓都是做一些防潮处理,想保存这么多年根本不可能。

    张之过爷爷又是死在了特殊时期,根据之前的调查,老佃户是为他准备了一口棺材,但是很薄很普通的木棺,也不是什么上等的好木头,这样的棺材简单下葬,用不了几年就会腐烂掉,现在挖出的深褐色泥土,应该就是之前的棺材了。

    “有了!”

    又有人叫了声,这是有人摸到了骨头,张之过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他亲自下去,指挥里面的人小心的挖,不要损坏了这些尸骨,而且要一块不少的全部挖出来。

    地面洞口那,已经支撑起一个大黑蓬,遮挡阳光,王阳则在旁边站着,眼睛一直盯着下面。

    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口精致的棺材,这是张之过早就准备好的,起出的尸骨一会会放入新棺材中摆放好,之后用车运送到FJ,重新安葬。

    不在本地重新下葬,要送到外省,这是张之过的主意,他们家离开太久,他爷爷又是被批斗而亡,留不留在这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他找到的那个地方确实不错,是上等的龙穴,所以才要倩过去。

    所有尸骨很快全部挖了出来,一块不少,张之过一直盯着呢,找全所有他才放心。

    挖出来后,他不会立刻送到那边去安葬,还要做几天法事,除此外还要做次鉴定,证明这确实是他爷爷的尸骨,否则要是将别人送到那上等宝穴安葬,岂不是便宜了别人,他们来当孝子孝孙。

    这倒不是他不相信王阳,连酬劳都支付过了怎么会不相信,只是他这样的商人做什么事都会谨慎,要做到万无一失。

    张之过亲手将所有尸骨一块一块送入新棺材内,他旁边还有一三十多岁的女子打着黑伞,避免有任何阳光晒到。

    虽然头顶有黑色篷子,可这一步也不可避免,正常来说应该女儿或者孙女才好,可惜张之过一家都在国外,只能在村里找个关系最近的女子前来。

    “所有人都离开,退后五米,无论生什么都不要靠近!”

    等这些忙完之后,王阳则自己跳下那个坑,弯着腰走进地道,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小篮子,里面放有铜钱,胡萝卜等东西,起坟之后要安坟,就好像平常我们扒了房子,总不能让房子一堆垃圾在那,还要收拾好。

    阴宅亦是如此,原来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还要焚烧干净。

    张之过爷爷本就什么都没有,烧不了多少东西,接下来王阳要做的除了安坟之外,就是巩固小松爷爷的坟,这可不是一个坟,上面还有一个新坟,这个新坟一样要照顾好。

    九枚铜钱,一个胡萝卜,扔进最深处,王阳回头看了眼没人能看到这边,这才回过头,伸出两指,在自己眼上轻轻一划。

    “正气出,天眼开!”

    王阳再次睁开眼睛,他的眼睛变的异常明亮,而且他眼前的一切都生了变化,不在是那么黑暗,他看到了丝丝黑色的气流在前面流过,有很多。

    埋人之处,必有阴气,张之过爷爷的尸骨带出,但阴气会留在这,这些阴气会对上面的新坟有所影响,既然答应过小松家人,王阳就会帮他们处理好。

    “天地正气,听吾号令,焚尽眼前之阴气!”

    王阳嘴里轻轻的念着,一股浩然正气从丹田飞出,化为阳火,瞬间那些阴气气流便消失不见。

    新坟周围,突然冒出一阵阵黑烟,黑烟向外飞出,没有一股黑烟流经新坟包的上空,很快消失不见。

    有了之前白雾的经历,对这黑烟众人虽说惊奇,但不像开始那么激动,也没人想着冲到前面,都在远处看着。

    阴气清除后,还要将这里填实,不能用原来的土,那里面有之前腐烂的棺材,就好像盖新房子,旧砖是可以用,可没人用那已经稀巴烂凑合在一起的旧砖。

    这些新土之前就有准备,王阳从地道内出来,让人填进去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