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五十八章 尸骨所在
    “那就拜托王先生了!”

    张之过再次抱拳弯身,此时他的心情已经完全恢复,之前是因为见到爷爷的遗物而激动,现在的他已经明白,王阳并没有找到爷爷的尸骨,而是部分遗物。》

    即使是部分遗物,那也是难得可贵,是之前从没有过的突破,这让他的信心猛然暴增。

    “张先生,我明白这些东西对您有着不同一般的意义,您放心,我不会毁坏这些东西!”

    王阳指着铁盒子,算是做了个承诺,一般来说以物寻人,特别是寻找死去的人,都要烧掉一部分东西,就像冯四海之前烧了张符,符里包着指甲一样。

    刘高利用牛眼泪牵魂,将头放入牛眼泪中,一样将头毁掉,拿不出来了。

    “如此更好,先生,请!”

    张之过眼睛明亮,做了个请势,这些东西每一件对他们来说都有着不同的意义,能没有损毁更好,张之过和很多风水相师打过交道,对里面的情况很了解。

    他对王阳的称呼不自然的生了一点变化,之前很尊敬,但每次都是称呼‘王先生’对刘高和冯四海也是,这会他对王阳的称呼只有两个字,没有了姓,说明王阳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真正提高。

    带着姓,那只是客气的尊称,没了姓,那才是心中的尊敬。

    “就用这件衣服吧!”

    王阳从里面选出一件贴身内衣,就是以前那种小褂子,有扣子,但是没有袖子,这是一件灰色的小褂子,可以看出穿过很久,洗的都有些白。

    王阳将衣服轻轻拿在手上,手心握着,口中默念着什么,张之过以及宏叔都好奇的看着他,刘高更是死死的盯着,他想知道王阳用什么办法能不损坏东西,又能找出张之过爷爷的尸骨。

    “上通九天,下入九幽,已吾之名,寻此物之主,寻龙尺,去!”

    随着王阳自己的默念,他手心中再次出道亮光,一个小光点从他手心飞出,托着那件小褂子就飞了出去。

    飞出来的是寻龙尺,不过却是缩小的寻龙尺,寻龙尺为顶尖法器,认主后可大可小,可随主人心意而到,缩小很轻松。

    王阳曾经尝试过,可以让寻龙尺变大,可最大也只有平时炒菜的铲子那么大,再大就不行了,变小容易变大难,王阳念力不足,无法变的更大。

    从理论上来说,顶尖法器变大后,力量会更强,寻龙尺本身具有攻击能力,变大后等于攻击力加强。

    寻龙尺带着衣服,突然加,如同一道风般很快没了踪影,让张之过等人傻傻的愣在了那里。

    “法器!”刘高自己吐出了两个字,眼中又现出骇然。

    他念力不高,但怎么说也是有传承的相师,只是传承比较小,让他的成长有限。

    无论有没有传承,相师对法器都很敏感,这是可以增强相师能力的宝贝,就如同神话故事中的法宝,法器刘高只是听过,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还从没有见过,更别说拥有。

    主要是法器太过难得,就算级别高一点的相师,也不见得拥有。

    “我们走!”

    王阳叫了一声,自己先小跑了过去,古风紧跟其后,刘高在后面,张之过和宏叔以及村子的人都在后面,特别是村里的那些小伙子,今天可是开了一次眼,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高人存在。

    那衣服,没有任何支撑,竟然就这么飞了,比刚才王阳身上冒光还要神奇。

    所有人跑到路边的车上,古风很快动车子,按照王阳所指的方向开去,后面张之过等人紧紧的跟着,没一会他们又回到了张官庄,之后在村后一里多地的地方停了下来。

    王阳第一个下车,直接走进地里面,现在地里种的是玉米,已经长出了很高,走起来稍稍有些费劲。

    玉米地里面,之前王阳拿出的小褂子在半空漂浮着,随风还不断的摆动着。

    王阳一到,寻龙尺自动飞入王阳的手心,等其他人到之后已经看不到寻龙尺,而那件小褂子没有了寻龙尺的支撑,从空中掉落了下来,落在了一个新起没多久的坟包上。

    “张先生,令祖的埋骨之地,便在此处!”

    王阳轻声的说着,张之过则瞪大了眼睛,不仅仅是他,宏叔,以及身后的几个人更是如此。

    “你胡说什么,这是我爷爷的坟,我爷爷刚去世几个月!”

    张之过身后的一个小伙子马上跳了出来,在那大声的叫着,这个坟包看起来时间确实不久,不过半年。

    王阳抿嘴笑了笑,轻声道:“你别激动,我没说这坟内就是,我先问个问题,你爷爷去世多长时间了,要具体时间!”

    “一百零几天了!”

    那小伙子看着王阳,嘴巴还翘着,最后还是回答了王阳的话,他知道王阳是个真正的高人,只是看来到了自己爷爷的坟之前,害怕他要挖自己爷爷的坟,之前才着急。

    “张先生,令尊什么时候开始做梦,梦到令祖天天找他!”

    王阳又回过头,对张之过问了句,张之过低头思考了下,马上抬起头:“大概三个半月前,一开始几乎天天都有,后来也要两三天一次!”

    “这就对了!”

    王阳脸上的笑意更浓,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难怪张之过的父亲老是做梦,他爷爷压根就没被埋在远处,那个老佃户纯粹做了个幌子,故意出村一趟,像是要埋了张之过也一般,实际上他又偷偷跑了,他只在远处埋了那些遗物来迷惑人。

    张之过的爷爷,一直就被埋在村子周围,难怪那么多人出去都找不到。

    “先生,还请明示!”

    张之过则有些迷糊,又问了句,王阳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几人的脸上立刻都露出了恍然。

    感情那老佃户是故意的,恐怕他出村被人看到也是故意,担心的就是别人还不放过张家先祖的尸体,在那个时代虽说人死为大,可部分疯狂的人什么都能做出来,有这样的担心也属于正常。

    谁让张家先祖之前是大门大户,附近最大的地主。

    “先生,可这里埋的明明是小松的爷爷,他爷爷我还见过!”

    这些他们都明白了,但说这坟包内是张之过的爷爷,这点张之过怎么都不会相信,这坟包怎么看都是新的。

    “张先生,您着相了,王,王小友说令祖被埋在了这里,并不是说就是这个坟包,而是这坟包之下!”

    这次说话的是刘高,毕竟是玄门相师,王阳一解释马上全明白了,当初那老佃户一心护主,还故意制造了一个类似衣冠冢的东西,怎么可能草草将张家先祖埋掉。

    想必他是挖了个很深的坑,将张家先祖葬入其中,之后没人知道这里埋了人,那个叫小松的爷爷去世后,恰巧又埋在了这里,正好埋在了张家先祖的上面。

    坟上加坟,被人压着谁也不舒服,所以张之过的父亲才会得到托梦,有了他爷爷诉苦一事。

    王阳之前已经问过时间,从时间上来说,这一切都正好,完全说的过去。

    “这下面?”

    张之过愣了下,他之前确实没往这方面去想,现在被刘高一提,马上也明白了过来。

    张之过不是玄门中人,但他接触过很多玄门大师,还和一些人关系不错,一些简单的理论还是知道的,如果他爷爷真的在下面,上面再埋个人确实不好。

    这样的话,一切真的能解释通。

    “这样,岂不是先要挖开这个新坟,才能找出老祖宗的尸骨?”

    宏叔说了句,既然张之过爷爷的尸骨就在这下面,那想挖出来就要先挖掉上面的坟,不止他这么想,张之过自己刚刚也想过。

    “过伯,这是我爷爷的坟,不能挖,不能挖!”

    小松突然跑了过来,拉着张之过的衣服大声的叫着,眼睛通红,眼泪就差点没掉下来了。

    农村讲究入土为安,埋了就不能在挖出来,挖出来会让先祖不宁,他爷爷刚去世几个月,现在就要挖开,让他心里接受不了。

    “先生,可否有不惊动小松先人,或者让小松先人不受到影响的方法,让我带走爷爷的尸骨?”

    张之过先是对小松安慰了声,又回头对王阳问了句,这是他的老家,都是他的乡亲,而且小松的爷爷辈分上还是他的叔叔。

    “这点完全没问题,我刚才注意了下,这个坟起的并不好,我可以帮他改一下,不仅他们先人可以更舒适,还能福荫后人!”

    王阳点头回了句,一旁的刘高也默默点头。

    这个坟包位置确实不好,地面都属于平地,但不是完全的平,在没山没水的地方,高一寸即为山,低一寸既是水,这个坟包四周高低不平,山没山样,水成了死水。

    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这家人不懂风水,也没找真正的风水师看过,要是找到他,肯定不会建议他们这样,他会给他们布置出一个合适的风水格局来。

    不说大富大贵那种,但也可以让你不影响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