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五十七章 遗物
    王阳带他们去的地方是一个水坑,大概有三四亩地的大小,也就两千平米左右,坑里还有些水。

    “难道我爷爷被埋在了这坑底?”

    张之过指着前面,大声问了句,要说埋在坑底并非没有可能,当初他爷爷是冬季去世,那是枯水期,这个坑可能没水,而且这个水坑确实存在了很多年。

    只是把人葬在坑底,这到底是帮人还是害人?一般来说地势低的地方都不适合葬人,更不用说这水坑底下,冬天没水,可夏天一来水,等于整个人都泡在了水里,死了也不能安生。

    “不是坑底,是在这里!”

    王阳向前走了几步,在坑的另一边的边上停了下来,指着地下说了声。

    “这里,还好,阿宏,叫他们来挖!”

    张之过松了口气,这里很靠近那个水坑,但至少不是在水坑里面,这个水坑的面积或许一开始没那么大,后来有人挖土变大了,不然他爷爷的墓穴也不会靠这坑那么近。

    张之过依稀记得,最开始调查的时候,这个坑确实没那么大。

    这次来的不止他们,张之过还带来了一些村里的人,万一找到这些人可以帮忙将爷爷的尸骨挖出来,他们不是白来,都有不错的报酬。

    “王先生,这次真的非常感谢您,等我将爷爷尸骨挖出,带回去后必有厚报!”

    等四个小伙子拿着铁锨之类的东西过来后,张之过又对着王阳抱了抱拳,由衷的感谢,找了这么多年,终于让他找到了。

    “张先生,您别先着急感谢,等您先挖出东西再说!”

    王阳神色微微有些古怪,张之过在面带惊讶,见王阳没有解释原因,只能先放下手,站在一旁安心的等待着。

    坑旁的土质并不硬,四个小伙子挖的很快,没一会便挖了半米多深,很快一个小伙子在那‘找到了,找到了’的大叫出声,他们已经感觉到一个坚硬的存在,张之过和宏叔都急忙凑了过去,那小伙子已经扔了铁锨,用手开始去挖。

    “怎么是个铁盒子”

    几个小伙子很快把下面的东西挖了出来,结果现是个半米来长的铁盒子,他和宏叔的脸上都带着惊诧,一起看向王阳。

    六九年的时候,老家农村可没有火葬,那时候都是土葬,他爷爷就算后来受了批斗,怎么也不会只有这半米来长,没一会,张之过的脸色都变了。

    “王先生,难道我爷爷不是全尸?”

    不是全尸,就等于将尸体分开埋葬,在民间,死无全尸可是很厉害的诅咒,是一种严厉的惩罚,难怪张之过表情变化会这么快。

    “张先生,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王阳轻声安慰,还微微叹了口气,通过八方地灵,他终于找到了这件铁盒子,里面确实有一些有关联的东西,但却并不是他们所要寻找的存在。

    “打开!”

    张之过回过头,马上大声吩咐了句,宏叔急忙走下去,小心的敲开这个半米多长,约三十厘米宽的铁盒子,这铁盒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且还不轻。

    打开之后,里面并没有他们所想象的断裂的尸骨,反而是一个油布。

    宏叔回头看向张之过,这块油布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由于是放在铁盒子里,受潮比较严重,已经有部分被腐蚀坏,全身也都是黑色。

    “打开看看!”

    张之过再次吩咐,宏叔拿出个手套,带上手套后小心的打开腐烂的油布,这油布还挺厚,外面烂掉了里面还好,很快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里面是一身老人的衣服,衣服因为油布的保护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不仅仅有衣服,还有一个本子,一个小盒子,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小东西。

    宏叔小心的将这些东西拿上来,张之过自己也带了个手套,慢慢的拿到了手上。

    王阳同样盯着这些东西,早在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应到里面没有任何血肉尸骨的痕迹,只是一些其他的杂物,可具体是什么他并不清楚,同样是刚刚看到。

    “这,这是我张家的族谱!”

    张之过先拿的是那个本子,双手微微有些颤动,因为族谱放在了最里面,保存的比较好,现在依然很完整,没有损坏。

    翻了几页,仔细看过之后,张之过又拿起了其他几样东西,这都是一些小物件,有一个小葫芦,有把小锁,还是普通的铜锁,另外就是一些铁棍之类的东西。

    看着那个葫芦,张之过的眼睛慢慢变红。

    “这上面刻的是我父亲的小名,他的小名叫狗二,另外我爷爷还有个亲生儿子,叫狗大,可惜小时候出去跑丢了,我父亲找过很多次都没有找到!”

    张之过慢慢的说着,他爷爷有亲生儿子,只是当初军阀混战的时候丢了,所以将侄子当儿子养着,可惜这个侄子最终也没能将他带走,没能孝顺他一天。

    狗大,狗二,就是当初他们的小名。

    有族谱,又有刻有父亲小名的葫芦,张之过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这铁盒子里的就是他爷爷的东西,这么多年了,哪怕没有找到他爷爷的尸骨,找到这些也是很大的进步。

    “挖,往下挖,快把我爷爷找出来!”

    张之过放下手中这些东西,马上又叫了声,声音很大,还带着激动,已经找出了爷爷的部分遗物,他相信尸骨就在眼前,很快就可以找到。

    “张先生,您先别急,您爷爷的尸骨并没在这里!”

    王阳走到张之过的身边,早在现这些东西的时候,王阳就已经知道张之过的尸骨并没有在这,确切说没有在这附近,这里只有这一个铁盒子,往下挖根本没用。

    “没有在这,王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张之过恢复了些平静,语气不在那么激动,但依然很急,好在他控制的很好,对王阳依然很礼貌。

    “这个我并不清楚,但这里只有这些东西,并没有尸骨存在,为什么会这样,恐怕只有当年的老佃户知道了!”

    王阳慢慢的说着,事情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当年参与的人早就死了,剩下的全是不知情的人,只能靠猜测。

    “王先生,那我爷爷会在哪里?”

    张之过眉毛凝成了八字,在原地慢慢走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东西,以为马上就能找到爷爷的尸骨,让他老人家有个真正的墓葬,不在受苦,可没想又是水中之月,看得见摸不着。

    “张先生,您也别急,有了这些东西,相信找到您爷爷不在是难事!”

    这次说话的是刘高,他说话的时候还看了眼王阳,眼中除了惊讶之外,还有一丝的敬佩。

    这个人很年轻,刚开始知道一直等他的时候,刘高的心里其实是很不服气,刘高接近五十岁,冯四海都五十多岁了,两人都算是年过半百的人,让他们等着一个毛头小子,还让这毛头小子和他们一起,心里本能的有着排斥。

    王阳和冯四海说话的时候他在很远的地方,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知道冯四海是因为王阳而离开,等于是被赶走,这让他心里更加的不舒服。

    之后,王阳展现的能力让他大吃一惊,更没想到王阳真的找到了东西,哪怕是一个铁盒,这总归是和事主家有关的东西,这样的东西要没人去说,他自己是根本不可能找的到。

    不仅如此,他连王阳用什么方法找到的都不清楚。

    刘高是位相师,还是位民间相师,他对王阳的年纪是不服气,但并不排斥比自己厉害的人,他很清楚自己这样走野路子的人,比起那些正规有规模传承的要差多少,见到王阳真的找出了东西后他就已经明白,这个年轻人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有真本事的人,都值得尊敬。

    “刘先生,你的意思是?”张之过回过头,看着刘高,直接问了句。

    “这个还是让王先生来说,一事不烦二主!”刘高微微一笑,将话题又转移到王阳这边来。

    之前找人难,是因为没有直接的东西,生辰八字找不到人,连亲人的毛指甲都不是亲生儿子的,增加了寻找老人尸骨的难度。

    但现在不同,现在有了这些遗物,等于有了老人生前关系亲近的东西,甚至衣服里面还有可能找到老人的贴身之物,有这些,寻找老人会容易很多。

    别说王阳,有了这些东西就是刘高自己都有一些把握,只是东西是王阳先找到,他不可能越俎代庖,那样的话可真的是抢生意了,而且是明抢。

    “张先生,有了这些贴身之物,接下来确实容易很多!”

    王阳微微一笑,又看了眼刘高,这位刘先生的品质比刚才那个冯四海要好很多,在冯四海的眼中,只要他先看到的东西必然属于他,就算是亲戚也不能去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