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五十四章 推八字
    听黄胜表叔自己解释原因,王阳瞪大了眼睛。

    他没想到一把椅子还有这么多讲究,可话又说回来,这个方法试验人确实很好,虽然简单,但很实用,真正的相师很少有去坐下的。

    或许有现而不说,忍着坐下的相师,但这样圆滑的人相信也不是黄胜表叔所要找的人,错过也罢。

    “王先生,请!”

    宏叔很快拿来了泡好的新茶,这会黄胜表叔也换好了椅子,请王阳坐下,并且做了自我介绍,他的名字叫张之过。

    “康熙年间,我张家祖上出了位进士,后来官至大理寺卿,他老人家辞官回乡之后,这里也改为了张官庄!”

    张之过慢慢的说着,原来张官庄确实出过大官,而且就是这位张先生的先祖,难怪他们是这里的大户人家。

    大理寺卿,那可是正三品的职务,王阳学的是历史专业,对这些很是清楚。

    “经过几代先祖的操持,我们张家在这附近还算出名,可惜人丁不旺,到了我爷爷那一代因为各种原因,就只剩下了我父亲一人,抗战胜利后,我父亲晋升为少校,内战期间晋升为中校,后来父亲看出了不对,想要回老家接爷爷过去,无奈败的太快,连接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爷爷一个人留在了大6!”

    张之过说的很慢,脸上还带着股感慨,那会还没有他,都是后来父亲告诉他的。

    王阳一直听着,没有说话。

    这都是遥远的战争时期所生的事,虽然不明白,但是能理解,三年内战,一开始的进展并不快,主要都在后面,恐怕那会gmd内部也不会想到他们会败的那么快,那么彻底,像黄胜表叔这样的家庭,当时很多。

    自己逃到了台岛,家人却留了下来。

    “最开始几年,父亲一直想回来,但那会不可能,后来见实在回不来,父亲便退役回家,之后和几个战友一起移民去了加拿大,在那开了公司,一直到现在!”

    那会想回来确实很难,而且从台岛出去的人也不少,但像张之过这样家致富的并不多,他们算是运气好的人。

    王阳修的是历史专业,近代历史也有涉及,知道有相当一部分士兵到了湾湾之后生活并非那么好,有很多也是很贫苦,靠救济生活。

    军官好些,但普通军官好的有限,即使到现在能像张之过家里这样的都很少。

    “父亲他老人家现在就这一个心愿,一定要找回爷爷的骸骨,他认为是自己害了爷爷,非常愧疚,现在又天天做梦,身体都快崩溃了,王先生,这次就拜托您了!”

    黄胜表叔说着还站起身来,要对王阳行礼。

    “张先生不用这么客气,我能理解您的孝子之心,如果可行,我会尽力!”王阳急忙拉住张之过,他表示会尽力,但话没说死。

    像张之过这类富豪,又是从国外回来,之前还找过很多次,肯定已经找过很多人帮忙,其中不乏又一些真正的相师,有着真才实学的人。

    事实上自古至今,和相师打交道最多的还是这些达官富豪,他们有这个需求,普通老百姓吃饭都是问题,让他们去讲究这些很难,而且相师也是凡人,同样需要吃饭,挣钱。

    之前那把椅子已经证实,这位张先生确实接触过这样的人,别人都没能做到,没找出他爷爷的埋骨之地,王阳自然不能将话说满。

    “您只要愿意尽力就好,多谢王先生!”

    张之过再次表示感谢,并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打开后推到了王阳的面前。

    这是白色的纸,上面写着一行字,一行很简单的字,姓名,生辰八字。

    找人需要生辰八字,找死去的亲人更需要,看了眼生辰八字,王阳直接伸出手指,轻轻在腿上敲动着。

    “老祖宗确定是六九年才去世?”

    王阳眉头突然跳了下,这生辰八字便是张先生他爷爷的,根据生辰八字能算出他爷爷出生在19o1年,那可是民国之前,正宗的清朝时期。

    这并非重点,按照王阳的推算,这生辰八字的寿元只有四十八年,也就是建国那一年就应该死了,怎么可能到了后来的六九年?

    “没错,这点村里很多老人都可以证明!”

    张之过点了下头,对王阳这个问题他没有任何意外,每个他真正找过的人,看过生辰八字后几乎都会问相同的问题。

    王阳眉角再次颤动了下,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张家的人寻找了那么多次都没有找到,一个本来只有四十多年寿元的人,活到了六十多岁才死,寿元整整增加了二十年,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不正常死亡的人根本无法去推断他的命理,怎么可能找到他的埋骨之地。

    增加寿元二十年,要么有厉害的高人相助,要么就是有非一般的经历,但这和他寻找尸骨无关,所以王阳也就没去询问。

    “张先生,我还需要一份生辰八字!”

    王阳刚说完,张之过便又掏出一张相同的纸,上面同样写着一个人名,一个生身八字。

    “张先生准备的很充分,看来已经有人倒推过八字!”

    王阳微微一笑,早就写好,他需要什么拿出什么,甚至问都不问,这些东西要说不是张之过提前准备,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

    “很早以前就有人问过,之后很多人都问,索性先准备好!”

    张之过微微一笑,没有否认,再次证明他接触过真正的相师,而且不止一个。

    对此王阳并没有意外,也没在去问,看着面前的生辰八字,脑子里快演算着。

    “张先生,您这不是坑人吗!”

    算了会,王阳突然露出丝苦笑,在那摇头说着,张之过则一直在盯着他,眼中又闪过道惊色。

    “王先生是真正的高人,我不瞒您,我父亲虽然不是爷爷亲生,但他对我父亲真的很好,比亲生的还要好,从血缘关系上来说,他老人家是我父亲的亲叔叔!”

    通过八字,王阳推算出张之过的父亲根本不是他爷爷的亲生儿子,所以才这么说。

    张之过的父亲倒是一切正常,但非亲生子,哪怕是亲侄子也不行,王阳想通过生辰八字倒推的计划也流产了。

    寻找死去亲人的尸骨,除了正常用八字推算外,还可以用倒推八字的方法,就是用和亲人关系最近之人的八字,倒推演算,但这个方法有个限制,必须是至亲之人。

    倒推八字并不容易,一般的相师都很难做到,而且需要念力,至少念力两层以上者才可以。

    张之过的父亲其实是他爷爷兄弟的儿子,他爷爷兄弟一家死的早,就留下了他父亲,他爷爷便带把他父亲当亲儿子养,这些是张之过之后解释给王阳的,可这样一来倒推八字推算的方法就行不通了。

    “张先生,您有没有打听到,您爷爷当初到底葬在了哪一块地方?”

    通过生辰八字找人已经没有办法,有寻龙尺也不行,毕竟寻龙尺需要的就是生辰八字,然后来推算。

    生辰八字不行,那就只能通过血脉之物来寻找。

    血脉之物,就是用亲人的血液,头,皮肤之类的东西,来找出埋葬亲人的所在地,但这样寻找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知道亲人埋葬的大概地方。

    厉害的相师,甚至可以在百米之内便能感应到血脉的联系,但那必须是至亲,张之过父亲真正的身份是侄子,而不是儿子,这个范围会缩减到十米之内。

    十米听起来很多,但这样寻找很消耗念力,在不知道具体所在地的情况下,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当初那佃户担心爷爷死后还会被人侮辱,是自己一个人悄悄拉车出去埋了的,并没有在我们这,具体去了哪我也不清楚,通过这些年我们的打探和查证,最后推测出大概在西南十五里的附近,具体在哪就不清楚了!”

    张之过再次摇头,若是能查出地方,他也不用去找什么高人来帮忙,正因为找不出才会如此。

    那位佃户当初受过张家的恩惠,严格来说张家之前对佃户还算是好的,收租并不高,也没迫害过人,可那个时代不管你人好不好,只要是地主都会被批斗,谁也跑不掉。

    那佃户心好,别人不敢做的事他做了,但也害怕有人找上他,所以在晚上拉到很远的地方将张之过爷爷埋葬,只是埋了,连个坟包都没敢留。

    那位佃户早已不在,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这些,还是张之过多次打听,通过当年一些蛛丝马迹以及时间,推算出爷爷被埋的地点。

    当初佃户拉着车出去,毕竟有人看到过,能知道方向,然后推算他的度以及挖坑的时间,大概推算出是去了西南十五里的地方。

    “王先生,今天有些晚了,要不后天再去,我还约了几个朋友,到时候一起去!”

    见王阳想要说话,张之过抢先说了句,这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过去的话确实有点晚,张之过自己都这么说了,王阳只能先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