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四十四章 小姨夫的来意
    又过了三天,王阳才离开芒砀山。△

    好在这三天有赖老帮着打圆场,王阳又每天给家里打电话,不然老爸老妈都快要追到这里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即使如此每次打电话的时候老妈都要唠叨一次,说他放假也不回家,老是在外面。

    老妈每次这么说的时候,王阳只能苦笑,其实他心里明白,老妈并不是真的责怪自己,只是半年没在家,好不容易放假回来又到处乱跑,老妈想他了才会如此。

    来的时候王阳坐的是罗全的奥迪轿车,回去的时候则是一辆大众帕萨特,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开车的是古风。

    这辆车其实属于青乌门,是赖老的车,赖老对车辆要求不高,这车他已经使用了十年之久,这次特意让古风送王阳回家,而罗全则留在了芒砀山,被赖老收做记名弟子,为此罗全差点没有笑歪了嘴,可惜他没笑多久就笑不出声了,赖老只收他做记名弟子,并不是真正的徒弟,而且给他布置的第一个作业就是背会易经。

    要完全背会,提到哪一句就必须能说出来,解释出其意思。

    易经可不是那么好背,罗全怎么说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不像年轻人记性那么好,只这本易经估计就够他背上一段时间,不过易经为玄门基础,入门的人都要背会,这确实是基本。

    一开始罗全还有些不服气,拿着易经去询问其他人,结果每一个人都对答如流,连十五岁的胡斌都说的一丝不差,他这才死心,老老实实的开始背诵。

    几位大师同样是今天才离开,这些大师平时聚在一起并不容易,这次好好的聊了几天,每个人都很有收获,只是他们离开的时候那种羡慕的眼神丝毫没有掩饰,青乌门有了王阳这个弟子存在,未来想不辉煌都难。

    这几天,王阳丰富淳厚的理论,让这些老前辈都无比佩服。

    坐在车上,王阳握了握手上一块玉牌,这是白开心给他的,是易经协会荣誉理事的身份证明,这玉牌是白开心亲自制作,无人能够仿冒。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张易经协会真正的理事证,到时候会有地方易经协会的人帮他转送过来,这是加盖易经协会钢印大章的证明。

    证书只是让外人所看,玉牌则是证明给自己人,易经协会这样的玉牌放的很少,只有真正有身份的人才会拥有。

    对这个荣誉理事的身份王阳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赖老对他说了,这个身份并没有什么坏处,还能有一定的帮助,王阳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下来。

    让他更没想到的是,赖老还把白会长的八卦衣帮他借来,而且足足借了三年之久。

    这件八卦衣的作用他可是非常的清楚,之前在芒砀山帮了他不少忙,可以说若没有这件八卦衣他前面不会那么轻松,穿着八卦衣那种随心所欲,力量还能增强的感觉非常的舒爽。

    “师叔,我们到了,往哪里走?”

    古风已经出了高收费站,他的话也打断了王阳的思索,芒砀山距离xy县非常的近,这会已经下了高路,古风是来过这里几次,但并不知道王阳的家在哪,所以问了句。

    “向前走,过两个路口左转!”

    王阳伸手向前指了指,之前他曾经纠正过古风这个‘师叔’的称呼,可古风说着是师傅的吩咐,绝对不能违背,师傅说他是师叔,那他就是师叔。

    纠正了几次都没能让古风改称呼,王阳也只能如此。

    “爸,妈!”

    家里门依然敞开着,王阳刚到门口就喊了声,里面客厅里面很快走出好几个人,除了爸妈还有一对稍微年轻点的夫妻。

    “小姨,你们来了!”

    看到这对夫妻,王阳眼睛猛的一亮,立刻快步走了过去,王阳母亲兄弟姐妹很多,那个时代是鼓励生孩子的,王阳有五个姨,两个舅舅。

    刚才出现的是他的小姨吴凤雅,小姨嫁到了市区,平时回来的次数并不多,只有逢年过年才会回来,王阳记得小时候小姨最疼爱自己,每次回来总是给自己带来很多好吃的。还有一点,母亲兄弟姐妹虽然很多,但关系最好的就是小姨。

    “阳阳放假了!”

    吴凤雅笑了笑,王阳很快注意到,吴凤雅的笑容有点僵硬,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忧愁。

    “放假好几天了,这是我朋友古风,是他送我回来的!”

    王阳轻声说了句,顺便把古风介绍给家人,古风平时的话并不多,没想一到王阳家里嘴变的很甜,没一会就和王建国以及吴凤琴他们建立了很不错的关系。

    他还给王建国带来一副青玉象棋,玉料普通,价值也不高,但深得王建国的喜爱,王建国一开始还连连推辞,说不能要这样的礼物,可他的眼神却没从象棋上挪开,足以看出这件礼物很对他的胃口。

    吴凤琴那也有,是一盒上等的珍珠粉,这种珍珠粉具有美白皮肤,减少皱纹的功效,吴凤琴得知之后脸上的笑容始终没停过,若不是家里还有其他人,恐怕她都想当场试一下了。

    王阳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摇了摇头,真没想到父母这么好收买,古风一说要在这住几天,两口子谁都没有反对,还连说住多久都没关系。

    “小姨夫,你们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在古风讨好父母的时候,王阳悄悄叫住小姨夫,拉到一旁小声的问了句。

    王阳的小姨夫叫孙正中,四十岁整,这个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是中年最好的时期,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无论是工作还是做生意,都应该有一定的成绩,孙正中是生意人,开了一家饭店,生意很不错。

    “没什么,你怎么这么问?”

    孙正中诧异的看了王阳一眼,很快摇头,可惜眼中那股闪现的担忧出卖了他,让王阳明白这次小姨还有小姨夫突然到访肯定有别的事。

    “小姨夫,你连我也瞒着吗,我看你有意外破财之相,所以才这么问!”

    王阳微微摇头,孙正中鼻尖很红,带有不少杂乱的红斑,从面相上来说着的确是要破财,看样子破的还不少。

    “这也能看出来?”

    孙正中显得很是吃惊,他今天才过来,刚过来不久,连用意还没对姐姐姐夫说过,王阳却说看出来了,确实让他震惊。

    “没错,小姨夫你就告诉我怎么回事吧,说不定我还能帮你!”

    王阳再次点头,孙正中鼻尖红斑多而厚,这是长期积累造成的,一旦爆损失的钱财绝对不少,有可能就是破产,最低也会将很多年的辛苦所得化为乌有。

    “其实是这样!”

    孙正中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事情和王阳猜测的差不多,并不复杂。

    前不久他一个朋友找上他,说有个工程不错,在一起干能赚不少钱,最近几年房地产开确实很好,而且他们做的是乡下的工程,主要以开乡镇上的商铺来销售为主。

    孙正中没接触过这种行业,但听很多人提起过这样的生意很赚钱,那朋友认识了也有很长时间,知道他一直在搞房地产开,而且赚了不少钱,回去之后孙正中和老婆商量了一下,又去那个乡下看了看,最后决定同意一起搞。

    真正让他放心的,是那块地位于一个乡镇的中心位置,乡下的房子虽然便宜,但开好了也不愁卖,所以他就投了一笔钱进去,正式入股。

    可之后的展并不是那么顺利,相对比预算来说,他们的工程支了很多,而他的那个朋友,合伙人又因为其他的工程压住了资金,这边的追加投资一直都是孙正中投钱。

    后来工程总算勉强完工,可没想到销售却奇差无比,已经一个多月了,连一套房子都没卖出去,当初很多追加投资都是他借钱和贷款而来,还是拿自己房子做的抵押,眼下很多人催他要账,一些贷款也到期,如果还不上,有可能住的房子都被人收走。

    偏偏这个时候,拉他入伙的合伙人又要车子,如果不能让他撤资他就要把手中分到的房子卖出去,有一伙人想要团购他们的房子,但价钱给的太低,连成本价的一半都不到,卖了必然大赔。

    可惜合伙人因为其他工程资金链断裂,伤及根本,已经管不了这么多,资金能回笼一些是一些,要么孙正中出钱买下他的投资,要么让他把他的那份卖给别人,可一旦同意他的那份卖掉,孙正中剩下的房子价格就别想提上去,也会跟着赔很多。

    还有,因为孙正中后来追加投资,这个工程实际上已经是他在主导,他占据了足足七成的份额,一旦赔钱,他这几年开饭店赚的钱都要砸进去,说不定还要欠上不少钱。

    为此孙正中着急了好多天,那个拉他进来的合伙人只给了他最后三天时间,如果他不愿意低价接手,就要卖给别人,卖出去就等于拉低了房价,会让孙正中的房子更难卖出去。

    没办法之下,孙正中只能让老婆来想想办法,他们这次来其实是来借钱,借的数目还不少,除了想稳住这个工程外,还要还一部分欠款和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