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三十四章 不怕我溜走?
    寻龙尺并不止一件,历年来民间很多人都用过寻龙尺,但能达到法器级别的并不多,能达到高级法器的更是屈指可数,大禹寻龙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而且达到了顶级的那种。

    甚至可以说,后世所有的寻龙尺都是以大禹寻龙尺为标准,大禹寻龙尺在伏羲,女娲等传说中都出现过,大禹治水成功后消失,后来传闻著名宗师杨筠松的杨公寻龙尺便是这件大禹寻龙尺,杨公之后,大禹寻龙尺再次消失不见。

    “这真是大禹寻龙尺?”

    王阳忍不住问了句,赖老一直面带笑容,并没有因为王阳怀疑自己而生气,事实上当初他第一次知道这件宝贝的时候也有此疑问,这件宝贝看起来实在是太不起眼。

    “没错,你拿起来看看便知!”赖老微笑点头。

    王阳再次抬头,这次没有说话,而是慢慢伸出手,小心的将大禹寻龙尺从玉盒中拿起来,寻龙尺触之冰凉,不重,摸着像是种轻木材,上面的黑色并不是漆料,原本就是这种颜色。

    拿在手上,这寻龙尺依然没有任何的气场感觉,让王阳眼中又闪过道失望,这件大禹寻龙尺,无论怎么看都和普通物一样,完全没有一点法器的样子。一件法器,又是高级别法器,他的气场必然很强。

    寻龙尺可是了不得的宝贝,即便一般的寻龙尺法器也有寻人,找物,探测水源、矿脉、占卜等功效,这些还不是重点,对风水相师来说寻龙尺最大的功用,便是寻找龙脉所在。

    不过能成为法器的寻龙尺数量并不多,市场上销售的大量普通寻龙尺不计算在内。

    大禹寻龙尺可以说是所有寻龙尺的鼻祖,严格来说起来的话,世间只有一件寻龙尺,便是这件,后面的全是模仿,只从这一点上便能看出大禹寻龙尺的珍贵,《皇极经世》有法器篇三卷,每卷只记载了一百件法器。

    整部《皇极经世》一共才记载了三百件法器,寻龙尺便在其中,而且还在第一卷中,可见就是《皇极经世》也给了这件寻龙尺很高的评价。

    根据《皇极经世》法器卷记载,这件寻龙尺不仅有引导龙气的作用,而且是引导龙气之中最好的法器,没有之一。

    眼前这件寻龙尺的样子和《皇极经世》中说的并无区别,只是拿到手上完全没有《皇极经世》所描述的那样,可大可小,甚至可以人尺合一,人便是尺,尺便是人。

    “大禹寻龙尺,普通力量使用不得,必须是浩然正气才可以!”

    赖老突然叹了口气,轻声说了句,眼睛还看着王阳手上的那件大禹寻龙尺,这是他们青乌门最重要的宝贝,从赖布衣手中传下来的,除了先祖赖布衣之外,至今无人能够使用。

    “浩然正气?”

    王阳心里微微一动,丹田内的浩然正气立刻输出到手指,当浩然正气碰触到寻龙尺之后,王阳的身子微微一颤。

    原本黑不溜秋,毫不起眼的寻龙尺,竟然变的通体亮,随着王阳浩然正气的增大,寻龙尺竟然变为了透明状,最后更是猛然变小,一下子钻进到王阳的掌心之中。

    王阳急忙抬起手,现掌心之中多出一片开叉的纹路,和之前大禹寻龙尺的样子完全一样。

    赖老也站了起来,走到王阳的身边,看着他的手心,脸上也带着激动。

    “祖训果然没错,我们青乌门近千年的使命,终于完成了!”

    赖老眼睛死死的盯着王阳的手,嘴里轻声的说着,这件宝贝在青乌门已经近千年,从赖布衣之后便没人能够使用,空有一件顶尖法器,却无人能用,等于没有。

    而青乌门祖训之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要保护这件法器,一旦世间出现拥有浩然正气力量的人,便将这件法器送出,青乌门也就完成了这件使命。

    没有浩然正气,这件顶级法器等于就是普通的木头,充其量也不过是块坚硬的木头罢了,只有到了拥有浩然正气人的手中,它才能挥出真正的威力。近千年来这个人都没有出现,如今在赖老他这一代,这个人终于出现,他们青乌门也终于完成了先祖的这一嘱托。

    王阳心念一动,寻龙尺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次的寻龙尺不在像刚才那样毫不起眼,不仅周身带着金色荧光,身上更是现出了强大的气场,甚至比那斩蛇碑的紫色气场还要强上一分。

    “王阳,这是我青乌门千年守护之物,今天我交给你,今后你可要好好善待它!”

    赖老站起身,严肃的说着,事实上他原本存有私心,想等王阳利用浩然正气化解掉龙怨之后再给他,当作谢礼,毕竟祖训只说要将此物交给拥有浩然正气之人,并没有说见面立刻要给。

    他钻了个空子,但本意是好,是想为芒砀山子民谋取利益,但在得知王阳有办法恢复芒砀山龙脉,而且需要一件引导龙气的法器之后,果断的将其拿了出来。

    单论引导龙气,普天之下没有再比这件顶级法器好的东西了。

    “赖老,您说什么?”

    王阳正在感受着寻龙尺内蕴含的庞大能量,根本没在意赖老所说的话,等他回味过来已经过去了十几秒钟,王阳这才反应过来。

    交给他,今后还要善待寻龙尺,这话听起来怎么都有一种要将寻龙尺送给他的意思在,让王阳的心跳忍不住加快了不少。

    “我青乌门有祖训,若有人拥有浩然正气,便将此物送出,所以,这大禹寻龙尺今后便是你的了!”

    赖老的话让王阳心跳再次加快,心头还有着一团火热,这可是顶级法器,尽管他对玄门之事还了解不多,可通过《皇极经世》他也能明白这件法器的不凡,这样的宝贝说是无价之宝都是轻的。

    现在这件宝贝竟然就这么属于他了,让他甚至有种做梦般的感觉。

    “赖老,您,您就不怕我是个坏人,得了这宝贝不帮你办事,偷偷溜走!”

    王阳不知道说什么好,结果说了句连他自己都脸红的话。

    “哈哈哈!”赖老突然笑了起来,揶揄的看着王阳,慢慢说道:“浩然正气乃天下第一阳刚之气,代表的是正气凛然,拥有浩然正气者如果是你说的这样卑鄙小人,我只能说老天已经瞎了眼,这世界也快完了!”

    “赖老,我说笑的!”

    王阳的脸色更红,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拿着宝贝溜走,纯粹是因为对方那么大方,直接送了这么件宝贝给他后,下意识的反应。

    这也说明,王阳内心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件事。

    喝完杯中的茶,赖老站起来,轻声道:“今日已经很晚,你先好好休息,按照你所说,明日我们便开始准备,争取早日消除这些龙怨,复活龙脉,还我芒砀山子民一个清净!”

    经过这一番折腾,现在已经是深夜一点多,回来以后王阳还从没有这么晚睡过,被赖老这么一提还真的有了困意。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王阳便早早起床,他手里还拿着那把寻龙尺,仔细的欣赏着。

    现在的寻龙尺和昨天他刚见到的时候一样,很不起眼,但只有王阳自己明白,它已经被激活,王阳甚至能感应到它和自己的联系,这件顶尖法器中蕴含的强大力量,随时随刻可以被他所使用。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老赖还不开门迎客!”

    正准备吃早餐,门外突然传来嘹亮的喊声,王阳眉角微微一跳,细细感受之下,感受到门外有很多强大的气场,和面前的赖老很相似。

    “吴疯子,他怎么来了,不对,还有别的人!”

    赖老眉头凝起,惊讶的说着,看王阳看向自己,立刻解释道:“吴疯子是东北人,独自居住在长白山,他嘴巴很臭,但其实心很好,只是平时说话非常张狂,得罪过不少人,所以我们叫他吴疯子,奇怪,他平时不喜欢出门,现在怎么到了这?”

    说着话,赖老已经站起身,吴疯子也是玄门中人,属于散修,他之前还加入过易经协会,不过因为接受不了里面的约束以及其他一些原因,最后他自己退出了协会。

    虽然退了出来,但他七层相师的身份放在那,任何人也不敢轻视他,他也是玄门中一位有名的前辈。

    一位七层相师来到这里,又是老朋友,不管哪一点赖老都要亲自出去迎接。

    “你们怎么都来了?”

    来到大门口,赖老马上露出了惊色,他身后的几个徒弟更是瞪大了眼睛,江浙的胡争天大师,西川的6川大师,两广的吴有道、王德峰两位大师,陕北的司空南大师,还有京城易经协会的副会长,白开心大师。

    这些可不是民间普通人对他们的称呼,是行内人对他们的尊称,能在行内被称作大师者,必须要有五层以上的念力,也就是说他们的修为都在五层相师之上。

    五层之下,没有大师。

    事实上,除了王德峰大师一生痴迷奇门遁甲,境界只是五层外,其余几人都在六层之上,而喊话的吴疯子以及易经协会副会长白开心,都已经是七层,相师中的巅峰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