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25章 人劫
    全文阅读

    “成功了”

    西湖别墅,胡争天长长的吐了口浊气,虽然一开始很危险,也出了岔子,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好的,第二步引地魂已经成功。

    这九星夺命阵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步和第二步,第二步成功,可以说整个阵法已经完成了大半,而且这次的第二步面对的是白虎凶星,一开始的北斗九星又不配合,最终能够成功实属不易。

    “一波三折,但总算是成功了”

    一旁的胡斌注视着星空,轻声的说着,他的眼中满是佩服,居然能用威胁星君的方法来迫使星君就范,帮助夺取星力,赖老果然不凡。

    他以前只知道赖老是位前辈,并没有多少直观的感受,现在他真正敬佩的人之中又多出了一个,那就是赖老,如同偶像。

    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这次认偶像完全认错了,他当成偶像的人还在木材厂门口,正准备进去。

    ”哗哗”

    木材厂里面种着几十棵树,都是十年以上的老树,树很高,王阳记得小时候他还来过这里爬过树,摸过知了猴,之前这里属于国营的木材厂,后来卖给了李明龙的堂弟,最终也没能盘活这个厂子,就荒在了这里。

    所有的树剧烈的晃动着,地面也开始晃动起来。

    “地震吗”

    脑科专家罗全皱了皱眉,这个样子确实有些像地震,但又有种说不上的感觉,好像这大地的震动只有他们这一块,别的地方都没有。

    这种感觉很不可思议,完全唯物主义,从来都相信科学的罗全,心里真的很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但他又非常的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就是眼前的震动也和油灯中央的那个年轻人有关。

    “地劫”

    王阳神色凝重,轻轻吐出两个字,天地人三劫,引一魂有一劫,之前的天劫便是带着天罚一起下来,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来的是地劫。

    地劫来的度非常快,基本上地魂入体没有多久便来了,来的越早威力越小,王阳心里也稍稍放松一些,至少这次九星没有跟着他捣乱,要是九星再向刚才那样趁着三劫加上天罚,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咔擦”

    一颗大树突然底下斩断,飞快的朝着王阳砸来,王阳的桃木剑已经舞了起来,八十一展小油灯也一起飞了起来。

    “乾坤无极,紫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寂灭,急急如律令”

    王阳嘴里快的念着,一道紫色电网瞬间出现在他和李亚男的上空,飞来的断树狠狠的砸在了电网上,王阳脚下连退三步,差点碰到了后面的小油灯。

    最终他还是停了下来,并且站稳脚步。

    ”给我起”

    憋着气,红着脸王阳奋力的大叫了声,紫色电网愣是将粗大的断树给扔飞了出去,落在远处的地上,做完这一切王阳才用腿撑着手,半蹲在那里,大口的喘着气。

    这地劫虽然不如之前的天劫,但威力也不小,夺命本是逆天,哪怕李亚男还有几十年的寿命,属于横死之人,可横死也是死,为死了的人夺命肯定要承受劫罚。

    休息了足足五分钟,王阳才站直身子,重新举起桃木剑,现在距离这九天夺命阵布成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从得到皇极经世之后还从没有这么累过,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累。

    “李亚男,本座知晓你为横死,横死怨气在你周身,怨气包裹人魂而不散,如今本座以请动星君,召回你天地二魂,复活你性命,恢复你寿元,怨气还不散去,让人魂归体”

    王阳快的说着,最后更是厉喝出声,他用的是星力,代表的是星君,所以自称本座,来唤回李亚男的人魂。

    人魂主寿元,李亚男横死之后三魂七魄分散,只有人魂不会走,躲在这怨念之中,由于人魂没有意识,这股怨气不除或者不消失,时间长了人魂便会化为厉鬼,有了实力之后还会找替死鬼化解自身之怨气。

    现在李亚男肉身没有真正死亡,这股怨气还没散出去,也就是说,现在的人魂还在李亚男这里。

    天魂,地魂已经用星力引了出来,引出人魂需要的则是天魂和地魂,让她知道自己并没有枉死,这样怨气就会消失,人魂重新归入体内。

    随着王阳的话,李亚男身上冒出丝丝黑气,这些就是成形的怨气,人魂感受到了天魂和地魂的回归,已经驱散了怨气,重新回到了体内。

    还好引动人魂不需要再去寻找什么新的星君,也不用消耗多少浩然正气,王阳现在真的没有把握再和天上的星君展开一战,之前已是让他精疲力尽。

    怨气离体,人魂回归,三盏大油灯火光猛的旺了起来,收魂符也闪了一道黄光,飘动了下。

    大油灯代表的就是天地人三魂,三魂归位不再缺憾,所以它们才变的那么明亮,而且这明亮会一直继续下去。

    “你们这是谋杀,谋杀啊,快,快给她带上呼吸机,快”

    罗全突然疯狂的大喊了起来,并且挣脱李明龙,快的朝阵法这跑来,王阳脸色瞬间一变,猛然大吼道:“拦住他,快拦住他”

    引三魂,得三劫,为天地人三劫,天劫和地劫王阳已经过去,接下来的就是人劫,没想人劫这么快,居然现在就来了,而且人劫借助的是一开始最不相信王阳的脑科专家罗全。

    这会的罗全就好像疯一般,直冲冲的朝着阵法内冲来。

    这人劫看起来威力不大,但却是最危险的一个,由于人劫威力最弱,所以容易被忽略,一旦动你已经来不及去应对,其次人劫多是由人应劫,人又是身边之人,往往没有防备。

    最著名的,也是最典型的便是三国名人诸葛亮,七星续命术与九星夺命阵异曲同工,同样有着天地人三劫,他的七星续命术便是在人劫这一关卡上失败,当时的应劫之人便是魏延。

    谁能想到,大将魏延会那么鲁莽的冲入阵中,打翻了诸葛亮的本命灯,而那时候的魏延只是被幻象所迷惑,认为司马懿大军已经冲进了自家军营,这才着急前来,他本意并非如此,却害了诸葛亮。

    同样,罗全现在也是属于失心疯,认为李亚男不能拔呼吸机,必须给她带上,否则李亚男会死去,他本质上是好意。

    “快,快拦住他”

    李明龙急的大叫,他刚才被罗全推倒,现在想要拦住罗全已经不可能,李家亲属之中有三个年轻男子快向前跑去,可惜他们反应太慢,房屋距离阵法之处又太近,他们和罗全之间至少还有五六米的距离,而罗全已经接近阵边的油灯处。

    王阳在阵中,他是绝对不能出阵的,况且这会的他已经很累,根本不可能去阻止罗全,真让这罗全冲进来,打翻一盏油灯这九星夺命阵就等于失败。

    还有,王阳阵中的咒语只是针对魂体以及灵体,对无效,他是有一些可以针对活人的强大术法,可那样的术法他不敢用,用了能阻拦罗全,可也会伤及到阵法,结果同样是阵法失败。

    看到罗全已经冲到阵前,没人能够再阻拦他,李明龙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白云更是脸色白,他们不懂阵法,可清楚王阳之前喊话的着急,前面有那么多次动静王阳都没有如此着急过。

    更何况,一开始王阳就说过,灯亮起后他们都不要靠近影响,一旦灯灭也就等于失败。

    “朋友,不能再向前走了”

    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正想冲入阵中的罗全猛的站在了那里,一只脚都已经抬了起来,而下面就是一盏小油灯,很诡异的样子。

    “不能再走了,回来吧”

    声音再次响起,这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罗全收回腿,转过身子,茫然的朝后走去,众人这才注意到,远处黑暗之中走出一老一少两个男子,说话的就是那老者。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赖老进到了木材厂里面,制止了疯狂的罗全。

    赖老一直没进来,就是等这个时机,他很清楚人劫的可怕,这一劫稍不留意就会造成极大的遗憾,他之前不进来就是局外人,这个时候进来便能唤醒被影响的人,给予阵法主持人帮助。

    若是提前进来了,那他也属于局内人,这人劫甚至有可能应到了他的身上,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并且只有这一劫他能出手相助,人劫还要人来渡,渡劫之人可以有外力相助。

    “醒来”

    罗全茫然的走到赖老的身边,赖老一伸手,在他脸前晃了晃,罗全的身子微微一哆嗦,眼睛重新恢复了明亮。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在这里,你,你是谁”

    罗全惊慌的叫着,事实上之前的事他都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只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去做,可那会他就像着了魔一般,心里只有李亚男不带呼吸机会死去的想法,就想着去救人,为她带上呼吸机。

    现在想想很可怕,但那会确实是这样。

    “没事了,你只是着了相而已”

    赖老微微一笑,慢慢向前走去,他边走边打量着传说中的九天夺命阵,看到阵法中央的王阳那么年轻,他同样愣了下,随即露出了微笑。

    “着相”

    罗全有些迷糊,但还是跟在了赖老的身后,他没敢去李明龙那里,甚至低着头不敢去看李明龙,他现在已经醒来,很清楚刚才自己举动会带来的结果,如果他真的破坏了里面的阵法,等于是害死好朋友的女儿。

    现在就是他,也开始相信李亚男那个年轻的同学能够救他。

    “多谢前辈相助”

    阵中的王阳没有出来,而是抱拳对赖老说了一声,他从赖老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又有些熟悉的气场,这是普通人所没有的。

    这股气场非常的强,加上刚才赖老轻松阻止了罗全,又能将其叫醒,让他明白刚才走进来的是一位和自己有着相同能力的人,人家年纪比他大的多,所以他才会如此称呼。

    “你不要分心,先完成阵法,等阵法成功后再说”

    赖老微笑回应了句,九星夺命阵如今算是过去了一大半,三魂全部入体,天地人三劫也全部过去,接下来面对的是七煞,三魂入体,七魄会主动回归,七魄回归有七煞,全部渡过便为成功。“成功了”

    西湖别墅,胡争天长长的吐了口浊气,虽然一开始很危险,也出了岔子,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好的,第二步引地魂已经成功。

    这九星夺命阵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步和第二步,第二步成功,可以说整个阵法已经完成了大半,而且这次的第二步面对的是白虎凶星,一开始的北斗九星又不配合,最终能够成功实属不易。

    “一波三折,但总算是成功了”

    一旁的胡斌注视着星空,轻声的说着,他的眼中满是佩服,居然能用威胁星君的方法来迫使星君就范,帮助夺取星力,赖老果然不凡。

    他以前只知道赖老是位前辈,并没有多少直观的感受,现在他真正敬佩的人之中又多出了一个,那就是赖老,如同偶像。

    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这次认偶像完全认错了,他当成偶像的人还在木材厂门口,正准备进去。

    ”哗哗”

    木材厂里面种着几十棵树,都是十年以上的老树,树很高,王阳记得小时候他还来过这里爬过树,摸过知了猴,之前这里属于国营的木材厂,后来卖给了李明龙的堂弟,最终也没能盘活这个厂子,就荒在了这里。

    所有的树剧烈的晃动着,地面也开始晃动起来。

    “地震吗”

    脑科专家罗全皱了皱眉,这个样子确实有些像地震,但又有种说不上的感觉,好像这大地的震动只有他们这一块,别的地方都没有。

    这种感觉很不可思议,完全唯物主义,从来都相信科学的罗全,心里真的很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但他又非常的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就是眼前的震动也和油灯中央的那个年轻人有关。

    “地劫”

    王阳神色凝重,轻轻吐出两个字,天地人三劫,引一魂有一劫,之前的天劫便是带着天罚一起下来,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来的是地劫。

    地劫来的度非常快,基本上地魂入体没有多久便来了,来的越早威力越小,王阳心里也稍稍放松一些,至少这次九星没有跟着他捣乱,要是九星再向刚才那样趁着三劫加上天罚,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咔擦”

    一颗大树突然底下斩断,飞快的朝着王阳砸来,王阳的桃木剑已经舞了起来,八十一展小油灯也一起飞了起来。

    “乾坤无极,紫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寂灭,急急如律令”

    王阳嘴里快的念着,一道紫色电网瞬间出现在他和李亚男的上空,飞来的断树狠狠的砸在了电网上,王阳脚下连退三步,差点碰到了后面的小油灯。

    最终他还是停了下来,并且站稳脚步。

    ”给我起”

    憋着气,红着脸王阳奋力的大叫了声,紫色电网愣是将粗大的断树给扔飞了出去,落在远处的地上,做完这一切王阳才用腿撑着手,半蹲在那里,大口的喘着气。

    这地劫虽然不如之前的天劫,但威力也不小,夺命本是逆天,哪怕李亚男还有几十年的寿命,属于横死之人,可横死也是死,为死了的人夺命肯定要承受劫罚。

    休息了足足五分钟,王阳才站直身子,重新举起桃木剑,现在距离这九天夺命阵布成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从得到皇极经世之后还从没有这么累过,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累。

    “李亚男,本座知晓你为横死,横死怨气在你周身,怨气包裹人魂而不散,如今本座以请动星君,召回你天地二魂,复活你性命,恢复你寿元,怨气还不散去,让人魂归体”

    王阳快的说着,最后更是厉喝出声,他用的是星力,代表的是星君,所以自称本座,来唤回李亚男的人魂。

    人魂主寿元,李亚男横死之后三魂七魄分散,只有人魂不会走,躲在这怨念之中,由于人魂没有意识,这股怨气不除或者不消失,时间长了人魂便会化为厉鬼,有了实力之后还会找替死鬼化解自身之怨气。

    现在李亚男肉身没有真正死亡,这股怨气还没散出去,也就是说,现在的人魂还在李亚男这里。

    天魂,地魂已经用星力引了出来,引出人魂需要的则是天魂和地魂,让她知道自己并没有枉死,这样怨气就会消失,人魂重新归入体内。

    随着王阳的话,李亚男身上冒出丝丝黑气,这些就是成形的怨气,人魂感受到了天魂和地魂的回归,已经驱散了怨气,重新回到了体内。

    还好引动人魂不需要再去寻找什么新的星君,也不用消耗多少浩然正气,王阳现在真的没有把握再和天上的星君展开一战,之前已是让他精疲力尽。

    怨气离体,人魂回归,三盏大油灯火光猛的旺了起来,收魂符也闪了一道黄光,飘动了下。

    大油灯代表的就是天地人三魂,三魂归位不再缺憾,所以它们才变的那么明亮,而且这明亮会一直继续下去。

    “你们这是谋杀,谋杀啊,快,快给她带上呼吸机,快”

    罗全突然疯狂的大喊了起来,并且挣脱李明龙,快的朝阵法这跑来,王阳脸色瞬间一变,猛然大吼道:“拦住他,快拦住他”

    引三魂,得三劫,为天地人三劫,天劫和地劫王阳已经过去,接下来的就是人劫,没想人劫这么快,居然现在就来了,而且人劫借助的是一开始最不相信王阳的脑科专家罗全。

    这会的罗全就好像疯一般,直冲冲的朝着阵法内冲来。

    这人劫看起来威力不大,但却是最危险的一个,由于人劫威力最弱,所以容易被忽略,一旦动你已经来不及去应对,其次人劫多是由人应劫,人又是身边之人,往往没有防备。

    最著名的,也是最典型的便是三国名人诸葛亮,七星续命术与九星夺命阵异曲同工,同样有着天地人三劫,他的七星续命术便是在人劫这一关卡上失败,当时的应劫之人便是魏延。

    谁能想到,大将魏延会那么鲁莽的冲入阵中,打翻了诸葛亮的本命灯,而那时候的魏延只是被幻象所迷惑,认为司马懿大军已经冲进了自家军营,这才着急前来,他本意并非如此,却害了诸葛亮。

    同样,罗全现在也是属于失心疯,认为李亚男不能拔呼吸机,必须给她带上,否则李亚男会死去,他本质上是好意。

    “快,快拦住他”

    李明龙急的大叫,他刚才被罗全推倒,现在想要拦住罗全已经不可能,李家亲属之中有三个年轻男子快向前跑去,可惜他们反应太慢,房屋距离阵法之处又太近,他们和罗全之间至少还有五六米的距离,而罗全已经接近阵边的油灯处。

    王阳在阵中,他是绝对不能出阵的,况且这会的他已经很累,根本不可能去阻止罗全,真让这罗全冲进来,打翻一盏油灯这九星夺命阵就等于失败。

    还有,王阳阵中的咒语只是针对魂体以及灵体,对无效,他是有一些可以针对活人的强大术法,可那样的术法他不敢用,用了能阻拦罗全,可也会伤及到阵法,结果同样是阵法失败。

    看到罗全已经冲到阵前,没人能够再阻拦他,李明龙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白云更是脸色白,他们不懂阵法,可清楚王阳之前喊话的着急,前面有那么多次动静王阳都没有如此着急过。

    更何况,一开始王阳就说过,灯亮起后他们都不要靠近影响,一旦灯灭也就等于失败。

    “朋友,不能再向前走了”

    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正想冲入阵中的罗全猛的站在了那里,一只脚都已经抬了起来,而下面就是一盏小油灯,很诡异的样子。

    “不能再走了,回来吧”

    声音再次响起,这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罗全收回腿,转过身子,茫然的朝后走去,众人这才注意到,远处黑暗之中走出一老一少两个男子,说话的就是那老者。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赖老进到了木材厂里面,制止了疯狂的罗全。

    赖老一直没进来,就是等这个时机,他很清楚人劫的可怕,这一劫稍不留意就会造成极大的遗憾,他之前不进来就是局外人,这个时候进来便能唤醒被影响的人,给予阵法主持人帮助。

    若是提前进来了,那他也属于局内人,这人劫甚至有可能应到了他的身上,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并且只有这一劫他能出手相助,人劫还要人来渡,渡劫之人可以有外力相助。

    “醒来”

    罗全茫然的走到赖老的身边,赖老一伸手,在他脸前晃了晃,罗全的身子微微一哆嗦,眼睛重新恢复了明亮。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在这里,你,你是谁”

    罗全惊慌的叫着,事实上之前的事他都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只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去做,可那会他就像着了魔一般,心里只有李亚男不带呼吸机会死去的想法,就想着去救人,为她带上呼吸机。

    现在想想很可怕,但那会确实是这样。

    “没事了,你只是着了相而已”

    赖老微微一笑,慢慢向前走去,他边走边打量着传说中的九天夺命阵,看到阵法中央的王阳那么年轻,他同样愣了下,随即露出了微笑。

    “着相”

    罗全有些迷糊,但还是跟在了赖老的身后,他没敢去李明龙那里,甚至低着头不敢去看李明龙,他现在已经醒来,很清楚刚才自己举动会带来的结果,如果他真的破坏了里面的阵法,等于是害死好朋友的女儿。

    现在就是他,也开始相信李亚男那个年轻的同学能够救他。

    “多谢前辈相助”

    阵中的王阳没有出来,而是抱拳对赖老说了一声,他从赖老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又有些熟悉的气场,这是普通人所没有的。

    这股气场非常的强,加上刚才赖老轻松阻止了罗全,又能将其叫醒,让他明白刚才走进来的是一位和自己有着相同能力的人,人家年纪比他大的多,所以他才会如此称呼。

    “你不要分心,先完成阵法,等阵法成功后再说”

    赖老微笑回应了句,九星夺命阵如今算是过去了一大半,三魂全部入体,天地人三劫也全部过去,接下来面对的是七煞,三魂入体,七魄会主动回归,七魄回归有七煞,全部渡过便为成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