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十七章 斗天夺命
    见王阳站起身,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他的身上。

    “叔叔,我这有个方法或许能救回亚男,不过需要一些东西和您的配合!”

    王阳走到李明龙的身边,严肃的说了句,九星夺命阵是中级阵法,需要的东西非常多,这些只靠他去准备时间来不及,只能让李明龙来帮忙。

    “你说,我一定全力配合!”

    李明龙眼睛猛的一亮,快的点着头,之前他已经绝望,可没想王阳现在居然说有办法可以尝试,哪怕他心里不是完全相信王阳能够做到,这会也会全力配合。

    对任何人来说,绝境之中哪怕是一根稻草都会被抓住不放,更不用说女儿确实说过找王阳来救她的话,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李明龙也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我需要八十一盏青铜油灯,还要三盏大油灯,另外青铜油灯九个为一组,要刷上不同的颜色,分别是……这些东西今天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全部准备好!”

    王阳慢慢的说着,油灯是九星夺命阵必不可缺的道具,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收魂符,这需要王阳亲手来画,收魂符属于中级符箓,难度很大,不像护身符只是初级很容易便能画成功。

    画符并非每次都能成功,符箓的每一笔要求都很高,而且必须有浩然正气在里面才有效,浩然正气分布的不均匀也会失败,当初画简单护身符的时候王阳就失败过,对这收魂符他心中的把握并不大。

    所以他才要李明龙去准备其他的东西,而他专心的来画这收魂符,希望能够成功。

    王阳说出了很多的东西,李明龙直接拿笔记了下来,听到王阳需要的这些东西他还显得很吃惊,不过一想起王阳之前的解释,知道王阳学过相术也就没有多问,全部牢牢记了下来。

    除了需要李明龙买的道具之外,王阳还要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地方,这个地方必须大,有一片露天空地才行,这个李明龙很快便解决了,他有一个堂弟以前在郊区买过一个木材厂,如今厂子倒闭了,但厂区还在,那里很空旷,没什么人,大门一关别人也进不去。

    吩咐完李明龙,王阳直接自己回家,医院没有他需要的东西,想要画符还需要回去做准备。

    九星夺命阵,也被叫做北斗夺命阵,创于轩辕黄帝之手,知道的人并不多,之后姜子牙,赖布衣都曾经使用过这一阵法,姜子牙失败了,赖布衣却成功了,这些《皇极经世》并没有记载,是王阳后来才知道的。

    九星夺命阵名气小,但和这一阵法布置相仿,功效类似的七星续命术却是名声极响,知道的人很多,哪怕不是相术界的人也都了解,这要归功于千古名人诸葛亮,当初他在五丈原为自己续命用的就是七星续命术。

    只可惜诸葛亮最终还是失败,倒是后来的刘伯温成功过,为自己成功续命。

    九星夺命阵和七星续命术都是利用北斗星阵本命星来斗天夺命,不同的是阵法的最终目的,七星续命术多用于寿元耗尽,想要增加寿元的人,而九星夺命阵则是用于本有寿元,却横死之人。

    这两者唯一的不同,便是七星续命术可以施法者自己使用,九星夺命阵只能由他人施展。

    严格来说,九星夺命阵的难度要高于七星续命术,毕竟自己施展控制会更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并且时时刻刻了解阵法的变化情况。除此之外,九星夺命阵只听名字就能知道,它比七星续命术多了两星,道具也多出一些,道具多了,这难度自然也会增加。

    坐在自己房间内,王阳重新回忆了一遍收魂符的画法,深吸一口气后才拿起桌子上的狼毫笔。

    这画符其实是王阳的弱项,这画符要用毛笔,现代社会的学生用毛笔写字的人已经很少,若不是《皇极经世》已经印在了王阳的脑袋里,恐怕练习毛笔画符都需要他好几年的时间。

    “啪!”

    王阳毛笔刚画完符箓顶头代表三清的三点,狼毫笔便往下一颤,这次画符刚刚开始便是失败,这次失败的原因是他将浩然正气输出过多,这中级符箓画起来的要求可比初级高多了。

    “奉,令……”

    这次比刚才强一些,写出了两个字,可最终还是失败,这次失败的原因倒和浩然正气无关,完全是因为他思想没能集中,写出两个字后激动所致。

    连续失败了二十多次,直到下午五点多王阳才算成功画出一张收魂符,最终成功画出收魂符也让他重重吐了口气,那么多次的失败已经让他有些心焦气躁,还好最后成功了,要是没有这收魂符九星夺命阵难度会更大,失败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还有三个多小时,希望能完全恢复!”

    将收魂符放好,王阳在自己的床上盘膝坐下,再次叹了口气,一下午不断的失败,虽然最后成功,也让王阳的浩然正气几乎消耗殆尽,时间不多,他只能尽快的恢复。

    盘膝打坐三个小时,直到手机铃声响起王阳才睁开眼睛,三个小时没能让他把浩然正气全部恢复,不过也有了原来的七八成,眼下是晚上八点四十,还有二十分钟到他要求的时间,李明龙着急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

    一下午时间,李明龙按照王阳的要求将所有东西备齐,主要是王阳要的东西很杂,有些这个店铺有,有些要到其他地方去,而且小县城买不齐,必须是市里面。

    不管怎么说李明龙也是个行长,手下有能用的人,这次为了救女儿他也假公济私了一次,派人去不同的地方购买,总算在下午六点多将东西买全,并且送到了那倒闭的木材厂里面。

    “王同学,东西都放好了,人也找够了!”

    李明龙就在王阳家外面等着,见王阳出来立刻上前迎接,王阳不仅要求了东西,还要李明龙找九个人来,九个年纪在十八到二十四岁的年轻人,要和李亚男有着不出五服的血脉关系,而且九人必须是五男四女,属虎,羊,猪者不能选。

    去掉这三个生肖,等于去掉了十八,十九,二十四岁这几个年龄段的人,能选的更少,只是找人李明龙就费了很大的功夫,好在自家亲戚多,他还算有一定的威望,最后将这九人找齐。

    “好,我们过去!”

    王阳抬头看了看天,眼中闪过道亮光,直接上车,上车后便继续闭目养神,恢复体内的浩然正气。

    今天的天色还算不错,至少能看到星星,这让王阳再次舒了口气,假如今天是阴暗之天看不到星星,那他这套阵法的布置又会难上一分,也会带给他更多的麻烦。

    车子很快到了木材厂,里面已经架好了灯光,还有十几人在里面,除了李明龙找来的九个年轻人之外,剩下的绝大数都是他最亲的人,这些都是最关心李亚男的人,他们知道王阳所要求准备的东西之后,全都带着好奇。

    李亚男被李明龙从医院接了出来,现在就躺在其中一个房间里面,他那脑科专家朋友可是强烈反对,甚至让李明龙动摇过,李明龙后来问了他一句话,他的回答让李明龙坚持将女儿接出来。

    他问的很简单,留在医院能不能救活女儿,脑科专家的摇头回答便让他做出了决定,医院已经没了希望,王阳这边不管怎么弄,他怎么怀疑,但总归给了他一个希望,况且国人对很多东西本就是半信半疑。

    那位脑科专家则是现场唯一和李亚男无血脉关系之人,他要跟着李明龙没在反对,有这样一位医生专家在,真出了问题也有个照应。

    说到底,他并没有完全相信王阳,只是没有办法的尝试,所以做着万全的准备,这算是人之常情吧。

    “王同学,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来到木材厂大门前,等王阳下车之后李明龙才把憋了一下午的问题问了出来,王阳之前只告诉他准备这些东西,但要做什么却没说,他只能通过购买的东西来猜测。

    “接下来!”王阳停住脚步,又抬头看了看天,淡淡说到:“我们斗天夺命!”

    与天斗,其乐无穷,此时的王阳也稍稍有些激动,毕竟这是一次真正的斗天阵法,要从上天的手中将李亚男的命夺回来。

    不过与天斗也没那么容易,天威难测,与天斗也要承受上天的反击,好在《皇极经世》里的介绍非常齐全,不仅有阵法的布置,还有布阵中会出现的情况以及应对方法,让王阳可以提前准备,不至于出现状况的时候手忙脚乱。

    “斗天夺命?”

    李明龙也停顿在那里,眼中现出震惊,王阳说这话的时候身上爆出一股骇人的气势,和之前普通学生的样子完全不同,感受着王阳的变化,李明龙本不多的信心似乎增加了一些。

    说完话的王阳大步走进木材厂,李明龙进来之后随手将木材厂的门给锁上,木材厂的大门是高大的老式铁门,门一锁,外面便看不到里面的人,只能看到一些灯光散出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