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十二章 孽报
    “这件事情,我希望诸位能为我保密!”

    马强直起身又对其他人说了句,他眼睛看着的是闫家三个人,闫福庆,闫鹏以及堂兄,孙贺和马腾不是这里的人,而王阳他相信不用自己提醒也不会将这件事传出去,那样对王阳没有任何好处。

    闫鹏堂兄现在跟着他做事,等于是他的员工,他可以看着点,他这话真正的对象还是闫鹏父子,他不想自己父亲死后还被乡亲们议论非议,天煞孤星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马强,你放心,我可不是大嘴巴的人!”

    “马强叔,我誓,我也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任何人!”

    闫福庆和闫鹏几乎一起答应了马强,其实不用马强吩咐他们也不会对外去说,这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相反还有可能得罪马强一家,现在马强对村子里的帮助可不小,更不用说,胡乱传这样的话会得罪马伟龙这个天煞孤星,染上因果引来报应。

    马强能这么快接受这一切让王阳有点意外,但更多的是欣慰,下午马强直接带着王阳去了县城医院,只有他们两人,其他人都留在了闫鹏的家。在医院,王阳也终于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马伟龙,这位很可怜,孤苦了一生,即使有儿子也不敢对儿子表现出疼爱的老人。

    “这就是我父亲,王先生,我记得您说过您有办法让他醒来,等您问完话我能不能和他单独聊聊天?

    县城医院的高级病房内,马强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眼圈又开始红,床上的老人脸上布满了皱纹,枯瘦的手上还挂着点滴,静静的躺在那里。

    “当然可以,不过我能给他的时间有限,最多不过一天!”

    王阳轻轻点头,马伟龙的时间确实不多了,在这病房内王阳再次看到了那灰蒙蒙的气,和他当初在藏区医院醒来看到的一样,那时候他就知道这种灰气的名字叫做死气,存在于将死或者死亡之人的身边。

    有死气存在,证明马伟龙活不了多长时间,而且他双眼塌陷,眼圈黑,印堂黑气缭绕,确实是油尽灯枯之兆。

    “有一天时间我已经很满足,多谢王先生!”

    马强再次弯身鞠躬,马伟龙之前昏迷了好长时间,能有一天清醒的时间让他们父子相聚,对他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他没敢再去想更多。

    “好!”

    王阳直接点头,向前一步来到窗前,双手握拳,两手大拇指与食指张开,然后对在一起组成一个圆圈,对准马伟龙的面部。

    一丝白雾在他双手组成的圆圈内环绕,这股白雾很快钻入马伟龙的印堂之中,他脸上的黑气瞬间减少了很多,多了一丝生气。

    “可惜只能清醒一天,若是我浩然正气够多,能力够强,至少可以将他寿元延长三天甚至七天!”

    王阳心里叹了口气,这想法刚产生又让他愣了下,若是其他人延长寿命也就罢了,这可是天煞孤星命人,帮这样的人一直延寿,他这是在给自己找麻烦,还是天大的麻烦。

    就这样让马伟龙苏醒一天还不知道会带来什么结果,若不是需要马伟龙醒来,亲自来了这段因果,他也不会将对方救醒,和天煞孤星命人能少一分因果就最好就少一分,越少越好。

    “爸,您醒了!”

    没多久,马强便迅靠近床前,还伸手握住了老人的一只手,这会床上的马伟龙已经睁开了眼睛,显得有些茫然。

    “马,马强!”

    马伟龙嘴里艰难的叫出马强的名字,从小到大他都是这么叫马强,以前马强还不理解,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被叫乳名,他却要叫全名,现在他终于知道,父亲不能叫他小名,因为那是一种爱的表现,那样叫会害了他。

    “爸,我找到了一位真正的高人,就是这位王先生,他真的很厉害,儿子不孝,生前不能好好服侍您,只能等您走后为您准备一个舒服的家!”

    马强忍着泪水,小声的说着,王阳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打扰他们。

    觉马强的手正握着自己,马伟龙吃力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惜马强攥的很紧,他虚弱的身子本身就没多少力气,根本抽不回来。

    “您不用这样,我去过您家并且见过您拜的神龛,已经将真相告诉了马先生!”

    王阳看到了马伟龙的挣扎,轻声说了句,马强感觉到自己父亲的身子猛的一颤,拼命抽回的双手也停在了那,抬着头惊疑的看着王阳。

    他吃惊是因为王阳的话,疑惑是王阳的年纪,王阳看起来太年轻了。

    “马强,你先出去吧,我单独和马老先生说会话,一会就行!”

    王阳对马强说了声,他和马伟龙已经沾染了因果,想要了却这段因果就必须和清醒的马伟龙达成交易,只有这样才能将对他的伤害降到最低。

    马强快点头,抹了抹眼睛离开病房,在外面等着。

    王阳和马伟龙的交谈时间不长,只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他已经和马老先生达成了协议,得到了马老先生的一份遗嘱,一份将所有资产转移给他的遗嘱,让王阳来了却这段因果。

    让王阳意外的是,马伟龙除了家里的田产,县里的房产之外,还有一块价值十万的白玉手镯,那是当年他母亲的陪嫁,母亲去世后一直在他的手中,后来给了自己的妻子,妻子去世之后他就偷偷藏了起来。

    马强结婚他都没敢拿出这手镯,就怕给马强带去危害。

    这样一来,马伟龙的资产又多出了十万,到时候马强需要多花十万来买回这些东西,让王阳颇是无奈,好在没出马强说出的三十万范畴,不会让人误会他是为了钱财而这么做。

    若不是他现在还没有办法做到瞒天,必须以真实价格出售这些东西,王阳真想直接把这些东西送还给马强,成全他的孝心。

    来医院的时候是两人,回去的时候只有王阳自己,他坐车回到了闫鹏的家里。

    他已经和马伟龙定下了协议,接下来就要去寻找一处真正的上好墓穴,若是随意应付那就是欺骗,一样会遭来报应,好在他之前去山上玩过,早就观察过这一片地方,这座山山下是一片平地,山不高但视野开阔,山中还有溪流,找一块风水宝地并不难。

    马强留在了医院,他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了解了父亲以前种种奇怪表现的原因,明白了父亲的苦难,现在父亲只有一天清醒的时间,他要在这一天之中尽量的来弥补。

    他第一次帮父亲穿衣,帮父亲擦拭身子,这些马伟龙以前从来没让他做过,一开始马伟龙还在反对,是马强坚持最后才答应。

    马强只说了一句话,马伟龙最后含泪答应了,马强说:“就算我受点苦又能如何,哪怕是断胳膊断腿又怎样?这点事又不会要了我的命,我现在不做,以后可就再也没机会了!”。

    他还给父亲亲手做了饭,之前他也做过,但父亲从没有吃过,这是两父子第一次安静的,面对面的坐着吃饭。

    他还用轮椅推着父亲出去散步,两父子聊了很多,这是几十年来两父子说话最多的一次,也是两人最开心的一天,马强给父亲梳了头,帮他洗了脚,还帮他按了身子,马伟龙也少有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消失了多久。

    正在山上拿着一个简易罗盘,四处走动的王阳突然停顿在那里,并且快蹲在了地上,拿起几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山上只有他一人,原本闫鹏要跟来,只是这次是为马伟龙寻穴,王阳没敢让其他人跟着,谁知道闫鹏跟来会不会因为他的帮助记下这份因果,那样闫鹏也会跟着倒霉。

    画了一会,王阳站起身来,脸上布满了苦涩。

    “没想他们父子关系融洽,让马伟龙解开心结,可以笑着离世也变成了因果,那些遗产已经不够抵消这次的情分,这次真的失算了!”

    刚才王阳正走动着,脑海中突然传来信息,说他结了孽缘,未来会有孽报,他蹲下来是测算了好久,最终让他找到了原因,原因就是马强父子和睦,马伟龙最后可以笑着离世,马强也要得到相克的恶果。

    马强的恶果王阳算了出来,他一个月内必遭遇一次车祸,住半个月院,这个结果还算在能承受之内,只是他自己的孽报怎么都算不出来,只推算出要在三个月之后才会出现。

    “虽是孽报,也是福报,马伟龙能含笑而走,不留下任何怨念这可是一份不小的功德,有这样的功德在,受些皮肉之苦也无妨!”

    王阳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他刚才结下的孽缘并不完全都是坏处,只是让马伟龙没有怨念就是一份不小的功德,天煞孤星命人死后很多都带有强大的怨念,而且很多怨念冲天,很难化解。

    想想也能理解,克父克母,克妻克子,克尽身边所有的亲人,别人不能对他好,他也不能对别人好,若是这么做了就是害人,这样的人只能孤苦一生,感受不到任何温暖,死的时候没有怨念才怪。

    马伟龙离世却不带怨念,到时候化解这份怨念的功德都会记在王阳的身上,功德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却非常重要,对王阳的未来有着很大的作用,他也只是从《皇极经世》中有这样的了解,具体有什么作用他现在还不知道。

    按照他的理解,他现在的力量还是太弱,无法更好的去挥《皇极经世》的作用,不过随着丹田内白雾力量的增长,他相信有一天可以将《皇极经世》中所有的一切都展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