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十章 三个要求
    无论是盆栽、壁画还是这鱼缸,王阳说的都一分不差,当初那位老先生布置的时候确确实实是这么说的,这也让马强对王阳有了更强的信心,知道这次自己是真遇到了有真正能力的人,不是以前那些骗子。

    “王先生,要不要到房间里看看?”见王阳看完了客厅,马强又小声说了句。

    “也好!”

    王阳微笑点头,这会的他兴致高昂,孙贺和马腾则满是疑惑的看着四周,一脸的迷茫,客厅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就是家中普通的布置,要说好只是看起来顺心点,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明白王阳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兴趣。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王阳能看懂房间的一切,那感觉自然不一样,对孙贺他们来说这些布置连一点热闹都算不上,当然也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马强家的主卧很简单,不像客厅有那么多布置,除了床,衣柜之外,就只有一张简单的梳妆桌,也没摆放什么东西。

    “天清地浊!”

    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地上的木地板,王阳自己小声说了句,他声音不大,也只有和他走最近的马强听清楚了他的话。

    所谓天清地浊,是指天花板要比地面清亮,在国内风水学说中,天花板代表的是天,地板则是地,墙壁为人,天为最亮,人次之,地要浑浊,所以一般地板的颜色都以米,灰色为主,纯白或者纯黑的地板颜色都不好。

    马强的卧室便是如此,天花板简单明亮,灰色木地板,看起来让人非常的舒服,所以王阳才说出‘天清地浊’这样的话来。

    “马先生,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您应该是五行属水,为水命!”

    王阳看着宽大的木床,微笑说了句,马强则眼睛猛的亮了下,随即快点头:“您说的没错,我的确五行属水,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从这张床上看出来的!”

    王阳再次一笑,指着卧床轻声道:“您的睡床摆放在了北方伏位,只有坎水命的人睡这个伏位最佳,您这可是有高人布置过,所以猜出您是五行属水不难!”

    马强不住点头,王阳又接着说道:“我还知道,你说的那位老先生一定交代过,让您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在这个位置上床,并且要睡直身子!”

    王阳说话的时候还指了指床边三分之一的位置,马强的眼睛瞪的更大更圆,这的确是那位老先生曾经交代过的,这一点他除了家人没有对任何人说过,闫家的人也不知道。

    “原因很简单,这张睡床摆放的是‘坐旺向生’之位,所以必须这样来做,这样可以先富先贵,富贵双全!”

    王阳淡淡的说着,房间中各个方位的气一般有五种,分为生气、旺气、泄气、煞气以及死气五种,其中生气和旺气属吉,其余三种为凶,这里有过高人布置,肯定选择的都是吉位。

    “王先生,高!”

    马强忍不住对王阳伸出了大拇指,当初这些布置他知道,但具体原因他并不清楚,今天才从王阳这里知道,当初那老先生可没给他解释的这么细过。

    看了主卧又看了次卧,这里的风水格局确实很棒,让王阳又有了不少的启,孙贺马腾他们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王阳还看的津津有味,甚至连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王先生,这是家父的卧室,您等等,我来找钥匙!”

    回到院子,又来到一处偏房,马强对王阳小声说了句,看着这处偏房王阳的眉角则有些跳动,从院子风水来看这里属于煞位,还是煞位的正中心,正常来说这里建造个猪圈羊圈或者鸡窝是可以的,成为卧室并不好。

    那位老先生其他的布局都很好,没理由犯这样的错误,这可是一个低级错误。

    钥匙就埋在门口下面的土里,马强很快挖出钥匙,打开了偏房的门。

    偏房布置的更为简单,就一张薄板床,几个柜子和一把破旧的椅子,里面像是很久没有收拾过一般,还是二十年前的那种布局,让这间卧室和这个家其他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不仅如此,这个卧室还有个旧桌子,上面摆放着两个神龛,两个神龛并没有摆放在一起,而是侧着相对,神龛中神像互相看不到对方,显得有些奇怪,而且神龛前已经很久没人上香,看到那两个神龛王阳的身子猛然一晃,眼睛也瞪大了不少。

    “老先生不允许改造这间房,还不准我们进来,甚至连钥匙都不准我们拿,只能埋在地下,父亲也是如此,一直以来让我们没能好好的尽孝!”

    马强很是愧疚的说了句,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他对父亲的照顾很少,不是他不想尽孝,而是父亲不允许,所以他才想父亲百年之后帮他找个风水宝穴,生前不能尽孝,死后总可以。

    “马先生,您母亲是不是早年病故,您是不是没有叔叔伯伯,没有见过爷爷奶奶?”

    王阳突然问了句,马强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点了下头,马强是独生子,不仅如此,他还是三代单传,这点村上的人都知道。

    “您行善村里,也是老父亲的安排吧?”王阳又问了句。

    “是有,不过小时候乡里乡亲帮了我们那么多,我应该回报他们!”

    马强再次点头,还分辨了句,帮村里人可不仅仅是因为父亲的吩咐,他们家三代单传,他小时候就父子俩,那时候家里穷,有时候吃不上饭村里人都会帮着他们点,长大后了家,他是自愿回报相亲。

    “马先生,我现在有三个要求你必须答应,否则这次恕我无能为力!”

    王阳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总算明白那位老先生为什么下这么大力气帮他们,也明白为什么马强的父亲死后都不能葬祖坟,更感觉到了自己的鲁莽,没有了解情况就答应了对方,这次算是得到了一次教训。

    “第一,我需要见一见马老先生,询问他老人家几个问题!”不等马强说话,王阳直接说出了第一个条件。

    “这没问题,只是我父亲还处于昏迷之中,您见他恐怕也回答不了您的问题!”马强答应了下来,见他父亲没有关系,这个不算什么要求。

    “第二,我只帮他点穴,但是下葬我不能来!”

    王阳又提出了第二个要求,这次马强皱了皱眉头,一般来说风水师为人找到真正的风水宝地后,都要主持下葬的,下葬并不是简单的过程,需要风水师一旁指导。

    “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马强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应,小声问了句。

    “你答应我所有条件后,我会给你解释!”

    王阳轻轻摇头,这次他有些鲁莽,没有调查清楚就答应了对方,让他已经陷了进来,不得已提出这些条件。

    “那好,我答应您!”见王阳现在不说,马强只能先答应下来第二个条件。

    王阳嘴角露出丝苦涩,继续说道:“第三,你父亲名下所有的遗产都要给我,你可以花钱买回去,但他生前所有的东西都必须给我才行,必须是所有!”

    “什么?”

    叫出声的不仅仅是马强,还有闫鹏父子,孙贺和马腾猛的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王阳。

    之前马强提出要给王阳好处,那会王阳没有同意,谁也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提出要老人的所有遗物,虽然马强能出钱买回去,可这让人听了怎么都不舒服,有挟恩图报之嫌。

    “二哥……”

    “别说话,王阳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要支持他,相信他!”

    闫鹏刚叫出声孙贺便拉住了他,对王阳这样做他也很是奇怪,但他选择了相信王阳,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王先生,我可以直接给您三十万作为这次的报酬,村子的路我照修!”

    马强沉默了会,最后才抬起头说了句,事实上他父亲并没有多少资产,房子早就属于他,而且农村的房子并不值钱,除了几亩地,也就一些衣物杂货,另外父亲在县城还有间很小的房子,值不了多少钱,最多也就三四万。

    东西不值钱,但却是父亲留下的遗物,是他怀念父亲的念想,他不想这些东西交给王阳,哪怕能再买回来也不想。

    “不行,必须给我,而且必须是所有的东西,我说了,等马老先生百年之后您可以再买回去,我会按照市场价格给您,绝不多要一分钱,但也不会少要一点!”

    王阳脸色变的更苦,摇着头说了句,他要事先知道情况就不接这件事了,他可以采用别的方式来帮闫鹏回报马强,可他已经答应过,哪怕现在反悔也沾染了因果,只能提出这些条件。

    “王先生,您能不能告诉我,您为什么要这样?”

    马强也有些着急,他已经确定王阳是有真本事的人,现在找个真本事的人并不容易,只是没想到王阳提出了这样一个让他不好接受的条件。

    “你答应了,我就会给你解释!”王阳咬着牙,再次摇头。

    空气变的凝重起来,闫鹏父子都没有说话,但都眉头紧蹙,谁也没想到王阳最后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前两个条件都好说,就这第三个让人为难。

    倒不是说钱的问题,儿子不是父亲遗物的第一继承人,还要从别人手里买回来,说出去也不好,会引来别人的非议,所以马强才说出路照修,另外再给王阳三十万的话来,就他父亲那些遗物,最多也就是十五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