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五章 灶煞
    孙老板怎么处理王春和夏萍两人,王阳并没有过问,他很快告辞,医院还有三个同学等着他。

    不过根据两人面相的改变,王阳基本已经知道孙老板最后的处置结果,让这两人进监狱也是最好的惩罚,现代社会孙老板又不能去杀人,把他们送进监狱已经足够了。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打你电话也打不通!”

    医院里面,孙贺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王阳和孙老板一起出去的时间可不短,医院等待门诊上班,化验等待,又等秦方来以及一起去宾馆捉奸,前后用去了五个多小时,午饭三人都吃过了,王阳还没回来,怎么能不着急。

    “对不起,我陪孙老板办点事,我手机没电了!”

    王阳马上陪不是,他手机昨天忘记充电,今天上午就没电了,加上他一直和孙老板在一起也没时间充电,让三人没办法联系上自己,这确实是他的错。

    孙贺走过来,没在追究王阳联系不上的事,而是面带担忧的说道:“回来就好,王阳,你昨天说对了,鹏肺上真的有病!”

    闫鹏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马腾同样是一脸愁容,上午王阳不在他们也没闲着,陪着闫鹏在医院做了检查,初步诊断他得了肺炎,还是慢性的,医生建议他们回去治疗,藏区不适合他的医治。

    “慢性肺炎!”王阳神情也变的很是严肃,慢性肺炎并不好治,虽说暂时不会危及生命,可想治好也没那么容易,还需要一笔治病的钱。

    四人之中,孙贺家里在市区,王阳和马腾都是县城,只有闫鹏的家在农村,在他们村里条件不算差,但也不是特别的好,加上闫鹏并不是独子,他还有弟弟正读高三,马上要上大学,家里供着他们两个学生稍微有些紧。

    他这一得病,对家里来说肯定是一场负担,难怪几个人的表情会如此。

    “二哥,你们在这玩吧,我就不能陪你们了,我已经查了火车,晚上就有回去的车经过附近的县,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胡说什么,要走我们也一起走,怎么可能让你自己离开,我们在这玩?”

    王阳瞪了一眼闫鹏,闫鹏头压的更低了,孙贺和马腾则有些惊讶的看着王阳,王阳给他们的感觉和往日有那么一丝不同,具体哪里不同他们也说不上来,反正感觉现在的王阳比原来高大威武,身上似乎带着点什么。

    “老大,老三,不如今晚我们一起走,先去鹏那里,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上什么忙!”

    王阳抬起头对着孙贺和马腾说了句,平时他都是直呼两人的名字,只有重要事或者正经事的时候才会像闫鹏那样按照大小顺序来叫。

    “我同意,王阳受伤,鹏身体不好,在这玩的也没劲,回去也好,再说这高原的环境我真的不习惯!”

    马腾第一个跳出来赞同,孙贺随即点头,其实王阳没回来之前他就想着一起回去,闫鹏出了这样的事谁也没心思继续在这里玩下去。

    “你们,你们不用陪我回去!”

    闫鹏抬起了头,眼睛微微泛红,他明白几位兄弟都是因为他才放弃这次的藏区之行,要知道为了这次来藏区游玩,他们在不同的地方打了半年的工,攒下钱才一起来的这里,孙贺家里有病的母亲都没有回去,只是为了完成大家一个共同的梦想。

    “说什么傻话呢你,不管怎么说藏区我们都来过了,布达拉宫也去过了,回去没有任何遗憾!”

    孙贺笑了笑,几人意见一致,接下来的行动快了很多,确定王阳没事之后很快便办了出院手续,王阳手机充电开机后便给孙老板了个短信,告诉他自己要回去的消息,他没打电话,知道这会孙老板肯定事情很多,心也烦,不便直接打扰。

    闫鹏家在中原省smx市Ls县,下了火车又坐了三个小时的汽车才到,到了县城还是闫鹏的父亲开着三轮摩托车来接的他们,等到了闫鹏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几个人都累的够呛。

    王阳表现好一些,但也露出了疲态,连续坐车折腾确实很累人。

    闫鹏家是一栋坐北朝南的两层小楼,带一个不小的院子,两边还有偏房,这样的房子在农村并不少见,如今不管家里经济如何都会盖一个小楼,新房子还盖平房的已经不多了,除非特别穷的家庭,闫鹏家的小楼很简单,外墙都没有装饰,这样的小楼建造成本并不高。

    闫鹏家里有个弟弟叫闫鹏飞,今年高三刚毕业,据说考的不错,可能比闫鹏上的大学还要好,他们家出了两个大学生,在村子里也是一个骄傲。

    闫鹏的父亲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将三轮摩托车直接开进了院子里,下车后孙贺和他猛就不停的摇晃着身子,他们感觉身子都快散架了,只有晃一晃才能明白这身子还属于自己。

    王阳下车后眉头则凝结在了一起,在院子里慢慢走动着,院子不小,估计有三百多平,农家宅基地地方都大,盖的院子也大,东侧是偏房,门锁着不知道里面什么样子,西侧开着门,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有口地锅。

    里面没有开灯,具体什么样子看不清楚,王阳微微摇头,很快跟着闫鹏去休息,这会他也确实累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亮王阳便起了床,一夜的休息让他的精神完全恢复,而且比之前又好了很多,精神抖擞的他立刻走出房间,留下孙贺和马腾在房间里继续睡觉。

    昨晚是他们三人一个房间,睡的是一张大床,山脚下天不热,又有风扇,睡的倒也舒服,根据王阳的了解,这两人不到日上三竿肯定是不会起床,这还是在别人家里的结果,要是在学校,就昨天那种情况他们能睡到中午。

    “早上好!”

    来到院子里,王阳意外现院子里已经有了个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在水管前洗漱,少年个子比闫鹏高,两人长的很是相似,让王阳猜到了他的身份。

    “早上好,你是我哥的同学吧,欢迎你们来这玩!”

    少年抬起头,微笑回了句,他的话完全证实了王阳的猜测,早就知道闫鹏还有个弟弟,只是从没有见过,闫鹏可没少夸他的弟弟闫鹏飞,说弟弟比他高的多,长的也比他好看,学习还比他好。

    “谢谢,你怎么起那么早?”

    王阳慢慢走过去,农村的院子里没有特定的卫生间,都是在院子里放个水池和水管,水管是用电机带动,通常都是打上一桶水放在那里,谁用谁从桶里舀出些水来。

    “我最近经常睡不着,可能因为高考刚过不久,没有适应过来吧!”

    王阳已经走到水管前,闫鹏飞刚巧洗完脸抬起了头,看到他的脸色王阳稍稍一愣,闫鹏飞脸色很不好看,苍白无力,像是大病初愈一般。

    这还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闫鹏飞脸上笼罩着一层灰色雾气,不仅脸上有,身上其他地方也有,这是犯了煞,而且是很严重的煞,伤到了身子。

    “丑鬼六煞位!”

    王阳嘴里轻轻叫了声,看到这股煞气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便自然的出现了这股煞气的名字以及解释,王阳说完立刻回过头,看向西侧厨房。

    丑鬼、六煞又称二凶,乃是很严重的灶煞,灶者,一家之主,乃是养命之地,十分的重要,灶,也就是通常我们说的厨房,农村的厨房一般都是单独建造,而且很多都带有地锅,特别是这山里面这类更多,这厨房的设置可不是随便乱装,一个不好就会影响全家,甚至危及全家。

    天已经亮了,王阳也注意到,西侧的厨房是新建的,旁边还有个猪圈。

    “你,你说什么?”

    闫鹏飞很小声的问了句,疑惑的看着王阳,刚才王阳的声音太小,他没有听清楚内容,只知道王阳自言自语说了什么丁,什么煞。

    “没什么,我去你们家厨房看看!”

    王阳轻轻摇头,也不管闫鹏飞径自走进了那新建的厨房,厨房正对面就是一口大锅,再看里面很深,堆着一些杂草,门口旁边还有一张桌子,摆者菜板之类的东西。

    地锅都有个灶口,就是扔柴火的地方,好在这灶口没有正对大门,即使如此这厨房也将能犯的忌讳几乎犯了一遍,让王阳苦笑不已。

    “小飞,我这样叫你可以吗?”

    王阳走出厨房,对着已经洗漱完毕的闫鹏飞问了声,他的名字王阳早就听说过,平时闫鹏总是‘俺家小飞,俺家小飞’这么说。

    “当然可以,我哥就是这样叫我!”

    闫鹏飞甩干净毛巾晾上后走了过来,微笑回了句,他已经高考结束,考的还不错,马上就可以像他哥哥一样成为名大学生。

    “你们这个厨房,什么时候盖的?”

    王阳又问了句,厨房的砖墙都是新的,可以看出没建造多久,但具体时间就看不出来了,知道了厨房建造好的时间,王阳才能有更好的判断。

    “不到一个月吧,是我高考前,我记得听我爸说一次下雨老厨房塌了,就建了个新的,那时候我在县里忙着准备高考,没有在家!”

    闫鹏飞很奇怪王阳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高考前,王阳暗暗松口气,那时间不长,确实不到一个月,时间长点的话,恐怕他们家里都会出事,而且是大事。